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10章 耗子(5)

但他對她很寬容,她怎麽練都隨便。黃小玫還是抓緊一切機會和他說話, 對他笑。有時她老遠叫著“老師”追上來,滿嘴話急著要講,到了跟前,又只是喘著粗氣冷場,讓教員跟著她局促地受罪。有一兩回,教員問她可是有什麽事。她一楞,突然明白這樣的師生交往得有個名目,有個話題。她說老師,我媽媽來信了。教員心想,這下苦了,她媽媽來信也要跟我報告了。她又說老師,我告訴了媽媽,我們來了個新教員,對我可關心了。教員加快腳步,給她弄得又慚愧又窘迫又煩惱。他匆匆往天橋上走,步子身姿都在說他多麽想擺脫這場談話。黃小玫跟著他,緊趕慢趕,把她母親的感激話說了一遍又一遍。走到天橋頂上,教員說謝謝謝謝,代我問你媽媽好。黃小玫聽不出他話里的句號,還是緊緊跟著。文工團有兩個院子,院墻上跨的天橋是兩邊往來的主要交通。教員在終於甩掉黃小玫時心里有所觸動。他最初給她的那點重視真經用,以後的冷落、忽略都消耗不完它。到了第三年,新兵熬成了老兵,老老兵們就不再對他們說,哎,誰誰誰,你去鍋爐房順便幫我打點洗腳水。

又來了一批新兵,對蕭穗子他們這批兵說,我們正好去鍋爐房,要不要順便帶點洗腳水?老老兵們更瀟灑,下連隊演出都懶得和蕭穗子他們爭角色,行軍時也懶得霸占好鋪位,霸占僅有的臉盆夜里當尿盆。一切都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了。不變的就是黃小玫。女兵們對她早就失去了探索的興趣。都知道她在熄燈一小時之後開始繁忙。從夜里十一點到十二點,她有許多事務要處理:讀信,看相片,數錢,吃東西。但人們不知道她有一塊不大走動的老式女表,是她母親送她的參軍禮物,她也總是在這時分拿出來戴一戴。好了,來看看這時的黃小玫。她戴著手表,插著耳機,吃著宵夜,手腳的準頭極好,從來不會碰出響動。

有時她會忽然摘下半導體耳機,聽誰在夢里說了句什麽。有一次誰說“集合了集合了!”她搭上去說:“在哪兒集合?”那女兵在夢里一楞,被另一個世界來的聲音嚇住了,好一陣才說:“自由散漫。”黃小玫給這個在夢里做指揮員的女兵逗壞了,嘎嘎地笑起來。女兵又楞了,然後也嘎嘎直笑。那是一種很陌生的笑,讓黃小玫毛骨悚然。黃小玫覺得講夢話的人和平素都有些兩樣。這個區別使她夜里這段生活更加多采。也有人會半夢半醒地突然發脾氣,大聲說又吃又吃,真討厭,是人還是耗子偶然有誰白天記起夜里的事來,指著她問:“你有什麽事非要半夜偷偷摸摸干”她只是不一般見識地笑笑。她夜里享的福她們怎麽能想象。黑暗中她的世界一下子那麽遼闊,她秘密的自由使干成化石的油炸饅頭吃起來美味無比。黃小玫半靠在墻上,一個袖珍手電照著母親最近來的信。

信很簡單,說她托人給黃小玫帶了東西。她微仰起下巴,躺得舒舒坦坦。假如誰此刻醒來,一定不會相信這是同一個黃小玫,渾身自在,伸展得像在海灘上日光浴。窗子外面的梧桐樹給月光照出花斑,投在墻上。她一動不動地看著梧桐葉子的圖案,專注得連一只老鼠從她帳頂上跑過都毫無察覺。老鼠是這個女兵宿舍的熟客,多次咬穿她們的口袋,獵取半塊餅干或幾粒瓜子。偶然的,也獵到過巧克力。第二天女兵們被布滿參差齒痕的巧克力嚇哭了,誰也沒料到一只老鼠能把東西糟蹋得如此猙獰。最初的驚恐過去,誰開了口,說好可惜,其實剜掉老鼠啃的地方還可以吃。誰又說,對呀,拿刀好好剜一剜,給小黃吃。她們一本正經地請客了,把那塊不堪入目的黑玩藝擱在黃小玫桌上。在黃小玫不聲不響用紙捏起它,把它扔到門外垃圾筒里時,大家快活死了,說喲小黃,你還嫌耗子呢?

已經是淩晨兩點,黃小玫還沒有瞌睡。她的失眠全是因為那個從上海捎東西的人要到達了。母親終於也像所有女兵的母親一樣,以捎東西來證實母愛。捎來的巧克力會證實,她是個把女兒當寶貝的母親。她會馬上把她難得的財富分給同屋的女兵們。她們會一擁而上,分享她短暫的闊氣。第二天中午黃小玫沿著走廊走來,腳步彈性十足,見誰都指著手里的網兜說:“請客嘍,我媽給我帶吃的來嘍!”午睡剛起床,人人照例鬧著點“下床氣”,拖著折叠椅去排練廳政治學習,黃小玫一吆喝把她們吆喝精神了。女兵們這時都忘了平時對她的嫌棄,對她一貫的欺辱,立刻熱熱鬧鬧地和她重新建交。她們跟著她進屋,看她拆開網兜里包的一層層《人民日報》,聽著外面集合哨在催命,都嘻嘻哈哈地說快點快點。黃小玫紅紅的一張團臉,由於失眠前額上出了兩顆青春痘,圓溜溜的已經成熟。大家催得太急,她心狠手辣地撕扯起來,終於從無數層報紙里拿出兩個老舊飯盒。

打開一個,里面是滿滿一飯盒“蕭山蘿卜干”,第二個飯盒上面纏了膠布,撕開來一看,又是一盒蘿卜干。誰風涼地笑起來,說這回夠小黃吃到復員了。黃小玫犯了錯誤似的,眼睛也不擡了,說:“我媽媽知道我最愛吃這個。”她把飯盒朝大家讓著,“吃吃吃,每人多抓點!”誰說走嘍走嘍,學習嘍。現在政治學習比蘿卜干味道好了。那盒纏膠布的飯盒里有張小字條,打開讀了才知道母親意思。她囑咐女兒一定要把這一飯盒蘿卜干送給那位教員。黃小玫沒有照辦。她有一點意識到,假如照辦了會比較荒誕。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