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接近九點時,男人經過日本橋派出所旁。走出派出所察看四下的巡查,剛好目擊男人步履蹣跚的背影。

當時巡查心想,怎會這麽早就喝得爛醉如泥?由於只瞧見背影,不是很確定年紀,但依髮型推測,應該是中年人。中等身材,穿著得體,遠遠也看得出那身深褐西裝應該是高檔貨。巡查略一思索,判斷沒必要特地叫住對方。

男人搖搖晃晃地走近橋頭。那是建於明治四十四年(一九一一),目前已列為國家指定重要文化財產的日本橋(編註:見下圖)。男人邁步過橋,似乎是打算前往三越一帶。

巡查將視線從男人身上移開,繼續環顧周遭。這個時間,行人比白天少了些,但複雜交錯的道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絲毫不見減少。即使經濟如此不景氣,不,正因不景氣,人們不得不辛勤工作,所以入夜後,仍可見許多卡車或商用車穿梭在路上。與景氣好時相比,只差在車上載的大多不是高價貨品,訂量也跟著縮水罷了。而此處,便是揮汗營生的生意人奔向日本各地的起點。

一群十多人的團體擡頭望著上方的高速公路,邊走過日本橋,似乎是中國的觀光客。不難想像他們之間會出現怎樣的對話。恐怕是忍不住疑惑,為何要在這麽美麗的橋上方蓋如此殺風景的東西吧。若聽導遊解釋,這是當年為舉辦東京奧運,必須在交通用地取得不易的市內架設高速公路所致【註:一九六四年東京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前,於日本橋上方興建首都高速公路,遮蔽了橋上空的景觀。】,來自遼闊國土的人們不知會作何感想。

巡查的目光再度移向橋的另一端,瞥見方才那名男人的身影,不禁一頓。兩尊背對背的麒麟青銅像,雄踞在日本橋步道中央一帶的裝飾燈柱上,而男人正倚著燈柱的臺座。

遠望一會兒,巡查發現男人好像沒打算離開,一動也不動。

真是夠了,才幾點就睡倒在那種地方是想怎樣……

巡查咂個嘴,鑽過高速公路下方般大步前進。

橋上行人來來去去,卻沒半個人停步關切,大概以為男人不是遊民就是醉漢。路邊有人或睡或癱,在東京是再尋常不過的光景。

巡查走近男人身旁。真要說起來,兩尊俯視底下的麒麟其實較像西方的龍,而男人蜷縮的姿勢仿佛在向麒麟像祈禱。

“先生,不要緊吧?”巡查搭上男人的肩,但男人毫無反應。“睡著了嗎?先生,醒醒啊。”他搖晃男人的手稍微加了點勁。

不料,男人倏地癱軟,巡查連忙攙住他,一面暗暗嘀咕:“這傢伙搞甚麽,未免醉得太厲害。”同時,巡查察覺男人不太對勁。他身上沒酒味,所以不是喝醉,該不會是突然發病?不,不對──

巡查發現男人胸口插著不明物體,白襯衫染上一大塊紅黑色。

出事了,得趕緊聯絡署里!慌張之際,巡查竟找不著身上平日用慣的無線電配備。(待續)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