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12

青春飯 三

空蕩蕩的青春似乎值得一書再書,然而真的回想起來,卻是白茫茫一片。故事都是相似的:暗戀、青春的打鬥、喝酒、上課、考試、逃學、無聊的時光。

後來,我在北京認識了兒歌,他本名張偉,後來改叫而戈,貴州人。他說在他上高中的時候,學校旁邊是一個釀酒廠,廠長的兒子是他同學,他們每日聞著酒糟的味道上課,放學之後就跑過去喝劣質的白酒。

青春在酒精裏浸泡過,才有一點靈魂的光。1998年我已經上了高中,初中與高中有一路之隔。宿舍是平房,有一個院子,夏天的晚上,一群小夥子渾身精光地站在杏樹下面洗澡,如果你從宿舍門口經過,會恍惚來到了男生浴室。

院子裏有一個小賣部,老板叫大力,他老婆豐滿得有點過分,夏天穿著T恤。我們放學之後,去大力的小店裏買酒,買煙,買幾根火腿腸下酒,順便觀摩一下大力媳婦。如果有人過生日,就是吃喝的好借口,我們去大力那裏搬來成箱的啤酒,預備好各種零食,除了啤酒總是會有一點小二,在上最後一節晚自習的時候,開始魂不守舍,互相勾兌眼神,一晚上的喧嘩必不可少。

冬天的時候屋子裏冷,我們總是要準備一些木柴,找一個鐵臉盆,在裏面點上篝火,狹仄的宿舍裏頓時光明,酒菜都備好了,只等開席。青春的酒局沒有程序,直接灌倒,刀槍棍棒,一起動作。在不停的幹杯中,臉盆裏的火苗慢慢黯淡,我們又出去找了一些木柴,續上。

我能回憶起當時的醉態,早已經忘記了那時的下酒菜。應該有那個同學的媽媽做的素什錦和肉醬,應該有幾包榨菜,一捧花生米,也可能有在食堂做的幾個小炒,或者在學校南門買的燒餅和包子,都是破落物,談不上滋味,重要的是下酒,青春和朋友都是最好的下酒菜。第二天我們掙紮著起來,去跑步,去上6點半的早自習。

在我畢業後的第一年,新的高中蓋好了,所有人都搬到新學校。新學校有漂亮的教學樓,塑膠跑道的運動場,豪華的圖書館,以及幾座宿舍樓。換了校長,擴大招生,以前的荒誕與肆意都成了傳說。學生們穿上規矩的校服,上白下藍,肥大的褲腿遮住張狂,男生不許長發,女生禁止染頭,學校裏的小賣部禁售煙酒,準時熄燈,按點休息,每天晚上有人查宿舍……跟我們上學的那時候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的高中時代,更像是一群放養的公雞,任意打鳴嘶叫。學校裏有一個保衛,戴著瓶子底般的高度眼鏡,他很少管學生,跟混得好的學生稱兄道弟,有時候我們會給他送點酒。

到了現在,這群高中同學都已經成家立業,還是會定期聚會,大夥輪流請客,每次喝酒,都會找一個碩大的包房,20個小夥子團團圍坐,經常會喝醉。每次喝醉都是一次往返跑,一次次跑回1998年的那個夏天。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