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深博's Blog (207)

《陳明發 1978 散文選》走在六月的流煙裡

這樣,童年以後,黃花是逐風的散文,雲是凝鬱的夢。許多迷戀着歷史的傲岸,許多不屈於現實的激情,踏響天涯的跫音,孤獨地從一個季節走向另一個季節。落寞地走在一張一張陌生的不陌生的容顏間。而妳,在風中盈姿而來,步入了我的夢。一瓣羞澀的凝視,一朵心悸的喜悅。女孩,我開始感覺到校園的黃花無限的嬌豔,遠山異常的湛藍,近波翠綠 … … … …。



     ——————————————————————————————————…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une 15, 2018 at 9:00p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時間的眼睛》

這是時間的眼睛: 

它向外斜瞧 

從一條七彩的眉毛下。 

它的簾瞼被火焰清洗, 

它的淚水是熱蒸流。

朝向它,盲目的星子在飛 

又熔化在更燙的睫毛上: 

它是世界上日益增長的溫暖 

死人們 …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4, 2018 at 3:16p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小說家》

裝在各自的才能裏象穿了制服,

每一位詩人的級別總一目了然;

他們可以象風暴叫我們沭目,

或者是早夭,或者是獨居多少年。

他們可以象輕騎兵沖前去:可是他

必須掙脫出少年氣盛的才分

而學會樸實和笨拙,學會做大家

都以為全然不值得一顧的一種人。

因為要達到他的最低的願望,…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 2018 at 7:14p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戰爭時代》(選四)

十四

是的,我們要受難,就在此刻;

天空像高燒的前額在悸動,痛苦

是真實的;探照燈突然顯示了

一些小小的自然使我們痛哭。

我們從來不相信他們會存在,

至少不存在我們這裏。它們突地

像醜惡的、久已忘卻的記憶湧來,

所有的炮像良心一樣都在抗擊。…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 2018 at 7:13p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安眠曲》

我的愛.見把你凡人的頭

枕著我不忠的手臂安眠;

心懷憂思的青春之年

經不住時間和熱病燒焚,

終將燒盡個體的美色

墳墓將證明她蜉蝣薄命。

但此刻啊,直到黎明前,

且讓這尤物睡在我的臂彎

她只是個有罪的凡人哪,…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 2018 at 7:13p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深晚》

深怨如金色的話語、夜開始 

我們吃無言的蘋果 

我們工作,樂隨我們的星宿 

我們站在菩提樹的秋天裏如冥想的鷗鳥 

如南方來的燃燒的客人 

我們指著新的基督起誓:塵土合塵土 

飛鳥合流浪的鞋 

我們的心合水中的梯級 

我們指著世界對流沙起誓 …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6, 2017 at 9:08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什麽縫在了》

什麽縫在了 

這聲音裏?所縫何物 

這聲音 

此時此地,還是別處?

深淵 

皚皚(我發誓),雪針 

由其上升起

(覆被深淵)咽下

你歸置這世界 

數起來 …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6, 2017 at 9:07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無題》

在未來以北的河流裏 
我撒下這張網,是你 
猶豫不決地加重它 
用石頭書寫的 
陰影

張棗 譯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6, 2017 at 9:07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棉線太陽》

普照灰黑的荒原。 
一棵樹── 
高貴的思想 
彈奏光之清調:敢有 
歌吟動地哀,在那 
人類的彼岸。

張棗 譯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May 26, 2017 at 9:07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花》

這石頭。 

這空中之石,被我追蹤。 

你的眼,盲目如石頭。

我們曾是 

手, 

我們掏空黑暗,我們找到 

那個詞,它將夏天魔幻出來: 

花。

花──一年支盲目的詞。 

你的眼和我的眼: …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10, 2017 at 9:42a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布魯塞爾的冬天》

王佐良 / 譯

寒冷的街道纏結如一團舊繩

噴泉也在霜下噤不作聲

走來走去,看不請這城市的面容

它缺少自稱"我乃實物"的品性

只有無家可歸和真正卑微的人們

才像確切知道他們身在何處

他們的淒慘集中了一切命運

冬天緊抱著他們,像歌劇院的石柱…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1, 2017 at 10:42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我仍可以看你》

