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十日》故事 10 の 二

婚後,她對丈夫十分順從,無限殷勤,使他自認為是天下最幸運、是有艷福的男子。至於她對待她丈夫的下屬,也是敦厚仁慈。使得人人都是心悅誠服地愛戴她,尊重她,祝她福澤無邊,榮顯一世。以前人家總是說,圭蒂耶里娶了這樣一個女人,真是失策,現在這些人卻都異口同聲地稱他是個極其賢達、極其精明的人,因為除了他以外,天下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夠透過她的破爛衣服,看得出這個農家女子身上隱藏著這樣崇高的美德。簡而言之,沒有多少時候,她的美名就傳遍了遠近。不僅是她丈夫所轄的領域里的人民,就是外方人士,也都個個稱贊她賢慧。凡是在當初他丈夫娶她時非難過他的人,都一反本來的說法,說他娶這個妻子真是娶得太好了。

她嫁給了圭蒂耶里不久,就懷了孕,到時候生下一個女兒,圭蒂耶里歡喜不已。可是未過幾時,他忽發奇想,要叫她多受些折磨,經歷一些忍無可忍的事情,以便試試她有沒有耐心。他先是裝出一臉煩惱的神氣,用語言激她,說是他的下屬都因為她出身微賤,對她十二分的不滿,尤其是看到她生養孩子,更加不滿得厲害。他說,自從她生下了這個小女兒,他們都口出怨言,竊竊私議。他妻子聽了他這番話,面不改色,也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憤激的神氣,只是說道:

“我的主人,您要怎樣對待我就怎樣對待我吧。只要能顧全您的尊榮,能叫您快慰,我就心滿意足。請您顧到您的臣僚要緊,我比起他們來,實在無足輕重。再說,多蒙您擡舉,使我備受尊榮,我也實在不配。”

圭蒂耶里聽了她的答話,非常高興,因為他從這番話里知道她妻子雖然備受他和他下屬們的尊崇,卻並沒有因此而滋長驕傲之心。

又過了些時候,他先籠統地跟他的妻子說,他的下屬們容不了她生下的這個小女兒;接著就派了一個侍從,如此這般地吩咐了他一番,叫他到侯爵夫人那兒去照著吩咐行事。那人去到夫人那里,滿面優傷地說道:

“夫人,侯爵命我前來,我若不遵令辦事,勢必性命難保。他命令我把您的親生女兒帶去……”

那人話說到這里,就停住了。

夫人聽了這話,再看看這人的臉色,不由得想起了她丈夫前些時候跟她說的話,便料想侯爵派這人來,是要他把她的親生女兒取去處死。她心里雖是悲痛萬分,可仍然面不改色,馬上把那女孩從搖籃里抱起來,吻了吻她,又為她祝福了一番,就將她交給這個侍從抱著,說道:

“你把她抱去;主人吩咐你怎麽辦,你就得照辦,不要有絲毫差錯。只是不要讓這孩兒的屍骨被鳥獸吃掉,除非是主人吩咐你這樣,那當然不能違背。”

那個侍從抱走了女孩,又把夫人所說的話回復侯爵。侯爵見妻子這般堅貞不渝,不由得心里納罕。他隨即打發這個待從,把這女兒送到波倫亞一個女親戚那里去,央求她悉心把這女孩撫育成人,怎麽也不要泄漏她是誰家的女兒。後來侯爵夫人又懷了孕,到時候生下一個男孩,她丈夫自然欣喜異常。但是,他覺得給妻子的考驗還嫌不夠,決計再更狠心地刺探一下她的心思。有一天,他又裝出滿臉的憂愁,對她說道:

“妻啊,自從你生下了這個男孩,我的臣民們簡直吵得我六神不安。他們怨聲載道,說是我死之後,就要由賈紐柯羅的外孫繼承爵位,做他們的主人了,照這樣看來,我如果不想被他們攆下位來,就不得不象上次那樣再來一次;而且弄到臨了,我還是非得休了你,另娶妻子不可。”

他妻子耐心地聽完了他的話,只是回答道:

“我的主人,您覺得怎麽樣稱您的心意,您就怎麽做吧,不必顧念我。凡是使您高興的事情,我決不會不樂意的。”

過不了幾天,圭蒂耶里果然跟著當年對待女兒的辦法,派人把自己的親生兒子從妻子那里抱了來,又故意揚言要把他處死,暗地里卻把他送到波倫亞去養育。夫人一如當初舍棄女孩時那樣面不改色,毫無怨言。圭蒂耶里不禁暗暗稱奇,心里想,天下再沒有第二個女人能夠這般依從,要不是他親眼看見她百般疼愛兒女,他一定要以為她不把兒女放在心上呢;其實她所以能做到這般地步,並非另有緣故,完全是為了順從他的心意。他的下屬們都以為他當真把他自己的親生兒女處死了,都嚴厲地譴責他,說他是個沒有人性的人,又極其同情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每逢女眷們為了她的兒女遭到殺害,而來慰問她時,她只是說,既是兒女們的生身之父這樣決定,她當然不會有別的想法。

自從那女孩兒出世,匆匆已過了好多年,圭蒂耶里認為應該是給他妻子的耐心以最大考驗的時候了。他當即對他的臣民宣布,他現在再也不能容忍格麗雪達做他的妻子,當初娶她實在是出於年輕無知,一時糊塗,所以他現在很想去請求羅馬教皇施恩於他,讓他休了這妻,另娶新人。許多正人君子都責備他不該如此,他卻只推說,這實在是迫不得已,非如此不可。

他妻子聽到這樣說,心里盤算著,這一回她勢必要回到娘家去,象當年那樣牧羊,同時眼看著新人來把她衷心敬愛的丈夫占了去,想到這里,心痛如割。可是,既然命運一再地叫她受折磨,她也只得認命,象前兩次一樣,面不改色,逆來順受。

不久,圭蒂耶里就假造了一些羅馬教皇奇來的信,拿給他的下屬們看,叫他們相信教皇當真批準了他休掉格麗雪達,另娶新人。接著,他就派人把格麗雪達召來,當著眾人的面跟她說:

“妻子,我獲得了羅馬教皇的允許,可以另娶夫人,把你休了。我的世代祖先都是公侯權貴,而你的祖先都是些莊稼人,所以我再也不能讓你做我的妻子。你可以回到你父親賈紐柯羅家里去,把你帶來的妝奩都帶了去。我要另娶妻子,而且已經找到了一位配得上我的小姐。”


他妻子聽到他這樣說,好容易才克制住了娘兒們柔弱的天性,沒有哭出來。她回答道:

“我的主人,我早就知道我出身微賤,高攀不上。我有幸侍候了您這麽些年,這都是您和天主賜給我的恩典。我從來不敢以侯爵夫人自居,更不敢認為自己有這個福份,只覺得欠下了你的深情。既是您想把您賜給我的這份恩情要回去,我也樂意把它奉還。這就是您當初娶我時給我的戒指,現在請您把它收回吧。您吩咐我把我帶來的妝奩拿回去,說到這點,您既用不著為我花錢搬運,我也不消馬馱箱裝,因為我並沒有忘了我是一個赤裸裸的光身人嫁給您的。如果您認為我這個曾為您生育過一男一女的肉體袒露在眾人面前並不有傷大雅,我一定願意赤裸棵地走。可是我只懇求您一件事:我是帶著處女的貞操到這里來的,如今再也帶不回去,就請您看這一點情份,允許我走的時候能夠超出我本份的妝奩,多一套貼肉的內衣吧。”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