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可·奧勒留《沈思錄》卷1.3

16、在我的父親那里, 我看到了一種溫柔的氣質,和在他經過適當的考慮之後對所決定的事情的不可更改的決心;在世人認為光榮的事情上他毫無驕矜之心,熱愛勞作,持之以恒,樂意傾聽對公共福利提出的建議;在論功行賞方面毫不動搖,並擁有一種從經驗中獲得的辨別精力充沛和軟弱無力的行動的知識。我注意到克服了對孩子的所有激情;他把自己視為與任何別的公民一樣平等的公民;他解除了他的朋友要與他一起喝茶,或者在他去國外時必須覲見他的所有義務,那些由於緊急事務而沒有陪伴他的人,總是發現他對他們一如往常。我也看到了他仔細探討所有需要考慮的事情的習慣,他堅持不懈,決不因對初步印象的滿足就停止他的探究;他有一種保持友誼的氣質,不會很快厭倦朋友,同時又不放縱自己的柔情;他對所有環境都感到滿足和快樂;能不誇示地顯微知著,富有遠見;他直接阻止流行的贊頌和一切諂媚;對帝國的管理所需要的事務保持警醒,善於量入為出,精打細算,並耐心地忍受由此而來的責難;他不迷信神靈,也不以賞賜、娛樂或奉承大眾而對人們獻殷勤;他在所有事情上都顯示出一種清醒和堅定,不表現任何卑賤的思想或行為,也不好新騖奇。對於幸運所賜的豐富的有益於生命的東西,他不炫耀也不推辭,所以,當他擁有這些東西時,他享受它們且毫不做作;而當他沒有這些東西時,他也不渴求它們。沒有人能說他像一個詭辯家、一個能說會道的家奴,或者賣弄學問的人,而都承認他是成熟的人,完善的人,不受奉承的影響,能夠安排他自己和別人事務的人。除此之外他尊重那些真正的哲學家,他不譴責那些自稱是哲學家的人,同時又不易受他們的影響。他在社交方面也是容易相處的,他使人感到愜意且毫無損人的裝腔作勢。他對他的身體健康有一種合理的關心,他既不是太依戀生命,又不是對個人的形象漠不關心(雖然還是有點漫不經心),但他通過自己的注意,仍然很少需要看醫生、吃藥或進補品。他很樂意並毫無嫉妒心地給擁有任何特殊才能的人開路,像那些具有雄辯才能或擁有法律、道德等知識的人,他給他們以幫助,使每個人都能依其長處而享有名聲;他總是按照他的國家的制度行事並毫不做作。而且,他不喜歡變動不居,而是愛好住在同一個地方,專注於同一件事情,在他的頭痛病發作過去之後,他又馬上煥然一新,精力充沛地去做他通常的工作。他的秘密不多,而且這很少的一些秘密也都是有關公事的;他在公眾觀瞻之物和公共建築的建設中,在他對人民的捐贈中表現出謹慎和節約,因為在這些事情上,他注意的是應否做這些事,而不是注意從這些事情上獲取名聲。他不在不合時宜的時刻洗澡,不喜歡大興土木營建住宅,也不關注他的飲食、他的衣服的質料和色彩,以及他的奴隸的美貌。他的衣服一般是從他在海濱的別墅羅內姆來的,是從拉努維阿姆來的。我們都知道他是怎樣對待請求他寬恕的塔斯丘佗的收稅人的,這就是他總的態度。在他那里,找不到任何東西;他分別地考察所有事情,仿佛他有充分的時間,毫不混淆,有條有理,精力充沛,始終一貫。那對蘇格拉底的記錄也可以用之於他,他能夠放棄也能夠享受那些東西-這些東西是許多人太軟弱以致既不能夠放棄、又不能夠有節制的享受的。而這種一方面能足夠強健地承受,另一方面又能保持清醒的品質,正是一個擁有一顆完善的、不可戰勝的靈魂的人的標誌,這正像他在馬克西默斯的疾病中所表現的一樣。

17、我為我有好的祖輩、好的父母、好的姐妹、好的教師、好的同伴、好的親朋和幾乎好的一切而感謝神明。我也為此而感謝神明:我沒有卷入對他們任何一個的冒犯。雖然我有這樣一種氣質,如果有機會是可能使我做出這種事情的,但是,由於他們的好意,還沒有這種機緣湊巧使我經受這種考驗。

而且,我還要感謝神明:我很早就不由我的祖父之妾撫養,我保護了我的青春之美,直到恰當的時辰甚至稍稍推遲這個時辰才來證明我的男情精力;我隸屬於一個統治者、一個父親,他能夠從我這里奪去所有的虛驕,而帶給我這樣的知識,即懂得一個人是可以住在一個不需要衛兵、華衣美食、火把和雕像等東西的宮殿里的,而且一個人有力量過一種私心所好的生活,同時並不因此而思想下賤,行動懈怠,因為他重視以有利於一個統治者的方式為公眾謀利所必須做的事情。

我感謝神明給了我這樣一個兄弟,他能以他的道德品格使我警醒,同時又以他的尊重和柔情使我愉悅;感謝神明使我的孩子既不愚笨又不殘廢,使我並不熟諳修辭、詩歌和別的學問,假如我看到自己在這些方面取得進展的話,本來有可能完全沈醉於其中的;我感謝神明使我迅速地給予了那些培養我的人以他們看來願意有的榮譽,而沒有延宕他們曾對我寄予的願我以後這樣做的期望(因為他們那時還是年輕的);我感謝神明使我認識了阿珀洛尼厄斯、拉斯蒂克斯、馬克西默斯,這使我對按照自然生活,對那種依賴神靈及他們的恩賜、幫助和靈感而過的生活得到了清晰而鞏固的印象,沒有什麽東西阻止我立即按照自然生活,然而我還是因為自己的過錯,因為沒有注意到神靈的勸告(我幾乎還可以說是他們的直接指示)而沒有達到它;我的身體置於這樣一種生活之外如此之久,我從未達到本尼迪克特或西奧多圖斯的高度,但在陷入情欲之後,我還是被治愈了;雖然我常常達不到拉斯蒂克斯的那種氣質,但還是沒有做過使我悔恨的事情;雖然我母親不能盡其天年而終,但她最後的年月是與我在一起的;在我希望幫助任何需要幫助的人的時候,或在任何別的場合,我都不感到我缺乏這樣做的手段;而對我自己來說卻不會有同樣的需要:即需要從別人那里得到的東西。

我有一個十分溫順、深情和樸實的妻子;我有許多優秀的教師來教育我的孩子;通過夢和其他辦法,我發現各種藥物來治療咯血和頭昏……當我有一種對哲學的愛好時,我沒有落入任何詭辯家之手,沒有在歷史作品上,或者在三段論法的解決上浪費時間,也沒有專注於探究天國的現象;而上面所有這些事情都要求有神靈和命運的幫助。 (寫於格拉努瓦的奎代。)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