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河·米羅山營地:二戰馬來亞戰場華人抗日的真實歷史記錄(12)

第四章·局面初開

登陸成功,第一步是要生存下去,建立立足的地盤。戴維斯對於這一帶的地形熟悉,而且他有森林生活的經驗,準備將隊伍帶進叢林裏面。他們向著昔加裏的六條石小鎮前進,這一段路都是未開辟的山路,每走一步都要用砍刀砍出小徑,還得利用地圖和指南針找對方向。傍晚時,他們到了一個山窪,暫時紮營落腳了。營地用竹木做架,用亞答樹葉編成亞答席做屋頂避雨。這種山林裏就地取材建成的草屋就叫“亞答屋”。營地旁有一小溪,挖一小凹坑儲水,就可以取水煮東西和洗澡了。

安頓下來之後,突擊隊開始了行動。第一組派出來的人是吳在新和龍朝英,他們的任務是要到城鎮裏去查看情況和購買食物,以及探詢當地武裝抗日分子的消息,以便聯絡成共同抗日的夥伴。吳在新是個資深的諜報人員,從軍已有六年,現在的軍銜是上尉。他出生在南洋,年少時就回廣州定居,家境十分富有。抗日戰爭爆發後,他放棄了在中山大學的數學專業,參加了國民黨的軍校,後來成為職業的特工情報人員。就在這次被征調到136部隊潛入馬來亞之前,他正在緬甸戰區擔任中英之間的情報聯絡官要職。林謀盛是花了很大的力氣才把他從軍統局體系內挖過來的。

這天吳在新和龍朝英打扮成工人的模樣,帶著空的米袋和油瓶,順著叢林裏有人跡踩過的小路向前走去。整整走了半天,看見了路邊有座亞答屋。這亞答屋內有六七個海南籍的華人,遠遠看見吳在新龍朝英從林中走出來。這樣的山野之中,見到陌生人來到,當然非常驚異。他們出來用盤問的口氣詢問吳在新二人的身份。吳在新依照事先編好的故事說他們兩人是受日本人雇用的煮鹽工人,因為老板出門超過預定時間沒有回來,工人們沒得東西吃了,所以派他們出來買糧食和食油,順便還想買些煙草、火柴等東西。

吳在新正想從這幾個海南人口裏套出點情況來,可發現對方十分冷淡。其中一位海南人忍不住駁斥說:“這裏沒有日本人雇用工人,看你們的樣子鬼鬼祟祟的,是不是某方面人的走狗?”旁邊另一位海南人,手拿馬來刀,接著向吳在新、龍朝英兩人吼道:“你們究竟是什麽人?快說!”吳在新看出這些海南人似乎都是十分厭惡日本人,所以就說出自己是中英聯軍派到馬來亞敵後作戰的,還拿出身上的手槍,證明所言是真實的,並要求他們幫忙找到抗日遊擊隊來相見。這些海南人將信將疑,面對著他們的手槍又不敢多說,只答應可以幫他們聯系抗日遊擊隊,約好三天之後在這裏再見面。


然後吳在新、龍朝英兩人繼續向前走,現在他們要前往海邊的港口紅土坎鎮。這是個地理位置極為重要的地方,而且風景十分漂亮。從這裏他們看到了潛艇上浮送他們登陸的那一片海域,現在有不少的船只在航行,有好幾個大小不等的島嶼點綴其間,其中一個就是他們在地圖上早已熟悉並默記於心的邦咯島。他們紮營的昔加裏山在這裏也看得到,馬鞍狀地坐落在海岸上。吳在新、龍朝英兩人在鎮上轉了一圈兒之後,在漁人碼頭附近的食肆裏坐了下來。這裏很是熱鬧,擺食肆的有馬來人、印度人和華人,食物品種很多,米飯、雞粥、芽菜雞、烤肉都有,當然最多的還是魚蝦螃蟹之類的海產。

吳在新龍朝英在潛艇上悶了半個月,登陸後吃的又全是罐頭食品,所以見到這麽豐盛的飯菜便坐下飽餐了一頓。他們一邊吃飯,一邊在觀察碼頭上的情況。在碼頭浮橋上排開的船只大部分是漁船,能看到漁人和魚販子在談論,好些光著上身的苦力擡著大筐大筐的魚蟹往岸上走,也有人擡著漁網以及柴米油鹽之類的補給品往漁船上運。還有的船只看來是商船,專門搞運輸的,從船上卸下來的全是一袋袋的大米。吳在新知道日軍占領馬來亞之後,這邊的糧食非常緊缺,這些個船是從哪裏運來這麽多糧食呢?吳在新忍不住向食肆的主人打聽,回答說這些大米是從泰國那邊運過來的。不過大米的生意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而是要得到日本人的許可證。吳在新這天還發現在鎮上其實看不到很多日本兵,能看到的只是一些穿黑色制服的馬來人警察,市面上總的看來氣氛還是比較平靜輕松。他們兩人隨後買了一些大米蔬菜鹹魚,回到了昔加裏山上的營地。

三天之後,吳在新和龍朝英再次出發到山路上找那間有六七個海南人的亞答屋。果然,他們中的一個早就在路邊等候著他們。吳在新龍朝英見到了一個模樣像是橡膠園主的華人,自稱是霹靂州抗日遊擊隊最高首長陳平的代表,名字叫黃君。吳在新憑直覺能看出這人是個職業的武裝工作人員,做事十分警覺輕捷,而且能感覺得出他的底氣很足,似乎背後有強大力量支撐著。

吳在新向他介紹了自己的來歷,表明了要和馬來亞華人遊擊隊聯合作戰的願望。吳在新在印度受訓時就知道了馬來亞共產黨早在日軍入侵之前已有高度的組織和活動能力,當英國人被日本人橫掃出馬來亞半島時,馬共領導的遊擊隊成為抵抗日本人的唯一一支武裝力量。這次他們登陸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找到華人遊擊隊,和他們結成抗日同盟,136部隊準備提供武器彈藥、後勤物資和活動資金給抗日遊擊隊。當黃君聽完了吳在新的介紹,知道面前的這個人的來頭很大,代表了英國人和中國大陸國民黨政府的軍隊,和他們的合作也許能改變遊擊隊的命運,改變整個馬來亞半島的抗日局面。他回答吳在新說他會把今天的會見情況向陳平報告,為此他得去霹靂州士林河邊的抗日聯軍第5軍團一次,來回得兩個星期。黃君還坦率地說,現在他還不能完全相信吳在新的話,因為日本人用了各種手段想打入遊擊隊的內部。

他希望吳在新能讓他看到令人信服的證據。於是吳在新答應下次潛水艇送人員和物資過來時,會帶黃君一起上潛水艇見他們的長官林謀盛,而且還會送給遊擊隊一批武器裝備。黃君約好半個月以後再見,同時,他還介紹吳在新到山下見一個叫陳廣進的人,那人是遊擊隊的支持者,手裏有一大片的水稻田要租佃出去。吳在新去見了陳廣進,稱自己本是昭南(新加坡)的富戶,因逃避抽選兵補而流亡到昔加裏,願意租用他的水稻田種植糧食。於是吳在新開始在山下犁田耕作。由陳廣進出面擔保給吳在新辦理了居民證。日本人那個時候因為缺糧鼓勵民眾開荒種糧,對於定居種田的人管理較寬。

Views: 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