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8章 灰舞鞋 1

被我們叫做小穗子的年輕女兵順著冬青樹大道走來。隔十多米站著一盞路燈,稀稀:四川方言。臟的燈光在冬霧里破開一個渾黃的窟窿。小穗子的身影移到了燈光下,假如這時有人注意觀察她,會覺得她正在走向自己的一個重大決定。只有暗自拿了大主意的人,才會有她這副魂不附體的表情。她步子不快不慢,到了暗處不露痕跡地轉過身,退著走幾步,貌似女孩子自己和自己玩耍,其實想看看是否有人釘梢。

她背後的球場上正放電影,整個夜空成了列寧渾厚嗓音的共鳴箱。小穗子意識到,從這一時刻起她這個人就要有歷史了。

好,她就這樣一直往前走。一時在燈光里,不久,又進入黑暗。她的前方是軍營大門,立著持長槍和持短槍的兩個哨兵。現在哨兵若有點警覺性,會認為晚上八點一個小女兵往軍營外跑不是什麼好事情。球場上放映的電影起來一聲爆炸。

不久哨兵們看見的就是她的背影了。一頂棉軍帽下上拖兩根半長的辮子。兩個哨兵不約而同地對一個眼色:有十五歲沒有?文工團的?她在崗哨前面毫不猶豫地打個左拐彎,看來目的地是早就決定下的。往左三百米是幾路汽車的終點站,還有一個停業的公園,她在往那一帶去。

很快路燈就稀疏了。汽車終點站和公園在這樣的冬天夜晚都早早絕了人跡,連一貫在墻外轉悠,想混到軍營大院里看電影的街上娃娃也一個不見。這都很好,很理想,對一個情膽包天去赴約會的小姑娘來說,外在條件是太漂亮了。

她現在站立下來,整個身影里也少了幾分神秘的樣子。一邊是馬路,另一邊還是軍營的高墻,里面有喂豬的士兵和一群豬在對喊。只要站在這墻下和這吵鬧里,小穗子就覺得安全。她沒有手表。她還要等個幾年才有資格戴手表。正如她還有幾年才有資格談情說愛。他是有手表的,因此她相信他不會遲到。

一個帶錫箔紙的煙殼動了動,又動了動。不久,她發現自己一只腳勾起,另一只腳蹦著把它往前踢,把身體的分量提得很輕。踢幾下,就踢出一種舞蹈來;左腳兩下,轉身越到它的另一面,換成右腳。她忽然不踢了,是個談戀愛的人了,還有這麼可笑的舉動!她讓自己站定,好好想想,抽屜鎖上沒有?是不是把假日記放在枕邊,把真正的日記藏嚴實了?真正的日記要讓誰看去,等於就是把他和她自己全賣了。

她從軍褲口袋拿出口罩,戴了起來。口罩該洗了,在白天看上面一定有著鼻子和嘴巴灰黑的輪廓,那是會讓老兵們打趣的。她開始檢數在此之前發生的所有細節:暗號、密信的交接……沒有破綻。小穗子是在最熱鬧的時分打出暗號的。當時是下午,排練剛結束,男女演員一片玩鬧,她大大方方叫了一聲:“邵冬駿!”他猛回頭,見她正往練功服上套棉大衣。她用玩鬧嗓門問他,練功鞋怎麼會一只黑一只白。她知道他在等她的暗號,便把手舉到肩頭,撚了撚辮梢。這個手勢他們打了半年多,純熟精練。他馬上把手放在軍裝的右邊口袋里,表示他收到她的暗號了,他會立刻取她的密信。然後就是晚餐;執勤分隊長宣布餐後的露天電影。她向站在第三排末尾的他轉過臉,他明白她的意思:你看多運氣啊,看露天電影是作亂的最好時機。再往後她看見他的手放在軍裝領口上。她放心了,表明他已把她藏的信取到了手。他們每天一封的信藏在公共郵箱下面,郵箱在司務長辦公室門外。他們的信能安全走動半年,全仗了司務長的無故缺勤。洗碗池周圍照舊是打打鬧鬧的,男兵女兵哄搶唯一的熱水龍頭,她向他發出最後一個暗語:不見不散。那是她剛在信中規定的暗語:把棉帽往後腦勺上一推。

這時她成了一個單薄、孤零零的黑影。幾天前冬駿忽然問她:“能不能把一切都給我?”他那封信字跡格外笨拙,每一筆畫卻都下了很大手勁,讓十五歲的小穗子看出他的反常。

他在鬧著什麼情緒。她難道還沒有把“一切”都給他嗎?每天在日記本上為他寫一首情詩,還給他寫兩頁紙的信,全是“永遠”、“一生”、“至死”之類的詞。於是她就有一點委屈地在信中和他討論起來:難道她沒有趁著演出的混亂一次次把手給他握?偶然幾回,她跟他在舞台死角相遇,她讓他緊緊抱住;他還要怎樣的“一切”?

