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7)

中國最美十大峽谷:

雅魯藏布大峽谷(西藏)、 

金沙江虎跳峽(雲南)、

長江三峽(重慶、湖北)、 

怒江大峽谷(西藏、雲南)、

瀾滄江梅裏大峽谷(雲南)、 

太魯閣大峽谷(台灣)、 

黃河晉陜大峽谷(蒙晉陜)、 大渡河金口大峽谷(四川)、太行山大峽谷(京冀豫晉)、 

天山庫車大峽谷(新疆)

 

中國最美六大旅遊洞穴:

織金洞(貴州畢節)、 

芙蓉洞(重慶武隆)、 

黃龍洞(湖南張家界)、 

騰龍洞(湖北利川)、

雪玉洞(重慶豐都)、 

本溪水洞(遼寧)

  

中國最美十大海島

西沙群島以永興島東島等為代表(南海)、

潿洲島(廣西北海)、

南沙群島以永暑礁太平島等為代表(南海)、

澎湖列島以澎湖島為代表(台灣海峽)、

南麂島(浙江溫州)、

廟島列島(山東長島) 、

普陀山島(浙江)、

大崳山(福建福鼎)、

林進嶼、南碇島(福建漳州)、

海陵島(廣東陽江)、

 

中國最美五大沙漠:

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內蒙古)、 

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新疆)、 

古爾班通古特沙漠腹地(新疆)、

鳴沙山月牙泉(甘肅)、

沙坡頭(寧夏)

 

中國最美三大雅丹地貌:

最瑰麗的巖石雅丹:烏爾禾(新疆)、

最神秘的雅丹:白龍堆(新疆)、 

最壯觀的雅丹:三壟沙(新疆)

 

中國最美五大城區:

廈門鼓浪嶼(福建)、 蘇州老城(江蘇)、 

澳門歷史城區、

青島八大關(山東)、 北京什剎海地區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這個榜單都會大吃一驚。黃山,在我們的心目中該是排在第一的,可是,現在排在第一的是我們非常不熟悉的南迦巴瓦峰。還有五大湖,我們以為當然是西湖該排在第一,可是,現在卻是青海湖。然後是喀納斯湖(新疆)、納木錯(西藏)、長白山天池(吉林)。西湖排在哪兒呢?第五位。再看選出的五大城區。過去我們說上有天堂下遊蘇杭,可是現在看看選出的五大城區,我們非常吃驚地發現,竟然沒有杭州。

那麽,我們應該怎樣來認識這個問題呢,解放前的南京大學叫做中央大學,1935年,那個時候的地理系主任胡煥庸先生發表了第一 張中國等值人口密度圖。在圖上,胡煥庸先生從黑龍江的愛琿(今黑河)到雲南的騰沖畫了一條直線,後來,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田心源教授把這條線稱為“胡煥庸線”。借助這條線,胡先生將中國分為東南、西北兩半壁,東南約占全國總面積的36%,

集中了全國96%的人口,而西北約占全國總面積的64%,僅占全國人口的4%。前幾年,有地理學家把中國前五批評定的177處國家級的風景名勝與胡先生劃的那條線對比了一下,意外地發現,中國的我們比較熟悉的國家級的風景名勝原來都在東南。同時,這位地理學家再作了一個對比,結果又發現:05年中國的130多個地理學家和美學家評選的中國最美的景點之中,有相當大的一部分卻出現在了西北地區。

例如南迦巴瓦峰,就出現在西藏。它比當年柳宗元所看到的西山要強無數倍,也更像一個有骨氣的男人。相信當年柳宗元看到的是它的話,所寫下的一定應該是《始得南迦八瓦峰宴遊記》的。

 

再比如絨布冰川和美麗的青海湖,都排名第一,可是也都在西北。

由此,我們一定要問,這是為什麽?原來,過去我們都是躲在東南一隅,從來不出遠門,而且看世界的眼光也只是農業社會的眼光——東南地區土財主的眼光。我們沒有海拔的觀念,也沒有敢於藐視一切困難的崇高美觀念,同時,我們也沒有見識過更加豐富、更為純粹的美,因此,才會誤將自己門口的小山包、自己門口的洗腳盆認定為最美的所在。

