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軍械匠的作坊裏

在軍械匠梅爾希奧爾·奧斯特羅加先生的打鐵坊裏,人們在熱火朝天地干著活兒。工匠們正在完成給普沃茨克城防官大人制作的豪華的騎士盔甲的最後工序,兩個男孩鼓動著大風箱,大熔爐裏的火熊熊燃燒。在金紅色的烈焰輝映下,梅爾希奧爾·奧斯特羅加先生,這位軍械行業著名的師傅,正用鉗子夾著一大塊燒紅的鐵,就要在鐵砧上打造成劍。

這把劍連同甲胄、頭盔、護肩、膝甲構成全副戰鬥裝備,城防官大人明天就要來取。

這副甲胄真體面!用的是最好的鋼,磨得跟鏡子一般無二,鑲嵌了最純的銀子,帶有一枚金質的欽斯托霍瓦聖母肖像,領子上還鑲有驃騎兵十字。

這副甲胄要成為著名的軍械藝術的真正傑作,梅爾希奧爾師傅預先已對它大大讚美了一番。

打鐵坊裏,兩個孩子在一大堆鐵錠後面玩耍:

一個黑頭發的小男孩和一個金發小姑娘,他們是兄妹倆,都是奧斯特羅加先生的孩子。男孩總是男孩,喜歡玩騎士的遊戲:他找到一塊薄鐵做了一把彎曲的戰刀,像土耳其馬刀一樣,他拿著這把戰刀左揮右砍,儼如一名戰士。小姑娘開頭瞧著哥哥耍刀,不久便厭倦了,當兵打仗引不起小姑娘們的興趣。

“馬切克!”

她向哥哥喊道,“我們到市場上玩去:市場上人多熱鬧,很愉快,太陽很好,我們出去跑跑,瞧瞧售貨亭和貨物。”

“等一等,哈爾什卡,讓我再耍幾下就跟你走,到哪兒都行;雖說我在鐵匠房裏很愉快,這兒有許多有趣的東西:梭鏢、鎖子甲,寶劍,多好玩!”

他把小戰刀揮了一兩下,便往地上一扔,兩人一起朝門口走去。奧斯特羅加師傅看到孩子們要出門,便叫喊道:“哪裏去,小家夥們?”

“到市場上去,爸爸。”

“去做什麽?”

“看看,跑跑,見見世面。”

“去吧。不過你們要當心,到媽媽那兒吃午飯可別晚了。還有一樣:千萬不能到歪圈街上的那幢破房子裏去。那兒發生過許多不幸的事。有什麽東西嚇唬人,怪叫。願最神聖的聖母保佑你們,可別碰上壞事!”

“我什麽也不怕,爸爸!”

馬切克逞強地叫道。

“可我什麽都害怕,爸爸!”

哈爾什卡尖聲尖氣地說,“我們不會到那兒去的!”

“那就好,祝你們長得健健康康的,孩子們!”

在古市場上

市場上一片嘈雜,吵鬧。身穿五顏六色服裝的人群在市政大廈周圍轉悠。

市政大廈自豪地聳立在廣場中央,在它下方遠一點的地方是富麗的樓房,人們想買的東西都能在這些房子裏買到。這兒的亞美尼亞商店出售用金線和銀線交織的土耳其織物,波斯地毯和印度面紗;那兒有家蘇格蘭商店經營海外的呢絨和布匹;另一個地方,一個長胡子的神情莊重的土耳其人,嘴上刁著長煙鬥坐在櫃台後面,櫃台上堆滿了無花果、棗子、葡萄干和各種糖果,叫人看了饞涎欲滴;還有一處德國人或荷蘭人開的玩具店,漂亮的洋娃娃、小馬、小狗、皮球,應有盡有,使人看得眼花繚亂,真想把它們都據為己有。

馬切克和哈爾什卡機靈地在人群中鉆來鉆去,像兩條鰻魚;這也好看,那也好看,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看什麽好,到處都是漂亮的東西,他們就是在市場上轉上一年半載也看不完哩。

有一個地方,忽然響起了鼓聲,吹起了笛子,洋鐵盤子叮當響。出了什麽事?原來是黑頭發,黑臉蛋兒的吉卜賽人用鏈子牽著一頭馴化了的熊。這是怎樣的一頭熊呀,上帝!它什麽都會。吉卜賽人用匈牙利口音很重的半通不通的波蘭語對它講話,命令它做什麽它就做什麽,想都不想一下。

“小熊,向尊貴的先生們美美地鞠個躬!”

熊便鞠躬。

“小熊,老太太們怎樣從河裏挑水?”

熊便用一根棍子吊著兩個水桶挑在肩上,一歪一扭地走著,像喝醉了酒。

“小熊,新娘子在婚禮上怎樣跳舞?”

熊又一蹦一跳地跳了起來,叫人笑彎了腰。

當馬切克和哈爾什卡正看得起勁的時候,突然有人用手遮住了他們的眼睛,擋住了那有趣的場面。

“猜猜,是誰?”

一個歡快的聲音說道。

“瓦魯希!瓦魯希!”

兄妹倆高興地叫起來。“我們從聲音裏認出了你!

放開手,別擋住我們的眼睛,讓我們一塊兒看熊表演。”

他們一回頭:果然是瓦魯希·克萊普卡,箍桶匠彼得·克萊普卡十歲的兒子。

瓦魯希是他們的老朋友了。他是個滑稽、可愛的小男孩,就是有個大毛病:

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調皮鬼,惡作劇、搗蛋、頑皮的事不知干了多少;父母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他不止一次保證要改正缺點,要聽話,可那有什麽用!過幾天就忘了,有時幾個鐘頭之後便照樣惡作劇,對這樣坐不住的孩子誰受得了!

熊還在表演,吉卜賽人的帽子裏已經收集到了許多小錢,其中還有幾枚銀幣在閃光。孩子們朝前走了。

他們似乎是注定要倒黴,因為他們正是朝著歪圈街的方向走。三個孩子跟著一群人向前移動,當他們從一幢古老的破房子旁邊經過時,瓦魯希停住了腳步。這正是軍械匠提起過的那幢兇宅。

“你們等一等,”

瓦魯希低聲說,“我告訴你們一件事,給你們看件東西。”

“什麽?什麽?”

兄妹倆好奇地問。

“就是......讓我們沿著這些台階下去,到這幢老房子的地下室去。”

“你說什麽,瓦魯希?”

哈爾什卡叫道,“你怎麽能說這話,開玩笑也不行。那裏面很可怕!爸爸說過。”

“哼!可怕,可怕......嚇唬小孩子!我告訴你們,那裏面有著了魔法的寶貝。昨天上午我朝地下室裏看了看,告訴你們,太陽照進裏面的時候,有個東西閃閃發光,我的眼睛都被刺痛了。一準是金子!”

馬切克遲疑了。

“要不我們下去一會兒,把寶貝拿給爸爸,媽媽。他們該多高興!你想呢,哈爾什卡?”

“我不下去!”

哈爾什卡堅決地說,“我無論如何也不下去!”

“唉,你這個膽小鬼!”

瓦魯希譏笑說,“你不想就別去!我們兩個去,對吧,馬切克?”

說著,他向從街上看得見的台階移動了步子,而馬切克本來就是個膽大、勇敢的男孩子,便跟著他去了。

“既然這樣,”

哈爾什卡哭著說,“那我也去;我不能離開你呀,哥哥!

聽天由命吧!”

“你不會後悔的,哈爾什卡,我會讓你用圍裙兜著金幣回去。現在,我們下地下室去!”

他們就這樣下去了。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