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1)

最後再談談我近年來一直生活於其中的兩個城市吧。

其中一個是澳門。

我從2007年開始,在澳門科技大學任兼職教授,每個學期去七周,從2010年開始,擔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副院長,也就是開始改任全職教授,除了回南京大學上課,其它時間基本上就完全呆在澳門了。也因此,對於澳門的關註就逐漸多了起來,2012年,還完成了一個450頁的關於澳門的策劃項目《策劃澳門——澳門文化產業發展戰略研究》。。

關於澳門,人們一般的看法是“賭城”。有兩個很典型的故事,很能夠說明問題。一個是,有一位我請來上課的著名教授,我一再推薦他去大學對面的威尼斯人去看看,他都不去,後來我在對面的新濠請他吃飯,飯後我跟他說,你去威尼斯人看看嘛,礙於我的面子,他就順便過去看了來看,可是後來我一問,他卻只去了一層。我問他為什麽不上去看看,他說,都是賭場,看一層就行了。於是我立即拉著他去了威尼斯人,而且去了二層,結果是他大吃一驚,原來二層是幾百家時尚商店。後來,他幾乎天天都過去散步過去轉轉,非常喜歡。我必須要說,這個故事絕對不是個別的,在我請來的著名教授中,在第一次來澳門的人中,一半以上都犯過類似的錯誤。還有一次,我到青海去做報告,遇到青海的一個算是比較高級的部門領導,他在飯桌上很神秘地問我,澳門賭場是不是很恐怖?我心裏想,沒什麽恐怖啊,於是,他接著說,聽說在澳門賭錢,黑社會就把在門口,贏了錢的人都不準出去。顯然,這是誤傳,因為情況根本不是這樣。

遺憾的是,在很多人的心目中,澳門就等於賭場,而且是警匪片中的那種無比恐怖的賭場。動不動就是槍戰,動不動就是哪個人的手被砍了,哪個人被殺了,賭場好象就是這樣的窮兇極惡。我記得2010年我去拉斯維加斯,真的大吃一驚,一個個外國人坐在那裏,賭得特優雅,很有紳士風度,我突然發現,原來竟然可以這樣賭博!現在我們到澳門旅行也是一樣,你如果先被一個賭城的故事框架框住了,而且你又不去還原它,那真實的文本你就看不到了。

因此,很多人到澳門旅行,都覺得沒有什麽可看的。太小了,半天就轉完了。其實,這都是因為對於澳門的誤解造成的。澳門之未澳門,最好看的,是它的文化遺跡。將近五百年,中西文化在這裏交融,沒有經過戰亂,也沒有經過動亂,更沒有經過野蠻拆遷。而且,這樣的中西文化交融至今還在進行,因此我經常說,有呼吸的文化遺產,有氧文化,這樣的澳門,在全世界還真的只是獨一份。所以,你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澳門,你就會覺得澳門真是非常神奇。

季羨林在《澳門文化的三棱鏡》中說道:“在中國五千多年的歷史上,文化交流有過幾次高潮,最後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次是西方文化的傳入,這一次傳入的起點在時間上是明末清初,在地域上就是澳門。”

澳門有過史詩般厚重的歷史。一場華美的魔術需要形形色色的道具,澳門從來就不缺少這些。這裏有著太多太多讓人驚嘆的基因,數百年來繁衍生長出一個萬花筒一樣的澳門。從構成一座城市最基本的街道,到深藏在城市背後的隱秘的民俗民風,澳門實在太“富裕”了。富裕到只需要換一個角度,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精彩。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旅遊局顧問夏文迪說過:“澳門很小,用一兩天時間就可以走遍整個澳門。盡管澳門是一個小地方,但是裏面包容的內容卻非常多,你需要花時間去慢慢品味這個地方,你才知道它有多好,當你開始慢慢懂得如何去欣賞這個地方,你就越希望去探索,越希望了解它的更多文化。”所以,對於澳門,我們可以這樣簡單地說,是“小城市,大文化”。

例如,人們都說澳門的賭場是最多的,其實,這並不正確,因為澳門的教堂就象賭場一樣的多。在澳門,很多商店門口都放著一個土地財神,而且,澳門人自己恰恰是不去賭博的,我寫過一篇短文,其中就說,澳門應該被看作“天堂口”。因為澳門距離地獄最近,可是,最為神奇的竟然是,澳門也距離天堂最近。這,應該就是澳門的神奇。

