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站在那兒連架式也不擺,嘿嘿地冷笑:“俺李靖從不與人過招,只知道割頭難續,死一個人就有一家哭,人不殺我,我不還手。你這廝雖實在是可殺不可留,俺也不好先下手,老子立著不動腳,你來捅一劍看看?”

楊立“嗖”地一劍刺去,快如閃電,眼見李靖是沒法躲,可是偏偏沒有刺中,就像他自己刺偏了二尺。李靖回手一刀,他看得清清楚楚,要閃時才覺得這一刀來得真要命,往哪裏躲都別扭。虧了軟功出色,把胸腹一齊收後三寸,幾乎閃了腰,躲開了身子,左臂叫人家齊肘截去,楊立眼也不眨,一招秋風掃落葉橫掃過去,只覺得李靖肯定斷為兩截。可他偏從楊立頭上縱了過去,楊立急轉身時,只覺得頸上一涼,腦袋飛了起來,在空中亂轉,正趕上看見那腔子裏出血。他大呼:“妖術!!”嘴動卻無聲。然後臉上一麻,摔在地上,只覺天地滾了幾滾,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紅拂盤腿坐在地上,只恐怕自己是做夢,正在咬舌尖。李靖走回來,看她那傻樣兒,就破口大罵:“我忙了這麽半天,你還露著肚臍眼兒!辦展覽呀!”

“郎,奴不是做夢吧?”

“做什麽逑夢?紅拂,我發現你會說謊,從今後,我決不再信你一句話!”

紅拂大叫:“郎,這誓發不得也!……呀!奴原來卻不曾死!快活殺!”

李靖氣壞了,兜屁股給她一腳:“混蛋!就因為信了你,我又殺了人。今晚上準做噩夢。告訴你,咱倆死了八成了。殺了楊立,那兩個主兒準追來!這回連我也沒法子了。”

“郎卻恁地膽小!郎三招之內輕取天下第一劍客首級,天下再有什麽鳥人是郎的對手?便是奴看了郎的劍術也自鳥歡喜。有郎在此,奴便得命長也!”

“扯淡。這算什麽天下第一劍客?比王老道強點不多。還有厲害的主兒,你連見都沒見過。眼下怎麽辦呢?”

李靖在地下滴溜溜亂轉,急得眼冒金星。忽然聽見馬嘶,擡頭一看,卻見楊立的馬腿邪長,渾身上下沒有一根雜毛,眼睛裏神光炯炯。李靖大叫一聲:“紅拂,小乖乖,這回有救星了!”

紅拂剛穿上衣服,手提著頭髮趕過來問:“郎,什麽救星?”

李靖使勁搓手:“媽的,這是一匹千裏追風駒,相馬經上第一頁就是它!楊立這小王八,倒養一匹神駒。書上說這馬後力悠長,披甲載人日行千裏。咱倆騎上去,也沒一個重甲騎士沈,等楊素得到報告說楊立翹了辮子著人來追,咱們早跑沒影了。快上馬,走!”

話說隋煬帝當政時,天下七顛八倒。隋煬帝本人荒唐到什麽程度,不須小子來說,自有《迷樓記》等一幹紀實文章為證。照小子看,他是有點精神病。仿佛是青春期精神病,要按現在的辦法,就該把他拿到精神病院裏,用電打一打。再治不好,就該征得家屬同意,把他閹割了,總不能放出去荼毒生靈。奈何在封建社會,皇上得什麽病都有辦法治,惟獨精神病沒法治,遂引出隋末一場大動亂。小子收羅佚書多種,與醫學界人士合作,擬寫作《隋煬帝治療方案》。年內開筆,明年將與讀者見面。

當時楊素位極人臣,隋煬帝下江東胡吃亂嫖,國事盡付楊素處置。這個老東西表面上忠誠得很啦,別人不要說造反,或扡有造反言論,連腦子裏想造反,都被他用藥酒灌出話來,送去砍頭。其實呢,他自己的兒子公然在準備造反,他就不聞不問。他那位公子就是大名鼎鼎的楊玄感啦,楊素剛一死,他就據洛陽造反,不光自己落個滿門抄斬,還連累了無數河南同胞—起喪命。噦嗦這些事,不是和姓楊的過不去——歷史就是如此。我們王家祖上還有王莽篡漢哩。書歸正傳,卻說楊素聽說紅拂和李靖跑了,把盯梢的王老道殺翻,急忙吩咐手下劍客四出把關,一定要把這兩人捉住。等了兩天,得到商洛山中八百裏快馬急傳,說在河北鎮聽見紅拂“咿呀”之聲,楊立已親自追下去。楊素一聽大為放心,知道侄兒武藝高強幹練無雙,這一對男女休想走脫。又過一個時辰,接到急報,令賢侄已做了無頭之鬼。這老頭一聽,急火攻心,口吐鮮血暈死過去。及至醒來,連忙下令:一、把家中全體乾女兒亂棍打暈裝麻包活埋。二、河南全境娛樂活動一律停止三天,男女分床,雄雌牲畜分圈,違者棄市。三、商洛山中的全體地方官兒一律笞五十,戴罪辦公,以觀後效。下完命令,又暈過去。等到再醒過來,已經完全變了一個人,手也抖了,聲音也低微了,完全是一副待死老翁的樣子。他叫手下把門客胡公和虬髯公請了來。

這胡公和虬髯公在楊素門下已經兩年,論文,胡公漢話都講不好;論武,也沒見他們練劍。成天到晚光拿錢不幹事,逛大街,買二手貨。偏那楊素對他們優禮有加,到哪都帶著,把楊府上下的鼻子全部氣歪。當下請了來,楊素揮退左右,從病塌上掙紮起來,翻身便拜。虬髯公急忙去扶,那胡公卻叉手於胸,大剌刺地說:“太尉大人;客氣的不必,你這叫劉備摔他的兒子,買人心的有!”

楊素苦笑一聲說:“胡先生快人快語,我也不必客套。兩位先生,如今聖上失德,天下洶洶,帝業將傾。眼見得天下甲兵,七八成入了外戚之手,聖上還不知深淺,對他們一味地封賞,將來天下一亂,這些人必然要反。老夫身為先帝座下之臣,不忍見這大隋王朝毀於一旦。苦心積慮,發掘楊氏宗族的將才。眼下靠山王楊林,是大隋的擎天金柱,東征西奔,馬不停蹄。他卻年齡高大,一旦撒手西去,無人能繼也。舍侄楊立,少習劍術,兵書戰策無有不通,是少一輩中的奇才。老夫還指望他有朝一日統十萬雄兵為大隋立不朽之功勛,誰知竟死於奸人李靖之手!小侄是天下第一劍客,楊府其他人萬萬不及。如今失手,其他人喪膽寒心,必不能為他報仇。我知道兩位是世外高人,武功又高於舍侄,還請先生念在劍士‘國士國士’的古訓,為老夫—,—雪喪侄之恨。虬髯先生,胡先生漢語不好,給他講講‘國士國士’。”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