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htay Dream's Blog (99)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9) 我無時無刻不在想她

「那是為了讓你嫉妒。」我壓根沒朝那個方向看一眼。

稍微扭捏了一會,麥赫麥特誠實地說,其實他覺得努爾吉汗很可愛,如果她也是「認真」的,他當然能夠坐到她身邊,對她說些動聽的話,如果這事能成,他將終生對我感激不盡。

「那你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好好對她呢?」

「我不知道,我就是辦不到。」

「走,我們回去吧,別讓別人坐了你的椅子。」…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December 31, 2018 at 9:15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8) 物件給予的安慰

努爾吉汗說:「不要看著我說這話。我沒做什麼。你們都喝了酒,都在不停地笑。只有麥赫麥特一個人不高興。」

茜貝爾說:「努爾吉汗,如果凱末爾去把他叫回來,你會好好對他嗎?我知道你能夠讓他很幸福,他也會讓你幸福。但你必須好好地對待他。」

茜貝爾當著所有人的面執意要撮合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這讓努爾吉汗很高興。她說:「我們不需要馬上結婚。他已經認識我了,至少可以說一兩句好聽的話。」

「他說了,但和你這樣一個有個性的人在一起他有點髮憷。」茜貝爾說,接著她又笑著趴在努爾吉汗的耳朵上說了些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December 31, 2018 at 9:15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7)別那麼往後仰,你會掉下來的

「難道剛訂婚就開始躲在一邊說閑話了嗎?」說話的是一個我們不認識的肥胖男人,「凱末爾先生,我也可以坐一會兒嗎?」沒等我們回答,他就從旁邊拽過一把椅子一下坐到了我們邊上。這人四十多歲,領子上別著一朵白色的康乃馨,身上散髮出一種甜膩得令人窒息的濃烈女士香水味。「如果新郎新娘躲在這樣的一個角落竊竊私語,那麼整個婚禮就會掃興了。」

我說:「我們還不是新郎新娘,我們只訂了婚。」

「但是,凱末爾先生,所有人都在說,這個訂婚儀式比最炫耀的婚禮還要豪華。婚禮除了希爾頓你們還想過別的地方嗎?」

「請您原諒,可以告訴我您是誰嗎?」…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December 31, 2018 at 9:14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6)愛情之痛的解剖分佈

她母親同時說道:「凱末爾先生,謝謝您在百忙之中幫我女兒補習數學,願真主保佑您!」

我說:「考試在明天吧?今晚她早點回去會更好。」

她母親說:「您幫了她很大的忙,當然應該聽您的話。但您幫她補習數學的這段時間裡她也沒少傷心。您就允許她玩一個晚上吧。」

我帶著一種老師的和藹對芙頌笑了笑。因為人群和音樂的嘈雜聲——像在夢裡一樣——彷彿誰也聽不到我們的聲音。在芙頌看著她母親的眼神里,我看到了有時她在邁哈邁特公寓樓里表現出來的憤怒,我朝她那半露的胸脯、美妙的肩膀和稚氣的胳膊最後看了一眼。離開他們往回走時,我深深地感到,幸福就像拍向岸邊的一個巨浪,慢慢地在我內心裡膨脹,它在帶著一種成就感拍向我的整個未來。…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December 30, 2018 at 10:37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5)等待的痛苦

「你說,『愛情應該像那些老神話里講的那樣。應該像雷拉和麥吉努那樣。』」

貝玲笑著說:「你沒在聽我說話。」但是她的臉上還有一種為我擔心的表情。為了搞清楚茜貝爾是否也察覺到了這點,她扭頭看了一眼茜貝爾,但茜貝爾正在和麥赫麥特和努爾吉汗說著什麼。

我的腦子一直停留在芙頌的身上,在和貝玲說話時,我一直在內心裡感覺著坐在我背後某個地方的芙頌,我一直在想她,我不僅試圖對讀者,也羞愧地試圖對自己隱藏這一點。但是夠了!反正你們也看見了,我做不到。至少從此以後讓我誠實地來對待讀者吧。…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9, 2018 at 7:13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4)訂婚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9, 2018 at 7:13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3)沉默

