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河·米羅山營地:二戰馬來亞戰場華人抗日的真實歷史記錄(11)

第三章 林謀盛和136部隊(下)


火車上睡了一晚,早晨到達目的地車站,坐上了來接應的軍用轎車。英方很註意日本間諜在印度地區的活動,英軍車上坐了一位中國人到軍港去,是很引人註目的,可能會成為日本間諜的目標。因此在火車站很多乘客的註視下,軍車先是開往和軍港方向不同的道路,經過一段路後,再調回頭,有意慢慢駛過車站,讓火車站乘客看到梁元明不在車上,而梁元明其實是彎著腰坐在腳墊上。突擊隊采取這樣的瞞天過海手法實在是因為登陸馬來亞敵後的計劃屬極機密的軍事行動,不能讓日本間諜看到有中國人到海港基地去。軍用轎車開到渡船口,梁元明突然看到一個寫著“中國海”三字的石頭牌子立在海邊,感到十分好奇,不知是不是三保太監鄭和下西洋時留下來的?到了軍區宿舍,突擊1號全體人員都已到齊,林謀盛和莊惠泉亦來送行。

  1943年5月11日,突擊1號戴維斯、吳在新、李漢光、梁元明、龍朝英趁著夜色登上荷蘭海軍潛水艇HN024號從亭可馬裏軍港出發。潛艇在水面向東航行三天後,改為白天在水面下潛行,夜裏仍浮在海面上。在水下潛行因為水的阻力大加上潛水艇不能使用柴油機而改用蓄電池供應動力,速度就減低很多。但由於已進入日本海軍掌控的海域,白天潛行是同盟軍方面潛水艇必守的作戰原則。

  潛水艇內的結構極為精巧窄小,中段是長官房和潛望鏡升降操作的區域,亦是出入觀察臺的樓梯口,並有很多儀器和工作操縱臺,是艇上的作戰樞紐。最前段是艇首四個魚雷室,上下兩排,一排兩個。作戰時,操作手坐在魚雷室裏,面對魚雷室上方的指示表,執行發射前的操作。接到發射命令,按下電鈕即可。當然在進入發射狀態之前,會先開啟魚雷室進水閘門,讓海水進入發射管。啟動發射後,魚雷的尾部推進器會在水中將魚雷向前推進,射出去攻擊目標。

  潛艇由於空間限制,每個位置都有嚴格的安排。突擊1號隊員只是乘客,所以被安排居住在艇前的魚雷室。四枚肥大的魚雷很是惹人註目,它是潛艇的決勝武器,時刻有人認真看管著。突擊隊隊員要是稍一靠近魚雷,立即會被荷蘭水兵驅趕開來。這些常年在水底的荷蘭水兵對地面的情況知之甚少,開始時看到這些住到潛艇內部的黃皮膚亞洲人,還以為是日本俘虜兵呢!不過後來大家熟悉了,關系也融洽了起來。第四天白天開始在海底航行,除了聽得電瓶發動機的嚶嚶之聲外,人仿佛睡在靜室裏,絕不感到艇身有什麽波動。只不過是熱氣逼人,雖有冷氣管和風扇也不管用,人窒悶得只想嘔吐,什麽東西也吃不下。在水底走了七八天,隊員吃得很少,只是喝茶水和一點牛奶果汁而已,體力大減,疲倦無力。到了第九天晚上,潛艇浮上了海面,停住不動。隊員們得知潛艇奉命在日軍控制下的仰光(Rangoon)外海,用望遠鏡觀察港口海面動靜,準備攔截一艘敵軍主力大軍艦。突擊隊領隊戴維斯很著急,說這樣拖下去,他們可能會餓死在潛艇上的。艇長說這也沒辦法,他是奉荷蘭海軍部的命令在此守候,送他們登陸馬來亞只是他們順便捎帶的任務。不過船浮上來後,有了清新的空氣,人也舒服了點,大家可以吃得下飯了。

 到了第十個夜晚,突擊隊幾個隊員正在浮出海面的塔臺上吹海風。忽然,在海上觀察的一個水手從望遠鏡裏發現了目標,於是所有人迅速回到艙內。突擊隊員不會快速下梯,剛進入下艙扶梯時,後面人的腳已踏到頭上來了。不到30秒,潛艇傾斜著緊急下潛,魚雷室的人緊張地運動著各部分機器。突然,室內出現紅光,每個荷蘭水兵的面孔呈現出呆板嚴肅的神情,全艇死一般寂靜,連發動機也停止了轉動。梁元明以為一定是出了大事,腦子裏浮起好萊塢電影裏潛艇出海難時的悲慘場面。可接下來沒發生什麽事,唯見荷蘭人的表情由嚴肅變為沮喪失望,打聽後,才知剛才發射了四枚魚雷,一枚都沒打中敵人的大軍艦,魚雷沒有起爆就消失在海洋裏。

  潛水艇內的荷蘭水兵正在咒罵該死的魚雷不長眼睛的時候,忽然見艇長收回潛望鏡,下令潛水艇全力下沈並前進。因為是用蓄電池推動,所以潛艇運動仍是緩慢的。此時已聽到遠處傳來爆炸聲,一聲聲連續爆炸,每一聲都在向潛水艇追來。艇內大家都緊張得鴉雀無聲,靜聽下一聲爆炸在潛水艇哪個角度。最初的爆炸在艇後方稍遠,後來漸近艇尾方向,艇右方很近處也爆炸了一枚,震得艇身抖動了幾下。結果艇身未被炸破,但將床邊隔板裏面隱藏的食品罐頭震出隔板,散落到走道上。以後爆炸聲向艇首方向漸漸遠去,大家才松了一口氣。

