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天城(1)

天城之高,實難想象。

它像一面旗幟,在高空中飄揚。旗幟中央有一位老人的面龐。其面龐皎潔如月,照亮天地與昏暗萬物,讓有幸睹見天城的旅人呼吸急促。在他身後,是一個由無限數目的六角形組成的圖書館。他從未走出館門,但隨手畫下的線條卻正好構成世界的肖像。他是先知(為此,神不得不刺瞎他們的雙目)。

先知能夠揭示未來,卻無力改變。他們最後無一不沈湎於往事與孤獨之中。

旅人在宇宙中悄無聲息,猶如蜉蝣,在歸墟,在極北荒原,在苔蘚,在銹蝕的鐵盒,在千萬年的時間荒涯。旅人所尋找的,是一本書,是老人留下的,記載著人類所有的往事,讀懂了,就可以到天城,不必再借助於夢。書頁沒有具體的形狀,在此刻是風,下一時刻化而為雨,緊接著又可能變成了一小片芭蕉葉。很難弄清它的材質,它們隨著四季更替,不斷變幻顏色與屬性,僅從光線變化中,已可感受到如同交響樂般的震撼。

書的封面上有六個凸起的楔形文字:“刺瞎你的眼睛”。

為了讓這本書更趨於人類所能理解的完美,老人曾試圖剔除人類史上所有令人不快的事件,把昨天改成這樣,把前天改成那樣。他絞盡腦汁,剪裁縫紉,但那些多出來的詞語並不肯服從他的意願自行湮沒,在他不註意的時候,一頭紮進他剛改妥的文本裏,使句子平滑或突凸,又或者幹脆讓一句話的意思顛倒。這讓他的修改前後矛盾。他忙碌不停,手中抓緊數十支筆,但他還是沒有辦法同時修改完全書。他臉上的皺紋像雨一樣淅淅瀝瀝。在這個絕望的時刻,他發現書並未因為其增刪多出一字,也未減少一字。他沈默下來,像一只背鰭發黑的大魚。然後,他在書的空白處寫下一段話:

商人要遷上山頂,請了工人搬行李。爬到山腰,工人停下歇息。商人大怒,無法叫他們繼續,也猜不透他們為何會停下。數小時後,工人再起程。最後領班解釋原因:工人說他們走得太快,把靈魂也丟掉了。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