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9)

愛斯特拉岡:喂,起來。你要著涼的。

  弗拉季米爾:別為我擔心。

  愛斯特拉岡:來吧,狄狄,別這麼頑固。

  [他伸出一隻手去,弗拉季米爾迫不及待地把它握住。

  弗拉季米爾:拉!

  [愛斯特拉岡拉了一下,踉蹌著倒下了。長時間沉默。

  波卓:救命!

  弗拉季米爾:我們來啦。

  波卓:你們是誰?

  弗拉季米爾:我們是人。

  [沉默。

  愛斯特拉岡:可愛的母親大地!

  弗拉季米爾:你起得來嗎?

  愛斯特拉岡:我不知道。

  弗拉季米爾:試試看。

  愛斯特拉岡:這會兒不成,這會兒不成。

  [沉默。

  波卓:出了什麼事啦?

  弗拉季米爾:(惡狠狠地)你給我住嘴,你!瘟疫!他只想到他自己!

  愛斯特拉岡:打個小小的盹兒怎麼樣?

  弗拉季米爾:你聽見他的話沒有?他想要知道出了什麼事!

  愛斯特拉岡:別理他。睡吧。

  [沉默。

  波卓:可憐我!可憐我!

  愛斯特拉岡:(一驚)這是什麼?

  弗拉季米爾:你睡著了嗎?

  愛斯特拉岡:我準是睡著了。

  弗拉季米爾:是這個雜種波卓又在哼哼唧唧啦。

  愛斯特拉岡:叫他閉嘴。踢他的小肚皮。

  弗拉季米爾:(揍波卓)你給我住嘴!毛虱!(波卓呼痛,掙脫身爬開。他不時停下來,盲目地揮動手臂求救。弗拉季米爾用胳膊肘支撐著身子,看著他退走)他走啦!(波卓倒在地上)他倒下啦!

  愛斯特拉岡:咱們這會兒幹什麼呢?

  弗拉季米爾:也許我可以爬到他那兒去。

  愛斯特拉岡:別離開我!

  弗拉季米爾:要不然我可以喊他。

  愛斯特拉岡:好的,喊他吧。

  弗拉季米爾:波卓!(沉默)波卓!(沉默)沒回答。

  愛斯特拉岡:一起喊。

  愛斯特拉岡&弗拉季米爾:波卓!波卓!

  弗拉季米爾:他動啦。

  愛斯特拉岡:你肯定他的名字叫波卓嗎?

  弗拉季米爾:(驚惶)波卓先生!回來!我們不會再碰你啦!

  [沉默。

  愛斯特拉岡:咱們可以用別的名字喊他試試。

  弗拉季米爾:我怕他快要死啦。

  愛斯特拉岡:那一定很好玩。

  弗拉季米爾:什麼很好玩?

  愛斯特拉岡:用別的名字喊他,挨著個兒嘗試。這樣可以消磨時間。而且咱們遲早會喊到他真正的名字。

  弗拉季米爾:我跟你說,他的名字叫波卓。

  愛斯特拉岡:咱們馬上就會知道了。(他想了想)亞倍爾!亞倍爾!

  波卓:救命!

  愛斯特拉岡:一下子就喊對啦!

  弗拉季米爾:我開始對這玩藝兒感到膩煩啦。

  愛斯特拉岡:也許另外那個叫該隱。(他呼喊)該隱!該隱!

  波卓:救命!

  愛斯特拉岡:他是全人類。(沉默)瞧這一朵小雲。

  弗拉季米爾:(抬起頭來)哪兒?

  愛斯特拉岡:那兒。在天邊。

  弗拉季米爾:嗯?(略停)那有什麼了不起的?

  [沉默。

  愛斯特拉岡:咱們這會兒換個題目談談好不好?

  弗拉季米爾:我正要向你建議哩。

  愛斯特拉岡:可是談什麼呢?

  弗拉季米爾:啊!

  [沉默。

  愛斯特拉岡:咱們站起來以後再談怎樣?

