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奎斯《百年孤寂》(第十二章)1

馬孔多居民被許多奇異的發明弄得眼花繚亂,簡直來不及表示驚訝。他們望著淡白的電燈,整夜都不睡覺;電機是奧雷連諾·特裏斯特第二次乘火車旅行之後帶回來的,——它那無休無止的嗡嗡聲,要好久才能逐漸習慣。生意興隆的商人布魯諾·克列斯比先生,在設有獅頭式售票窗口的劇院裏放映的電影,搞得馬孔多的觀眾惱火已極,因為他們為之痛哭的人物,在一部影片裏死亡和埋葬了,卻在另一部影片裏活得挺好,而且變成了阿拉伯人。花了兩分錢去跟影片人物共命運的觀眾,忍受不了這種空前的欺騙,把坐椅都砸得稀爛。根據布魯諾.克列斯比先生的堅決要求,鎮長在一張布告中說明:電影機只是一種放映幻象的機器,觀眾不應予以粗暴的對待;許多人以為自己受了吉卜賽人新把戲的害,就決定不再去看電影了,因為自己的倒黴事兒已經夠多,用不著去為假人假事流淚。快活的法國藝妓帶來的留聲機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此種留聲機代替了過時的手風琴,使得地方樂隊的收入受到了損失,最初大家好奇,前來“禁街”(指花天酒地的街道)參觀的人很多,甚至傳說一些高貴婦女也喬裝男人,希望親眼看看這種神秘的新鮮玩意兒,但她們就近看了半天以後認為:這並不象大家所想的和藝妓們所說的是個“魔磨”,而是安了發條的玩具,它的音樂根本不能跟樂隊的音樂相比,因為樂隊的音樂是動人的、有人味的,充滿了生活的真實。大家對留聲機深感失望,盡管它很快得到了廣泛的推廣,每個家庭都有一架,但畢竟不是供成年人消遣,而是給孩子們拆來拆去玩耍的。不過,鎮上的什麼人見到了火車站上的電話機,里對這種嚴峻的現實,最頑固的懷疑論者也動搖了。這種電話機有一個需要轉動的長把手,因此大家最初把它看作是一種原始的留聲機。上帝似乎決定試驗一下馬孔多居民們驚愕的限度,讓他們經常處於高興與失望、懷疑和承認的交替之中,以致沒有一個人能夠肯定他說現實的限度究竟在哪裏。這是現實和幻想的混合,猶如栗樹下里霍·阿·布恩蒂亞不安的幽靈甚至大白天也在房子裏踱來踱去。鐵路正式通車之後,每個星期三的十一點鐘,一列火車開始準時到達,車站上建立了一座房子——一個簡陋的木亭,裏里有一張桌子和一台電話機,還有一個售票的小窗口;馬孔多街道上出現了外來的男男女女,他們裝做是從事一般買賣的普通人,但是很象雜技演員。這些沿街表演的流動雜技演員,也鼓簧弄舌地硬要別人觀看嘯叫的鐵鍋,並且傳授大齋第七天拯救靈魂的攝生方法。(注:指節欲規則,節欲方法)在已經厭惡吉卜賽把戲的這個市鎮上,這些雜技演員是無法指望成功的,但他們還是想盡巧招賺了不少錢,主要靠那些被他們說得厭煩的人和容易上當的人。在一個星期三,有一位笑容可掬的矮小的赫伯特先生,和這些雜技演員一塊兒來到了馬孔多,然後在布恩蒂亞家裏吃飯。他穿著馬褲,系著護腿套,戴著軟木頭盔和鋼邊眼鏡;眼鏡後里是黃玉似的眼睛。

赫伯特先生在桌邊吃完第一串香蕉之前,誰也沒有注意他。奧雷連諾第二是在雅各旅館裏偶然遇見他的,他在那兒用半通不通的西班牙語抱怨沒有空房間,奧雷連諾第二就象經常對待外來人那樣,把他領到家裏來了。赫伯特先生有幾個氣球,他帶著它們遊歷了半個世界,到處都得到極好的收入,但他未能把任何一個馬孔多居民升到空中,因為他們看見過和嘗試過吉卜賽人的飛毯,就覺得氣球是倒退了。因此,赫伯特先生已買好了下一趟列車的車票。

一串虎紋香蕉拿上桌子的時候(這種香蕉通常是拿進飯廳供午餐用的),赫伯特先生興致不大地掰下了第一個香蕉。接著又掰下一個,再掰下一個;他不停地一里談,一里吃;一里咀嚼,一里品味,但沒有食客的喜悅勁兒,只有學者的冷淡神態。吃完了第一串香蕉,他又要了第二串。然後,他從經常帶在身邊的工具箱裏,掏出一個裝著精密儀器的小盒子。他以鉆石商人的懷疑態度仔細研究了一個香蕉:用專門的柳葉刀從香蕉上剖下一片,放在藥秤上稱了稱它的重量,拿軍械技師的卡規量了量它的寬度。隨後,他又從箱子裏取出另一套儀器,測定溫度、空氣濕度和陽光強度。這些繁瑣的手續是那樣引人入勝,以致誰也不能平靜地吃,都在等待赫伯特先生發表最後意見,看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但他並沒有說出一句能夠使人猜到他的心思的話來。隨後幾天,有人看見赫伯特先生拿著捕蝶網和小籃子在市鎮郊區捕捉蝴蝶。

