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5)

小樹林裡,涼風習習,樹影婆娑。遠望一汪湖水,倒映出藍天白雲;近看石帶橋畔,襯托出花紅柳綠。眾鳥友把鳥籠子各撿個樹杈子一掛,便互道寒暄,又別有一番滋味兒在心頭。就連眾鳥兒隔著籠子相見,也似乎感到格外的新鮮和激動,一齊扯開嗓子你唱我和,甭提有多熱鬧了。嘿嘿!眾鳥家這個愜意勁兒啊!家裡頭能行嗎?老伴兒嫌礙事,兒女們嫌礙眼,到哪兒去尋這份樂子?

這不全靠人家宗二爺那副熱心腸嗎?厚道,能耐,到哪兒去找這樣「兩味俱全」的人物?

瞧瞧!人家不但給大夥兒爭回了地盤兒,而且把湖邊兒的長椅子還爭來了好幾把。這張小石桌子該多沉啊,人家就連這也能挪到小樹林裡,今後這樂子就更多了,守著鳥籠子就能聊會天兒,喝會茶兒,打個盹兒,擺盤棋兒,摔兩把撲克兒,這難道不是神仙過的日子嗎?


大夥兒唯一不滿的就是侯七。


這小子!人家宗二爺立下的功勞,打出的江山,他憑哪一份兒來吆五喝六的?瞧!脖梗子後架著個「老西子」,竟猴頭巴腦兒

地在小樹林裡四處指揮開了:

「老少爺兒們!今後這樂園裡可要注意衛生!煙頭兒,果皮兒,爛紙團兒物的別亂扔!不許隨地吐痰,不許對準人擤鼻涕,說話兒也得斯文點兒!要不,可別怪我侯七不客氣!」

呀哈!猴兒打哈欠,口氣還真不小呢!

鳥友們並不知道,自從宗二爺私下裡發現侯七是塊鳥協秘書長的料子之後,這小子的抱負就大了去了。一輩子盡受人撥拉啦,就憑這幾天搬長椅、挪石桌之功,能不提前過過這個癮嗎?聽!這小子又喊上了:

「諸位、諸位!這鳥房子,不,不不,叫鳥捨!可一定要交,一片樹林裡掛仨!不掛的,小心我把他掏了出去!」

「侯兒——七!你先給咱作個瞧瞧!」不知是誰引頭喊了一聲,頓時引起一片哈哈。

「別打岔!正經點!還有,有誰敢隨便扣鳥兒,網鳥兒,抓鳥兒,打鳥兒,要多長個心眼兒,及時向我報告!」

「侯兒——七!小心把你先抓了!」又是一聲喊,又是一片哈哈。

「誰起哄?小心點!還有,賣鳥食兒的衛生更重要!小心鳥兒中毒,跑肚拉稀!這鳥食販子的事兒,也歸我管!」

「侯兒——七!這下煙卷兒可不缺抽了!」喊聲、哈哈聲。

總之,這一片鬧鬧嚷嚷,嘻嘻哈哈,大大影響了侯七過癮。多虧了宗二爺恰好這時候提著鳥籠子來了,才算避免了侯七這小子大發雷霆。

宗二爺還是那麼隨和、那麼老誠、那麼得人緣兒。根本不提這些天來為大伙爭回小樹林含辛茹苦之事,倒是話語兒更少了。只帶著一臉憂慮之色,遠遠躲開了那枝虯龍爪。大夥兒瞅著心疼,一位過去掌勺的老師傅,抄過宗二爺的鳥籠子就要往這高枝兒上掛,可讓宗二爺一把就奪過來了:

「諸位、諸位!就饒了我吧……」

「宗二爺!宗二爺!」鳥友們不解。

「不、不不!說什麼也不能!我也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咱這養鳥兒為什麼?還不是圖個清靜、圖個舒坦、圖個痛痛快快度過這後半輩子!這有什麼你高我低,他先他後?我一想起咱們的關老爺子,見了這虯龍爪就打心眼裡頭發涼!什麼和什麼呀……瞧瞧關老爺子他、他……」

「老爺子怎麼啦?」眾鳥友的情緒,剎那間全傾注到了這個上頭。

「老少爺兒們!」宗二爺更加悲慼,「我看老爺子八成兒不行了,前天夜裡我去探望,老人家就像讓老閨女叼走魂兒似的,瘦得皮包骨頭,軟綿綿地躺在炕頭上,只剩一口悠悠氣兒了。北京、上海、天津衛的子女們,都遠天遠地趕回送終來了……」

「真的!」又是一片陰森森的驚呼。

「可不是嘛!」宗二爺含著熱淚,「孩子們都準備好老衣了,就等著三兒啦。老爺子最疼這小子,不見閉不上眼睛。可我看挨過今兒個,也挨不過明天……」

「哦!」鳥友們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