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南極動物素描

2000年12月28日

企鵝——像一群孩子,在海邊玩過家家。它們模仿大人,有的扮演爸爸,有的扮演媽媽。沒想到的是,那扮演媽媽的真的生出了小企鵝。可是,你怎麽看,仍然覺得這些媽媽煞有介事帶孩子的樣子還是在玩過家家。

在南極的動物中,企鵝的知名度和出鏡率穩居第一,儼然大明星。不過,那只是人類的炒作,企鵝自己對此渾然不知,依然一副憨態。我不禁想,如果企鵝有知,也擺出人類中那些大小明星的做派,那會是多麽可笑的樣子?我接著想,人類中那些明星的做派何嘗不可笑,只是他們自己認識不到罷了。所以,動物的無知不可笑,可笑的是人的沾沾自喜的小知。人要不可笑,就應當進而達於大知。1-44賊鷗——身體像黑色的大鴿子,卻長著鷹的尖喙和利眼。人類沒來由地把它們命名為賊鷗,它們蒙受了惡名,但並不因此記恨人類,仍然喜歡在人類的居處附近逗留。它們原是這片土地的主人,人類才是入侵者,可是這些入侵者卻又斷定它們是乞丐,守在這里是為了等候施舍。我當然不會相信這汙蔑,因為我常常看見它們在峰巔築的巢,它們的巢相隔很遠,一座峰巔上往往只有一對賊鷗孤獨地盤旋和孤獨地哺育後代。於是我知道,它們的靈魂也與鷹相似,其中藏著人類夢想不到的驕傲。有一種海鳥因為體形兼有燕和鷗的特征,被命名為燕鷗。遵照此例,我給賊鷗改名為鷹鷗。1-13黑背鷗——從頭顱到身軀都潔白而圓潤,唯有翼背是黑的,因此得名。在海面,它悠然自得地鳧水,有天鵝之態。在巖頂,它如雕塑般一動不動,兀立在閑雲里,有白鶴之象。在天空,它的一對翅膀時而呈對稱的波浪形,優美地扇動,時而呈一字直線,輕盈地滑翔,恰是鷗的本色。我對這種鳥類情有獨鍾,因為它們安靜,灑脫,多姿多態又自然而然。

南極燕鷗——身體像鷗,卻沒有鷗的舒展。尾羽像燕,卻沒有燕的和平。這些灰色的小鳥總是成群結隊地在低空飛舞,發出尖利焦躁的叫聲,像一群闖入白天的蝙蝠。它們喜歡襲擊人類,對路過的人緊追不舍,用喙啄他的頭頂,把屎拉在他的衣服上。我對它們的好斗沒有異議,讓我看不起它們的不是它們的勇敢,而是它們的怯懦,因為它們往往是依仗數量的眾多,欺負獨行的過路人。

海豹——常常單獨地爬上岸,懶洋洋地躺在海灘上。身體的顏色與石頭相似,灰色或黑色,很容易被誤認做一塊石頭。它們對我們這些好奇的入侵者愛答不理,偶爾把尾鰭翹一翹,或者把腦袋轉過來瞅一眼,就算是屈尊打招呼了。它們的眼神非常溫柔,甚至可以說嫵媚。這眼神,這滑溜的身軀和尾鰭,莫非童話里的美人魚就是它們?

那麽,獨處的海豹是更干凈,也更美麗的。

可是,我也見過海豹群居的場面,擠成一堆,骯臟,難看,臭氣熏天,像一個豬圈。

其他動物也是如此。

人也是如此。1-14海狗——體態靈活像狗,但是不像狗那樣與人類親近。相反,它們顯然對人類懷有戒心,一旦有人接近,就朝巖叢或大海撤退。又名海狼,這個名稱也許更適合於它們的自由的天性。不過,它們並不兇猛,從不主動攻擊人類。甚至在受到人類攻擊的時候,它們也會適度退讓。但是,你千萬不要以為它們軟弱可欺,真把它們惹急了,它們就毫不示弱,會對你窮追不舍。我相信,與人類相比,大多數猛獸是更加遵守自衛原則的。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