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s Blog (382)

林燕妮·說故事的人

心情極好時寫不出稿,

因為只需用“快樂”兩個字便寫完。

心情平淡時勉強可寫點稿,

因為總會意見多多。

心情壞時寫稿最容易。

情緒起伏多、牢騷多、怨苦多,要寫便可寫一大堆了。我還發覺,人在最不快樂時,反而寫快樂寫得最好,因為那時對快樂最渴望也最向往,這麽一來,難免把快樂形容得精彩萬分。…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April 9, 2017 at 5:41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小城的故事

寒冷的夜,抱著兩條大棉被把自己壓在沙發上看電視,就打定主意整個晚上都不動了,聽著門鈴響沒有應門,聽著電話響沒有聽電話,一心一意要冬眠。

只是,熒光幕上出現了個美國小鎮,路上疏落而漫無目的的行人汗下如雨,在驕陽下無聊地這邊懶懶地望一眼,那邊閑閑地回回頭……似曾相識的熱昏昏,似曾相識的陌生,令我想起那些日子,推開了棉被把電視機熄掉。

在那熱昏昏的小城,我足不出戶,我根本不喜歡那小城的樣子,亦根本不在乎那小城的樣子,把自己關在那麽一個的地方,只為了天天等他下班回來,過我們那沒有將來的日子。…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April 9, 2017 at 5:4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說女星

小時較少看國、粵語片,母親要看格力哥利柏、史超活格蘭加,父親要看瑪莉蓮夢露,阿娃嘉娜,我是跟著去的,自然是爸媽看什麽我看什麽。

反而長大了後,在電視上看到很多國、粵舊片,又是另一番滋味。

第一個感覺是:劇情千篇一律的多,創新的少,演表哥的演員永遠演表哥,演表妹的演員永遠演表妹,演好人的永遠演好人,演壞人的永遠演壞人,不是演的不好,而是角色變化的機會不多。

第二個感覺是:那時的明星真的像明星。

從未喜歡過林黛,不過她的確是星光四射。…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April 9, 2017 at 5:4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許人間見白頭

在“貓頭鷹時間”內看翁倩玉,滿臉艷光,一雙眼睛水波流轉,很明麗的一張臉孔!

隨而想起幾位日本影星,中學時期,只要看見加山雄三的臉孔便神魂顛倒,把他拍得最漂亮的電影如《姿三四郎》《赤胡子》等,我不下看了五六次,還打破了我不肯獨自看電影的習慣,摸到專放舊片的陋街戲院去看。不過,我的“影迷”時期過去了,中學畢業後,便沒有如此瘋狂的迷明星。加山雄三亦早老了,近年看他在紅白大賽中,光彩和年青時已經判若兩人。雖然容貌依稀,但就是這裏松了一點點,那兒生硬了一點點,這些“一點點”,便把整個人的風華改變了,現在的加山雄三,頂多是個不醜的中年人而已,從前那種“男人中的男人”魅力,已經隨風消散。…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April 7, 2017 at 4:42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最小偏憐

做兄弟姊妹最小那個是幸運的,不論什麼家庭,最驕縱的每每是老幺。

通常,老幺受罵受罰最少,理由很簡單,老大出生時,父母正當年少氣盛的年齡,火氣亦最大,生到最小那個時,一來火氣收了,二來對頑童已經習慣了,將就一下,少罵兩句不出奇。

在經濟情形方面,除非是大富不衰之家,不然,小夫婦初組家庭,事業尚未有成,余錢不多,老大自然不能夠要什麼有什麼,但是,到老幺出世時,經濟情形多半好了,白手興家的也興得差不多了,老幺的物質享受免不了比老大小時好了。

認識不少白手興家的人的子女,老大多半是親眼看見爸爸如何辛苦做事,以至成功,所以對錢得來不易這回事,總有個概念,最小那個可不知道了,因為一生下來便已經有錢,又沒看過爸爸辛苦,故此揮霍起來,一點也不心疼。…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April 3, 2017 at 1:04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讓女兒競選港姐嗎?

跟女友們談起港姐選舉。

有問:“假如你的女兒長大了,你會不會讓她參加港姐競選?”

在座幾位太太,多半是英、美留學生,而且都環境優裕,她們的女兒,自是千金小姐了,我幾乎肯定她們說:

“不會。”

料不到大部分卻說會。

其中一位說:

“假使她長得漂亮,便讓她去選,假使她長得不漂亮,便不讓她去現世了。”

另一位說:…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30,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假如你不知道生日

看書,看到這個有趣的問題,不禁想一下所認識的朋友。

常常聊天,而且很聊得來的朋友,從二十歲到七十歲的都有,我都把他們當做跟我年紀差不多,從不覺得誰老誰少。基本上,聊得來與聊不來與年齡無關,所以一直不大感到年齡的界限。

