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Via della Seta's Blog – October 2016 Archive (3)

李健吾·雨中登泰山

從火車上遙望泰山,幾十年來有好些次了,每次想起"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那句話來,就覺得過而不登,像是欠下悠久的文化傳統一筆債似的。杜甫的願望:"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我也一樣有,惜乎來去匆匆,每次都當面錯過了。

而今確實要登泰山了,偏偏天公不作美,下起雨來,淅淅瀝瀝,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在心裏。天是灰的,心是沈的。我們約好了清晨出發,人齊了,雨卻越下越大。等天晴嗎?想著這渺茫的"等"字,先是憋悶。盼到十一點半鐘,天色轉白,我不由喊了一句:"走吧!"帶動年輕人,挎起背包,興致勃勃,朝岱宗坊出發了。



是煙是霧,我們辨識不清…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October 25, 2016 at 9:53pm — No Comments

賈祖璋·南州六月荔枝丹

幼年時只知道荔枝乾的殼和肉都是棕褐色的。上了小學。老師講授白居易的《荔枝圖序》,讀到"殼如紅繒,膜如紫綃,瓤肉瑩白如冰雪,漿液甘酸如醴酪,實在無法理解,荔枝哪裏會是紅色的!荔枝肉像冰雪那樣潔白,不是更可怪嗎?向老師提出疑問,老師也沒有見過鮮荔枝,無法說明白,只好不了了之。假如是現在,老師縱然沒有見過鮮荔枝,也可以找出科學的資料,給有點鉆牛角尖的小學生解釋明白吧。

白居易用比喻的筆法來描寫荔枝的形態,的確也有不足之處。繒是絲織物,絲織物滑潤,荔枝殼卻是粗糙的。用果樹學的術語來說,荔枝殼表面有細小的決狀裂片,好象龜甲,特稱龜裂片。裂片中央有突起部分,有的尖銳如刺,這叫做片峰。裂片大小疏密,片峰尖平,都因品種的不同而各異。…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October 21, 2016 at 9:00am — No Comments

李霽野·花鳥昆蟲創造的奇境

這兩天又翻讀哈德生(W. H. Hudson)的《鳥與人》(Birds and Man),在第二章中他談到,他叫格雷(Edward Grey)在講演中說,對於禽鳥的喜愛、欣賞和研究,比在許多人的二道手興趣的和習慣的娛樂中,有更新鮮、更歡快的樂趣;叫著禽鳥的快感比其他任何歡樂都更為純潔而持久。這幾句話引起我頗為愉快的回憶。

在我故鄉老屋的後面有一個池塘,塘中有個小小的土島,這是我童年的仙鄉。有時我站在塘岸看望遊魚和浮萍,一次一雙翡翠鳥從水面急飛掠過,那電光似的一閃留下色彩悅目的印象,以後很久,多次我一閉目,這印象就在我的腦際浮現,仙鄉似的景物清晰在望。同我一起驚看翡翠的有我童年初戀的少女,她的倩影當然也會一同出現。 …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October 13, 2016 at 9:39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