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麥啦 馬來西亞's Blog (97)

張子房·感之趣

搜集富有哲學意味的字,一向是我生活中的一個嗜好,經常為一個字的發現頓狂喜,“趣”便是個令我為之狂喜的字,我喜愛它到極點,更感謝造字祖先的巧思。 

我經常向朋友畫一個簡單的圖,表示人生的過程或旅程,由生到死像是在幾何圖上一畫而過。 

生命就是這樣簡單的一條拋物線,輕輕畫過。也可說生命就是這麽樣地走過。 

在生命的過程中,“趣”乃是在“走”的過程中,乘興而“取”的東西。“走”進書店,“取”下那麽多書中的一本,那一本一定是你感興“趣”的。在一個時刻裏,你有那麽多的選擇,當你決定選取一個目標時,那一定是你感興趣的。…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7am — No Comments

朱寅健·和偉人們並行

讀傳記有何目的?為了尋找樂趣。

翻開一頁,讀到:查·達爾文急急忙忙用右拳心捏住一只罕見的甲蟲,左手捏著另一只,突然又發現了第三只,也屬於非要不可的標本,怎麽辦!剎那間,他把手中一只甲蟲塞進嘴裏,伸手去捉那第三只。關在口中的甲蟲不喜歡挨禁閉,噴出一股酸液直灌查理斯的咽喉。他一陣猛咳,三只小生命全部放行。可笑嗎? 



翻到另一頁,見到了年輕的邁克爾·蒲萍。他站在移民局官員面前,宣稱他有三個美國朋友。官員問:“誰?”小夥子堅定地回答:“本傑明·富蘭克林、亞伯拉罕·林肯、哈里特·比徹·斯陀。”可笑嗎? 




還有:拉爾夫·華爾多·愛默生…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6am — No Comments

林潤翰·呵護世界

我曾經在一個開滿鮮花的公園裏散步,當我走近一座花壇時,一個像鮮花一樣美麗的小女孩擋住了我,輕輕地說:“叔叔,請你不要走過去,那邊有只漂亮的蝴蝶,請你不要驚嚇了它。”在我看來,這小女孩呵護的不僅僅是一個美麗的小生靈,她關愛的是自己面對著的美好的世界。 

在我們面對自己時時觸摸的生活,面對與你打交道的人們時,你是不是像這個小女孩一樣地小心呵護,給以關愛呢?我們是否常常因為自己的一聲斥責、一片怒容、一句搪塞,或是一時的沖撞,就這麽弄傷了對方的心靈,或是大煞風景,破壞了美好的景致?當然,我們承受著生活的壓力,常常有不順心的時候,會常在心裏懷著一股的怒氣和怨恨,假若任憑這些情緒到處流瀉感染,無疑會使眼裏的世界變得灰暗,沒有什麽美好可言。正因為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容易,這世界更需要我們投入關愛和呵護。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6am — No Comments

林清玄·告訴梅芳

他有一位朋友發生車禍,生命垂危,他去看他,正好聽到臨死前的最後一句遺言:“告訴梅芳,我愛她。”說完,朋友就斷了氣。 

他一直不知道梅芳是誰,也無從查起,不能對梅芳說朋友最後的交代。兩年後,他在一個聚會上遇到梅芳,那時梅芳還沈浸在朋友逝去時的憂傷裏,他想對她說起,為了怕她增加傷心,終於吞了回去。自己常在長夜中反覆思量。“告訴梅芳,我愛她。”那句話成為一團空氣,整個包圍他。 

十年後,他又遇見了梅芳,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過得幸福安好,他終於脫口說出朋友的最後遺言。梅芳輕嘆一口氣,微笑了。 

他才驀然想起,他替梅芳整整背負了十二年的包袱,這個包袱經過時間,已化成一道空氣,散在四周。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5am — No Comments

