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寬·青春飯,我們都愛重口味 11

青春飯 

初中畢業那一天,我們都喝多了。我們去的是中心市場邊上的一家小酒館。男生女生去了一堆。小酒館的杯子不夠用了,喝酒用碗,凳子也不夠用了,老板從旁邊家借來不少椅子。我估計喝到最後,酒也不夠了,需要現從小賣部裏買酒。

在之前,我們偷摸喝酒的都是男生,並且以住校的男生為主。學校門口有一家小館,平時做燒餅、燜餅、燴餅、雞蛋湯之類的小玩意兒,老板姓汪,個子不高,我們管他叫老汪。老汪的店有一個後門,可以直接通往學校內部,我們下了晚自習,學校的大門關了,就集體溜到老汪的後門,敲敲門,老汪就知道我們來了。他打開門:“今天給你們準備了魚頭。”

他總能搗鼓一些有意思的吃食,有時候是沙鍋燉魚頭,有時候是陳皮牛肉,做得沒有多精彩,只是個心意。我們坐在小屋裏陪他喝酒,有時候還會抽根煙。

在中心市場的小酒館,我們都喝多了。平時在班裏總考第一的女生也大口喝酒,這令我感到吃驚。在我心目中,她連課間休息的時候都在認真讀書,每次考試都是第一,這次中考也是第一,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她喝酒的時候用碗,一大口就幹掉,然後哭著說:“你們瞧不起我,覺得我成績好就不願意理我。”然後跟我們每一個人擁抱,似乎壓抑了三年,在這天的酒裏全部傾訴。

我們還從門口買了許多烤羊肉串,三毛錢一串,手裏捧著大把的羊肉串,像是舉著大把的花。那家小店做什麽我早就忘了,只記得一道肉絲拉皮和一碗嚼不動的朝鮮冷面。後來大家都在拿著大碗喝酒,有的姑娘喝多了,我們偷偷在碗裏倒上涼水,她們也一飲而盡。

門口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人,夏天的晚上,許多人在那條街上納涼,我們的大叫聲與大哭聲傳出去很遠。到後來,有人找來了學校的老師,一場盛大的散夥飯終於散夥。

班上的許多成績好的學生上了中專。在90年代的縣城,中專才是明晃晃的招牌,統招分數線要超過重點高中幾十分。他們有的去了師範學校,有的去了石油技校,有的去了糧食學校……中專的誘惑在於兩三年之後可以安排工作就業,並且是分配。

那天晚上一起喝酒的許多人以後再也沒有見過。都是聽說,誰去了天津上班,誰到了鄉下當小學老師。有一個人在石油技校學習焊接專業,後來經常滿世界跑,有時候是中東,有時候是北非,都是在荒無人煙的戈壁上。班裏成績優異的那個女生也上了中專,幾年之後,我在縣城的一家超市見到她,她做了收銀員。

到如今,我昔日最好的幾個朋友也都在那天晚上的飯桌上喝醉。苗衛中考上了律師,卻沒有當律師,自己做了點小買賣;趙建凱學了計算機,現在成了一個財經記者;張濤在勞動局上班,老婆是個老師;高麗後來去了馬來西亞,又去了英國留學,她的身影遍布各地,經常在校友錄上見到她在美國、挪威、瑞典、印度的照片,現在回到了天津的一家外企。而我,那時候偷偷寫詩,夢想著成為一個詩人,最後成了一個靠寫吃喝玩樂為生的閑散記者。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