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1)

李燃年少時在“功虧一簣”中見識到唐香扇的“飛花擷葉”,從那時起,他從未停止過想著怎樣破解那比他自己武功高出很多的“飛花擷葉”。

十年當中,他腦中懷劍,心中懷劍,唯手中無劍而已。

李燃在心中練了十年劍,他一面也在腦中摸索水牢的出路。終於,在一個晚上,他練的心劍使他順利脫離水牢的囚禁。他找到水牢的出路,闖出每道關卡和森嚴的防守,他離開了與世隔絕的水牢。

李燃單獨去找蕭卓然,此時蕭卓然已經查出唐香扇才是殺他女兒的兇手,但唐香扇的勢力已經壯大到連蕭卓然也無法對付了。

李燃漏夜上眠山的“小千世居”殺唐香扇。

李燃向來不願讓丁浣溪知道他在外受苦的一面。當丁浣溪要他講這十年來的經歷時,李燃道:“昨日的事已成過眼雲煙,不提也罷。我如今最想見到的,是你能夠像從前一樣無憂無愁,快樂多夢。”

丁浣溪聽了李燃的話,柔順的點點頭。

以前,每次她不願意做的事,李燃從不相強。而今,李燃不願意講的話,丁浣溪也不會強要他講。

燭光即將萎謝時,火焰特別柔美。

丁浣溪把多年來的心事向李燃傾訴後,兩人都靜了下來。

在這一刻里,無言中,丁浣溪反而不敢與李燃真正相對了。

他把臉埋在李燃的胸前。

李燃靜靜的道:“我重回江湖,就聽到‘千里落花風’丁浣溪名滿天下。浣溪,我真為你感到驕傲。”

傳說她的輕功施展時輕盈得象風中的落花,所以得了“千里落花風”的綽號。

“現在‘嫣然一劍,燃雪焚霜’重出江湖啦。”丁浣溪說,“這些年來我一直替你保管著這柄劍。”

李燃道:“江湖人都忘了誰是李燃了。”

“怎麽會呢?怎麽會呢?”丁浣溪重復說了兩次,道,“你的劍法最獨特,從不模仿人,你的劍法是最有風格的。”

口中說著,她心中卻想到,如果李燃不是白白的浪費了十年,今天的他也許很有成就了。她又想到,當李燃在受苦的時候,她卻自由在外。

“來,讓我好好看看你,我還沒好好把你看夠。”李燃道。

李燃發覺丁浣溪頰上有淚,他替她拭去淚水。

“浣溪,我要你看著我。”李燃又道。

丁浣溪把眼睛擡起來。

兩人四目相投,李燃輕喚道:“小丁!小浣!小溪!”

他當年在“浣溪居”也是這樣喚過她的名字。

第一次這樣喚她時,。他對她道:“我真的很疼愛你的,我心中對你很愛憐的時候,就會小丁小浣小溪一起叫,希望小丁小浣小溪全屬於我一個人,可以嗎?”

那仿佛是好多年前的往事了,此刻又像發生在昨日。在看眼前風霜滿臉的李燃,想起昔年那靜若處子,動若脫兔的少年,丁浣溪忍不住又流下淚來。

李燃吻她的眼睛,吻去她的淚,吻她的唇,再用他的唇愛撫她的頸,他解開她的衣襟……

丁浣溪想用十七年積累下來的深情回應李燃,只是當她想起她和唐香扇在一起生活了十年……她死也不願意讓李燃知道這個事實,她永遠也不要讓李燃知道她已經不是他當年的女孩,她已經從女孩變成女人了。

“浣溪,為什麽你的臉這麽燙,是不是發燒?”李燃摸摸她的額頭,關切的問,“是不是生病了?”他又握握她的手,“怎麽手那麽冷?”

“我不舒服。”丁浣溪輕輕推開他,道,“燭光快滅了,我不喜歡這里,在這里我會想到以前床上那個紙紮新郎,我害怕,我們下山去好嗎?”

“好的,我們現在就下山。”李燃爽然道。

他每次都順著她的意的。

李燃提議下山去十七年前天未亮時他們投宿的那家客棧。

“浣溪,讓我抱你下山,可以嗎?”

“我現在懂得施展輕功啦。”她說。

“我希望像十七年前抱你下山那樣,再抱你下一次山。”李燃說。

他忽然想起什麽,又道:“以後你可要跳舞給我看,你以前一直不肯讓我看你跳舞。”

他們在天溕溕的時分抵達客棧。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