我仍可以看你:一個反響
在那些可以昆蟲的觸角暗中摸索朝向的
詞語,在分開的山脊。

你的臉相當驚怯
當突然地
那裏一個燈一般閃亮
容納我,正好在某一點上
那裏,一個最痛苦的在說,永不

王家新 譯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4, 2017 at 9:17am — No Comments

策蘭詩選《曾經》

我聽到他, 

在沖洗這世界, 

在冥冥中,通宵達旦, 

如真。

一個和永恒 

消散, 

歸一。

曾是光。拯救。



達文 譯…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9, 2017 at 4:50pm — No Comments

冰夕·閱讀北島〈黑色地圖〉關鍵詞的觸擊

〈黑色地圖〉 作者:北島 發表於2002年



寒鴉終於拼湊成

夜﹕黑色地圖

我回來了——歸程

總是比迷途長

長於一生



帶上冬天的心

當泉水和蜜製藥丸

成了夜的話語

當記憶狂吠…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3, 2017 at 11:06a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美術館》

關於苦難他們總是很清楚的,

這些古典畫家:他們多麼深知它在

人心中的地位,甚至痛苦會產生,

當別人在吃,在開窗,或正作著無聊的散步的時候 ;

甚至當老年人熱烈地、虔敬地等候

神異的降生時,總會有些孩子

並不特別想要他出現,而卻在

樹林邊沿的池塘上溜著冰。

他們從不忘記:…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30, 2017 at 8:16p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散步》

阿九 / 譯

我選擇一條路,到處走動,

當我有個謠言要去散布,

有幾件工具要還,或者幾本書要借給

有個另一條路上的人。

然後我折返回來,盡管

我撞見自己的足跡,

那條路卻依然是新的。

我所想要做的,現在已經做好,…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5, 2017 at 11:07a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 《著名人物志》

廉價傳記會告訴你他的所有身世遭際: 

父親如何痛打他,他如何走逃, 

他青年時代怎樣拼搏,怎樣行動 

使他成為一代梟雄: 

他怎樣作戰,垂釣,打獵,徹夜工作, 

盡管頭暈,仍攀過罕至的山峰;為某海洋命名: 

有些最新的研究者甚至寫道 

和你我一樣,愛情曾使他淚濕青衫。…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3, 2017 at 4:07pm — No Comments

W. H. 奧登詩選 《戰時·第18首》

他被使用在遠離文化中心的地方,

又被他的將軍和他的虱子所遺棄,

於是在一件棉襖裏他閉上眼睛

而離開人世。人家不會把他提起。

當這場戰役被整理成書的時候,

沒有重要的知識會在他的頭殼裏喪失。

他的玩笑是陳腐的,他沈悶如戰時,

他的名字和模樣都將永遠消逝。

他不知善,不擇善,卻教育了我們,…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2, 2017 at 8:16am — No Comments

希尼 (SEAMUS HEANEY)詩選·山楂燈

隆冬的山楂樹不當令地燃燒著,

蟹爪刺,給小個子用的小燈盞,

不想再要他們別的什麼,只要他們保持

不讓那自尊的燈芯熄滅就行了,

免得亮光招致他們失明。

但是有時候當你的呼吸羽毛般輕歙在寒霜中,

它會變成第歐根尼遊蕩的形狀,

手上提著他的燈籠,尋找一個正人君子;

於是你最後從山楂樹背後細看…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8, 2017 at 9:07am — No Comments

希尼 (SEAMUS HEANEY)詩選·鐵匠鋪

我只認得一道進入黑暗之門。

外面,舊軸和鐵箍正在銹蝕;

裏面,鍛砧短音的鏗鏘聲,

不可預料的扇形火花

或新蹄鐵在水中變硬時的噝噝聲。

鍛砧一定是在中央某處,

呈獨角獸狀,一端是四方形的,

固定在那裏:一個祭壇,

在那裏他把自己消耗在形狀的音樂中。…

Continue

Added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7, 2017 at 4:2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