越是接近訂婚的日子,我和芙頌之間的沉默也變得越來越長,這種沉默毒藥般浸透到我們每天至少持續兩小時的約會和激烈程度與日俱增的做愛里。

有一次她說:「我媽收到了訂婚儀式的請帖。我媽很高興,我爸說我們應該去,他們要我也去。感謝真主第二天有高考,我就沒必要在家裝病了。」

我說:「請帖是我媽髮的。你千萬別去。其實我也根本不想去。」

我希望芙頌附和地說「那你就別去」,但她什麼也沒說。隨著訂婚日子的日益臨近,我們更加熱烈地做愛,就像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戀人一樣,我們用習慣的手——胳膊——身體動作摟抱對方,有時我們不說任何話,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看著隨風輕輕擺動的窗紗。…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9, 2018 at 7:11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2)拉赫米的手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9, 2018 at 7:10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2)拉赫米的手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9, 2018 at 7:09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20)芙頌的兩個條件

芙頌遲到了。這讓我不安,而她更為不安。不像致歉,倒像是埋怨,她說碰到了她的朋友傑伊達。她的身上還留著傑伊達的香水味。她和傑伊達是在選美比賽上認識的。她也很冤,只得了第三名。然而現在傑伊達很幸福,因為她在和塞迪爾基他們家的兒子談戀愛,男孩是認真的,他們想結婚。芙頌直視我的眼睛帶著一種驚人的真誠說:「太好了,是吧?」

正當我要點頭表示同意時,她說有一個問題。塞迪爾基他們家的兒子因為非常「認真」,所以不讓傑伊達做模特。

「比如,現在正在為夏天拍鞦韆廣告。她的情人很保守,態度也很強硬。別說是去拍覃泰公司的雙人鞦韆廣告,他甚至不同意她穿著迷你裙上街。然而傑伊達上過模特培訓班。她的照片還上了報紙。覃泰公司願意用土耳其模特,但男孩不同意。」…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October 10, 2018 at 8:08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9)葬禮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51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8)貝爾琪絲的故事 下

一個新近從美國回來開了診所的「心理醫生」,一認識就給了我他新印的名片,在一個中年女人的一再追問下,他對聚攏在自己周圍的人群描述了愛情的定義:一個人儘管有別的機會,但拒絕這些機會只想不斷地和同一個人做愛,那麼這種讓人感覺幸福的情感就叫做「愛情」。談完愛情,一位母親讓我認識了她十八歲的漂亮女兒,隨後,我和這位母親討論了除了不斷因為政治原因而被「抵制」的土耳其大學,還可以讓她女兒去哪裡讀書。這個話題是由刊登在今天報紙上的一條新聞引起的,新聞上說,為了防止高考試卷被盜,印考卷的工人們開始了一段長期的監禁生活。…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50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8)貝爾琪絲的故事 上

所有報紙都在重要版面報道了車禍的消息。儘管芙頌沒看到那些報紙,但因為謝娜伊女士整個上午說了太多那個死去女人的事情,因此芙頌覺得,尼相塔什的一些女人彷彿也完全是為了談論這件事才像路過那樣跑來店裡的……芙頌說:「謝娜伊女士為了讓我也去參加明天的葬禮,中午要把店關掉。弄得好像我們都喜歡那個女人一樣,但其實並不是那樣的……」

「是怎麼樣的?」

「是的,這個女人常來精品店。但是,對於那些從義大利、巴黎進口的昂貴衣服,她會買下它們說『讓我來試試看』,她穿著它們去出席一些重要活動,隨後來退貨說『不合適』。謝娜伊女士對她很生氣,因為人人都看見她穿過的那些衣服就不容易再賣出去了。另外謝娜伊女士還因為她對我們不友好、砍價太厲害而討厭她,會在背後說她的壞話。但是謝娜伊女士因為她有很廣的社交圈而不敢得罪她。你認識她嗎?」…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9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7)我的整個人生和你的連在了一起

然而當芙頌過了十分鐘還沒到邁哈邁特公寓樓時,我立刻就忘了自己得出的那些結論。我一邊不停地看著茜貝爾送我的手錶和芙頌喜歡搖晃著讓它出聲的納卡爾牌鬧鐘,一邊透過窗帘向泰什維奇耶大街張望,踩在嘎吱作響的地板上來回走動,不時琢磨一下吐爾嘎伊先生。過了一會兒,我跑上了大街。

