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十日》故事 10 の 一

薩盧佐侯爵的下屬再三懇求他安置家室。他憑自己的心意,娶農家姑娘為妻,生下一子一女。為了試驗妻子的賢德,在她面前佯稱已把這一對兒女處死,後來又佯稱要遺棄她,另娶新人,把她攆回微賤的娘家;一面又把寄養在他鄉的成年女兒接回來,聲稱這就是他要娶的新人。他妻子始終百依百順,侯爵這才把她接回來,讓她和已長大成人的親生兒女見面。此後侯爵對她恩情彌篤,愛寵有加,尊她為侯爵夫人。

國王講完了那篇長長的故事,看見大家聽得津律有味。第奧紐笑嘻嘻地說道:“那個好人兒,他那天晚上要降服小鬼,不許它尾巴翹翹,並沒有因為你那樣贊美托勒羅,而給予兩文錢的稱許。”說完這話,他知道這會兒只剩下他自己一個人沒有說故事了,便接下去說:

賢淑的小姐們,今天諸位所講的故事,都是說的帝王和蘇丹的事,所以,我為了不要離這個範圍太遠,也講一個侯爵的故事。我這里講的不是他的豐功偉績,而是他的一件極端愚蠢的行為。他做出這種愚行,雖然最後還是獲得美滿的結局,可是其中的情節,實在太悲慘了,所以我決不勸任何人去學他的榜樣。

好久以前,薩盧佐地方有個侯爵名叫圭蒂耶里,是個年輕後生,還沒有妻子兒女,所以成天無所事事,只愛打獵放鷹,把那安置家室和生男育女的事情都丟在腦後了。他在這方面實在算得上通達的了。可是他的下屬都不滿意他這一點,幾次三番請求他娶親,免得他身後無嗣,也免得臣民們日後無主。他們都要為他物色一位出身高貴的賢慧小姐,叫他稱心滿意,和諧終老。他當即回答道:

“諸位,你們勸我做的這件事,我本來打定主意,怎麽也不肯做的。天下最難的事情,莫過於物色一位情投意合的妻子,而女人中間於脾氣性格和你恰恰相反的人,又到處皆是,一旦和一個不合心意的女人做了夫妻,只落得一輩子活受罪。你們說,憑著父母的舉止作風,處世為人,就看得出他們的女兒是否賢慧,你們竟主張這樣來為我物色妻子,真是太傻了。我真不懂得,你們有什麽辦法弄清這些姑娘的父親的底細,且不談怎樣去了解她們母親的隱私,縱使能把這些方面都查得一清二楚,又哪里能夠斷定做女兒的必定象父母?可是話說回來,既是你們喜歡讓我有家室之累,我也樂意如你們的願。可是我的妻子得由我自己去選擇,將來萬一事情弄得不妙,我怎麽也怪不到旁人身上,只能怨我自己選錯了人。有一件事我必須事先和你們說明白:不論我選了怎麽一個女人做我的妻子,你們都得尊她為夫人,敬她為女主人;否則你們那時別後悔,這樣逼著我違背了自己的意誌,娶一個妻子,不管我心里多麽不樂意!”

善良忠誠的下屬們都回答道,他們很滿意他這一番話,只要他肯娶妻子就是了。

且說附近村子里有個窮人家的姑娘,她的神態風韻早就叫圭蒂耶里侯爵看中了。侯爵認為她非常美麗,覺得和她結為夫妻,一定會終身愉快美滿。他不再另去物色,決心要娶她。他當即把她父親請來,表明心意。那父親本是個窮人,立即答應了把女兒許配於他。辦妥這件事之後,他又召集了所有的朋友來,對他們說道:

“朋友們,你們一直都巴不得我成親,我現在已經聽了你們的話,準備這麽做,這多半是為了讓你們高興,而不是我自己存心要結婚。你們總該記得你們自己的諾言,那就是說,無論我要娶怎麽樣的女人做我的妻子,你們都得尊她為夫人,敬她為女主人。現在時候到了:我要對你們履行我的諾言,你們也少不了要說話作準。我已經找到了一個稱我心意的少女,打算在最近幾天里面,就把她接過來成親,所以你們就得去盤算一下:怎樣去預備豐盛的喜筵,以怎樣隆重的儀式去接待她,好使我相信你們能夠說到做到,叫我稱心滿意,你們以後也會看到,我對你們保守信用。”

這些善良的下屬都歡喜不盡,回說他們高興極了。又說,不管新娘是個怎麽樣的人,他們都要尊她為夫人,敬她為女主人,對她的尊崇,務必處處和她的身分相稱。事後,他們立即著手籌辦體面豪華的婚禮,圭蒂耶里也親自參與其事。他要舉辦隆重熱鬧的喜筵,把所有的高朋貴戚和附近一帶的顯要人物,統統請到。他又另外覓得一位少女,和他要娶來的那位小姐身材大致相仿,跟著她的身材剪裁了許多高貴鮮艷的衣裝,又預備了多少戒指、環帶和一頂富麗堂皇的冠冕,凡是新娘的佩戴裝飾,他無不件件辦到。

轉眼佳期來到,那天晨禱鐘還沒敲,圭蒂耶里以及前來向他道喜的人們都上了馬。各事安排定妥之後,他便說:“諸位,現在應該去迎接新娘了。”

說著,他便和大家一同向那個村莊出發。他來到那少女的家門前,只見她從外面提著一桶水,正急急忙忙趕回家來,為的她聽說圭蒂耶里侯爵的新娘要打這兒經過,所以她要趕快把事情料理妥當,好跟別的女伴們一塊兒去看看。侯爵一看見她,立即喊了她的名字“格麗雪達”,問她的父親在哪里。她頓時羞紅了臉,說道:“侯爵,他在家里。”

於是圭蒂耶里下了馬,叫大家在門外等他,他獨自一人走進那窮人家里,找到了那少女的父親賈紐柯羅,跟他說道:“我這會到這兒來,為的是要娶格麗雪達為妻。可是我先要當著您的面,問她幾樣事情。”

接著,他便問她:如果他娶她為妻,她是否願意盡心盡意討他歡喜;無論他說什麽,做什麽,她是否都能毫不介意,她是否樣樣事情都能順從他的心意,此外又問了許許多多諸如此類的事情。他每問一樁,她都答應一聲“是”。

於是圭蒂耶里拉住他的手,把她領出宅子,帶到他的賓客和眾人面前,叫她把上下衣服都脫光了,然後吩咐手下人把他預備好了的新裝拿來,讓她穿戴齊全,又把冠冕戴到她的亂蓬蓬的頭上。大家看到這番情景,都非常納罕。他就當眾說道:

“諸君,我要娶的就是這位姑娘,只要她肯嫁給我,我就要和她成親。”

說著,他便轉身對著那個姑娘,只見她站在那里羞羞答答,意亂心慌。他問道:

“格麗雪達,你願意我做你的丈夫嗎?”

她應聲回道:“大爺,願意。”

他說:“那麽我也願意你做我的妻子。”

他就這樣當眾和她行了婚禮,把她扶上一匹小馬,迎回府邸。那種前呼後擁的場面,好不榮耀。回到府邸,又大擺喜筵,真是豪華熱鬧,即使娶了一位法國公主,也不過如此了。這位嬌妻一換了新裝,立即顯得氣度不凡。我們前面早就說過,她的身段和面貌都長得很美,現在打扮之後,益發出落得嬌媚可人,雍容大方,看來不象是賈紐柯羅的女兒,不象是一個牧羊姑娘,而儼然是一位出身高貴的千金小姐。凡是以前認識她的人,見了都覺得驚奇。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