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歌苓《穗子物語》第06章 拖鞋大隊 2

那以後耿荻常帶她們進軍區大院,買過期軍用罐頭、處理壓縮餅干、次品軍需大米、變質風干臘腸。有次正撕搶一堆腌豬尾,三三瘋跑過來,說那邊在賣回收的軍大衣,五元錢一件。她要姐姐李淡雲掏錢給她,她寧可不吃腌豬尾。李淡雲說滾遠遠的,沒看我正浴血奮戰嗎?李淡雲肩上長了個癤子,讓人抓掉了疤痂,血流紅了半截袖管。三三卻兩手抱她的腰,把她往後拖。李淡雲一面指揮其他女孩幫她搶,一面翻起後腿往她妹妹身上踹,說:五塊錢給你買軍大衣?騷不死你!……”三三沒得逞,從此姐妹倆成了仇人。她們的父親工資停發,三個子女每月每人領十二元生活費。李淡雲一直掌管開支,從那以後三三硬要把她自己的十二元錢討出來單過。姐姐說:你就眼巴巴等著吧,等我死了就歸你當家了。三三終於起義,要和姐姐拚掉她十二歲的老命。姐妹倆時常在四樓平台上決斗,拖鞋大隊的其余女孩一邊拉架一邊感到她們的小小王國已到了亡國邊緣。父親們做了人民的敵人,她們也就成了過街老鼠,長久以來靠著緊密團結一致排外獲得的一點尊嚴,隨李家姐妹的分裂也就要瓦解了。因為團結,她們的過街老鼠群落曾顯得多麼安全。她們這才意識到,這群落解體,她們中的任何一員都沒那膽子走進學校,走入菜市場,甚至走出作家協會的大門。

耿荻毫不體察拖鞋大隊的存亡大局,只是站在姐妹倆面前,說:伸這條腿……好。佝下腰,淡雲,你妹妹比你進步大;三三,腿再分開些,站穩,對……”她完全是在欣賞一場不上檔次的女子相撲。她偶爾的一聲,輕輕搖頭,因為姐妹倆又揪扯起頭髮了。耿荻最討厭她們把好好的一場格斗弄成娘兒們打架,一點品格也沒有,一點看頭也沒有。她更討厭她們扯頭髮扯不出勝負就嚎,尤其三三,嚎起來嘴里還不干不凈,把罵軍代表、紅衛兵的醜話全拿來朝她姐姐開火。耿荻最不能容忍的是三三不但罵泛意的醜話,還會哭天搶地地揭露李淡雲的醜事,說:不要臉來月經!臭流氓戴奶罩!

罵到這火候李淡雲一下子蔫了,畢竟有太多類似把柄抓在妹妹手里。

耿荻聽三三揭露,實在忍無可忍,低吼一聲:李逸雲,你給我閉嘴。

三三也只聽耿荻的,嘴里安靜了,眼睛還在挑釁地瞄她姐姐。耿荻皺著眉頭,肩膀聳起,全力忍受心里對這些女孩的惡心。她覺得自己瞎了眼,怎麼會結識這樣一群下流、鄙俗的東西?她們按說是書香里熏出來的,父親們都是斯文人。她簡直不懂這些平時也來兩句海涅、普希金,也謅一折《紅樓夢》故事的女孩怎麼會露出如此嘴臉,原先她認為她們胃口貧賤,什麼烏七八糟的東西都吃,現在發現她們嘴也貧賤,什麼烏七八糟的話都講。耿荻在這時會說:你們玩吧,我回家了。

耿荻走後女孩們都很惶恐。尤其三三,總會在當天晚上給耿荻寫封信,夾在《毛主席語錄》的紅封皮里,寄到耿荻家。耿荻一收到這種免郵資的郵件,便明白女孩們求和了。她不再讀三三文不對題的短信,也知道拖鞋大隊如何地看重她,除她耿荻之外,社會上沒有一個人肯平等地做她們的朋友。這類求和,總是以耿荻心軟而圓滿收場。也有例外的時候。一次三三和她姐姐鬧得太兇,揭露李淡雲的身體發育又出了新醜聞,大聲嚷道:臭不要臉的下面都長毛了!

耿荻甩手便走了。任三三寄多少本《毛主席語錄》她也不理睬。一星期後在菜市場附近的露天舞台上,耿荻看見拖鞋大隊三個年齡最小的女孩在遊街示眾,胸口也都像她們父親一樣掛著大牌子,上面寫著罪狀,她們的罪狀是偷竊了十二只雞蛋。賣雞蛋的農民一聽說這三個賊娃娃是反動作家的女兒,就把她們揪到了台上。正當放學時間,學生們一群群聚攏到台下,看著三個十來歲扒手女孩,麻稈似的腿和胳膊從嫌短的褲腿和袖子里伸出來,臉已扮出她們父親那樣的厚顏或麻木。耿荻看見最年幼的穗子,拖鞋少了一只,辮子散了一半,眼里只剩百分之五的靈魂。

