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河·米羅山營地:二戰馬來亞戰場華人抗日的真實歷史記錄(10)

第三章·林謀盛和136部隊(中)


        張德爵是後來去的,他回憶了受訓的情形:

  在加爾各答的市郊外一座相當大的別墅裏,四周圍有高墻,內有許多房屋和草場花園水池等。我們七個人是住在草場水池邊的一座大房子裏,這是英國遠征軍參謀集訓所在地。第一次上課的教員是一個英籍軍官,年近七十,頭發全白,身體非常結實,只穿一條短褲,手拿教鞭和教學手冊。所有的課目都在開快車學習,每天早上六點半起至晚上九點均有課目,因為出發的時間很快會到來。不過周六十二點下課後即可領薪金散課。有的同學乘車到市區看電影、看市容,不亦樂乎。課目內容有:日軍兵種武器裝備性能、反作戰時特有技能之認識、軍用地圖識別、森林中辨別路徑、敵後通訊保密技能、收集敵情和敵後宣傳、敵我方武器及爆炸物的使用等等。開始受訓時,就每人發給一支左輪手槍。除了練習射擊開槍外,並要摸熟槍的性能,以及拆洗抹油等工作。每種槍都要有使用保養的觀念,不能在使用時卡子彈,喪失先機。有一位英國教官是講爆破的,他的食指缺少一小截。據他說是在上課時講課的需要,將雷管接在引火線上。為了要達到課目震駭效果,他手拿著雷管就點著了引火線。火花漸漸燒向雷管,即將引爆雷管。他當時講得太入神,而錯估了燃燒速度,等到驚覺想要丟出去時,雷管已在丟出去的一瞬間爆炸了!結果,食指被炸掉一小截。這是活生生的故事,教員現身說法,證明執行爆破工作,絕對要謹慎,不能掉以輕心。

  怡保出生的華僑青年譚顯炎的戰後報告則顯得很文藝腔:

  常年籠罩在酷熱天氣氣候裏的印度,一座海拔數千米的高山上,突然多了一批陌生華人之後,山下附近的居民,不斷地可以聽到繁密的槍炮和爆炸聲。不管白天和黑夜,隨時可看到濃密的黑煙,天空滾起了融融火光已成了有趣的點綴,不再引人驚訝。神秘的火光過去了數月,我們也完成了一種特殊的技術訓練。經過縝密的思慮,我們擬就了工作計劃,開始追逐富有刺激性的生活。離開山區出發的一天,晴朗的天空忽然下起了劇烈的暴風雨,正象征著前途充滿了不測的驚險,給予我們所期待的一種預示。我們興奮地憧憬著,在重慶奉命來印度受訓時已了解了此次使命的重大和艱險,我們是在和盟國合作的嚴肅情形下出國的,我們有自信和把握,毫不猶豫地欣然應命。我們早抱了光榮犧牲的決心,憑著既往軍校給我們的訓示,我們的生命是時刻聯系著“成功成仁”四個字。我們堅決地保證“不辱使命”。


 林謀盛被任命為中方的最高首長,具體的職務名稱是馬來亞工作區區長。他已把一起從新加坡逃亡出來的莊惠泉調動過來,作為副區長,一同來執行這個不同尋常的任務。這個時候距離他逃離新加坡的時間已有一年多,留在新加坡的妻子和子女一點消息也沒有,因此在執行這個潛回馬來亞的任務時他是有特別的心情的,恨不能馬上能回到那裏去。林謀盛本是個文弱的書生, 年輕的時候在香港讀書時,有一次遇見一個陌生的印度人,那個印度人攔著他要看他手相,說他的命運裏會遇到一次戰爭,而且戰爭會讓他成為一個他自己心目中的人。那個時候他覺得印度人在胡說八道,可現在事情差不多真的發生了,只是他還不明白自己心目中想成為的人到底是什麽樣的。由於他和重慶方面的熟稔關系,到目前為止任務進行得還不錯,英國方面也比較滿意。

  如何找到一種合適的交通工具把即將完成訓練課程的特工人員送到馬來亞半島,成了一個讓林謀盛和英國方面的行動組長戴維斯頭痛的問題。那個時候英國已經失去了在南太平洋海域所有的機場,而當時他們又沒有遠程運輸機能從印度直接送他們空降到馬來亞,唯一的辦法就是乘坐潛水艇從馬來亞半島的西海岸登陸。可是那個時候英國軍隊的幾艘潛艇都在大西洋一帶對付德國人,目前唯一在印度洋海域活動的是一艘荷蘭海軍潛艇HN024號。這艘潛艇排水量為一千噸,1939年下水的,目前在這個海域的主要任務是攔截日本海軍的艦只。林謀盛和戴維斯聯合向136部隊的總部提出乘坐潛艇登陸方案,總部讓他們等待,因為要和荷蘭海軍進行協調,需要時間。另外一個問題是通訊電臺。林謀盛曾帶著梁元明一起到新德裏英軍無線電訓練中心,了解英軍準備提供給136部隊帶到馬來亞敵後使用的電臺設備,可供選擇的電臺都有好幾百公斤,十分笨重。而且這些電臺是要靠汽油發電機來供應電力,在敵後使用時要把發電機放進土洞,才能降低響聲。當時在印度的英國軍隊只有軍團級才配備遠程無線電臺,體積很大,要有專用的車輛載運。至於諜報特工人員使用的便攜式先進通訊電臺則還無法搞到。林謀盛一方面向英軍遠東司令部要求調撥小型高性能無線電臺,一方面和梁元明在本地到處尋找能夠攜帶和使用的電臺設備。林謀盛關於電臺的憂慮後來證明並不是多余的。笨重的電臺讓他們吃了很大的虧,所有的犧牲和努力差一點全部泡了湯。

