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紅·《家族以外的人》(1)

我蹲在樹上,漸漸有點害怕,太陽也落下去了;樹葉的聲響也唰唰的了;墻外街道上走著的行人也都和影子似的黑叢叢的;院里房屋的門窗變成黑洞了,並且野貓在我旁邊的墻頭上跑著叫著。

我從樹上溜下來,雖然後門是開著的,但我不敢進去,我要看看母親睡了還是沒有睡?還沒經過她的窗口,我就聽到了席子的聲音:

“小死鬼……你還敢回來!”

我折回去,就順著廂房的墻根又溜走了。

在院心空場上的草叢里邊站了一些時候,連自己也沒有注意到我是折碎了一些草葉咬在嘴里。白天那些所熟識的蟲子,也都停止了鳴叫,在夜里叫的是另外一些蟲子,他們的聲音沈靜,清脆而悠長。那埋著我的高草,和我的頭頂一平,它們平滑,它們在我的耳邊唱著那麽微細的小歌,使我不能相信倒是聽到還是沒有聽到。

“去吧……去……跳跳攢攢的……誰喜歡你……”

有二伯回來了,那喊狗的聲音一直繼續到廂房的那面。

我聽到有二伯那拍響著的失掉了後跟的鞋子的聲音,又聽到廂房門扇的響聲。

“媽睡了沒睡呢?”我推著草葉,走出了草叢。

有二伯住著的廂房,紙窗好象閃著火光似的明亮。我推開門,就站在門口。

“還沒睡?”

我說:“沒睡。”

他在竈口燒著火,火叉的尖端插著玉米。

“你還沒有吃飯?”我問他。

“吃什……麽……飯?誰給留飯!”

我說:“我也沒吃呢!”

“不吃,怎麽不吃?你是家里人哪……”他的脖子比平日喝過酒之後更紅,並且那脈管和那正在燒著的小樹枝差不多。

“去吧……睡睡……覺去吧!”好象不是對我說似的。

“我也沒吃飯呢!”我看著已經開始發黃的玉米。

“不吃飯,干什麽來的……”

“我媽打我……”

“打你!為什麽打你?”

孩子的心上所感到的溫暖是和大人不同的,我要哭了,我看著他嘴角上流下來的笑痕。只有他才是偏著我這方面的人,他比媽媽還好。立刻我後悔起來,我覺得我的手在他身旁抓起一些柴草來,抓得很緊,並且許多時候沒有把手松開,我的眼睛不敢再看到他的臉上去,只看到他腰帶的地方和那腳邊的火堆。我想說:

“二伯……再下雨時我不說你‘下雨冒泡,王八戴草帽’啦……”

“你媽打你……我看該打……”

“怎麽……”我說:“你看……她不讓我吃飯!”

“不讓你吃飯……你這孩子也太好去啦……”

“你看,我在樹上蹲著,她拿火叉子往下叉我……你看……把胳臂都給叉破皮啦……”我把手里的柴草放下,一只手卷著袖子給他看。

“叉破皮……為啥叉的呢……還有個緣由沒有呢?”

“因為拿了饅頭。”

“還說呢……有出息!我沒見過七八歲的姑娘還偷東西……還從家里偷東西往外邊送!”他把玉米從叉子上拔下來了。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