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良's Blog (22)

【我很平凡】

【我很平凡】

文:李信良

图:网络



我很平凡

没有学问

没有资历

一生平淡

没有激昂澎拜

不知风花雪月

但却不孤单

也从不寂寞



平凡的我

热爱生命

热爱生活

一生知足

只有怡然自在

自得平静祥和

何来的孤单

哪来的寂寞



18-5-2016…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ly 8, 2016 at 8:59am — No Comments

【老人很煩】

文:李信良

图:网络

你知道吗?

老人家从诞生至衰老

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

。。。。。。。。

从小要学习

跌倒了要爬起

要成家繁衍后代

要建立家庭照料子女

烧材煮饭洗衣扫屋子

要教育儿女

陪读书教写字

要冒风吹雨淋日晒

接送孩子上学回家

对子女

嘘寒问暖

给于无私的爱

。。。。。。。。

你知道吗?

当年华消逝

那个对家庭默默奉献

一手将自己的孩子

甚至孙子带大的人

经过岁月的洗礼

白发苍苍…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9, 2016 at 9:34am — 1 Comment

【承载希望迎向未来】

图/文:李信良

踩遍了大街和小巷

轮转了一个老去的时代

头顶烈日

朝着前进的方向

咬紧牙关

承载着人民未来的希望

豁出自己

迎向另一个不知名的年代



(完)

22-1-2015…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9, 2016 at 9:32am — No Comments

【掌声响起】

文:李信良

图:网络

掌声响起时

尖叫呐喊 

随之而来

人们拍烂了手掌…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9, 2016 at 9:31am — No Comments

【最巴闭的婚礼】

《最巴闭的婚礼》

撰文:李信良

你知道司南马自开埠以来最特殊或最"巴闭"的婚礼吗?

古时候在中国最古老的交通工具有轿子, 结婚迎亲时则有用人抬的轿子, 有人骑马或驴子, 后来还有马车迎亲; 新时代最豪华的莫过于用劳斯莱斯来迎亲, 但是在司南马的八十多年前却出现过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那是1932年时司南马"信丰"宝号, 杨信丰公子杨宝明娶第二房太太时的婚礼, 当时的迎亲队伍异常壮大, 出动了大象来迎亲, 据说几乎全司南马埠的人都赶来观礼, 其婚宴则请完了全司南马的埠众,…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9, 2016 at 6:00am — No Comments

【向胶工致敬】

文:李信良

图:谷歌

小时候

家在胶山脚

未曾割过胶…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5, 2016 at 11:01pm — 2 Comments

李信良·舊帖重溫

旧帖重温~回味无穷 》 这是去年今日(19/5/14)所发的帖文与图片,文中人物何雪梅坚强的毅力,失去双臂之后,依然能令自己发光发热,令人肃然起敬! 不知一年后的她是否依然还在鸡场街?不知她是否依然安好?我愿在此为她献上深深的祝福!希望来自珠海的何雪梅未来一切安好! 19/5/2015…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5, 2016 at 10:00am — No Comments

李信良·双溪巴由

~ 小时候听人家说,司南马的双溪巴由(Sg bayor)在四、五十年代的全盛时期,就住了约四十户的华人家庭,但是到了我懂事时的六十年代,双溪巴由仅剩余约二十户华裔家庭,而且正陆陆续续的搬走,当时华人迁离的原因不外是那里的经济下滑的因素, 营商条件尽失所造成。



独立前,不论是英殖民政府或更早时期的日治期,这里的华人有从事杂货店, 建筑或其他行业的;…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3, 2016 at 9:00pm — No Comments

【墙里墙外】

阅读章钦的诗《深黑的夜晚》后,有感而发:

【 墙里墙外 】

文:李信良

.…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2, 2016 at 12:09pm — No Comments

【美罗炒猪肠】

 美罗炒猪肠 ~失落了三十多年的古早味!

图/文:李信良

今天早上因为汽车故障需要维修,平时清早由怡保开车来吉隆坡,现在必需延迟至中午才能开车了。来到美罗进入市区吃饭,一时也不知要吃些什么?

忽然想起了从前刚出来社会当销售员时,经常吃的美罗巴杀小档子的炒猪肠,当时吃了好一段时间就因为市议会拆除档子没得吃了。…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0, 2016 at 10:21pm — No Comments

【祭英魂】

《祭英魂》

文:李信良

图:谷歌



忠言逆耳不得志

豺狼当道利奸臣

悲壮怒投汨罗江

粽叶飘香祭英魂



(乙未端午写)…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0, 2016 at 9:30pm — 1 Comment

李信良《百年老字号 ~ 悦香》

霹雳司南马的老字号海南咖啡店, 由当年的悦香至新悦香, 以至今天的悦香饮食中心。根据推算悦香创始于1908年, 由当初的创办人海南文昌县陈大兰开始创业, 共经历了四代人。第二代为陈明宪的两位伯公陈有禄与陈有禅两人合营, 然后移交给他们的侄儿陈文球继续营业, 再传文球次子明宪营业迄今。

廿九年前营业于门牌20号的悦香更经过一场大火的洗礼, 1986年约8月尾的大火灾共焚毁了六间店屋, 记忆中火患发生时, 正巧我也在现场目睹了这场触目惊心的大火, 由隔壁燃起的大火很快就蔓延了过来,…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December 30, 2015 at 12:30pm — 2 Comments

