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jang 左岸's Blog (248)

日本革命詩人·石川啄木(1)

生平與創作 

 

引 子 



石川啄木(1886—1912)是日本近代文學史上卓有成就的詩人、小說家和評論家。他的一生雖然是短暫的,僅僅生活了二十七個春秋,卻在20…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6, 2018 at 5:42pm — No Comments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3)

真的詩人再改善自己、實行自己的哲學方面,需要有政治家那樣的勇氣,在統一自己的生活方面,需要有實業家那樣的熱心,而且經常要以科學者的敏銳的判斷和野蠻人般的率直的態度,將自己心裏所起的時時刻刻的變化,既不粉飾也不歪曲,極其坦白正直的記錄下來,加以報導。…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6, 2018 at 5:39pm — No Comments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2)

釧路是個寒冷的地方。是的,只是個寒冷的地方而已。那是一月底的事,我從西到東的橫過那被雪和冰所埋沒、連河都無影無蹤了的北海道,到了釧路。一連好多日子,早晨的溫度都是華氏零下二十度到三十度,空氣好象都凍了。冰凍的天,冰凍的土。一夜的暴風雪,把各家的屋檐都堵塞了的光景我也看到了。廣闊的寒冷的港內,不知從什麽地方來的,流冰聚集,有多少天船只也不動,波浪也不興。我有生以來頭一次喝了酒。

把生活的根底赤裸裸的暴露出來的北方殖民地的人情,終於使我的怯弱的心深深的受了傷。

我坐了不到四百噸的破船,出了釧路的海港,回到東京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6, 2018 at 5:37pm — No Comments

石川啄木·可以吃的詩(1)

這篇詩論的原題是《寄自弓町——可以吃的詩》,發表於一九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七日的《東京每日新聞》上。根據巖波書店版《啄木全集》第九卷譯出。



關於詩這東西,我有一個很長的時期曾經迷惑過。

不但關於詩是如此。我至今所走過的是這樣的道路,正如手裏拿著的蠟燭眼看著變小了,由於生活的壓力,自己的“青春”也一天一天的消失了。為了替自己辯護,我隨時都想出種種理由來,可是每次到了第二天,自己就不能滿足了。蠟燭終於燃盡,火也滅了。幾十天的工夫,我仿佛投身在黑暗之中——這樣的狀態過去了。不久我又在黑暗中,靜待自己的眼睛習慣於黑暗——這樣的狀態也過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6,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103歲“反詩歌”祖師尼卡諾爾·帕拉去世

尼卡諾爾·帕拉(1914-2018),智利詩人、物理學家和數學家。1914年出生於智利中部萊布紐省的聖法比安德阿裏科,父親早逝,兄弟姐妹八人靠母親當裁縫撫養長大。此後帕拉家族歷經四代,湧現了伊爾達·帕拉、比奧萊塔·帕拉、拉洛·帕拉等著名民謠歌手,以及多位藝術家、音樂家、建築師、工程師等等,現已成為智利最富傳奇色彩的文藝家族。

1938年,帕拉在智利大學獲得數學與物理學學位,1943至1945年赴美國布朗大學學習物理學;1949至1951年間獲英國文化協會資助,在牛津大學研究宇宙學(cosmology),之後帕拉返回智利大學,擔任理論物理學教授直至1991年退休。期間帕拉一直在寫詩,1937年憑處女作《無名歌集》(Cancionero sin nombre)獲得“聖地亞哥市詩歌獎”;1954年因《詩與反詩》(Poemas y antipoemas)獲得“作家聯盟獎”;1969年因詩集《沈重的工作》(Obra…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4, 2018 at 2:58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鋼琴獨奏》

人的生活已經僅僅是遠距離外的一次行動,

一只杯子裏面閃閃發亮的一點兒泡沫;

樹木已經僅僅是興奮激動的家具,

不過是幾件永恒運動著的桌;

我們自己已經也僅僅是一些生物

(就像上帝本身不是別的就是上帝而已)

我們說話已經不是為了讓人聽見

僅僅是為了讓其他別的人說話…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34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短歌》