其實,有些人六十多歲比我還活力充沛,有些二十多歲比我思想成熟,每個人,特別是思想獨立的人,行動心態想法都是和實際年齡有出入的。

有位女朋友認識多年了,我一直以為她四十多歲,最近才知道她原來六十出頭。只是,她的活潑敏捷與思想之新潮,跟傳統的六十歲人完全是兩回事。所以,不管她告訴我她多少歲,我也依然只當她四十多歲。…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30,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妙人妙事妙語

圓圓多妙語,例如:

“嘩眾而不取寵”

“合作成功而不愉快”,

都是十分一針見血的話。

張徹也是妙人,說他有些火氣大的文章理由,張徹說:

“怎麼?我理曲而氣壯呀。”

亦舒的丈夫阿莊可稱為“最纏綿的丈夫”。

拍拖時已常摟著亦舒又惜又疼,如今新婚,一樣摟著新娘子又惜又疼,怪不得亦舒小說的男主角名字都由“家明”改做“莊”了。…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28, 2017 at 6:02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預言

有些人天生對命理天運之事,有種離奇的異稟,不知如何會有所預知。今年這場海戰,就是位有這種異稟的朋友預告的。這位朋友,既非政治家亦非職業相士,不過,很多朋友的一些未來事,都被他預測得很準,八二年世上有大海戰發生,是他在兩年前說的,那時我們只是在聊天,做夢也沒想到事情會因名不經傳的福島而起,更料不到會是英國和阿根廷之間的戰事。我們會想到蘇聯、中共、台灣、中東、美國,總之就是沒想起阿根廷和英國會打起來。

當然,這位朋友看得懂占星命理的古書,不是因為他跟誰學過,而是他自然看得懂和會得從而推算,他自己也說,他命中注定是會懂這些東西的,此外別無解釋,已故名堪輿學家吳思清常對登門求傳授心得的後輩說,這些東西不用教,後世自會有應會者懂得,一本深奧得無人看得明白的書,自有有緣者一看便明白。…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24, 2017 at 9:3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自序

是很仿徨的一晚,搖電話找遍可以傾談的朋友,都不在家。人,就是這樣,有時無可奈何地孤獨。

本來不想寫自序,然而,此夜面對四壁,當我想起未來的日子遙遙無寄,疲累而又灰心時,我惟一挽救自己的方法,便是攤開稿紙,一句一句地寫。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有些人需要寫作。

書裏邊很多話,其實是我在自己解慰自己。當然,我永遠找尋陽光,找尋希望,文章裏朝氣勃勃的話,不少是我在痛苦死亡幾回後,掙紮著支持自己的東西。不要問我有什麼值得灰心的事,不要批判我有沒有痛苦的資格。…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8, 2017 at 8:49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水床

水床被稱為最性感的床,我睡過一年,對之絕無好感,只覺不勝其煩。

水床的第一個不好的地方便是一張床沒法弄得齊整,因為床裏的水一碰便蕩來蕩去,把床鋪弄得淩淩亂亂。

水床第二個不好的地方便是冷,除非那張水床有溫度調節器,不然睡上去冷冰冰的,寒氣直透脊骨,縱使在夏天也嫌太冷。我常常覺得睡水床睡久了會害風濕,那一年我一直將一張尼龍被墊在床單下面,擋一下水床的寒氣,一年後把那尼龍被揭起來,發覺貼在水床的一面長了一層青綠色有點像青苔的東西,可見濕氣是多麼重。很多人以為塑膠是不透氣的,其實塑膠是透氣的,不過透得很慢很慢而已。玻璃瓶子不會透氣,瓶膠瓶子卻會,短期內裏面的東西不會變,日子久了還是會變的。我想:如果那一年我不用被隔一隔,我的背不知道會怎麼樣了。…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平價新衣

在洛杉磯住得久的人,都知道買平價新衣的門路,因為洛杉磯是美國西岸的制衣中心,很多為了各種原因而去不了百貨公司的廠貨,便分散在不同的平價新衣中心。

這些中心,通常沒有什麼門面,也不做廣告,不知者經過也不會注意,即使進去了,也亦未必耐心找,因為幾千件衣服,不分門不分類不分尺碼地密密麻麻擠在一行又一行的衣架上,不容易找到件合穿又合心意的。何況,幾年的款式堆在一塊,挑了舊款得不償失。…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7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高級故衣店

我不知道香港的太太小姐們,那些八千塊錢一件的晚禮服,在穿過一次之後如何處置。衣服不太搶眼,還可以多穿一兩次,太搶眼的,一次便報銷,因為參加舞會的,大同小異都是那些人,同級的人,當然不要你的舊衣服,沒有大舞會去,或者不喜歡去舞會的人,一樣不會要你的舊晚禮服。所以,處置一件名貴而又美麗的舊晚禮服,有如謀殺了一個人後,如何處置那個屍體一樣麻煩。我提議電視台收購這些優雅的衣服,省得演員們扮富家女闊太太時穿得不倫不類。雖說時裝劇有店鋪肯讚助衣服,但是比較名貴的,不會有人肯借出來,因為除了化妝品會弄汙衣服之外,有些不守規矩的藝員,演完戲後會拿去穿上街,這麼一來,那件衣服“讚助”完之後已經變了殘貨,怎麼賣得出去?所以,最好的方法還是收購名媛只穿過幾次的衣服。…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投入