  經過兩個月的強化訓練,從幾十名的學員中挑選出第一批的突擊隊成員,組成了兩個先遣突擊隊:突擊1號和2號。突擊1號由戴維斯(Davis)領隊,隊員:吳在新(亞吳)、梁元明(李俊)、李漢光(李清)、龍朝英(亞英)。突擊2號:領隊勃羅姆,隊員:陳崇智(亞林)、余天送(石夫)、譚顯炎(亞譚)。括弧裏面的名字是他們到馬來亞後將使用的任務化名。突擊隊的兩個英國領隊都是從馬來亞撤出的。戴維斯原在馬來亞警界服務,曾被英國政府派往廣州學習廣東話,後擔任過怡保警察局高級警官,對馬來亞森林有特別經驗;勃羅姆年輕時在劍橋大學學希臘文和拉丁文,原來是殖民政府負責華僑政務事務的文官,期間被派往香港學習中國事務,能講流利的廣東話,還能閱讀中文,只是身體不很強壯。


 編組完成後,在突擊1號2號隊員要下山出發前夕,訓練營舉行歡送出征晚宴,教官和領隊都是盛裝來參加。林謀盛全程參加山上的訓練,此時亦將跟隨突擊隊員下山。歡送會上開始時,大家都興高采烈地為首批出征隊伍打氣鼓勵,希望到馬來亞沖破封鎖,開創局面。突擊隊員中除了梁元明是上海人之外,其余隊員均為新加坡馬來亞華僑,在他們心中是回到出生地去工作,所以是信心十足,情緒高亢,互相舉杯暢飲。有人酒後失態,將盤子不小心碰落到地上,響起瓷器破碎的清脆聲。在酒意已高者的耳裏,盤子破裂的聲音恰似歡送的鞭炮聲!然而對於梁元明來說,即將前往的馬來亞是一個陌生而神秘的地方,前程茫茫然,一切都要在黑暗中摸索。

  翌日突擊1號和突擊2號兩個隊伍同時下山,往南部去到錫蘭島北部的亭可馬裏(Trincomalee)軍港區訓練劃橡膠小舟。小舟可坐兩人,一前一後兩人劃水,中段可放行囊。此小舟可以從潛水艇上放在海上,供隊員們在近海處自己劃舟登陸。在軍港區內訓練橡膠小舟時,梁元明曾看到一架日本飛機在軍港上空盤旋飛行,高度有幾千公尺。地上高射炮要在飛機飛到海岸的上空,才發射幾發炮彈。日本飛機應是偵察機,所以僅在高空翺翔,這邊陸上亦沒有英軍飛機升空驅逐敵機的行動。日軍這年在印度東部緬甸邊境集結兵力,似乎有入侵印度之勢。但中國遠征軍已和英美結成同盟,出征印度東部整補,協助保衛。日本空軍曾空襲印度,造成很大的傷亡。

  突擊隊出征之前還到過新德裏,進行最後的置裝準備。梁元明到一座商業大樓裏去見一位女主管,她把一個中國裁縫師傅找來給他量身定做了幾套“唐裝”,供他到了馬來亞化裝成平民之用。梁元明在新德裏和穿便衣的英國翻譯軍官到處辦事,他穿的是訓練時的軍便服,看起來很是紮眼。兩天後林謀盛讓翻譯軍官引導,給他買了一套上好的西裝,還配上襯衫、領帶、手表、鋼筆、皮鞋。梁元明穿戴完畢,覺得自己很像是上海灘的小開。

  梁元明和英國翻譯軍官在新德裏把事務辦妥後,次日清晨到軍用機場,乘軍機向科隆坡飛去,傍晚抵達後乘軍車到市區餐廳與領隊勃羅姆會合同進晚餐,英軍翻譯官餐後將梁元明交給勃羅姆,互相道別。勃羅姆與梁元明則趕往火車站搭乘火車到亭可馬裏軍港去。他們訂的是雙人臥鋪房,上下兩張床,平時上鋪可折靠在壁上,不致碰到坐在下鋪的客人。梁元明的臥鋪車廂與別的車廂是隔開的,列車雖掛有餐車,但不方便走過去用餐。中途停車時梁元明下車經過月臺跑到餐車上去訂烤雞一只,等到了下一站時,才由侍者從餐車用盤子托著烤雞,經過月臺送到他的車廂裏來。午餐和晚餐,餐車上供應的都是烤雞,讓人失去胃口。上頭有嚴格規定,在軍營之外都要低調行動,避免引人註意,被日本間諜知道。所以梁元明也就沒有再到其他車廂去找別的食物。

Views: 3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