而且,澳門以嶺南文化、媽祖文化、葡萄牙文化、中國文化等多元文化為其文化特征,形成了多元兼收並蓄的文化體系。澳門兼有歐洲地中海式的景觀和中國南方城市的景觀。媽閣廟、蓮峰廟、普濟禪院等典型的中國建築體現著中國傳統文化在澳門的延續和發展;大三巴牌坊、聖明我堂、聖珊澤宮、南灣宮、陸軍俱樂部、峰景酒店及20世紀初建成的白宮、永樂邨、 崗頂花邨等則帶有鮮明的歐洲古典主義和新古典主義色彩。還有更多中西合璧的建築風格體現於隨處可見的敎堂、廟宇、堡壘、亭閣、房屋、店鋪、花園、墓地、廣場等,名勝古跡與人文景觀渾然一體,構成獨特的文化魅力,也為其文化旅遊和消費提供了良好的文化基礎。

簡單地說,澳門是全國幸福感指數最高的城市之一,同時也是人們快樂的體驗健康生活的首善之區。在內地,是讓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在澳門,卻是讓一部分人先快樂起來。

然而,如果你事先戴了一個模式化的眼鏡看這個城市,那你最後就什麽都看不到。


再來談談南京。

我是19990年到南京大學的,迄今為止,我也還是一個南京市民。在我看來,南京是一個很美麗的城市,而且是一個比較適合居住的城市,而且,尤其這個城市很有文化。有一個故事,很能夠說明這一點。《儒林外史》是一部寫南京知識分子的小說,其中寫道:安徽天長有一個中學教師,大概類似我們今天說的“民辦教師”。 

他經常聽說古都南京、南京名勝、六朝煙雨氣、南京六朝文化,就說,我要親自到南京去看看。結果他到南京之後,果然很受感動。他說,最觸動他的是,當他在茶館休息的時候,在窗外看到,有兩個挑大糞的工人,一邊挑著一挑大糞急匆匆地工作,一邊說,咱們快點挑完最後一挑糞,然後到雨花台去看落日。這個中學教師當時就特受觸動,說南京真是不簡單,連南京的清潔工身上都有六朝煙雨氣。

可是,到南京旅行,要真正讀懂南京,也還真是很不容易。例如,人們都說,南京是一座“感傷”的城市。我記得,有一次在全國評選,南京就被稱為:感傷。因此,在旅行者的心目中,南京在歷史從來都是“亡朝”、“亡都”,也就成為固定的印象。但是為什麽會如此呢?人們往往語焉不詳。一般而言,都是從風水的角度去加以解釋。其結果,就是影響了對於南京的了解,也導致了旅行中的對於南京的誤讀。

對於南京在歷史上的“亡朝”、“亡都”角色,我們必須放在中國歷史整個的一盤棋裏來看,只有這樣,才會看到南京的歷史地位。為什麽南京在歷史上會是“亡朝”、“亡都”?我們知道,中國的歷史最早的時候是在兩河流域,長江黃河是最早的根源。孔子是黃河流域的代表,老子是長江流域的代表,看看孔子的足跡,基本上是沿著大禹的足跡在周遊列國,對孔子來說,他認識的中國,其實就兩個, 一個是西邊的秦,一個是西邊的楚,他所發現的新中國也就兩個,對秦,他很欣賞,對楚國,他看不懂,原因就在於他當時不知道長江的力量,當時他還不知道長江是一個新崛起的力量。那麽,當時的誰更有歷史眼光呢,老子,是老子更有歷史眼光。隨便舉個例子,春秋的時候,有150個國家存在,可是只有70個國家進入了春秋的記載,很有意思的是,楚國卻進入了143次,而燕國只進入了一次。所以,在春秋戰國的時候,只有黃河中遊到長江中遊是春秋戰國的生命線,顯然,孔子是從黃河望過來,老子則是從長江望過去,所以,當時的老子實際上更偉大。

然而,為什麽我會說老子更偉大呢?看一看中國歷史的變化,我們就知道,歷史是在逐漸地從黃河走向長江。但是,那只是在中國分東西對立的時候。後來,中國卻逐漸轉向了南北,在這個時候,中國最聰明的人叫司馬遷。就是這個司馬遷,在兩漢的時候就提出來,說中國的生命線應該是在從秦嶺到黃河,他把這條線叫做“龍門—碣石”線,無疑,在漢朝的時候,他的見識堪稱偉大。回想一下,在秦朝的時候,秦始皇是一路向東,他其實是想到東海去尋找長生不老藥的,結果,整個的秦王朝十幾年就滅亡了,因為它在戰略上完全錯誤了。在漢朝的時候,漢武帝一路向西,主要是去打西邊的匈奴,最後是把匈奴打跑了,結果是匈奴跑到了西伯利亞,一直往西跑,直到把古希臘也搗毀了為止。當然,漢武帝一路向西,應該說在當時是有它的歷史必然性的,但是也沒有歷史遠見。真正有遠見的,是跟漢武帝同時的司馬遷,他說,實際上中國的敵人不在東邊,也不在西邊,而在中國的東北和西北,司馬遷說,中國的生命線就在這兒。他說,只有逐漸地向北方擴展,不是東西擴展,而要南北擴展,逐漸地以南方為根據地,向北方拓展,才是中國發展的最大趨勢。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