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m am Beutel,krank am Herzen,

Schleppt ich meine langen Tage.

Armut ist die groesste Plage,

Reichtum ist das hoechste Gut.”

不曉在什麽時候什麽地方看見過的這幾句詩,輕輕的在口頭唸著,我兩腳合了微吟的拍子,又慢慢的在一條城外的大道上走了。

袋裏無錢,心頭多恨。

這樣無聊的日子,教我挨到何時始盡。

啊啊,貧苦是最大的災星,

富裕是最上的幸運。

詩的意思,大約不外乎此,實際上人生的一切,我想也盡於此了。“不過令人愁悶的貧苦,何以與我這樣的有緣?使人生快樂的富裕,何以總與我絕對的不來接近?”我眼睛呆呆的註視著前面空處,兩腳一步一步踏上前去,一面口中雖在微吟,一面於無意中又在作這些牢騷的想頭。

是日斜的午後,殘冬的日影,大約不久也將收斂光輝了,城外一帶的空氣,仿佛要凝結攏來的樣子。視野中散在那裏的灰色的城墻,冰凍的河道,沙土的空地荒田,和幾叢枯曲的疏樹,都披了淡薄的斜陽,在那裏伴人的孤獨。一直前面大約在半裏多路前的幾個行人,因為他們和我中間距離太遠了,在我腦裏竟不發生什麽影響。我覺得他們的幾個肉體,和散在道旁的幾家泥屋及左面遠立著的教會堂,都是一類的東西,散漫零亂,中間沒有半點聯絡,也沒有半點生氣,當然更沒有一些兒的情感了。

“唉嘿,我也不知在這裏幹什麽?”

微吟倦了,我不知不覺便輕輕的長嘆了一聲。慢慢的走去,腦裏的思想,只往昏黑的方面進行;我的頭愈俯愈下了。

──實在我的衰退之期,來得太早了。──像這樣一個人在郊外獨步的時候,若我的身子忽而能同一堆春雪遇著熱湯似的消化得幹幹凈凈,豈不很好麽?──回想起來,又覺得我過去二十余年的生涯是很長的樣子,──我什麽事情沒有做過?──兒子也生了,女人也有了,書也念了,考也考過好幾次了,哭也哭過,笑也笑過,嫖賭吃著,心裏發怒,受人欺辱,種種事情,種種行為,我都經驗過了,我還有什麽事情沒有做過?──等一等,讓我再想一想看,究竟有沒有什麽沒有經驗過的事情了,──自家死還沒有死過;啊,還有還有,我高聲罵人的事情還不曾有過,譬如氣得不得了的時候,放大了喉嚨,把敵人大罵一場的事情。就是復仇復了的時候的快感,我還沒有感得過。──啊啊!還有還有,監牢還不曾坐過,──唉,但是假使這些事情,都被我經驗過了,會有什麽?結果還不是一個空麽?──嘿嘿,嗯嗯。──到了這裏,我的思想的連續又斷了。

袋裏無錢,心頭多恨。

這樣無聊的日子,教我挨到何時始盡。

啊啊,貧苦是最大的災星,

富裕是最上的幸運。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