林清玄·好雪片片

要信義路上,常常會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即使熱到攝氏三十八度的盛夏,他著一件很厚的中山裝,中山裝裏還有一件毛衣。那麽厚的衣物使他肥胖笨重有如木桶。平常他就蹲坐在街角歪著脖子,看來往的行人,也不說話,只是輕輕地搖動手裏的獎券。 

很少的時候,他會站起來走動。當他站起,才發現他的椅子綁在皮帶上,走的時候,椅子搖過來,又搖過去。他腳上穿著一雙老式的牛伯伯打遊擊的大皮鞋,搖搖晃晃像陸上的河馬。 

如果是中午過後,他就走到賣自助餐攤子的前面一站,想買一些東西來吃,攤販看到他,通常會盛一盒便當送給他。他就把吊在臀部的椅子對準臀部,然後坐下去。吃完飯,他就地睡午覺,仍是歪著脖子,嘴巴微張。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4am — No Comments

修祥明·黑髮

娘長得俊。俊得賽過劇院裏的戲子,墻上的美人畫。 

娘的頭髮長,洗完頭,娘密密的長發蓋過膝蓋,像一棵雨後的垂柳兒。 



娘的頭髮黑,比墨還黑! 




娘的髮髻就又大又亮,像個棒槌形的線穗子。 




娘姓肖,沒有名。男人叫相德,人們便叫她相德女人,相德老婆,相德家裏的,相德媳婦。兒子叫大金,人們便叫她大金他娘。 




不少農村婦女都是這樣被人稱呼的。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36am — No Comments

王海·關於風流一代的調查報告

由《海上文壇》編輯部策劃的“誰是最輝煌的一代”的調查,涉及66屆初高中畢業生即“老三屆”、70年代的“小三屆”(泛指1970年至1977年的中學畢業生)、如今的“六八式”(60年代出生,80年代大學畢業),年齡橫跨25年。由於各自所處的時代和環境極其不同,所以成為事實上的三代人。另有少部分被調查者或比老三屆稍許年長,或比六八式年輕。 

老三屆:一只翻來翻去的“兩面黃”43.3%的被調查者認為老三屆最輝煌,36.7%認為六八式最輝煌,13.3%則選了小三屆,另有6.7%認為三者無法比較,不置可否。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6, 2017 at 6:33pm — No Comments

王蕤·給我和我一樣流過淚的女孩

女孩子們,是否渴望傾訴?是不是都有著藍色的憂郁與柔情?花開的季節有多少美麗的春夢,還是說我們夢樣的青春有多少美麗?我聽著英文歌,懷著一種優柔的執著,記錄下前人的生命華實。 

你寂寞。泰戈爾說:“我們把世界看錯了,反說他欺騙我們。” 

你自卑。“你之所以感到巨人高不可攀,那只是因為你跪著。” 

你痛苦。牧師悄悄告訴你:“人比神偉大,因為神不懂得痛苦。” 

你違心。知道嗎:“世界上有許多事情必須做,但你不一定喜歡做,這就是責任的全部意義。”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6, 2017 at 6:30pm — No Comments

馬光復·魂

聽老人講,人是有魂兒的。但我不信世界上會有什麽魂兒。 

可最近我卻看到了。 

我乘坐的火車呼嘯著開出了石家莊市。車廂裏人挨人,人擠人,滿滿登登。 

剛上車的一個小夥子,看到一個座位上放著本又臟又破名叫《野女艷史》的書,抄起來,扔到茶幾上,旁若無人地坐下。 

鄰座一位幹部模樣的人說:“對號入座,這兒有人。” 

那小夥子眼一瞪,鼻子一抽,臉上肌肉一抖,怪怕人地望著對面座位上的一位穿紅上衣的十來歲的小姑娘,問:“是嗎?”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6, 2017 at 6:29pm — No Comments

蕭乾·給青年朋友們

我相信大道理你們已經聽得很多啦門弄斧,這裏,我就隨便跟你們聊聊天。我本想把題目寫成:“要是我能再年輕的話”,又覺得那是廢話!今年我連84都過了,土埋了不止半截兒。還沒聽說誰返老還童呢。所以還是就向90年代的青年說幾句話吧。 

