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說了:“年頭不好,路上歹人就多。老黃,從今天起,你不用管門房的事,專門接送七少爺跑跑街吧。”

我聽了就撅起嘴來。這不等於說不准我逃學了嗎?明裏保我的鏢,暗裏就算把我監視起來了。上學也用得著他送?我有護兵呢,頂好的護兵。——我的護兵就是花子。

多聽話啊,只要我一打口哨,無論這矯健如羚羊的小狗溜得多麼遠,和多麼漂亮的同類在調情玩耍,都會立刻抹過頭來,挺起耳葉,用眼睛瞄準了哨子的來處。然後搖搖小尾巴,就一縱兩縱地跑到我面前,卷著紅紅的舌頭,喘著氣,用前爪搔地皮,嗅我的褲管,舐我的腳面,使出這畜生所有的諂媚來哄我。它一路上撒著尿,影子似的跟著我。哪個學伴兒要是一逗我,它就瞪起妒嫉的眼,齜開兩排白牙,向那孩子汪汪兩聲。有多威風啊!

不過我不敢跟爹爹擰。好家夥,誰惹得起他那鐵巴掌。可是,我先得給被派來的人點兒臉子瞧。

“七少爺,快點兒走吧!”於是我就用腳後跟擦起地皮,弄得跟在後面的花子也奇怪地打起滾兒來。“七少爺,別買那沒包紙的糖吧!”我就挑一根頂臟的糖棍兒舉了回來,說:都是老黃教我買的。

老黃挨一頓罵,我解恨了。但他不懂得該向誰訴委屈。

爹爹說我大了,不應該還跟媽媽身邊住正屋,叫我睡在西廂房,算作我的書房,老黃仍然睡在外院門房他那條土炕上。

天不亮他就爬了起來。一個人在大院子裏,冬天沙沙地掃雪,秋天嘩啦啦地掃樹葉子。躡著腳步,偶爾還混雜著一聲中年人的咳嗽。掃得差不多了,就伏在我窗棱上輕輕地說:“七少爺,該起來啦。”聽到這話的我,縱已由夢裏醒來,也會反而緊閉了眼睛,從溫暖的被窩裏,暗笑他在屋檐底下無可奈何地轉磨,至多也只能用唇咂一下,代替一聲公然的嘆息。

路上他求著我說:“七少爺,別這麼樣。您起不來,我怎麼交代老爺呀!”我忒兒的一聲笑了。誰讓他派你作這棘手的差使呢!

可是每天早晨,窗紙上那暗影總用極體貼的聲調叫著:“七少爺,起來吧!”

一散第末堂,校門洞擠著那堆接學生的下人裏,老黃總立在最前排,朝著由課室瀉出來的人群裏張望。一看見我,就揚起了胳膊,扯起大喉嚨喊“七少爺”。這麼一來,弄得我大排行七這回事成了滿校的笑柄了。碰到剛挨過老師的責罰時,我就硬扭著脖頸,裝沒聽見似地混到操場上拍皮球去了。待我出來後,他必像個老太婆似的摸摸我的紐絆扣得齊不齊,肩上有沒有土。更要緊的,是背上有沒有給誰個小鬼畫上王八。然後,才用扛老米的姿勢背起我的書包來。一手拉著我,隨後還向門房道一聲“早晚兒見”,走了。

花子這時自會脫出同學戲弄的包圍,躥到我的腳前報到的。

路上,我見到什麼就踢。如果一個白菜頭剛好躺在我的腳前,我就非把它一路用腳踢回家去不可。老黃說:“七少爺,那多糟蹋鞋呀!”於是我就踢起磚頭來。

磚頭要是踢到車輪底下,我會彎下腰去用腳鉤。要是踢出了路線,像拐彎抹角的地方,我便追過去向回踢。但要是踢著走道兒人的腳跟了,那人會蹬起眼來。老黃馬上得給那人深深作一個揖,陪著笑臉說:“是我,是我。您多包涵。”那人照例要惡狠狠地瞪他一眼,吐口唾沫,才頓著腳走開。

有一回他問我:“七少爺,您書包裏那些亮紙作什麼使的呀?”我告訴他是作手工的,疊成馬呀塔的。他哼了一聲。“這也值得花洋錢到學堂去學!”隨後問我:“七少爺,您會疊蝙蝠嗎?”蝙蝠?我不會。他說:“等空閑時我給您疊一只。”

第二天早晨,他果然拿了一個疊成有翅膀的東西給我看,說是用舊茶葉紙在煤油燈底下疊的,好不了。我一看,樣子雖然不大像蝙蝠,可是由高處側面撒下來時,會如鷂鷹那麼平穩地飛翔。

嘿,沒想到這粗人的粗手會有這麼一份本事!這叫我發生了興趣。“老黃,你家裏的小孩干麼玩兒呢?”

老黃用破氈帽沿底下那雙爬滿了紅絲的眼瞅著我發楞。

“七少爺,我是光棍兒。光棍兒!”

什麼叫光棍兒呢?他說:“就是沒娶老婆。”

可是,看見了他嘴巴上的胡髭硬挺挺的,我推了他一下,問:“你干麼不娶呢?”

他噗嗤笑了,象是用這笑掩蓋一個秘密。

“盼著吧,盼著七少爺娶一位天仙兒,我給您當聽差去。”他把話折到我身上來了。

“你自個兒干麼不娶呢?”我偏問。

“我?”那麼個奔四十的人會給這句話羞得低下頭去,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得他腦袋上那塊疤直發亮,左手揉著襟紐。

“七少爺,”他用鞋子蹬了蹬階石,“拿什麼養活人啊!”

後來他摘下帽子,蹲在臺階上,趁著頭顱上冒的那片熱霧,一點點兒地告訴我:他怎麼給我爹在衙門裏當衛兵,怎麼跟著他打過庫倫,怎麼還替我爹挨過一刺刀。

聽完這話,我想了想,這麼個英雄真值個媳婦兒。就一直奔到上房去,求媽給老黃找一個媳婦兒。

“找他也不肯要!”媽冷冷地說。“爹爹有差使的時候就想把一個丫頭給他,他一定不要。後來,索性一氣走了,走了一年多。”

“他干麼不要呢?”我撒嬌地問。

“他家裏有老娘。”媽說,“他小時人家看他的手心紋,說他:‘鐵蠶豆,大把抓,娶了媳婦兒不要媽。’所以他不敢娶媳婦。——瞧,他多孝順。你呢!”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