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是陆地在召唤。

回家,是海洋的呼唤。

回家与离家之间,有一条极其蜿蜒的水道,在牵引着一个族群的神经线。海洋可以是一只惊天动地的大鲸鱼,只要它一翻腾,大风大浪就会汹涌澎湃与吞噬一切,所有人类之间的联系也将于一瞬间断裂。然而,海洋是那么冷漠无情的人类伙伴吗?海浪是义无反顾的远亲近邻,乡亲父老吗?

 

              ------------------------------------------------------------------------------------

 

海水碧绿如玉。

红树林夹道绵延。

水波无纹如镜。

白晃晃的水鸟在绿水岸边提高脚跟悠游漫步,偶尔会腾起轻降,逍遥自在。

船儿飞驶中,乍见一对黄褐色的老鹰在高高的红树林枝头栖息,其重量把枝干尾端压成了一道弯弯的弧线,瞬间于幽静笔直的树木丛林水岸划出了一丝出人意表的美感。

而红树根则在大海水位降低的当儿,自信的裸露了灰黑色的,互相交叉缠绵的脚踝,毫无保留的显示了自己的媚态与自力更生的骄傲!

这时,船儿前进时划开的水面,犹如裁缝师在剪开一匹绸缎般,均匀有致。绸缎的波纹就在水面上迅速的打起了美丽的皱褶,再于船尾缓缓的飘散远去,轻轻的隐入远处的青山绿水里。其实,舢板式的摩托小快艇就像一把剪刀,凌厉迅速的剪开了平静的海面。

                                                (红树夹道。蜿蜒水路。通往天堂。。许心伦摄影。2016)


是的。海面平稳如镜,婉转的牵绕在红树林间。这景致随即让我想起了《桃花源记》篇章里的武陵人,他们就住在一湾桃树夹道的水路尽头,与世隔绝,从不露面。这也让我揣测今天这水岸尽头的一群渔人会不会也是一众现代隐者,正在守护着一个世外桃源,一座小岛的宁静,尽享其天然之美景?而他们每天的水陆交通就必须划过这条青绿色的蜿蜒水道,互相通往人间与天堂。

如此深远幽静的世外生活,确实远离了喧闹不止的尘嚣啊!

而能在一个蓝天白云,碧海绿林,无尘有氧的大自然环境里自由生存,是我们城市人的梦想啊!然而,这种梦想却犹如一个白日梦! 宁静简朴的水乡陋居与繁忙的城镇物质生活永远是两个极端。鱼与熊掌难于兼得。凡人生活中自有其重重的矛盾存在。往往,当生命的初始做了一个选择,就是一生一世的守候。

         

                                                               (海水到处。苍穹下浮生如梦。。许心伦摄影。2016) 

 

半个时辰后,在蓝蓝的天空底下,终于出现了一座小岛。

船儿即将停泊的当儿,惊见码头清静异常,不见有其他船只靠岸;不见有人奔忙。码头静悄悄的,犹如天上坠下的一座渡头,专给仙人引渡到岸。

纵观岸边的海上民居,有些虽已残败不堪,但错落有致,皆是建于水面的高脚板屋,清幽雅丽的犹如一幅水上人家的美丽图画。然而,却也未见炊烟缭绕。

小小的码头是以石子水泥筑造,长约30码,坚固耐用,足以证明这条桥曾经因木板破损而修建过;也可证明居民的财力状况;更是显示曾经有许多居民来来往往,繁忙经越长桥,到大海的另一端溜达作买卖,寻找娱乐与游玩。可是,今天,她竟然空荡荡,居民无影无踪无迹。蓝天白云,却显得特别优雅美丽。人事沧桑啊,岁月无声,不管人间如何变更轮替,蓝天白云依然在那儿驻足观望。

桥下,是一片沙砾幼细的黑色沙滩,有水纹形成的美丽图案;也有船儿腐烂败坏成泥灰的遗迹。只见遗留下的腐蚀板块在水岸边四散漂浮。由此可推测这建岛时空已近百年。

                                                     (望海生涯。从晨昏到黑暗。日子很长。。许心伦摄影.2016)


虽然岛上一眼望去渺无人烟,但岸边有一座微型诊疗所,一座警察局,却是门户深锁,未见操作。

人们都去了哪儿呢?

