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s Blog – November 2016 Archive (4)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二·芳鄰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玫瑰花園中劫後餘生的我,近來除了讀書和想實現夢中的事業以外,對於其他的一切差不多都灰了心。

有時在路上或坐在車中,瞥見兩旁成陣掠過去的窈窕裊娜的身影,總不能引起我凝眸或回首的一顧。面對面呼吸著少女的溫馨,我的心兒也同樣如對了大理石的雕像,止然無動。

「好了,死了,成功了!我若是『Thais』中的僧人,我大約總不會再墮到人間來吧?」在不多幾時之前,我發現了我自己心懷的冷靜,我便這樣讚美著我自己。同時,我也感著了孤獨的崇高。

然而,慚愧!慚愧!沙岸上的圍牆,終不是百年的固業。近來竟因了微微的一點傾慕,我的心兒又捨了冰鐵的寶座,站起來左右徘徊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18, 2016 at 9:40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白葉雜記》之一·心靈的安慰

幾年以來,都是喜歡將頭髮亂蓬在頭上不加梳理,但是近來忽然變了,卻又喜歡用一頂小帽子將它壓得很光,而且時常會止不住的走到鏡子前去照——這種變遷的原動力是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不過我覺得自己沒有力量舊阻止這樣做而已。有人對我說蓬頭髮的意味很深刻;光的卻未免淺薄,叫我仍舊恢復蓬的。我無言可答,我只好報之一笑,因為這二者的選擇權實在不操之我自己。這好比一個有了丈夫的女子,忽然又傾心戀愛了旁人,我們拿紀律和道德去勸她叫不要這樣做,實在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她的心已經變了。

同樣,近來我的心差不多也可說變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10, 2016 at 11:27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白葉雜記》序·夢的紀實

是一個和艷的上午,我一人在街上閒走。在熙攘的行人中,無意間我偶然瞥見了一位握著兩枝桃花的少女。

「……」我幾乎要停住腳喊了出來,但是突然我又遏止住了我自己。

由這不意的相逢,我想起了過去的去年,過去的去年的今日。

回想中一切都令人留戀,一切都令人低回,尤其是甜蜜的紅色的夢境。

分明還記得:去年的此時,在一座幽靜的遊園中,紅欄桿上,正憑伏了一對年少的佳侶。從落英狼藉的水中透出的並肩的倒影,連池中的遊魚也驚羨得凝止不動了,然而曾幾何時,風吹水動,春老人歸,一切都成了幻夢,一切都消滅了。…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4, 2016 at 2:3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 《紅燈小擷》之三

偶然走到一位朋友的樓上,站在窗口,望了那一列遠開去的屋瓦,秋景蕭蕭,使我憶起了我以前蟄居的那一間小樓,那除非是在夢中才可重見的一間小樓。

想到了那樓居的生涯,我心中就立時沈到了淒涼的回味裡。我將眼睛閉起,不願有一點外界的視象來擾亂我這可珍惜的情懷。

是由這一間小樓中,我才尋到了我可獻身的事業;是由這間樓中,我才得著了可以永為我崇拜的不滅的偶像。

也是由這一間小樓,我的靈魂才又披著葬衣從墳墓中重鑽了出來。

然而,好景不常,在曇花將要聚成纓絡的華蓋的時候,可惡的命運竟將幸福的舵兒轉了。我失去了小樓的居住。…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November 1, 2016 at 8:29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