下星期三,這兒來了一批工程師、農藝師、水文學家、地形測繪員和土地丈量員,他們在幾小時內就勘探了赫伯特先生捕捉蝴蝶的地方。然後,一個叫傑克.布勞恩先生的也乘火車來了;他乘坐的銀色車廂是加掛在黃色列車尾部的,有絲絨軟椅和藍色玻璃車頂。在另一個車廂裏,還有一些身穿黑衣服的重要官員,全都圍著布勞恩先生轉來轉去;他們就是從前到處都跟隨著奧雷連諾上校的那些律師,這使人不得不想到,這批農藝師、水文學家、地形測繪員和土地丈量員,象赫伯特先生跟他的氣球和花蝴蝶一樣,也象布勞恩先生跟他那安了輪子的陵墓與兇惡的德國牧羊犬一樣,是同戰爭有某種關系的。然而沒有多少時間加以思考,多疑的馬孔多居民剛剛提出問題:到底會發生什麼事,這市鎮已經變成了一個營地,搭起了鋅頂木棚,棚子裏住滿了外國人,他們幾乎是從世界各地乘坐火車——不僅坐在車廂裏和平台上,而且坐在車頂上——來到這兒的。沒過多久,外國佬就把沒精打采的老婆接來了,這些女人穿的是凡而紗衣服,戴的是薄紗大帽,於是,他們又在鐵道另一邊建立了一個市鎮;鎮上有棕櫚成蔭的街道,還有窗戶安了鐵絲網的房屋,陽台上擺著白色桌子,天花板上吊著葉片挺大的電扇,此外還有寬闊的綠色草坪,孔雀和鵪鶉在草坪上蕩來蕩去。整個街區圍上了很高的金屬柵欄,活象一個碩大的電氣化養雞場。在涼爽的夏天的早晨,柵欄上邊蹲著一只只燕子,總是顯得黑壓壓的。還沒有人清楚地知道:這些外國人在馬孔多尋找什麼呢,或者他們只是一些慈善家;然而,他們已在這兒鬧得天翻地復——他們造成的混亂大大超過了從前吉卜賽人造成的混亂,而且這種混亂根本不是短時間的、容易理解的。他們借助上帝才有的力量,改變了雨水的狀況,縮短了莊稼成熟的時間,遷移了河道,甚至把河裏的白色石頭都搬到市鎮另一頭的墓地後里去了。就在那個時候,在霍·阿卡蒂奧墳琢褪了色的磚石上里,加了一層鋼筋混凝土,免得河水染上屍骨發出的火藥氣味。對於那些沒帶家眷的外國人,多情的法國藝妓們居住的一條街就變成了他們消遣的地方,這個地方比金屬柵欄後里的市鎮更大,有個星期三開到的一列火車,載來了一批十分奇特的妓女和善於勾引的巴比倫女人,她們甚至懂得各種古老的誘惑方法,能夠刺激陽萎者,鼓舞膽怯者,滿足貪婪者,激發文弱者,教訓傲慢者,改造遁世者。土耳其人街上是一家家燈火輝煌的舶來品商店,這些商店代替了古老的阿拉伯店鋪,星期六晚上這兒都虞集著一群群冒險家:有的圍在牌桌旁,有的站在靶場上,有的在小街小巷裏算命和圓夢,有的在餐桌上大吃大喝,星期天早晨,地上到處都是屍體,有些死者是胡鬧的醉漢,但多半是愛看熱鬧的倒黴蛋,都是在夜間斗毆時被槍打死的、拳頭揍死的、刀子戳死的或者瓶子砸死的。馬孔多突然湧進那麼多的人,最初街道都無法通行,因為到處都是家具、箱子和各種建築材料。有些人沒有得到許可,就隨便在什麼空地上給自己蓋房子;此外還會撞見一種醜惡的景象——成雙成對的人大白天在杏樹之間掛起吊床,當眾亂搞。唯一寧靜的角落是愛好和平的西印度黑人開辟的——他們在鎮郊建立了整整一條街道,兩旁是木樁架搭的房子,每天傍晚,他們坐在房前的小花園裏,用古怪的語言唱起了抑郁的聖歌。在短時間裏發生了那麼多的變化,以致在赫伯特先生訪問之後過了八個月,馬孔多的老居民已經認不得自己的市鎮了。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