岛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那曾经炊烟缭绕的景象竟然消失无踪!

而一度叱咤风云的浅海小船与深海渔船也不见踪影。

海水依然拍岸。。。


                                                                       (昔日的辉煌。今日的沧桑。。许心伦摄影.2016) 


渔村内,一条窄迫的水泥通道向左右两边伸展,在海岛上蜿蜒蛇行。两边的民居皆是板屋,有者已破烂不堪。而连接门前的木桥,断的断,裂的裂,没人维修整理,想必居民们都离家很久很久了吧。

那留下来的人儿呢?

留下来的人儿都已白发苍苍。历尽风霜。

 

留下来的几位老人家,在桥边的一座小食店不停的聊天喝茶讲古。大家虽然天花乱坠,但就是热闹不起来。时间就在他们有一搭,没一搭,断断续续的声音中慢慢的流逝。时间太多了吧,声音里总是重复着相同的论调。在这里,时间仿佛是多余的,更是奢侈;多余奢侈的无处挥霍飘洒。

是的。在这里,时间可以用镜头把场景一幕幕,一秒秒的捕捉,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里,时间就是看着日暮晨昏的变动;看着光阴变老。

在这里,带著城市吵嚣而来的心情忽然变得无所适从。宁静居然会如此可怕!无所事事竟然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啊!年轻人的活力如云烟飘散于大海。无声无息。

孩童的笑声是久远的梦幻。无从聆听。

家家户户的厨房几乎烟灭了。没有饭菜香。

此时,年轻的笑脸顿时变成了非常昂贵的景象。

而老人家的脸庞,满布风霜。皮肤的深褐乌黑色彩与粗糙龟裂的痕迹就是海洋长久以来施予的生活礼赞。


                                                           (望海生涯。从晨昏到黑暗。日子很长。。许心伦摄影.2016)
 

我看见一个老人,他双脚瑟缩在木椅子上,手上不停的雕琢一个树枝小玩意儿。他很专注的又削又磨,手指起茧,皱纹满布的脸上与粗糙的双手就是生活与时间的遗痕与考验。他的日子在指间缓缓的流逝,就像一条缓慢行走的小溪流。活着已不必在意时日晨昏了啊。对于他,光阴何其廉价!生活长久失去了盼望。家人都去了海洋的另一端。

 

我看见一个老人,他躬着九十度的腰身,缓缓而过,走得何其艰难!他孤独的背影,强烈的诉说了这个渔村的孤单。他不再向往海洋那一边的奢华,也不知海洋的另一端有何吸引力。他不懂孩子在那一头过得可好。他孤单的留下来,只因这海岛上有他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甜蜜与心酸。

 

无论人间有多少变化,太阳依然升起落下。

无论刮风下雨,地上干了又湿,湿了又干,没有人会惊见地面的水迹遗痕。

无论大海如何汹涌,与暴风雨展开争执,老人们已经耳聋目蒙。

Views: 18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 on March 1, 2018 at 6:35pm

大佬,鄉鎮,不只是你們的沙場而已

當中國在鼓吹特色小鎮帶動地方經濟
請問,馬來西亞的鄉鎮方向在哪裡?

難道就只是朝野政治人物角力
 進階官爵的沙場而已嗎?

華族早年開荒拓地的版圖
正慢慢從人們的視線消逝
我們也許真的"進步神速"
迷信城鎮化不可逆轉的魅力
但歷史已找不到痕跡
新一代摸不著傳統的脈搏
他們和昨天才降落雪邦機場的
“新移民”其實沒有兩樣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馬厩 儺淄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La Via della Seta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Scarborough 黃岩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不是 很後現代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慕課師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17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18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18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