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一個農夫的故事(1)

那個中年獵戶,把他為了一個未完故事,找尋雁鵝十六年的情形,前後原因說過後,旅館中主人就說:“美麗的常常是不實在的,天空中的虹同睡眠時的夢,都可為我們作證明。不管誰來說一句公平話,你們之中有相信雁鵝會變人的這種美麗故事嗎?你們說,這故事是有的,那就得了。”

除了其中一個似通非通的讀書人,以為獵人說的故事是在諷刺他以外,其余諸人都覺得這故事十分有味。但當主人把這個話問及眾人時,由於誰也不知道說謊,故誰也不敢說他曾經在某個地方,也同樣遇到過這種有人性的雁鵝同烏龜。

可是當中卻有個年青農人,身個兒長長的,肩膊寬寬的,臉龐黑黑的,帶著微笑站起身來說:“我並不見到過一只善變的鳥,可知道人類中有種善變的人。若這件事也可以為獵鳥人的故事作一個證明,我就把這故事說出來,請諸位公平裁判。”

許多人都希望把故事說出以後,再來評判是非,看看是不是用一個新的故事能代替那個獵人舊的故事。大家盼望他即刻把故事說出來,異口同聲請他快說,且默默的坐下來聽那故事。

農人於是說了下面一個故事:

某個地方,有姊弟二人,姊姊早寡,丈夫死後只留下一個兒子。為時不久,她也得了小病死去。死去之後,這孤兒便同他舅父兩人一同住下,打發每個日子。孤兒年紀到二十歲時,同他舅父兩人都在京城一個衙門里辦事。兩人正直誠實,得人敬愛。只因為那個國家階級制度過嚴,大凡身居上位,全是皇親國戚,至於寒微世族,則本人即或如何多才多藝,如何勤慎守職,可無擡頭升遷希望。那國家一時又還不會發生革命,因此兩人在衙門里服務多日,地位尚極卑微。那時本國恰巧發生饑荒,挨餓人日益增加。京城內外,無數平民皆無食物可得,死亡日有所聞,情形很可憐憫。那國家讀書人雖不少,卻同別的國家讀書人差不多,大都以為自己既已派定讀書教書,有關政治問題,諸事自有各級官吏負責,不能越俎代庖。至於官吏,一般總是忙於開會,當然不會注意這類事情。舅甥兩人見到這種情形,十分難受,知道國王大庫藏里,收了許多稀奇寶物,毫無用處,許多金錢銀錢,毫無用處,許多糧食,也毫無用處。兩人就暗地商量:“我們職務既那麽卑微,國家現狀又那麽保守,照這樣情形下去,想要出人一頭,再來拯救平民,不知何年何月,方可辦到。若等革命改變制度,更是緩不濟急。如今庫里寶物極多,別的有用東西更多,不如想辦法取點到手,取得以後,分給京城各處窮人,這樣作去,不算壞事。”

兩人都覺得這事不妨試作一下,對於窮人多少有些好處。

對於多數別人有益,自己即或犯罪受罰,並不礙事。兩人商量停當以後,就只等候機會來時,準備動手。

機會一來,兩人就在庫房外某處,挖一大洞,兩人爬將進去,取出不少實用東西。

天亮以後,管庫大臣發現了庫旁有一大洞,直通內里,細加察看,就知道晚上業已有人從這地洞搬去東西不少。到各處探聽,都說本城若干窮人住處,半夜深更,忽然有人從屋瓦上拋下不少布帛食物,錢財寶貝。那時只聽到有人在門外說話,十分輕微。“國王知道你們為人正直,生活艱難,派我來贈給你們一些東西。事出國王好意,不必懷疑,收下就是。”

開門一看,渺無一人。東西具在,當非做夢。一切東西既不知真實來源,故第二天天明以後,膽小怕事的人,以為橫財之來,不能隨意受用,就趕忙把夜來情形,稟告本街保甲,聽候裁奪。有些人自然信以為真,充滿對國王好心的感謝,就受用了。管庫大臣得到報告,趕忙把一切原委稟告國王。國王聽說,心中十分納悶,不明究竟。以為這無名盜賊,既盜國庫,又施平民,於法不可原諒,於理可難索解。當時就吩咐管庫大臣:“暫且不必聲張,走露風聲,且等數天,好好派人照料庫中,到時一定還有人來偷取東西,見他來時,把他捉來見我。小心捉賊,莫令逃脫,更應小心,莫加傷害。”

舅甥二人,其一以為國王還不知道這事,必是管庫官吏怕事,不敢稟聞,其一又以為國王當已知道這事,但知盜亦有道,故不追究。兩人猜想雖不一致,結論皆同;稍過一陣,風聲略平,便再冒險去庫中偷盜,必使京城每個正直平民,皆得到些好處,方見公平。

為時不久,又去偷盜,到洞口時,外甥就說:“舅父舅父,你年紀業已老邁,不大上勁。我看情形,也許里邊有了防備,你先進去,若為衛兵所捕,無法逃脫,不如我先進去。我身體伶便如猴子,強壯如獅子,事情發生時,容易對付。”

那舅父說:

“你先進去,那怎麽行?我既人老,應當先來犧牲,凡有危險,也應先試。”

“哪里有這種道理?若照人情,不管好壞,我應占先。”

“若照禮法,我是長輩,你無占先權利。”

但這種事既非禮法所獎勵,也非人情所許可,致甥舅兩人,到後便只好抽簽決定。結果輪到舅父先入,那外甥便說:“舅父舅父,我們所作事情,並非兒戲!若兩人被捉,一同牽去殺頭,各得同伴,還有意思。若不殺頭,一同充軍,路上也不寂寞。若一人被捉,一人逃亡,此後生活,未免無聊。

故照我意思,我要發誓,決不與舅父因患難分手。”

舅父說:“一切應看事情,斟酌輕重,再定方針。”

那舅父於是十分勇敢,探身進洞。剛一進洞,頭尚在外,就已為兩只冰冷的手,攔腰抱定,無從掙紮。且聽人說:“守了你們十天,如今可捉到手了!”外甥用手抱定舅父頭顱不放,還想救出舅父。這舅父知道身入網羅,已無辦法可以逃脫,恐為時稍緩,外甥也將被捉,同歸於盡,兩無裨益。這時要外甥走去,他又必不願意單獨走去,並且縱即走去,天發白後,人還可從他的像貌看出,原系甥舅兩人同謀。這舅父為救外甥,臨時想出一計,急告外甥說:“夥計夥計,我如今已無希望了。我腰已被人用刀鍘斷,不會再活。兩人同歸於盡,實在無益。我已老去,我應死了。你還年輕,還可為那些窮人出力幫忙。如今不如把我頭顱割下帶走,省得為人認識,出做官吏的醜。此後你自己好好生活,不要為我犧牲難受。”

外甥聽說,相信舅父腰身當真被人鍘斷,不能再活,不得不忍痛把他舅父頭顱割下,就此走去。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