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菁·欲望與思考之旅:中國現代作家的南洋與英美遊記研究(12)

然而,實際上這是一場生命的賭博。雖然“有多少人搬了財富回來!”,但又“多少人一去不回來!”24黃崖《尋礦夢》25講述的就是一個拿生命賭博的故事。主人公張阿金像許多廣東福建的農民一樣,從唐山到南洋謀生,最初在一個叫地摩的地方開采錫礦。經過幾年的辛苦工作,已積攢到了一個較大的數目。於是用這筆錢與同鄉合資購買礦地,以期采到金礦。可是幾月過去,連一粒金礦也未采到,而資金又被耗盡。朋友因破產慘死,自己落得到處流浪。幾經波折後,終於有了一個小店面可以謀生,可是他始終神志恍惚,做著淘金的夢幻,最後對一片山地產生金礦幻覺,狂喜中被一輛迎面的汽車撞死。這個悲慘的故事可說與前面的淘金故事大異其趣,似乎要給狂熱的淘金者一方鎮靜劑。遺憾的是,人們寧願在一片淘金的鼓噪中作諸多想象。



第三節 小結



通過上述分析,我們看到,南洋,經由文人、學者、政治家26之遊記,合作譜寫了對它的空間的想象。他們都到過南洋,似乎具備了書寫南洋的知識。其實則不然,他們筆下的南洋投射了自己欲望色彩,是一域想象的空間。並且,這些遊記文學作品,“構成了一個具有內在結構的資料庫。從此資料庫中壓縮過濾除少量典型的模式”,27成為人們紛紛效仿的寫作模式和想象的資源。

 

 

 

註釋:

 

1 Raymond Williams(1921—1988),“ the Long Revolution”(1961),in Read Popular Narrative :A Source Book,Bob Ashley( ed.), (London and Washington:Leicester University Press,First Published 1989,Revised and Expanded Edition 1997).

2 Ibid. pp41.
3 轉引自雷·韋勒克,奧·沃倫《文學原理》(北京:三聯書店,1984),頁249。

4 洪靈非《流亡》,見王平編《現代小說風格流派名篇》(普羅小說之二)(北京: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98),頁 216-217。

5 巴金《海行雜記》(香港:南國出版社,1970),頁 5。

6 同上,頁 14。

7 同(4),頁 21-22。

8 梁啟超〈遊錫蘭島〉,見錢谷融主編的《現代作家國外遊記選》(上海:上海文藝出版社,1983),頁 2。本篇題目為編者所加。

9 同上,頁 2。

10 參見本論文歐洲遊記部分的論述。

11 徐志摩〈濃得化不開〉(星加坡),見趙遐秋主編《徐志摩全集》(卷二)(南寧:廣西民族出版社,1991),頁 47。

12 黃康顯《熱帶的誘惑》(香港:華漢文化事業公司,1988),頁 3-4。

13王賡武《南洋華人簡史》(臺北:水牛出版社,1998),頁 2。

14筆者去年因查資料之需回中國,無意間看到在黃金時段播放的香港電視劇《聚寶盆》,其中一個占比重很大的情節就講了宋明之間一個叫沈萬三的大商人到南洋進行“異物絕產”的交易。

15梁紹文《南洋旅行漫記》(臺北:新文豐出版公司,1982),頁 24。

16 同上,頁 24。

17 同(15),頁 28。

18 同(15),頁 118。

19 高偉濃《下南洋》(廣州:南方日報出版社,2000)。

20 從《南洋論》的“自序”推測高事恒可能在上海的一家南洋經濟研究所工作,並有過多次到南洋的經驗。

21 高事恒《南洋論》(上海:南洋經濟研究所,1948),頁 4。

22 同上,頁 10。

23 司馬文森《南洋淘金記》(香港:大眾圖書公司,1949),頁 2。

24 同上,頁 2。

25 此篇遊記見黃敖雲收入《中國作家與南洋》(香港:科華圖書出版公司,1985)。

26 例如黃遵憲在 1891 年到 1894 年到南洋,出任清政府駐新加坡總領事。其間,寫過一些南洋遊記詩如長詩《番客篇》,詩中寫了中國人在南洋的艱苦奮鬥精神以及獲得巨大財富的成功事跡。

27 薩義德著、王宇根譯《東方主義》(北京:三聯書店,2000),頁 73。

 


第四章 欲望圖像之一:空間功能與欲望表征

 


第一節 遊記書寫的迷思



在探討欲望書寫之前,我們似乎首先要弄清“寫”的機緣。“寫”,作為一個司空見慣的文學現象,是自然習成抑或社會行為。對於為什麽會產生書寫現象,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借用釋夢的方法,從心里分析入手,認為書寫實際上是在做文字的“白日夢”,寫作如同夢幻,作家隱秘的欲望或被壓抑的情感得以釋放。在弗洛伊德看來,作家好像患憂郁症的精神病人,而寫作就像是治療。弗洛伊德把一個文本的生產比作一個精神病人的虛幻夢遊。弗洛伊德采用釋夢的方法來詮釋寫作的發生,當然有其合理性。畢竟在現實生活中,人人都會感受到來自不同方面的壓抑,無論是從現實法則還是追求快樂原則,寫作總是一種轉移或實現。問題是遊記的寫作是否如同夢遊?從大部分的遊記文本來看,遊記寫作似乎受制於逼真性的邏輯,規避著各種粉飾、誇耀或夢幻。這樣看來,遊記的寫作似乎遠離夢境,遊記文本的生產過程好像是一個寫實、毫無虛幻色彩的制作過程。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事實是,旅人或遊人在遊記中描述的是真真切切遊歷過的現實空間,他們在遊歷過後將眼見的空間和觀感記錄下來,因為其見證性,故而有些人將遊記文本看作旅遊指南。由此看來,似乎遊記文本毫無幻想成分。然而,說遊記文本完全與夢無關,則又不合事實,從我所閱讀的南洋遊記文學作品來看,有些還真如夢的旅程。那麽,遊記到底是什麽?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