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0)

我爬著梯子,上了廂房的房頂,聽著街上是有打架的,上去看一看。房頂上的風很大,我打著顫子下來了。有二伯還赤著臂膀站在檐下。那件濕的衣裳在繩子上拍拍的被風吹著。

點燈的時候,我進屋去加了件衣裳,很例外我看到有二伯單獨的坐在飯桌的屋子里喝酒,並且更奇怪的是楊廚子給他盛著湯。

“我各自盛吧!你去歇歇吧……”有二伯和楊安爭奪著湯盆里的勺子。

我走去看看,酒壺旁邊的小碟子里還有兩片肉。

有二伯穿著楊安的小黑馬褂,腰帶幾乎是束到胸脯上去。他從來不穿這樣小的衣裳,我看他不象個有二伯,象誰呢?也說不出來?他嘴在嚼著東西,鼻子上的小塞還會動著。

本來只有父親晚上回來的時候,才單獨的坐在洋燈下吃飯。在有二伯,就很新奇,所以我站著看了一會。

楊安象個彎腰的瘦甲蟲,他跑到客室的門口去……

“快看看……”他歪著脖子:“都說他不吃羊肉……不吃羊肉……肚子太小,怕是脹破了……三大碗羊湯喝完啦……完啦……哈哈哈……”他小聲的笑著;做著手勢,放下了門簾。

又一次,完全不是羊肉湯……而是牛肉湯……可是當有二伯拿起了勺子,楊安就說:

“羊肉湯……”

他就把勺子放下了,用筷子夾著盤子里的炒茄子,楊安又告訴他:

“羊肝炒茄子。”

他把筷子去洗了洗,他自己到碗櫥去拿出了一碟醬鹹菜,他還沒有拿到桌子上,楊安又說:

“羊……”他說不下去了。

“羊什麽呢……”有二伯看著他:

“羊……羊……唔……是鹹菜呀……嗯!鹹菜里邊說干凈也不干凈……”

“怎麽不干凈?”

“用切羊肉的刀切的鹹菜。”

“我說楊安,你可不能這樣……”有二伯離著桌子很遠,就把碟子摔了上去,桌面過於光滑,小碟在上面呱呱的跑著,撞在另一個盤子上才停住。

“你楊安……可不用欺生……姓姜的家里沒有你……你和我也是一樣,是個外棵秧!年輕人好好學……怪模怪樣的……將來還要有個後成……”

“欸呀呀!後成!就算絕後一輩子吧……不吃羊腸……麻花鋪子炸面魚,假腥氣……不吃羊腸,可吃羊肉……別裝扮著啦……”楊安的脖子因為生氣直了一點。

“兔羔子……你他媽……陽氣什麽?”有二伯站起來向前走去。

“有二爺,不要動那樣大的氣……氣大傷身不養家……我說,咱爺倆都是跑腿子……說個笑話……開個心……”廚子傻傻的笑著,“那里有羊腸呢……說著玩……你看你就不得了啦……”

好象站在公園里的石人似的,有二伯站在地心。

“……別的我不生氣……鬧笑話,也不怕鬧……可是我就忌諱這手……這不是好鬧笑話的……前年我不知道吃過一回……後來知道啦,病啦半個多月……後來這脖上生了一塊瘡算是好啦……吃一回羊肉倒不算什麽……就是心里頭放不下,就好象背了自己的良心……背良心的事不做……做了那後悔是受不住的,有二不吃羊肉也就是為的這個……”喝了一口冷水之後他還是抽煙。

別人一個一個的開始離開了桌子……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