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魔鬼的顫 @ 大年夜(上)

朱召鈞曾經是上海一個教堂的執事。解放後,上海教會的主教,副主教和一批神職人員都被當作異己份子抓起來,鎮壓的鎮壓,判刑的判刑。作為極少數沒有受牽連的神職人員, 朱召鈞繼續留守,侍奉上帝,終於被政府派進去的一個同事告發,判了十二年徒刑。他說他們先送他去了安徽的一個勞改農場,然後調到這裏。我問他是不是還有每天禱告的習慣,他沒有直接回答我,卻反問,“你是不是認為禱告非要有一種表面的形式,就像你拉小提琴似的?”

回到組裏已經夜深人靜,同組犯人們都睡了。只有吳德棟含著湯匙的嘴還不時發出含糊不清的夢囈。由於長期嘴裏塞了東西睡覺,有時候一片小竹片,更多的時候是一把小湯匙,以免說夢話說漏了嘴,他現在連平時說話都難以聽懂。我輕輕地把小提琴放進琴箱。剛想攀登上床,卻聽到鄰床發出一陣吱啞聲。轉過頭去,在頭頂上方懸著的一盞25W的燈泡的照明下,我發現對面墻上有兩只手的陰影在抓來抓去,像玩皮影戲似的互相較勁。看了足足兩分鐘才弄明白這兩只手不是在玩遊戲,而是在玩真的。我憋住呼吸,藏在床架背後,繼續觀察它們。終於分辨出其中的一只是“老警”的手,而另一只屬於銅匠潘火根。老警的手執意要伸進銅匠枕在腦袋下面的旅行袋,而銅匠的手則拼命護住旅行袋已經被拉開一截的口子,不讓老警的手指擠著往裏伸。奇怪極了,雙方都將被子嚴嚴實實地蒙住頭,仿佛覺得不好意思面對面把事情挑明,盡管很明顯,雙方手裏都下了死力。終於,銅匠做出讓步,讓“老警”的手在他自己手的控制下伸進他腦袋下面拉開的旅行袋裏去。可是入侵者的貪婪程度大大出乎他的預料,雖然有他自己的手把關,外來手從包裏拉出一大塊蒸糕,使旅行袋明顯癟了下去。估計沒有總數的一半也有三分之一。得到了這樣的戰利品,“老警”的手迅速縮進了他蒙住頭的被窩。銅匠的手只能抓住“老警”的被角,哀求似地輕輕拉著,希望以此來換回一些蒸糕。

就在這時候我從另一邊猛地一拉,把“老警”的被子掀到地上。他根本沒有料到這時候會有另一只手從床的另一邊掀他的被子。由於我出手極快,他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只見他朝我的方向蜷縮著,也就是背對銅匠的方向,滿嘴蒸糕,雙目緊閉,正在細嚼慢咽。

“你在做什麽?”我一聲大喊把他不緊不慢的吞咽徹底破壞,只見他雙目圓睜,一臉驚恐。由於嘴裏塞得太滿他說不出一個字,只發出一聲“嗚——”。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將嘴裏和喉嚨口的蒸糕咽下去,結果他眼珠上翻,臉色青紫。當這個極為痛苦的吞咽過程終於完成以後,他馬上上氣不接下氣輕聲對我說:“千萬別喊,我們仍然是朋友。”

我沒有喊,可是我雙手卡住他的脖子,猛一發力就把他從他的上鋪拉下了地。他雙手扳住我的手,一邊趁機用膝蓋頂我的小腹,竟給他掙脫開了。他獰笑著,不停地歪嘴磨著他的牙齒,想扮種種可怕的面相嚇退我。卻被我一記冷拳擊中下巴,仰面倒地。從地上爬起,他就向我撲來。他非常強壯,而且當警察的時候受過散打擒拿訓練。但是他的拳頭不但沒有使我退縮,反而更激發了我的鬥志,使我一拳比一拳更狠,打得更準。他抹了抹嘴角的血,問我敢不敢到外面水泥場上去,我說走。

許多犯人沖出來觀看我們打架。他們之中突然沖出兩個把我抱住,也許他們看清楚我的對手不是別人,正是未來的牢頭,覺得理應幫他。還沒有來得及呼叫,“老警”的一陣拳頭劈頭蓋臉打得我暈暈乎乎,甚至覺得眼前有金星黑星交替閃過。鼻子酸酸的,毫無疑問,在流血。除了“老警”獰笑的臉隨著他每一次重拳抽動一下我看不見任何東西。我意識到要是照這樣下去,我馬上就沒戲了。可是就在這時候,突然有人大叫:“放開他,再抱住他看我撕了你們這兩個婊子兒!” 原來是號稱大力士的金明,在他的後面是另一個強悍的犯人。“讓他們自己了斷,誰敢拉揍誰,”他說。

為了不至於倒下,我轉了幾圈,只覺得圍觀的人們在好奇地,像看小醜表演似地看著我,連“老警”都停下拳頭,伸長了脖子。沒想轉著轉著竟然又找回了感覺,一拳就將“老警”擊倒。我看著他爬起來,再次把他擊倒。人一興奮,拳頭就更有力,這是明顯能感覺到的。現在不管打在他的頸部,臉上,太陽穴,他的嘴裏都會發出打嗝似的聲音。本來可以就此停手,可是我沒忘剛才他的拳頭和獰笑。他要我五臟,我就取他的六肺,誰手軟誰就挨揍,想到這裏越打越來勁,直到他倒地五六次,呻吟著討饒為止。

“你偷了潘火根的蒸糕沒有?”我大聲喝問。

“他自己給我的,”他輕聲回答。

“我沒有,”人群中傳來一聲叫喊。正是銅匠本人。原來他早就混入看熱鬧的人群,好像這不關他的事似的。高顯根也在人群當中,他高聲宣布說已經在“老警”的床鋪上收集了足夠的證據,明天一早會將這些證據交給當班的張指導員。 “老警”仰面躺在水泥地上,雙手捂住臉。

他們把我帶到醫犯宋書孝那裏。醫犯二話沒說,拿起聽筒就在我的前胸後背煞有介事地聽了一會,不住地點頭,接著給了我兩包自制的草藥,說服了就見效。燈光下一看,發現這藥和他配給拉肚子犯人吃的藥完全一樣。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