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爾瑪·拉格洛夫《尼爾斯騎鵝旅行記》(16)

小人兒放心大膽地跟隨那些鵝毛繼續追趕下去。一路上,那些鵝毛把他指引出森林,穿越過兩三塊耕地,走上了一條大路,最後到了通向一個貴族莊園的林蔭大道。在林蔭大道的盡頭處,隱隱約約可以見到紅磚砌成的、有不少閃閃發亮的裝飾物的山墻和塔樓。小人兒一看到眼前的那個大莊園,便大致估摸出雄鵝的命運垂危了。“不消說,那些孩子準是把大鵝帶到這個莊園里來,說不定他早就被人宰了。”他自言自語地說道。可是他沒有得到確鑿消息畢竟還不死心,於是更加心急如焚地向前飛奔過去。在林蔭大道他一直沒有遇上什麽人,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因為像他這副模樣,他是惟恐被人瞅見的。

他走到的那個莊園是一座巍峨壯觀的老式建築物,四周平房環繞,中央是一個大城堡。東邊是一個非常深長的拱形門道,一直通到城堡的院子里。在走到大門口之前,小人兒毫不猶豫地一直向前奔跑,可是當他走到那兒便停下了腳步。他不敢再往前走了,站在那里發愁,不知該怎麽做才好。

正當小人兒手指撳著鼻尖在沈思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了一陣嗒嗒的腳步聲。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大群人從林蔭大道上走了過來。他趕忙走到拱門旁邊一個水桶的背後躲藏起來。

原來那是一所農村平民中學的二十來個年輕男學生,他們是出門遠足來到這里的。有一位教師陪著他們一起走來。這支隊伍走到拱形門道前面時,那位教師讓他們先在外面稍候片刻,他自己走進去問問,看是不是可以允許參觀一下威特斯克弗萊城堡。

這些剛剛到來的人似乎走了很遠的路,所以又熱又渴。其中有個人實在口渴得厲害,便走到水桶旁邊彎下腰去喝幾口水。他脖子上掛著一個錫皮的植物標本罐。他覺得帶著它喝水很不方便,就摘下來順手撂在地上。撂下去的時候錫皮罐的蓋子張開了,可以看得見里面放著采集來的幾株迎春花。

那個植物標本罐正好就撂在小人兒面前,他覺得進入城堡去弄清楚雄鵝下落的大好機會來了。於是他當機立斷,馬上跳進了這個植物標本罐里,就在銀蓮花和款冬花底下嚴嚴實實地躲藏起來。

他剛剛藏好身,那個年輕人就把標本罐拎了起來,掛到脖子上,並且啪嗒一聲把蓋子關緊了。

這時候那位教師走回來了。他告訴大家說可以到城堡里去參觀。他把學生們帶進城堡的內院里,站在那兒向他們講解起這座古老的建築物來。

他向學生們講道,從前這個國家剛剛開始有人聚居的時候,他們不得不居住在山洞里或者泥洞里,後來住在用獸皮繃起來的帳篷里,再往後居住在樹枝搭成的小木棚里。經過了悠長的歲月,人類才逐漸學會砍伐樹木蓋起木屋。後來又過了不知多少時間,經過艱巨的奮鬥並付出了不少勞動,人類才能從光會蓋只有一間房間的小木房發展到竟然可以興建起像威特斯克弗萊那樣宏偉的。有上百間房間的大城堡。

這是三百五十年前有財有勢的人建造的城堡,他告訴大家說。可以清楚地看出來,威特斯克弗萊城堡建於斯康耐平原被戰爭和掠奪者鬧得雞犬不寧的那個時代。所以城堡四周環繞著一條壕寬水深的護城溝,古時候溝上還有一座可以隨閉隨啟的吊橋。拱形門道上的哨樓至今還在。堡壘四周的城墻上築有衛兵巡邏時走的小路,城堡的四個角上都有墻壁達一米多厚的瞭望塔樓。幸好這座城堡還不是建造在最為兵荒馬亂的戰爭動亂年代,所以城堡的建造者詹斯·布拉赫不惜工本地把它建造成一座富麗堂皇的宏偉大廈。如果人們有機會看到比它早幾十年建造在格里姆格的那幢堅固而巨大的石頭建築的話,他們就會很容易地注意到,城堡的主人詹斯·哈爾格森·烏夫斯但德只顧一味追求建造得堅固和巨大,根本沒有想到美觀和舒適。如果人們看到了馬茨溫島、斯文斯托埔和上威德修道院這些地方的華麗宮殿的話,他們就會注意到這些宮殿比威特斯克弗萊城堡修建得晚了一二百年,那些年代更平靜安定了,於是建造那些宮殿的貴族老爺就捨棄了城堡,改而追求建築寬敞豪華的住宅。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