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淡景》石黑一雄(10)

「我想她們一點惡意也沒有。她們看起來很關心的樣子。」

「妳人真太好了,悅子。不過妳不必來寬慰我,我從來不把那些人怎麼想放在心上,現在更不在意了。」

我們停下來,我四面張望一下,又抬頭看了一眼公寓的窗子。「她到底會跑到哪裡去呢?」

「妳要知道,悅子,我並不覺得丟人,我也不會瞞妳什麼事。就連對那些說長道短的女人,我也沒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妳想我們該去河邊找找看嗎?」

「河邊?哦,我找過了。」

「河那邊呢?也許她跑到河對面去了。」

「我想不會,悅子。要是我猜得不錯,她現在應該已經回去了。說不定正在得意害得大人虛驚一場。」

「哦。那我們先回去看看。」

我們走到廢地邊緣時,太陽已經在河那邊落下去了。柳樹的影子被落日餘暉映在河堤上。

「妳真的不必跟我回去了,」她說。「我很快就會找到她的。」

「不要緊,我陪妳一起找。」

「那也好,一起來吧!」

我們走向小屋。我穿著木屐,在高低不平的路上很不好走。

「妳出去多久?」我問。幸子在我前面兩步,她沒有回答,我以為她沒聽見,又問了一聲。「妳出去多久?」

「哦。不太久。」

「多久?半個鐘頭?還是久一點?」

「大概三、四個鐘頭。」

「哦。」

我們穿過爛泥地,盡量小心躲過泥坑。我們走進小屋時,我說:「也許我們該去河那邊找找的,以防萬一。」

「樹林子裡?我女兒不會到那邊去的。我們先進屋看看,悅子,妳不必那麼緊張。」她又笑了!可是我似乎覺得她的聲音有些顫抖。

小屋沒有電,完全在黑暗中。我在門口等著。幸子走上榻榻米,她喚著女兒,拉開後面兩間小房間的拉門。我站在那裡,聽她在黑暗中走動。不久她回到門口。

「也許妳說的不錯,」她說:「我們該到對岸找找看。」

河邊蚊蟲很多,我們沉默的朝著下游的小木橋走去。橋的另一邊,就是幸子先前提到的樹林子。

在橋上,幸子突然轉向我,急促的說:「我們最後去了酒吧間。本來是要去看電影的,加利古柏演的,可是隊伍太長,城裡很擠,很多人醉醺醺的。我們最後去了酒吧。他們給了我們單獨一間房間。」

「噢。」

「我猜妳是不去酒吧的,悅子。」

「嗯,我不去。」

那是我頭一次到河對岸去。地上的土很軟,幾乎有些爛。也許只是我的想像,我覺得心底有一股令人不安的涼意,彷彿是一種預兆,使我的腳步加快,急急朝前面黑暗的樹林走去。

幸子抓住我的手臂,我停住腳步。隨著她的眼光,我看見河邊不遠的地方,像有一捆東西在近河邊的草地上。昏暗中僅隱約可辨那捆東西比地的顏色略深一點。我直覺地想走過去,可是幸子仍然靜靜地站著,盯著那捆東西。

「什麼東西?」我呆頭呆腦地問。

「真理子。」她靜靜地說,轉向我,眼中有一種奇怪的神色。

第三章


我的記憶可能隨時間而模糊了,也許事實並非完全如我現在記得的樣子。可是我非楚的記得我們站在漸深的黑暗中,望著河邊那一團東西時,那種像被奇異的魔咒鎮住的感覺。

過了一下我像從魔咒中脫身出來,開始向那邊跑去。我們跑近時,我看見真理子側身蜷成一團,膝蓋彎著,背對著我們。幸子比我先到,懷孕的身子使我跑得比較慢。我趕到時,她站在真理子身邊。真理子的眼睛睜著。起初,我以為她死了。然後,我看見她的眼珠兩眼空洞的瞪著我們。

幸子跪下,捧起真理子的頭,真理子依然瞪著我們。

「真理子桑,你不要緊吧?」我喘著氣說。

她沒回應,幸子也沉默著。她把真理子輕輕翻過來檢查,像是翻動一個易碎的娃娃。我看見幸子衣袖上染著血,是從真理子身上流下來的。(冷步梅譯 待續)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