前些年還聽人批“活命哲學”——批的人,桌上可擺滿了補品。我要是個青年,就非把自己的身子練得結結實實的不可。因為不管你將來是從文還是從武,是搞科學還是鉆研哲學,身子骨兒都是頭號本錢。其次,不管怎麽批你“個人奮鬥”,也還是要埋頭苦幹,非幹出點名堂來不可。以前人們是為了“光宗耀祖”,其實,中國不就是咱們的祖宗,給它爭氣有什麽不好?看到謝軍,看到王軍霞,我伸出拇哥。當中國人就得給中國增光。從鴉片戰爭以來,咱們的祖祖輩輩多窩囊啊!我在國外那7年剛好在抗戰,國內每打一次勝仗,我的胸脯就挺得高一些。60年代當咱們國家敢跟北邊兒的“老大哥”頂的時候,我真佩服啊!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April 25, 2017 at 9:35am — No Comments

梁漱溟·花的故事

1992.6.30 馬軍勤如夢的花季早已逝去,浪漫的歲月不覆再來,可浪漫的念頭卻猶如夏夜的螢火時有閃爍,全然不顧你是否已邁過而立的門坎向不惑進軍。也許是青少年時代的生活太缺少鮮花的浪漫色彩,也許是近年來受了外國影視片的影響,常會不安分地生出一個念頭:企盼著有人送我一束鮮花,哪怕是一支!可這種念頭是不便說的。倘若央求友人送上鮮花一束,花兒再絢麗多彩也會黯然失色。 於是,便一人常去花店門前。不敢進去,怕店主過分的熱情。獨自隔窗駐足凝視那片斑斕如雲的美麗,想到這些似有靈性的仙女不知今日為誰擁有,不免生出絲絲妒意。盛夏時節也曾見小販叫賣白蘭花,好幾次抗不住那襲人的幽香,卻又被便宜啦!兩毛一支!”的大嚷嚇回去:想象中的賣花女應是纖纖素手托著如雪如玉的花兒,伴著吟唱般的叫賣聲向你款款而來。這大嚷聲中的邏輯重音全在“便宜、“兩毛”上了,只得悻悻作罷。…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April 7, 2017 at 7:52pm — No Comments

余光中·假如我有九條命

假如我有九條命,就好了。 

一條命,就可以專門應付現實的生活。苦命的丹麥王子說過:既有肉身,就註定要承受與生俱來的千般驚擾。現代人最煩的一件事,莫過於辦手續;辦手續最煩的一面莫過於填表格。表格愈大愈好填,但要整理和收存,卻愈小愈方便。表格是機關發的,當然力求其小,於是申請人得在四根牙簽就塞滿了的細長格子裏,填下自己的地址。許多人的地址都是節外生枝,街外有巷,巷中有弄,門牌還有幾號之幾,不知怎麼填得進去。這時填表人真希望自己是神,能把須彌納入芥子。或者只要在格中填上兩個字:“天堂”。一張表填完,又來一張,上面還有密密麻麻的各條說明,必須皺眉細閱。至少照片、印章,以及各種證件的號碼,更是缺一不可。 

於是半條命已去了,剩下的半條勉強可以用來回信和開會,假如你找得到相關的來信,受得了鄰座的煙熏。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April 6, 2017 at 9:19am — No Comments

胡堅·給我一個小小的世界

親愛的丈夫,請給我一個小小的世界。 

當我在紙上胡亂塗寫的時侯,請不要在我身後窺探。我或許是在發泄心中無法訴說的一種情緒,或是在構思一首暫時還羞於見人的小詩,或是再次拿起久違的彩筆勾勒童年的彩虹,請你讓我信筆馳騁。 