為了不錯過芙頌,我注意著馬路兩邊的人行道,從泰什維奇耶大街一直走到了香舍麗榭精品店。然而芙頌也不在店裡。

謝娜伊女士說:「凱末爾先生,請進。」

我說:「我和茜貝爾女士最後還是決定買下那個傑尼?科隆包。」…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8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6)嫉妒

就在芙頌誇張地提到吐爾嘎伊先生對她的迷戀的那個晚上,我和父母在茜貝爾父母夏天居住的位於阿納多盧希薩爾的老別墅里和他們一起吃了晚飯,晚飯後有一會兒我坐到了茜貝爾的身邊。

茜貝爾說:「親愛的,今晚你喝得太多了。訂婚儀式的準備上有什麼你不滿意的地方嗎?」

「其實我很滿意,因為訂婚儀式將在希爾頓舉行。你知道,最希望把訂婚儀式搞得那麼隆重的人是我母親。所以她也很滿意……」

「那麼你還有什麼煩惱呢?」

「沒有……讓我看看賓客的名單……」…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3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5)一些討厭的人類學事實

鑒於我提到了「擁有」這個詞,那麼就讓我重新回到以我的故事為構成基礎,也是我的一些讀者和博物館參觀者早已熟知的一個話題。估計到以後的幾代人,比如2100年以後來我們博物館參觀的遊客會不太理解這個問題,因此我必須現在不怕重複地來給你們傳授一些被稱之為「人類學」的討厭知識。

1975年以後,在以伊斯坦布爾為中心的巴爾干、中東以及地中海以南和以西的那些地方,年輕女孩們的「童貞」,仍然是婚前必須保護的一份珍貴寶藏。在西化和現代化的進程中,特別是城市化的結果,隨著年輕女孩日益在更大的年齡結婚,這個寶藏的實際價值開始在伊斯坦布爾的某些街區被逐漸降低。那些擁護西化的人們,隨著文明和現代化進程的深入,樂觀地相信這個道德,甚至是這個問題將會被遺忘。但是在那些年裡,即使在伊斯坦布爾最西化和富有的階層,一個年輕女孩在婚前和一個男人「走到最後」地做愛,依然會導致一些嚴重的後果:…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2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 (14)伊斯坦布爾的街道、橋樑、陡坡和廣場 上

有一次聊天,談到她喜歡的一個高中老師時,芙頌說:「他不像別的那些男人!」為此我問她這話的含義,但她沒回答我。兩天後,我再次問她「像別的男人那樣」究竟是什麼意思。

芙頌說:「我知道你在很嚴肅地問這個問題。我也想給你一個嚴肅的回答。要我說嗎?」

「當然……你為什麼起來了?」

「因為我不想光著身子說那些事情。」

「我也把衣服穿起來嗎?」沒得到回答,我也穿上了衣服。…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1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12)接吻 下

一段很長時間的沉默。因為多年來我一直在想這次沉默的含義,因此我想現在我能夠客觀地來概括這個問題了:我對芙頌說的最後那句話還有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茜貝爾婚前和我做愛是因為愛情和信任,而芙頌做同樣的事情卻是因為勇氣和現代。由此得出的結論就是,芙頌因為「勇氣和現代」和我做愛,所以我將不會對她產生一種特別的責任和依賴感。因為她「現代」,所以婚前和一個男人上床,或者新婚之夜不是處女,對她來說不會成為負擔……就像幻想中的歐洲女人,或是在伊斯坦布爾大街上溜達的那些傳說中的女人一樣……因為這句話日後我後悔了很多年,而當時我是以為芙頌喜歡聽那樣的話才說的。

儘管沒有現在那麼清晰,但在那片寂靜里我也想到了這些。我一邊想,一邊看著後花園里在風中慢慢舞動的樹葉。做愛后我們經常這樣躺在床上,一邊聊天,一邊看著窗外的樹、樹中間的公寓樓和在它們之間飛來飛去的烏鴉。…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May 25, 2018 at 5:4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