一天夜間我成了百萬富翁 

多謝一局臺球讓我細細觀看 

一面或凹或凸的哈哈鏡中的形象。 

我覺得是了不起的成就 

如果發明出一具雙層底的棺材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33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警示牌》

萬一發生火災

請勿使用電梯

嚴禁吸煙

請勿亂扔垃圾

嚴禁隨地大便

除非另有提示

 

前進吧,基督精兵們

聯合起來,全世界無產階級…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27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最後一次舉杯》

無論是否情願

我們都只有三種選擇:

昨天,今天和明天

 

甚至沒有三種

哲人說,昨天就是昨天

留下的只有回憶

誰都無法從摘下的薔薇中

采到艷麗的花瓣…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25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致年輕詩人》

寫詩就要

自在隨意

以為只有一條路可走

到頭來

見到的不是詩

而是濺落橋底

的血跡

 

詩人的心…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24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原則宣言》

我宣布我是個死忠天主教徒



從來沒混淆過圓餅乾和華夫




我宣布我是個馬克思的弟子




對了,我拒絕跪下祈禱




我是個天生的資本家




完全為魚子醬瘋狂




我宣布我是希特勒的弟子




相信我,我拒絕任何形式的模仿…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23pm — No Comments

(智利)尼克諾爾·帕拉《想象的人》

想象的人

住在想象的河邊

想象的屋子裏

周圍是想象的樹

 

想象的墻

掛著想象的古老圖畫

補不好的想象裂縫

露出想象的世界…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2, 2018 at 12:09pm — No Comments

翟永明 ·輕傷的人,重傷的城市

輕傷的人過來了

他們的白色紗布象他們的臉

他們的傷痕比戰爭縫合得好

輕傷的人過來了

擔著心愛的東西

沒有斷氣的部份

脫掉軍服  洗凈全身

使用支票和信用卡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February 1, 2018 at 10:31pm — No Comments

張耳·第五種取向

也許折一隻紙鳥是最後一招了

翻上翻下總不如意

"東方屬木",她宣布

太陽神莊嚴的嫩臉

塗上一層綠色就變成了你

剪下的那片枯黃的葉子

飛翔雲際

放逐多年自牧成羊

牧童的歌流傳至今…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40pm — No Comments

張耳·山西情歌

你回來了

我不再出門

遍體撫摸

皮膚的記憶盛過心的嘆息

黑鳥還會在我的黑頭發中作窩嗎,親親?

兩種撫摸不是一種撫摸

 

你來了

我重新描畫眉毛

鏡子落滿塵土…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40pm — No Comments

張耳·漁人與作家

 

這條路我總走錯∶出地鐵往西

就誤入東方的中國城,黑咖啡

酸辣湯,餐桌花瓶裏也埋著鎮魚的冰。

混淆的湯水,鮮花與魚腥。

 

只有我一個茶客,明亮的地板,手繪彩漆

方桌。書沒人翻動,每人都可以是一部。…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39pm — No Comments

翟永明 ·致大麻

她們說:不要你

你坐在兩個紅色口袋之間

你的床單是白色的

你的大衣  遠處的街道

是白色的

 

她們說是因為她們不知道

天在下面  地在上面

她們也不知道化身為酒的驚喜…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37pm — No Comments

翟永明 ·中國光頭

有好一陣  閃光燈

蒸雲蔚霞  由疾而緩

之後  我又看見

紅色天鵝絨  垂簾之下

站著的  中國光頭

 

他們並列  不顯露破綻

他們無數個  有時

合為一個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36pm — No Comments

翟永明 ·第二世界的遊行

我看過第二世界的遊行

我騎車從他們前面飛過

他們走得很慢

牽著狗  抱著貓

推著小Baby……

 

遊行的日子  天氣

總是很好  那些得天獨厚的

雲朵  又大又白…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35pm — No Comments

翟永明 ·新天鵝湖

舞台上,又搭好了雲梯

男人們背著牛奶罐列隊前行

這是他們慣有的戰爭場面

 

另一面,天鵝們也搭好了樹巢

他們的四肢軟軟地搭下

這是他們喜愛的溫柔場面

 

男人喜歡到處藏著槍

從腋下到底下 …

Continue

Added by Rajang 左岸 on June 15, 2017 at 7: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