那農民慷慨陳詞後,一個胖女紅衛兵登上舞台。她嗓子卻驚人的甜美,說三個年幼女賊是受反動父親的指使,出來搞亂秩序,破壞革命形勢。同志們,咱們一家每人每月才兩個雞蛋,她們賊膽包天,一偷就偷了你一家子的雞蛋吶!貧下中農把雞蛋支援了我們城里,她們偷雞蛋就是破壞我們和貧下中農的關系!……”她實在太激動了,熱淚盈眶,一步到了三三面前,抓住三三從她媽那里撿來的舊繡花褂子,因為身量不對,那小腰身垂在三三的髖部,胸便成了腹。

胖女紅衛兵問三三,是不是她的混賬老子指使她出來搞破壞的。三三嘴一向不饒人,說你才有混賬老子。胖女子說你老子不混賬難道是好人?三三說那可不。你的******老子罪該萬死、死有余辜。”“你老子先死。

的一聲,胖女紅衛兵掄手就是一個大耳光。三三往後踉蹌幾步,栽了個屁股墩。三三特別要面子,爬起來臉煞白,尋死的心都有了。耿荻兩條長腿一剪,人已在台上。誰也沒看見她怎樣就抓住了女紅衛兵的兩手,反扭到背後,完全是個擒拿老手。她嗓音比平時稍響一點,對三三說:上。給她一巴掌。

三三瞪著眼。把人牢牢逮好,舒舒服服請她打,這等美事她想也不敢想。

上啊。耿荻又說。女紅衛兵不老實,想換個稍有體面的被俘姿勢。耿荻膝頭一擡,女紅衛兵甜美地哀叫一聲,不動了。耿荻說:三三,她怎麼給你一下,你就怎麼還她。

三三吸了吸混著淡淡血液的鼻涕。

你就是耗子扛槍窩里狠。耿荻冷笑著說:後果我負責,跟你無關。她有點不耐煩了:三三你打是不打?你……”耿荻的嘴唇突然一收,一看就知道臟字給驚險地收了回去。三三這才沖上去,一巴掌打在女紅衛兵彈性十足的臉蛋上。三三不僅打,嘴還硬得很,說老子反動就該隨便挨你揍嗎?老子反動我不反動,我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三三沒打過癮,還要再次出手。耿荻說好了,就打到這兒。她放了女紅衛兵,三三卻人來瘋起來,非要追擊下去。連穗子都煩三三,覺得她太狗仗人勢。

耿荻在拖鞋大隊的威信,此刻達到了頂峰。除了毛主席、林副主席,大概就數耿荻的威信了。耿荻除了上學,其他時間都和拖鞋大隊泡在一起,參加她們夜襲軍管會孫代表,往革命作家、畫家家的煤箱里摻貓屎,朝工宣隊長家曬的山芋干上塗尿液,還要撕毀新張貼的批判她們父親的大字報、大標語。拖鞋大隊在夜里十二點之後繁忙無比,完全是一支紀律嚴明、組織嚴密的地下武裝。耿荻的功用是組織指揮,身先士卒。由於她的勇敢善戰和指揮能力,拖鞋大隊很少有失敗的行動。即便有落網的隊員,也從來沒發生過變節。

第二個夏天李淡雲要去淮北下放,三三也不再和她相撲了。耿荻說她弄了一條登陸橡皮舟,請拖鞋大隊全體去遠郊劃船。九個女孩騎四輛自行車,一輛三輪車,浩蕩出發。下午時分她們才把橡皮舟充上氣,然後載上耿荻帶來的桃酥、煮雞蛋、生番茄和兩罐軍用午餐肉向水庫中心劃去。水庫中心有個小荒島,九個女孩唱了一支歌又一支歌地漸漸靠攏了它。快登陸時,橡皮舟的氣漏了大半出去。耿荻和四個年長的女孩下水遊泳,把剩在船上的四個年幼女孩往島上推。

野餐時大家都脫下外衣頂在頭上曬。身上只穿背心褲衩。耿荻仍穿著她那身學生藍;濕透水的衣服顯得又厚又重。李淡雲的身體已是個小婦人,也只能是一副誰看誰負責的坦然態度了。每個夏天,這群女孩都對別人和自己的身體有一番新發現。開始大家對彼此身體的變化不動聲色,不久便相互指指點點起來。一個說:快看,跟倆小饃似的!另一個就說:那也比你好——跟蚊子叮了兩個包似的!一個說:討厭!往哪兒摸?一個便說:大家看耶,這丫頭的肉就往這兒長!……

女孩們相互攻擊,動手動腳,耿荻傻乎乎地直是笑。她學生服的風紀扣都未解開,臉焐得通紅。李淡雲說:耿荻你不脫了衣服涼快涼快?

耿荻說:我挺涼快的。

三三說:涼快什麼?我都聞到你身上的餿味了。

耿荻白她一眼,說:我願意。

蔻蔻說:脫了吧,我們都脫啦。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