  在深水炸彈爆炸過後,潛水艇做了一件欺敵的動作,就是將艇裏收存的垃圾,一次性釋放出去,使它浮出海面給敵人看到,讓敵人以為潛水艇已被炸破才會浮出艇內東西。

  梁元明後來得知,日軍護航小型艦艇發現潛水艇潛望鏡在海水中出現,所以就迅速開來投放深水炸彈攻擊。好在潛艇跑得及時加上運氣不錯,才逃過永久葬身海底的劫難。

  潛艇的魚雷打完了,這樣倒可以一心去執行送突擊隊員的任務。潛艇還是夜浮晝沈航行,可不再兜圈子,直接向目標海域前進。不久後到達了馬六甲海峽的雪蘭莪附近,按照計劃在這一海域尋找登陸機會。荷蘭船長通過潛望鏡發現了海面上有三只漁船,經過有馬來亞生活經驗的戴維斯的觀察,斷定是華人的漁船。突擊隊的隊長戴維斯決定今晚借助這些漁船登陸。

  潛艇的速度放慢徐徐尾隨著漁船,近傍晚時,見漁船在巴雙港口拋了錨。突擊隊員也準備停當了。潛艇浮出水面,戴維斯、吳在新、李漢光、梁元明、龍朝英順著扶梯爬上了塔臺,他們穿起了黑色的漁人服裝攜帶了槍支彈藥。擡頭望去,月亮還沒出來,遠處海面飄搖著三個黑點。荷蘭水手把橡皮艇放入海中,突擊隊的隊員很熟練地跨了過去進入位置。在風浪很大的夜裏,要看清目標行進相當困難,漁船總是忽隱忽現浮動,一不小心就會失去方向。幸虧突擊隊員在錫蘭時接受過嚴格的海上劃艇訓練,能如意地控制小艇。

  逐步接近了漁船,已經能清楚看到漁船上的桅燈。橡皮小艇靠到一艘漁船旁,吳在新將鐵錨拋上漁船,發出了碰擊的響聲,漁船顯然起了很大騷動,聽到甲板上漁夫用馬來話怒罵:“阿巴馬暫!”隊員們吃了一驚,以為船上的漁民是馬來人。但此時已容不得他們猶豫,幾個人快速攀登上漁船,才見甲板上站著幾個持著魚叉的華人漁民。漁民起先以為是遇上了土匪,現在看到上來幾個隊員穿著一身黑色衣服,荷槍實彈,其中還有一個外國佬,更是覺得驚愕。突擊隊員編了一個故事,說自己是蘇門答臘的遊擊隊,想請漁船載他們到馬來亞去。但這幾個漁夫非常膽小怕事,不敢載人到海岸。突擊隊員一番口舌之後,覺得這幾個漁民顯然不能依靠,就放棄了利用漁船登陸的打算,改而向他們了解岸上的情況。在交談中,漁夫告知日軍在馬來亞實施聯甲制度,管制居民行動和自由,並發行紙幣“軍用券”作為購物的交易工具。突擊隊隊員用法幣向漁夫兌換了一張10元面額的日本“軍用劵”,預備帶回印度給總部翻版印制假幣,以擾亂日本人統治下的經濟。船上的漁人這時略覺得放心,心裏又有點過意不去,升火準備燒咖啡招待他們。

  正在這個時候,幾個漁夫驚駭狂叫,催他們趕緊離船,說是日本人的巡邏軍艦開來了。突擊隊順著他們所指的方向一看,果然有一個龐然大物的黑影正在靠近。那不是別的,正是他們乘坐的荷蘭潛艇。原來他們離艇時約好,如果遇到意外情況便點火為號請求潛艇過來救援。漁民剛才生火燒咖啡,潛艇上的人以為是他們發出了求救信號馬上靠近過來,把漁民嚇得魂飛魄散。突擊隊員於是安慰了漁民幾句,坐小艇回到了潛艇。

  潛艇在海岸邊上又徘徊了兩天,5月24日,潛艇到達了邦咯島(Bangkor Island)北方附近的昔加裏(Segari)叢林地的外海上。突擊隊已經作出決定,今晚要自己劃小舟強行在昔加裏海灘登陸。午夜時突擊隊員乘三艘橡膠小艇,離開潛水艇向著陸地海灘劃去。劃了一陣子以後,忽聽到了身後轟然作響,突擊隊員回頭望見那潛艇已傾斜著沈入海中,激起一個非常有力量的漩渦,把波浪深深地吸進去,缺口很快又被海水填平。潛艇已無影無蹤地消失了,突擊隊員現在已沒有退路,唯有破浪劃向前方。

  經過約四個小時的劃行,他們靠近了海灘。再利用波浪拍岸之力,駕小舟沖上海灘。突擊隊員精神大振,將所帶東西搬上岸。短暫休息之後,他們將沈重的電臺設備和一些軍火暫時埋在樹叢中的地下,並做好了記號。然後開始向叢林裏轉移。經過半個多月海上奔波,突擊隊員終於成功登陸馬來亞半島。

Views: 4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