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9章 奇才(4)

妞妞一見畢奇眼圈也紅了。丫丫把醫生護士叫來大發脾氣,說這麽簡單的病情都處理不了,干脆回老家做赤腳醫生去。丫丫指示給畢奇用她帶來的營養液,又指示把畢奇同屋的三個病號搬出去。姐妹倆在招待所號了間房,一早便到畢奇床邊來監督治療,開始是把早餐帶過來吃,後來洗漱、早廁都挪到了這邊。畢奇臉上果真有了人色。一天早晨例行抽血,妞妞見小護士紮得畢奇咧嘴,便斯斯文文地訓導起來,說你以為人人都跟連隊來的糙大兵似的,吃了你們的苦是啞巴吃黃連?一個老護士這時跑進來,一把逮住妞妞就往走廊里拖。“今天讓我逮著了我說怎麽天天早上有人在女廁所大便不沖水!……”妞妞已給她拖到走廊上,一個勁地掙紮。老護士說:“去,把你拉的大便給我沖掉!”妞妞的白凈臉漲得通紅。丫丫跑出來保護姐姐,說:“你再敢不放手……放不放?……好,好。

現在不放,可就來不及了,馬上你就要知道我們是誰了。”有人湊到老護士耳邊告訴她:“這姐妹倆是司令員的女兒。”老護士說:“司令員的女兒就拉了大便不沖啊?”老護士這話非常在理,非常合邏輯,也非常有原則。連妞妞和丫丫都覺得理虧起來。但兩人畢竟是女孩子,一口咬定老護士老眼昏花,誣陷好人。科主任這時開始查房,聽走廊上亂便出來搞治安。丫丫和妞妞回到畢奇病床邊,聽老護士大聲說:“司令員的娃兒也要講衛生!不行讓司令員自己來評評理!……”軍訓結束回到成都,是春節前夕。老吳交代了畢奇如何吃藥,如何休養,便匆匆回家探親了。其實畢奇已經康復了,人也胖了不少,早就開始吃正常夥食了。 初一早上他照舊練琴,結束後拿了飯盒到夥房打飯,這才記起初一夥房不開夥,而是分發給每人半斤面、半斤肉餡,由大家自己去包餃子。

大家往往自己結伴,五、六個人合成一組,皮兒的皮兒,包餡兒的包餡,同時胡聊,或者逗嘴。穗子受到一組人的邀請,感動得心也要化了。半年來這還是第一個集體向她展開懷抱。但她忽然發現各組都沒有畢奇,知道他又躲到什麽別人找不見的地方練琴去了。她便撒了個謊,說另外一組人已邀請了她。穗子撒謊是因為畢奇。假如她告訴人們,畢奇尚未入夥,大家一定會等他練完琴冒出來時,拉他入夥。那夥人里萬一逗嘴逗得過分,說出穗子的事來,穗子從此連最後尊嚴也沒了。她見過類似情形:斗爭歸斗爭,事情一過半年,人們就會拿當事男女開玩笑,假如有人說:“唉,小蕭,怎麽不和你男朋友一塊包餃子啊?”穗子在畢奇面前就原形畢露了。這麽長時間以來,畢奇給她的一份友情,基於他仍舊認為她單純無邪。半年中,從夏到冬,畢奇的友情成了穗子的空氣和水。

她領到面和肉餡,等著畢奇。見到他,她說她起床晚了,別人都搭了夥,她只好單干。畢奇特別高興,說我來皮兒吧,你這個南方佬兒肯定不會皮兒。穗子不動聲色,把面和好,不緊不慢操起了面杖。畢奇大手直拍,連連喝采:“!!南方人成這樣也還湊和。”吃飯時畢奇談到他母親。他說他跟母親每隔兩天就通一封信。妞妞和丫丫接他去司令員宅子,也請他用司令員專線給母親打電話。他忽然說:“你好像挺脫離群眾的。”穗子說:“沒有啊。”“你不太合群。”“誰說的?”“你說我呢,小蕭,我合不合群?”穗子說你當然合群了,你群眾關系最好了。他說:“咳,咱本身就是群眾嘛。”

說完他笑起來,大眼睛彎彎長眉飛舞,一點也沒有平時怯懦木訥的樣子。穗子想,畢奇倒跟她挺合得來,說不定他也拿她的友情當回事呢。她還發現畢奇有個不正常的地方:對別人的事,他一個字都不談,似乎他一點也不知道他周圍的人怎樣活著,亦似乎他知道也不感興趣。春節之後,復員、轉業的名單公布下來。名單里有老吳。老吳委屈沖天,說文工團卸磨殺驢、過河拆橋、吃了柑子砍樹、掏空了豆瓣醬砸醬缸。他在文工團領導面前卻說另一番話:這麽多年我老吳不是無怨無悔地做末席嘛?末席,就是最小一顆螺絲釘,只能由他這樣思想過硬、不圖名不圖利的老同志來當。最後他老淚縱橫,說畢奇和他處得跟爺兒倆似的,他走了,誰來照顧畢奇?畢奇可不是螺絲釘,而是主機喲。

老吳哭了一場又一場,有真哭有假哭,從文工團哭到政治部。最後政治部再三研究,結果是再次決定讓老吳復員。老吳跟畢奇說,老子非去偷桿機關槍來,掃平文工團,掃平政治部。畢奇說機關槍恐怕不好偷。老吳說,沖鋒槍也行。說著老吳兩手抱著頭,又哭了。而老吳卻被驚險地挽救了下來。畢奇跟妞妞求情,妞妞又向她爸求情,在老吳將要踏上回他那小縣城的火車之前,把老吳搶了下來。這樁事丫丫和妞妞、畢奇分歧頗大,她說老吳這種充數濫竽早該扔出去,正是他和你們要對中國音樂的悲哀負責。

丫丫說,知道世界上最無情的東西是什麽嗎?是藝術。老吳又恢復成一貫的老油條,滿嘴俏皮話牢騷話,早上叫他起床出操,他仍舊說:“出你媽啥子操喲,把老子皮鞋都崴斷嘍!”和曾經不同的是,老吳開始收學生。他求爺爺告奶奶的時候欠了一屁股人情,政治部干部們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老吳這里來免費學琴。老吳到處跟人說,他們請我“誤人子弟”,我只好照辦。他心里圖得是和辦實事的人搞好關系,就不會在下次轉業中讓文工團領導下他的毒手。一次老吳出差,把學生們交給畢奇。等老吳回來,一個學生說畢奇揍了他。老吳非常吃驚,問畢奇怎麽回事。畢奇一口否認,說老吳你想我會揍他嗎?我又不是他老師。老吳不知如何斷案:懦弱的畢奇不可能揍人,也犯不上揍人。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