寫小說,像在腦袋中演戲,能夠投入的角色,便寫得好,不能夠投入的角色,便寫得不好。

有些角色越寫越喜歡,有些角色越寫越不想提,要是選錯了主角,把大事都交在他身上,但是卻越寫越對他沒興趣,便一切都糟糕了,想跟他離婚也離不掉,除非把故事丟了,重新安排過。

徐克看劇本,最是憐香惜玉,“別讓她做壞事吧,我舍不得。”簡直當那個是活人。

許鞍華拿著喜愛的劇本,未拍也早已投奔怒海了。“這個角色就是要這個人做嘛,她就是這個人嘛。”劇中人似乎已經跟她活在一起了。

劉兆銘演朱溫,英雄末路時想起逝去的夫人,呼她的名字呼得淒絕,嚇死了導演。…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6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怎樣得到你所想要的

美國有位很著名的女心理學醫生,叫做哉絲·白德JOYCE BROTHERS。她經常在電視上和電台上為廣大觀眾及聽眾解決心理上的問題,年前寫了本暢銷書:“HOWTO GET WHAT YOU WANT OUT OF LIFE”(怎樣得到你所想要的),我也買了一本,每在覺得自己窩囊時翻一翻,從中總找到點勉勵和指引。

假使你對自己很滿意,你不必看那本書,假使你是我這類一星期有六天覺得自己工作不出色,又遙遙未達到心目中的成就的人的話,那本書應該對你有點幫助。…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5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合作

事情要辦得成功,最好整體中能有以下四種人:

第一種是策略專家,分析形勢,找出幾條可走之路,同時又預測對手會作什麼攻勢或抵禦,這種人,每每長於準備各種策略而不善於作取舍,所以便需要第二種人。

第二種人是善於選擇應走策略的,叫他詳訂策略,他未必周全,不過在選擇上有眼光有膽色,每每可以從幾個不同的策略中選出最好那一個。當然,他也有選錯的時候,不過凡事總得有個決策人,師爺雖是多計,可是叫他想出一百個計容易,叫他選一個去實行他可舉棋不定,所以需要個選策兼作總領導的人。

第三種是火車頭式肯沖刺的人,這種人去打頭陣最好,因為勇不可當,勁道十足,而且膽大肯幹,刀山火海都不怕去。…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3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我”得太多

現代人的一般毛病,便是“我”得太多:我的名、我的利、我的前途、我的目標……回想,從學生時代的勉強服從,掙紮到把自由握在手上,再演變成為爭取到個鬥大的“我”字,這十幾年的自我,也實在夠了,午夜醒來,覺得我來我去十分無聊。出神間,失手潑了一身冰冷的“可口可樂”,眼前浮起每日在街上船上車子上一張張“我”!“我”!“我”!的臉孔,心裏一陣厭煩。我們這輩人,我得無忠無孝,無道無義,這樣“我”下去,簡直等於孤立自己。所以,現代人大嚷孤獨苦悶,其實是“我”得太多的緣故,沒有分享,便等於寂寞,到底,天下間沒有人會有趣得令自己百看不厭。…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沒有

沒有讓人或者事令自己思念,

不再有夢想卻間中有狂想,

不介意得到什麼和失去什麼,

也不可能激動或者發怒……

這樣的日子有如一條被洗擦了所有聲音卻不錄上新的聲音的錄音帶,你習慣性地把錄音機繼續開著,眼看聲帶轉著,可是卻沒有聲音。這是啞的日子。也許快樂不能算是人生目標,說自己只追求快樂的人也許比說自己在飄蕩的人更加沒有依歸。

眼淚只是眼睛被風吹進沙子時才下的,

親熱是明知道自己不會愛那個人的時候才表現的,…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清晨、下午、還是夜

問我喜歡清晨、下午、還是夜?

如果早上不用起床,我會喜歡夜,整個夜。

如果下午可以睡覺,我會喜歡清晨,從淩晨直落到天明的清晨。

如果要強逼自己早上起床,和強逼自己晚上睡覺,那我只好喜歡下午。…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睡

夜深,人都睡了,悄悄走出客廳,攤開稿紙,灑上一些香水,沒有墨香卻有紙香。那是一天裏最安寧的時刻,我可以靜靜地寫槁、翻書、甚至翻箱翻筐,找幾封舊信看,找幾張舊照片看,又或者,把件久已不穿的衣服披上身看,熨一件恤衫,或者用膠水黏好開了口的鞋。

夜裏,我就是喜歡在屋子裏遊遊蕩蕩,東摸西摸,做沒有人叫我做的事。這是我心愛的遊蕩,因為白天,做的都是別人要求我做的事。

我是極度需要以孤獨去調劑繁忙的人,再好的朋友、情人、丈夫,也不能二十四小時相對。根本上,二十四小時都要與人溝通,實在太累了,總得有段時間,四周無人,讓我獨個兒半夢遊地做瑣碎事。和坐著發呆。…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March 14,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