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求敗's Blog – August 2016 Archive (4)

葉靈鳳《她們》之六·送別

  從影戲院中散出來的時候,已經是近八點了。我要送她回到家裡去,她不肯,她說怕路上會有熟人遇見。 

  「遇見熟人又怕什麼?我明夜就要乘船到天津去了,你今晚還這樣的狠心!」 

  「什麼?你明天到天津去?我怎沒有聽你說起過?」她臉色突然緊張了起來,站住了這樣向我追問。 

  「我怕預先使你知道了你要煩心,我想在今晚送你到門口時再對你說的,你偏偏又不願我送了。」我笑著說。 

  她不再開口,只是用身子緊靠著我,推著我向她回家的路上走去。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August 31, 2016 at 11:53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她們》之五·玫瑰

  前天寫信給她,約她今天下午到我此地來。上午我出去買了四朵猩紅色的玫瑰,來插在一座黃色的花瓶中。我將房間收拾好了,我靜候著她來。 

  有風。從窗中望出去,天色很沉滯。望著蕭蕭的街道,光禿的樹枝,外間似乎很冷。然而我房中有火,我什麼也不覺得。 

  下午她如約來了。一走進房來,她脫下了大衣,向房中望了一望,便向我說: 

  「你知道我今天一定會來麼?」 

  「是的,你看,幾朵玫瑰花都開了,這便是我知道你今天要來的預兆。」我媚笑著說。 

  她將眼睛向瓶中的玫瑰望了一望,又轉過眼來向我望了一望。她冷冷的笑著說: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August 25, 2016 at 10:30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她們》之四·英

  夏天在北京海甸病足時,臥在朋友宿舍內的床上,有一天,朋友挽了一位小女孩子走來。只有八九歲,一頭披拂的短髮,穿一身水紅的短衣,兩顆漆黑的眼珠,湛湛的似是偶然迷路在人間的天使。 

  「她是誰?」一見她進來,我禁不住問我的朋友。 

  「她是英,你不認識的——英,叫他一聲Y先生。」 

  英飄然閃過眼睛來望我。 

  「英,你認得我麼?」我貿然伸出手來去拉她。她突然將手一擺,睜大了兩隻眼睛怒視著我。她小嘴鼓著,臉上充滿了不可侵犯的威嚴。 

  「我不認識你!」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August 11, 2016 at 8:20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她們》之三·天書

  換上了夜禮服,走到許久沒有去了的露的家裡。 

  走進客廳,紅紗燈的光影下,露正在那裡彈琴。一身棗色的外衣,掩在琴旁一盆油綠的粽櫚葉下,兩隻嫩白的手在琴鍵上柔軟的跳著,頭上的短髮也隨著抖動。 

  映著燈光,一切都成了粉霞色。青春似乎在室中到處向人微笑。在這樣的情形下,誰也不相信除了酒之外,世間沒有旁的東西能使人沉醉。 

  我輕輕地走到了她的身旁,她見著是我,琴韻冷然中止了。 

  對於音樂,我是全然不涉獵的,這個我自己知道,她也知道。 

  「這上面是些什麼?」我微笑著指著琴譜。 …

Continue

Added by 東方求敗 on August 9, 2016 at 1:2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