陀思妥耶夫斯基·性格溫和的女人(15)

啊,直到今天,一直到今天這會兒還沒恢復!!理智當時怎麽能夠恢復呢,她當時不是還活著嗎?她當時馬上出現在我面前,我則站在她面前,想:“她明天就會醒來,我會把這一切都講給她聽,她會看清一切的。”這就是我當時的思想,簡單、明了,因此非常高興!最主要的是這個布洛涅之行。我不知道為什麽總是想,布洛涅就是一切,到了布洛涅就會有某種結果。“去布洛涅,去布洛涅!……”我瘋狂地等待著明天早晨的到來。



Ⅲ我太明白了


要知道,這事總共只才發生在幾天以前,五天前,一共才不過五天,上星期二發生的!不,不,只要再等一會兒,只要她再等一刻鐘,我就會把黑暗完全驅散!難道她不放心嗎?

到第二天,雖說她心慌意亂,還是帶著微笑聽我說話了。……

主要是,在整個這段時間里,在這整整五天中,她心慌神亂,要不就是滿面羞慚。她也害怕,非常害怕。我不爭辯,我會像瘋子一樣,自相矛盾。恐懼是有的,她怎麽能不恐懼呢?我們不是早就格格不入,相互回避嗎?可突然這一切……但是,我對她的恐懼並不在意,新的東西已經在習習閃光!……的確,毫無疑問的是,我犯了錯誤。甚至可能,錯誤很多。第二天一醒來,打從清早起(那是星期三),我突然立刻就犯了一個錯誤:我忽然把她當成了朋友。我太急了,過於匆忙、過於倉促了。但是坦白是需要的,必不可少的,坦白是太需要了!我甚至把我瞞了一輩子的事,都坦白出來了。我直率地說了:我整個冬天都相信她的愛情。我向她解釋說,開當鋪不過是我的意志和理智墮落的一種表現,是個人自怨自艾、自我吹噓的想法。我告訴她:我當年在小賣部的確是膽小怕死,那是我的性格,是我生性多疑造成的:環境讓我吃驚,小賣部把我嚇壞了。使我驚慌的還有一個問題:我怎麽突然走開,走開不是愚蠢嗎?我怕的不是決斗,而是怕出醜……可到後來我一直不想承認這一點,並且折磨所有的人,也使她感到痛苦,再以後我同她結婚,那目的也是使她受苦。總的說來,我大部分的說話,好象發熱病似的。她親自拉著我的手,求我別再往下說去:“您誇大其辭……您在折磨自己,”接下去又是眼淚汪汪,幾乎歇斯底里又要大發作!她一直苦苦求我不要再說這件事,也不要再去想它。

我沒有理睬她的請求,或者說很少注意,我一心想的是:春天,布洛涅!那兒有太陽,那里有我們的新太陽!我只說這個!我把當鋪關了,業務盤給了多勃羅恩拉沃夫。我突然向她提出,把全部財產散發給家人,除開從教母那里得到的三千盧布之外。這點錢是要用作去布洛涅的用費的。然後我們回來,重新開始過新的、勞動的生活。事情就這樣說好了,因為她什麽話也沒說。……她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她的微微一笑只是出於禮貌,為了不便我感到傷心。因為我發現我是她的一個累贅。您不要以為我有那麽蠢,我有那麽自私,連這一點都看不出來。我全看出來了,一點一滴都看得清清楚楚。我比所有的人都看得清楚,都知道得清楚。我全部的絕望都暴露出來了!

我老是對她談我自己、談她,也談盧凱里婭。我說我曾經哭過……啊,我馬上改變了話題,我也努力做到,絕口不提某些事情。您知道,她甚至有一兩次活躍起來了,這我記得,我現在還清清楚楚記得。為什麽您說我望著她什麽也沒看見呢?只要不發生這件事,那就一切都會復活,我們就會和好如初的。您知道,當話題轉到讀書以及她在這個冬天讀什麽書時,她前天還同我講到她讀了吉爾·布拉斯同大主教格列納德斯基在一起的情景,我一想起這一情景,她就發笑。那笑聲是那麽稚氣,那麽可愛,同過去她當未婚妻時的笑聲,一模一樣。(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之間!)我當時有多高興啊!不過,談起大主教的事,使我感到震驚:因為冬天她坐下來讀這部巨著的時候,她的心境是那麽平靜,那麽幸福,使得她居然能夠為這部巨著發笑了。這就是說,她已開始完全平靜下來,開始完全相信我就是這麽把她扔下來了。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