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1)

從此有二伯的鼻子常常塞著小塞,後來又說腰痛,後來又說腿痛。他走過院心不象從前那麽挺直,有時身子向一邊歪著,有時用手拉住自己的腰帶……大白狗跟著他前後的跳著的時候,他躲閃著它:

“去吧……去吧!”他把手梢縮在袖子里面,用袖口向後掃擺著。

但,他開始詛罵更小的東西,比方一塊磚頭打在他的腳上,他就坐下來,用手按在那磚頭,好象他疑心那磚頭會自己走到他腳上來的一樣。若當鳥雀們飛著時,有什麽臟汙的東西落在他的袖子或是什麽地方,他就一面抖掉它,一面對著那已經飛過去的小東西講著話:

“這東西……啊哈!會找地方,往袖子上掉……你也是個瞎眼睛,掉,就往那個穿綢穿緞的身上掉!往我這掉也是白……窮跑腿子……”

他擦凈了袖子,又向他頭頂上那塊天空看了一會,才從新走路。

板墻下的蟋蟀沒有了,有二伯也好象不再跳板墻了。早晨廚子挑水的時候,他就跟著水桶通過板門去,而後向著井沿走,就坐在井沿旁的空著的碾盤上。差不多每天我拿了鑰匙放小朋友們進來時,他總是在碾盤上招呼著:

“花子……等一等你二伯……”我看他象鴨子在走路似的。“你二伯真是不行了……眼看著……眼看著孩子們往這而來,可是你二伯就追不上……”

他一進了板門,又坐在門邊的木樽上。他的一只腳穿著襪子,另一只的腳趾捆了一段麻繩,他把麻繩抖開,在小布片下面,那腫脹的腳趾上還腐了一小塊。好象茄子似的腳趾,他又把它包紮起來。

“今年的運氣十分不好……小毛病緊著添……”他取下來咬在嘴上的麻繩。

以後當我放小朋友進來的時候,不是有二伯招呼著我,而是我招呼著他。因為關了門,他再走到門口,給他開門的人也還是我。

在碾盤上不但坐著,他後來就常常睡覺,他睡得就象完全沒有了感覺似的,有一個花鴨子伸著脖頸啄著他的腳心,可是他沒有醒,他還是把腳伸在原來的地方。碾盤在太陽下閃著光,他象是睡在圓鏡子上邊。

我們這些孩子們拋著石子和飛著沙土,我們從板門沖出來,跑到井沿上去,因為井沿上有更多的石子,我把我的衣袋裝滿了它們,我就蹲在碾盤後和他們作戰,石子在碾盤上“叭”,“叭”,好象還冒著一道煙。

有二伯閉著眼睛忽然抓了他的煙袋:

“王八蛋,干什麽……還敢來……還敢上……”

他打著他的左邊和右邊,等我們都集攏來看他的時候,他才坐起來。

“……媽的……做了一個夢……那條道上的狗真多……

連小狗崽也上來啦……讓我幾煙袋鍋子就全數打了回去……”他揉一揉手骨節,嘴角上流下笑來:“媽的……真是那麽個滋味……做夢狗咬啦呢……醒啦還有點疼……”

明明是我們打來的石子,他說是小狗崽,我們都為這事吃驚而得意。跑開了,好象散開的雞群,吵叫著,展著翅膀。

他打著呵欠:“呵……呵呵……”在我們背後象小驢子似的叫著。

我們回頭看他,他和要吞食什麽一樣,向著太陽張著嘴。

那下著毛毛雨的早晨,有二伯就坐到碾盤上去了。楊安擔著水桶從板門來來往往的走了好幾回……楊安鎖著板門的時候,他就說:

“有二爺子這幾天可真變樣……那神氣,我看幾天就得進廟啦……”

我從板縫往西邊看看,看不清是有二伯,好象小草堆似的,在雨里邊澆著。

“有二伯……吃飯啦!”我試著喊了一聲。

回答我的,只是我自己的回響:“嗚嗚”的在我的背後傳來。

“有二伯,吃飯啦!”這次把嘴唇對準了板縫。

可是回答我的又是“嗚嗚”。

下雨的天氣永遠和夜晚一樣,到處好象空瓶子似的,隨時被吹著隨時發著響。

“不用理他……”母親在開窗子:“他是找死……你爸爸這幾天就想收拾他呢……”

我知道這“收拾”是什麽意思:打孩子們叫“打”,打大人就叫“收拾”。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