邵冬駿的回信字字痛苦,說她就是一堆空話,什麼“永遠”,什麼“至死不渝”,小小年紀,怎麼有這麼多空話?……

接下來她就向他發出了這個絕望的約會邀請。

她的喘息積蓄在口罩里,成了一片潮濕與溫熱的不適。她突然想出一個不雅的比喻,像是臉蛋上捂了塊不勤更換的尿布。在這樣的冬天黑夜,冬駿要拿她怎樣就怎樣。她不完全清楚“一切”的容納量,但她朦朧中感到,這天晚上將要發生的是不可挽回的,對於她是有破壞性的。二十二歲的排長邵冬駿今夜要帶她亡命天涯,她也沒有二話。

隱約聽得見球場上觀眾的笑聲。她的空椅子上放著她的棉大衣。人們也許會想,小穗子這趟茅房上得夠久的。冬駿至少遲到三十分鐘了。他比她要周全、老練,當然不能跟她前後腳地消失,他得拖一陣,和她拉開足夠的距離。從觀眾的笑聲她能判斷電影進行到了哪一段,什麼人物說了哪句著名的逗樂台詞。一半已演完了。她堅信冬駿已朝她走來。被我們叫做小穗子的女兵在回憶所有細節時,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個現象:這一個星期副分隊長給她的異常待遇:對她健康的奇特關懷。副分隊長幾次嘮叨,叫她例假來了不準隱瞞,“不然在練功房里‘浴血奮戰’練死球了,英雄事跡不好寫,光榮稱號也不好封”!

副分隊長叫高愛渝,是個活潑、豐滿、騷情的連級軍官,長相在舞台下也是主角。動不動就破口大笑,把大包大包的零食撒給下屬們吃的時候,像個美麗的女土匪。舞跳得不好,但天生是領舞的材料。小穗子做夢也沒想到,高分隊長從一個禮拜前就把她所有暗語都看在眼里,一邊看,一邊給邵冬駿發指令,讓他千萬別暴露,要像往常一樣以暗語答對,看看這個十五歲的小丫頭下一步怎樣作怪。

小穗子動了動凍疼的腳趾,舞鞋留下的創痛此時猛然發作。她想冬駿一定走到軍營大門口了。她怎麼也想不到從一禮拜前,冬駿和她的往來已是高愛渝的一手導演。在高分隊長眼前,這天下午排練結束時小穗子簡直是個小妖怪,打一連串急不可待的暗語,拼死命地勾搭好好一個邵冬駿。當時她站在小穗子背後,用軍事指揮員的冷靜果斷的眼神,向邵冬駿發出沈默的沖鋒命令。於是邵冬駿馬上以秘密旗語向小穗子回復:一切正常,密信安全到達;我會按信上地點赴約。

就在小穗子向冬駿那雙黑亮清澈,有幾分女孩氣的純情眼睛發出“不見不散”的啞語時,至少有七八個老兵一起停下了洗碗、漱口,靜止在洗碗池周圍。他們一動不動,一聲不吭,看著要把“一切”都給出去的十五歲女兵。“一切”,把他們的臉都臊紅了。他們是高愛渝的親信,是頭一批知道小穗子和冬駿秘密的人。

很久以後,我們把事情看成是這樣的:小穗子和邵冬駿的戀愛暴發在他一把將她從電纜邊推開的剎那。這是一個近乎不真實的王傑、劉英俊式的英雄動作。它的發生距離小穗子要獻出“一切”這個隆冬夜晚,整整半年。那是夏天,是夾竹桃、牽牛花瘋狂開放的夏天。

那時小穗子成了一舞台劇里的當家龍套,灰舞鞋、粉舞鞋、綠舞鞋來回換,一不留神就穿錯鞋。在這之前,別的龍套錯穿過她的鞋,她只得套雙小一碼的鞋上場,把十個腳趾跳得血肉模糊。這天很好,她找著個清靜角落,把各色舞鞋一字排開,按場次順序擱好。演出接近尾聲了,輪到最後一雙舞鞋。是雙灰色的,紅軍制服的灰顏色。她照例蹲不下來,因為汗把尼龍長襪緊箍在腿上;她照例向前一栽,讓兩膝順勢著地。只有一點不是照例的,就是她的手;她的手一般不會朝前送,去抓住什麼,給膝蓋一些緩沖。小穗子是個輕盈靈巧的女孩,真摔跤也不會像那天那樣失控。大家事後說,那就是一個淺度休克,體力和汗水流失過多所致。總之,她失控地向前撲去,手抓住露在地板外的一截電纜上。

誰都說小穗子當時並沒有慘叫。只有邵冬駿一個人說,小穗子的嚎叫穿透了四把圓號,三把小號,二十多把小提琴,直達他的耳鼓。他還在五步之外吃冰棍,和一群人圍在一個三面搖頭的大電扇旁邊。小穗子的叫聲就在這種情況下穿過人們的忽略,刺進他渙散的聽覺。他在一個躥跳之間把冰棍扔得飛了起來,打在電扇上,爆起一蓬冰涼的霧。邵冬駿五步並作一步,已躍到小穗子身邊,狠狠給了她一掌。在冰棍化作的冷霧消散之後,我們看見的就是倒在地板上的兩個人:小穗子一動不動,邵冬駿也一動不動。從舞台上下場的人氣喘籲籲地打聽他倆怎麼了。

兩個人這才一翻身,坐了起來。邵冬駿指著那個電纜頭,大聲罵人,先罵小穗子找死,把鞋往電門上放;又罵舞美組殺人害命,居然把那麼一大截電纜頭露在外面;光線這麼昏暗,手不去觸電腳也難免。

台上要架火燒洪常青了,濃渾的血色光調中,國際歌升起。

台下剩的人幾乎都圍著邵冬駿和小穗子。兩人都不好意思承認自己腿軟得站不起來。沈重的聖樂般的旋律貫通在空間里。小穗子擡起眼,看著一身灰軍裝的冬駿。她眼里的淚水集到此刻,已沈重之極,成熟之極。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