  弗拉季米爾:試一試沒害處。

  [他們站起來。

  愛斯特拉岡:孩子的玩藝兒。

  弗拉季米爾:一個簡單的意志力問題。

  愛斯特拉岡:這會兒怎辦呢?

  波卓:救命!

  愛斯特拉岡:咱們走吧。

  弗拉季米爾:咱們不能。

  愛斯特拉岡:為什麼不能?

  弗拉季米爾:咱們在等待戈多。

  愛斯特拉岡:啊!(略停。絕望的樣子)咱們幹什麼呢,咱們幹什麼呢!

  波卓:救命!

  弗拉季米爾:咱們過去救他一下怎樣?

  愛斯特拉岡:他要幹嗎?

  弗拉季米爾:他要站起來。

  愛斯特拉岡:那麼他幹嗎不站起來呢?

  弗拉季米爾:他要咱們攙他起來。

  愛斯特拉岡:那麼咱們幹嗎不去呢?咱們還在等待什麼?

  [他們攙著波卓站起來,跟著就鬆了手。波卓又摔倒。

  弗拉季米爾:咱們得攥住他。(他們又把他攙起來。波卓用兩隻胳膊摟住他們的脖子,身子不住地往下沉)必須讓他習慣於重新站直才成。(向波卓)覺得好點兒嗎?

  波卓:你們是誰?

  弗拉季米爾:你不認識我們了嗎?

  波卓:我的眼睛瞎啦。

  [沉默。

  愛斯特拉岡:也許他能看見未來。

  弗拉季米爾:(向波卓)打什麼時候開始的?

  波卓:我的視力一向非常好——可你們是不是朋友?

  愛斯特拉岡:(笑得很響)他想要知道咱倆是不是朋友!

  弗拉季米爾:不,他的意思是說是不是他的朋友。

  愛斯特拉岡:嗯?

  弗拉季米爾:我們已經用幫助他的實際行動證明我們是他的朋友啦。

  愛斯特拉岡:一點不錯。我們要不是他的朋友,怎麼會去幫助他?

  弗拉季米爾:可能。

  愛斯特拉岡:不錯。

  弗拉季米爾:咱們別再瞎扯這個啦。

  波卓:你們不是強盜吧?

  愛斯特拉岡:強盜!我們的模樣兒像強盜嗎?

  弗拉季米爾:他媽的,你難道沒看見這個人是瞎子。

  愛斯特拉岡:他媽的,他的確是瞎子。(略停)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說的。

  波卓:別離開我!

  弗拉季米爾:這不成問題。

  愛斯特拉岡:至少在目前。

  波卓:現在是什麼時候?

  弗拉季米爾:(看天色)七點鐘……八點鐘……

  愛斯特拉岡:這得看現在是什麼季節。

  波卓:是晚上嗎?

  [沉默。弗拉季米爾和愛斯特拉岡仔細察看落日。

  愛斯特拉岡:看上去好像太陽在往下升。

  弗拉季米爾:不可能。

  愛斯特拉岡:也許是黎明。

  弗拉季米爾:別傻瓜啦。那兒是西邊。

  愛斯特拉岡:你怎麼知道?

  波卓:(痛苦的樣子)是晚上嗎?

  弗拉季米爾:不管怎樣,它沒動。

  愛斯特拉岡:我跟你說這是日出。

  波卓:你們幹嗎不回答我?

  愛斯特拉岡:給我們一個機會!

  弗拉季米爾:(重新有了把握)是晚上,先生,是晚上,夜就要降臨了。我這位朋友想要我懷疑這不是晚上,我也必須招認,他的確讓我動搖了一下。可是今天這漫長的一天我不是白白度過的,我可以向你保證這一天已經到了它的尾聲了。(略停)你這會兒覺得怎麼樣啦?

  愛斯特拉岡:我們還要扶他多久?(他們略一鬆手,他就倒了下去,他們趕緊重新把他攥住)我們可不是柱子!

  弗拉季米爾:你剛才說你的視力一向很好,要是我沒聽錯的話。

  波卓:好極了!好極了!好極了的視力!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