例如海拔的觀念,我們一直生活在東南一隅,因此沒有海拔的觀念,對於極高山和中低山,也無法辨別,所以也欣賞不了西北的高山,總是張口閉口就是“五岳”之類的中低山。崇高觀念就更為突出了。因為我們沒有美學的崇高觀念,因此對於那些極具極具艱難險阻的美,也就無法欣賞。我們漢族人因為長年居於一隅,比較封閉,因此特別喜歡“把玩”的感覺,比如喜歡小貓小狗,小的東西往往就是好的。其實,這種美只是優美,只是美的一種,此外還有崇高,就是把你嚇一跳的那種,把你弄得特別震撼的那種,那我們往往就欣賞不了了。例如美學上經常說,真正震撼你的美,是“感恩”。所有的人看到最美的景色的時候,往往都會有一種感恩的感覺。那個時候,他會覺得特別幸福,特別滿足,他會覺得天地給他的震撼是他永遠難以忘懷的,因此,他會感恩。可是我們在漢族過去的所有文字裏,卻找不到這種感恩的記載。這就因為我們從來就沒有更高的要求,也從來沒有去追求在對象的身上看到最希望出現的最為理想的那一面,因此也從來不會激動得淚流滿面,不會因此而感恩,感謝蒼天竟然給了自己如此美好的一個瞬間、一次經歷。

當年,中國最偉大的詩人杜甫就在成都住了幾年,可是,他就對川西大雪山的美視而不見。在詩歌中只是提了一句 “窗含西嶺千秋雪”,但卻從來沒有從正面讚美過。李白也去過四川,岷山的主峰——極高山雪寶頂距離李白住的江郵也很近,但是李白也從來都沒去過。這兩個大詩人,對東南的任何一個美麗的小山包、小溪流都恨不得跑去欣賞一番,但是對雪山卻一句也不誇。還有江蘇的徐霞客,他但是幹脆就已經站在了雲南的雞足山上,也看見了玉龍雪山,甚至還寫了一句:“雪山一指豎天外,若隱若現,此在麗江境內也。”可惜,他卻沒有登臨。去也許,在他看來,那是個很醜的地方,根本不值得去。東晉的法顯,唐朝的玄奘也很有意思,他們都是沿著絲綢之路到西天取經的,行經之路包括了祁連山、天山、 昆侖,帕米爾高原,有雪山、有冰川,而且玄奘還路過了帕米爾高原、興都庫什山脈,地理學家斷言,玄奘在印度沿著喜馬拉雅山脈的南坡一路西行,世界上僅有的六座海拔8千多米的高峰,相信他都是見過的,如果放在今天,那可真是美麗之旅啊,可是在當時,他們卻毫無感覺。玄奘寫了一本《大唐西域記》,內容就是他到西天印度去留學的回憶錄,然而,卻提都沒提他所經歷的雪山、冰川。還有就是當年的紅軍,兩萬五千裏長征,經常被形容為"爬雪山,過草地",這要從今天的眼光看,都是最美的旅行地點呢,但是當時的紅軍忙於戰事,卻無暇顧及,倒是毛澤東,氣魄大為不同,因此才能夠寫下 “更喜岷山千裏雪”的名篇。

還有一個更加豐富、更為純粹的美的問題存在。因為我們基本上都是龜縮一隅,因此對更加豐富、更為純粹的美也基本一無所知。

例如,為什麽極高山要比中低山更美?除了海拔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就是 “垂直性地帶分布”的原因。這是一種隨著山地高度的增加,氣溫隨之降低,自然環境及其成分也因之而發生垂直變化的自然現象。形成垂直帶的基本條件是構造隆起的山體,熱量隨高度的迅速降低(每千米下降-6℃)是直接原因。而且,據介紹,垂直帶的溫度梯度變化比緯度水平變化大一百倍左右。這樣,只要山體有足夠的高度,自下而上,就會形成一系列的垂直自然帶。地理學家告訴我們,隨著海拔升高,會出現河谷稀樹灌叢帶(人類活動幹擾)、山地常綠闊葉林帶、山地常綠闊葉與落葉闊葉混交林帶、亞高山針闊葉混交林帶、亞高山針葉林帶、高山灌叢帶、高山草甸帶、極高山寒漠帶的植物垂直帶譜。過去我們都是見慣了黃山廬山,可是我們根本不知,它們的地帶分布都是非常少的,也就是說,山前山後山左山右基本全都一樣,但是那些極高山就不同了。它們是好幾個地帶分布。貢嘎山在帶譜完整性與景觀成分多樣性上,是最具代表性的垂直地帶性剖面之一。它的東坡、南坡從山腳到山頂有7個自然帶,算上亞帶是十個。我到喀納斯旅行,就發現,它真是因步換形,山前山後山左山右不同地帶的氣候和植被是不同的,我到青海也是如此,山前山後山左山右就不一樣。聯想一下,為什麽貴州四川的山區山前山後山左山右就是不同民族,而黃山廬山的山前山後山左山右就仍舊是一個民族?道理也在這裏。所以,那些極高山的美無疑更為豐富,也更為美麗。而我們卻不善於從植被、氣候、地質構造的角度去欣賞山,關註的是山的形態、氣韻、山勢的層面。