[ 【 父亲的一生 】 My Father

撰文:李信良

先父李宏喜1936年由嘉应梅县松口五星桥村南来马来亚,当年19岁就漂洋过海的父亲,原本的旅程系前往印尼与身在耶加达、泗水的祖父及叔叔会合的,然而因为同船的乡亲都前来马来亚,村中所认识的一些乡亲有许多更早前已经在马来亚落脚了,故临时更改行程,随同其他伙伴在槟城港口下船,再搭车前来霹雳州司南马大街的广裕和宝号。

当时的广裕和宝号在司南马是所有梅县乡亲前来时的联络站,然后再由广裕和东主协助安排前往各自工作地点,先父则在乡亲长辈李二(或称李义)在上司南马Sungai Bayor的杂货店里当店员,李二就是志成第二分校李发添校长的二伯父。

数年后父亲开创自己的杂货店,1941年日本占领马来亚…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November 27, 2015 at 12:41pm — No Comments

李信良·青运55周年庆

马来西亚青年运动自1960年创会以来, 一步一脚印, 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 今日终于茁壮的成长了。 历经逾半世纪的青运, 为国家与社会培育了多少的人才, 今天获得青体部认证为"五星级社团" ! 又获华总颁发"乌斯曼阿旺全民团结奖"之"卓越奖", 是全国获此殊荣的唯一青年组织。

肯定了青运对国民团结, 建设和谐社会的贡献。诚属可喜可贺! 我作为老青运之一份子, 更感恩于现任领导在我们离去逾廿余载后, 并没有把我们遗忘, 依然邀请我们回来, 同欢共庆55周年庆典。 我衷心期望, 青运能够承先启后, 继续凝聚华青力量, 共同建设美丽的马来西亚, 晋身国际, 衔接世界, 迎向未来........ 我也诚心祝贺青运: 百尺干头, 更进一步! (YMM+青运之友~李信良) 25-7-2015…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ly 26, 2015 at 11:00pm — No Comments

李信良· 西沉

火热热的太阳

逐渐西沉

绿油油的大地

原有的喧闹与繁华

随着日落而消逝....

当一切归于寂静时

人们拖着一身的疲惫

回家歇息

当远处的山蛮

吞噬了最后一道霞光

当黑暗拥抱了大地…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9, 2015 at 11:51pm — 1 Comment

李信良·故乡情缘

这就是我们半个世纪以前Sg Bayor的老家,从司南马前来经过警察局之后的不远,抵达马来小学前的一个90度拐弯处,右边的一间小店,也就是当年的宏记杂货店。那时候的马来人叫我父亲为Ah Pen,也自然的叫我们的店为Kedai Ah Pen了。

记忆中店屋前面的几根大木柱子,据说是父亲当年请人在山上砍下来,手工刨制而成的。两三年前,当我回去探视这间我们从小住过的老店时,我发现这几根木柱子依然坚固无损,没有被白蚁蛀蚀。…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8, 2015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李信良·源记369肉粽

前两天在怡保中央茶室买了我最喜爱吃的肉粽。

讲到粽子我最喜爱吃的除了太平百龄茶室的“369”咸肉粽,就是怡保中央茶室的,这些肉粽我都吃了三十年了。

粽子的糯米相当软,还有咸蛋黄,肉和各种馅料配合的刚刚好够味!…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5, 2015 at 11:22pm — No Comments

李信良· 一个小牌匾

日前在储物室找到了这个小牌匾, 日子写着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是当年第一届英迪学院大专生下乡服务计划, 我受邀前往作专题演讲时所赠送的。


虽然时隔十六年, 依然记得那场演讲是在布先喜州小学礼堂, 时间是晚上,至于演讲的题目已不记得了, 只能记得那是关于青少年的课题, 也适合家长聆听。所以当时的听众除了大专青年, 还有家长, 老师, 村民及小孩子。…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June 25, 2015 at 10:31am — No Comments

《1994年司南马的市集》

20年前霹雳司南马的PASAR PETANG,也记不起是在什么年代开始,司南马县议会将大草场外面的大路,规划为每星期一次的市集地点,在午后开始将司南马县署前面的路段封闭,所有车辆均不准行驶,直到大街的十字路口。

由各地前来的小商贩,在路面画上了黄线的格子地点,由下午至晚上天黑,售卖各式各样食物或日常用品,政府当时成功带动了小镇居民低迷的经济,除了让小市民有机会经营小本生意,也让胶山小镇居民每星期有一次的机会出来逛逛,采购日常用品及解除枯燥与苦闷的生活。

如今司南马的市集已经搬迁了地点,这是司南马的马来网友在1994年6月时,拍摄于“泉美”商店前的旧相片,正好让我借来与大家分享,希望能唤起大家久远的记忆..........。

(李信良)

3-4-2015…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May 20, 2015 at 7:25am — No Comments

李信良·万里祭祖 ~ 慎终追远

清明时节的到来,许多已迁居外地的人皆纷纷返回祖先的原居地扫墓,有些人必须舟车劳顿行走数十里路,甚至数百里路途回乡祭祖。

然而,又有多少人能像司南马傅氏家族一般,乘搭飞机万里迢迢返乡祭祖!

司南马傅氏一族共十三人于三月廿七日,浩浩荡荡回返福建厦门丰洲县乡下。第二天在亲人带领下,翻山越岭来到葬在傅氏文化园的二位祖先坟前祭拜。

那里的墓地一般都非常宽大,大有气势磅礴之慨!…



Continue

Added by 李信良 on May 20, 2015 at 7:0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