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15)

那些已經絕滅的塔斯馬尼亞人的畫身和澳洲人的畫身在本質上並沒有差別。這兩個種族相同文化相同的比鄰民族在這一點上的雷同是不足為奇的;但我們在距離很遠的安達曼人中也找到有塗身的同一特征,卻就有點奇怪了。而且我們將要發現,這只是明科彼人和澳洲人之間的許多雷同點中的一種而已。但我們必須注意,切不要重演一般人種學者易犯的錯誤,為了這些區區的類似之點,就巧編臆說,以為現在遠隔的民族,在原始時代原是親族或有關係的;雖則澳洲人和安達曼人間的文化有很多相同之處,而且相同的種類是如此的複雜,甚且細枝末節也很相同,真是很不容易教我們相信他們發展的並行線是完全各自獨立的。

“明科彼人對於他們身體的塗彩,共有三種顏色,他們使用的方法,是要叫別人一看就明白他們是在生病或在服喪,或是要到宴會去。”12恰恰和澳洲的女畫身的沒有男人多的風俗相反,在明科彼人中是沒有男女性的分別的。他們只對未婚者有一個限制,那就是不准他們畫頸項。安達曼人所用的三色中的第一色,就是一種青白色泥土,將這泥土和上了水,很厚地塗滿全身,是表示對死者哀悼的。安達曼島人和澳洲人一樣,也在服喪期間戴一種特別的土制喪帽。這種土制帽子有時也有一種實用,例如,因狩獵和跳舞而過度熱燥時他們可以戴上這種帽子。

第二種色素是純白的泥,它跟前者不同,專用為裝飾。婦女們尤其是男子們,往往用第二個指頭,蘸這顏色在雙頰上、軀幹上和四肢上塗畫了清晰的直線圖形,再去赴宴會。第三種是燒過的黃色礦土拌著油質,大半也是為裝飾的目的用的。有時候,他們自然也會用這些材料來治療疾病,“但從來沒有像一般的傳說似的用來保護皮膚防止昆蟲。”當作裝飾用的黃土常常加在圖樣上面,但為了那些色素性質所限,只能作粗拙的直線的鋸齒形的曲線。這里的死人也和在澳洲一樣,總用他們生時所喜好的顏色去裝飾;屍體用黃色的礦土來塗抹。13


布須曼人的畫身很畫一。他們全用紅色礦土塗抹他們的顏面和毛髮。


在翡及安人中也可以發現許多種的顏色和圖樣。紅色在此地也是最受歡迎的;但除此之外,我們也能找到黑色和少數的白色。庫克說:“眼睛的周圍通常是白色的,而其餘的臉部,則用紅色和黑色的垂直線條作裝飾。”庫克又說到另有兩個人,“他們用黑色的交叉線條塗滿他們的全身。”14查科摩·培未(Giacomo Beve)曾給我們一個關於最普通的圖樣的較正確的報告說:“他們常常用不同的顏色在面上畫並行線,在頰上和鼻上畫曲線,而在胸上及腕上畫最奇異的圖樣。”15

菩托庫多人畫身的顏色比翡及安人的稍微差一點。他們沒有白色,但對植物性質的紅黃色和深藍色這兩種顏色卻施用得很得法。維德王子說:“他們用容易在肌膚上洗去的紅色塗在口部以上的臉上,使他們的顏臉更顯得蠻橫兇惡。他們除了臉部、前腕、腳以及從踝骨至小腿的那部分以外,通常全身塗黑,腿部的未塗繪部分和塗繪部分之間,則用一根紅色條隔開。

也有將身體直分為左右兩半,將一半保留著本來面目,一半塗成黑色的;還有只在面孔上塗鮮紅色的。在他們中間我只找到這三種顏色。除了全身塗黑以外,他們還在塗紅的面部上,左耳畫一條敘線經過鼻子下面直達另一耳際,像鬍鬚的樣子。”16只可惜這位王子,一點也沒有提到這種圖樣的意義。

根據我們上面所略述的,無疑地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結論,原始民族的畫身,主要目的是為美觀;它是一種裝飾,並非像有些人所說的,是一種原始的衣著。17所以我們先從美學的觀點去研究畫身是完全合理的。

原始膚飾所用的顏色的數目並不多。在最好的環境中,也不能用到四種以上,而在這四種之中,用得最廣的還只有一種,那就是紅色。

紅色——尤其是橙紅色——是一切的民族都喜歡的,原始民族也同樣喜歡它,我們只要留神察看我們的小孩,就可以曉得人類對於這顏色的愛好至今還很少改變。在每一個水彩畫的顏料匣中,裝朱砂紅的管子總是最先用空的。“如果一個孩子對某一顏色表示特別喜愛時,那一定是燦爛的紅色。就以成人而論,雖則現代人的色感是非常的衰頹荒謬,卻仍然能夠感到紅色的引人。”歌德在他的“色彩論”(Farbenlehre)中稱贊橙紅色在情感上所發生的無比的力量,自然是表示一般的印像。18

所以在無論什麼時候的裝飾上,尤其是男性的裝飾上,紅色總佔著極重要的地位。得勝的將軍用紅色塗身的習慣,雖則已和羅馬共和國俱逝,但直到上世紀為止,深紅色終還是男性正服中最時行的顏色,19在長距離的射擊發明之後,歐洲的軍裝還仍然保留著過多的紅色。紅色的強烈效力,到底是由於該色的直接印像,抑或是由於某種聯想喚起的,實在是一個疑問。許多獸類對於紅色的感覺,是和人類相像的。

每一個小孩都知道牝牛和火雞看見了紅色的布會引起異常興奮的感情,每一個動物學者,從熱情的狒狒的臀部紅色硬皮,雄雞的紅冠,雄性蠑螈在交尾期間負在背上的橙紅色冠等事實,都能觀到動物用紅色來表示第二性征的顯然的例子。這種種的事實都證明紅色的美感,是根本靠著直接印像的。然而在另一方面,這種直接印像在人身上所生的效力又因著感情上強烈的聯想而增加,也是真的。在原始民族中有一個情境比其他的都有意義些。這就是紅的血的顏色。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