西湖與青海湖相比,讓我意識到的,則是更為純粹的美的問題。龜縮江南的我們,往往會盲目以為,似乎就是天下第一。可是我們根本不曾料到,這其實是我們一直是井底之蛙的緣故。過去我上課經常講一個故事,是《儒林外史》裏面的,那裏面有一個馬二先生,多年高考不中,後來靠做八股選家為生。他到杭州去旅遊,只看西湖岸邊的美女,卻根本不看西湖。我過去也覺得馬二先生太掉價了,太不懂得西湖的美樂。可是我後來突然意識到,也許他是正確的呢?!收購還有另外某一種可能?就是西湖並像人們想象和描述的那樣好看,因此西湖也沒有吸引住馬二先生,倒是西湖畔的美女把他吸引住了。再想一想,也許西湖的美的品質真的不高呢。仔細看一下古今中外的旅行者到了西湖,讚美的都是西湖的周邊環境與名勝古跡,直接讚美西湖的湖水的詩和詩人基本。這不是非常奇怪嗎?為什麽到了西湖卻不讚美湖水呢?為什麽都去讚美湖旁邊的景色?湖邊的月,湖邊的秋,湖邊的人,朝煙、夕嵐、花柳、月影、遊人。這就難怪明代一個文學家張岱寫西湖的短文《西湖七月半》竟然會說, 西湖七月半,一無可看,只可看看七月半之人。張岱,應該是大作家了吧?像馬二先生一樣,在西湖,他也只看美女。

其實,不論是張岱還是馬二先生,他們說的都是實話。也就是說,我們東南地區的人在欣賞西湖的時候,是把西湖當成一個舞台,讓湖周邊的景、人、名勝都來參與演出的。就象吃菜,我們吃的是調料的味道,而不是菜本身。為什麽會如此?其實,這一切都與湖水本身的品質有關。我們生活在低海拔的平原地區,只見過西湖那樣的淺水湖,沒有見過高山湖和高原湖。但是,中國最美麗的湖都在西部的高山和高原上,也恰恰都是高山湖和高原湖。

高山湖和高原湖的最大特點,在於透明度,我自己也是到了青海湖和喀納斯之後,才恍然大悟的。在西湖遊覽了無數次,但是就是弄不清楚,只是覺得還是不錯的,故事多,名勝也多,可看的更多。到了西部,就完全不同了。那邊沒有故事,沒有名勝,也沒有個更多的可看的,可看的只有一個,就是湖。但是,這些湖水的透明度真是不簡單,洱海在4-5米之間,撫仙湖,透明度在7─12.5米之間,西湖的透明度是多少呢?我們都親眼見過,應該是在1米以下吧!但是,透明度在1米以下的湖能叫湖嗎?跟西北的湖一比,可能就是爛泥潭了。

高山湖和高原湖的第二個特點,是顏色,青海湖我去了兩次,每次我都在想,為什麽只有青海湖我們才稱它為“聖湖”?為什麽西湖我們就只把它比作”西子”?為什麽我們對西湖強調的就只能是它嫵媚的一面?而對青海湖我們就能夠強調它聖潔的一面呢?我在前面講過了,只有令人油然而生感恩之心的美,才是真正的美。“聖湖”,就是可以令人油然而生感恩之心的美。但是為什麽我們看到西湖就沒有這種感覺?我們只覺得很好玩,還可以在裏面洗洗腳。打個比方,一般的美女會令人起占有、征服之心,但是,絕色美女呢?卻只能讓人突然之間被震撼、被窒息。到了青海湖,她帶給我們的,就是後一種感覺。那麽,原因何在?關鍵就在顏色。

青海湖的藍色,是西湖所根本沒有的。這是因為,要呈現藍色,湖水的透明度一定要非常高,最少要超過5米,否則,湖水就不能吸收掉其他色譜的光,而如果不能吸收掉其他色譜的光,就不能只反射出單一的藍色的光。

我想,也許就是這個原因,在我第一次看到青海湖的時候,才會慨然長嘆:青海湖,上帝的最後一滴眼淚!

可是,在沒有親眼目睹青海湖的綽約風姿之前,我不是一直都拜倒在西子湖的石榴裙下的嗎?看來,在旅行中,審美的錯誤的影響,確實會令人錯失掉無數良辰美景。因此,也確實應該引起足夠的重視!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