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特為給我送來一本早年北方出版的某畫刊合訂本,圖文並茂令人驚喜。翻開第一頁,就使我備覺親切,因為那期的封面,刊登的是一位美麗的小姐,當年在平津一帶根出名的“閨秀”,而我和她的妹妹是同學。再接著一頁頁地翻下去,使我重溫習到許多人物和事情。那些上了報的“閨秀”們的早年服裝,打扮,我記得都曾使我向往,我希望也有一天能穿著,像大小姐的派頭兒,因為那時我只是一個半大不小的初中女學生啊!

“快到了!”送畫刊給我的人忽然說。

“什麽快到了?”我問。

“我主要送它來給你看的那一頁快到了。”

我想那一定是我認識的人,或者那是現在也在台灣的什麽人物的照片。在座同看這本畫報的,還有幾位北方朋友以及寫作的朋友,她們當然也都對這本老畫報很有興趣。

當翻到了某一頁的時候,我驚叫了一聲:

“啊,這不是我嗎?”

許多腦袋都圍攏來看“我”,——一個正是所謂的初中女學生,斜分著頭發,齊耳朵,一邊攏到耳朵後,一邊斜散披在右前額。

“不說簡直看不出是你。”大家異口同聲地說。

“當然啦,連我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啦!”但令我更驚奇的是,照片旁邊還有一首新詩,署著我的名字,那是我的大作呀!大家一看我寫的新詩,便同聲地朗誦起來了,那是一篇題名《獻給茶花女》的小詩:

你在終夜看守著這脆弱的生命,

你在你的肉體里還留存著偎抱中所灌輸的溫和的柔情;

你緊緊地對著那默靜無言的唇,

這也是你愛阿芒而給阿芒的愛的初吻。

無情的風,無情的雨,

再加上一個無情而柔弱無力的黃昏;

你為了青春你犧牲了你的青春,

一個不可超越的身體,便會有憂悶,悲苦,和消滅的溫存。

大家愈念愈起勁,念到後來都大笑起來,笑不可仰。

“真不知道你還會寫詩!”

“而且還這麽新潮!”

“無情的風,無情的雨,再加上一個無情而柔弱無力的黃昏。夠味兒!”

“一個不可超越的身體……完全是現代詩的味道嘛!”

大家拿我的詩大開玩笑,而我對於這首詩的寫作,卻完全沒有記憶了。除非我來回想我們那次公演《茶花女》的經過,我這小小女孩,怎麽在當年也派上那麽個角色!

……

一個炎熱的下午,靜靜陪我到京畿道的藝術學院去。南溝沿是一條走大車的道路,干燥的夏日午後,我的白皮鞋趟到土里去,馬上就變成灰的,南溝沿拐過來就是京畿道,藝術學院到了。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