當我對著舊的照片和書信沈思、垂淚或微笑的時侯,請不要打擾我。因為在你之前我願意和你分享這些回憶,但我還有一段屬於我的歷史,屬於我的悲歡離合,屬於我的青澀的橄欖和散落的珍珠,盡管我願意和你分享這些回憶,但我還是想有一段時間獨自品嘗和細數它們。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February 15, 2017 at 1:24pm — No Comments

王安憶·記一次服裝表演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31, 2017 at 8:57pm — No Comments

柏強·吃醋

愛吃醋的夫人對丈夫說:

“不錯,我在你那兒沒有找到情書,

在你的手絹上也沒找到唇膏的痕跡。

但按汽車前座上的安全帶的使用情況估計,

那女子的身段比我苗條一倍。”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3pm — No Comments

韓少華·記憶

你正望著我呢,年輕的朋友——雖然,你與我並沒有促膝而對,可我覺得出,你正望著我的額頭,鬢角,端詳著歲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跡……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詢問我:“記憶,是什麽?” 

醫學家說:“健忘症是大腦走向衰亡的征兆。” 

道德家說:“忘恩是負義之母。”

佛學家說:“置一切憂喜於心外者,得大自在。” 

而革命家說:“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 

“這說的都是忘卻,記憶呢?”你的眼睛,還在問我。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21, 2016 at 11:50am — No Comments

肖黛·寂寞天鵝美

寂寞有時是一種異常美的境界若從最遠處窺望湛藍的深湖,似乎會讓人感到是很難進入的。一切景物,在翩翩舞動的天鵝的翅膀下浮遊,殘雪斑斑,落在天鵝們的身上,也落在長詩短歌般的山水之中。天鵝瞄著湖澤,優優雅雅地舒展公主似的形影,感到不尋常的愜意。偶間,有莊重的王子腹收羽毛,將背骨挺得筆直,向公主顯現英俊灑脫。它們同臨一泓湖水,有時心懷幽情,恪守規行,有時也會意會神,雌雄彼此調護。甜柔、富有人情味,一種神秘情緒的陶醉,讓人悟得高潔和溫和、妍麗和尊嚴以及雍容和自在的妙處。 

這湖水,是美神遣落的淚珠麼?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21, 2016 at 11:49am — No Comments

假如還有來生——三毛最後的心聲

我的這一生,豐富、鮮明、坎坷、也幸福,我很滿意。 

過去,我願意同樣的生命再次重演。 

現在,我不要了。我有信心,來生的另一種生命也不會差到那裏去。 

我喜歡在下次的空間裏做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或許做一個媽媽。在能養得起的生活環境下,我要養一大群小孩和他們做朋友,好好愛他們。 

假如還有來生,我願意再做一次女人。 

我覺得目前做為一個男人,社會的背負力,被要求的東西比女人多得多,我不喜歡。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21, 2016 at 11:49am — No Comments

東子·告訴你

我們有過那些遠離朋友而獨倚花季的日子,有過年輕的豪情在現實的牆壁上被撞得粉碎的失落,有過刻骨銘心的期待,甚至有過為一場難以意料的淒雨而黯然神傷的時刻。 



(網摘照片)



有時候,面對許多默默的眼睛,面對許多沒有預約的挫傷,我們以為自己無可救藥,或者以為整個世界都變了。…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10, 2016 at 3:00pm — No Comments

季紅·感謝

一個特殊的深冬夜晚,心中湧生感謝。 

感謝久雨乍晴,且不太冷。天空中雖有些雲塊,但是它們在星星間並不停留。 



感謝一輪明月又自東邊山頂上升,穿過雲層,緩緩上升,陰歷十六,格外飽滿潔凈。在月光下,山野更具幽靜,海面更其渺遠。 




感謝又有漁船在海上作業。每艘船上,都發著亮光,是燈火,是希望。偶爾也有機輪的軋軋聲傳來,很隱約,探海男人們的女眷總可以分辨。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8, 2016 at 10:42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