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016 Blog Posts (1,306)

張愛玲·草爐餅

前兩年看到一篇大陸小說《八千歲》,裏面寫一個節儉的富翁,老是吃一種無油燒餅,叫做草爐餅。我這才恍然大悟,四五十年前的一個悶葫蘆終於打破了。

二次大戰上海淪陷後天天有小販叫賣:“馬……草爐餅!”吳語“買”“賣”同音“馬”,“炒”音“草”,所以先當是“炒爐餅”,再也沒想到有專燒茅草的火爐。賣餅的歌喉嘹亮,“馬”字拖得極長,下一個字拔高,末了“爐餅”二字清脆迸跳,然後突然噎住。是一個年輕健壯的聲音,與賣臭豆腐幹的蒼老沙啞的喉嚨遙遙相對,都是好嗓子。賣餛飩的就一聲不出,只敲梆子。餛飩是消夜,晚上才有,臭豆腐幹也要黃昏才出現,白天就是他一個人的天下。也許因為他的主顧不是沿街住戶,而是路過的人力車三輪車夫,拉塌車的,騎腳踏車送貨的,以及各種小販,白天最多。可以拿在手裏走著吃——最便當的便當。…

Continue

Added by A'Lessy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3pm — No Comments

朗天·懷舊消費已成氣候

看電影《李小龍》部份場面赫然像極《歲月神偷》,那把香港舊貌通過數碼技術「恢復」的企圖溢於言表,裡面當然包含著對故人舊事的尊重與懷緬。

懷舊成為電影的背景甚至主題,近年港片確蔚然成風。《十月圍城》宣言「重現」百年香港;《打擂台》、《為你鍾情》、《東風破》……都在不同程度搬玩著某一段過去的香港歷史。其中《為你鍾情》,説的更是去今不遠的80年代,直接挑戰觀眾的記憶(你也可以説是拿大家的記憶開玩笑)。

多虧虛擬及電腦技術的發達,我們的製作人才真正可以放手大弄,但是也多因同一種技術,讓觀眾直面記憶真與假的衝突,從中反思彼此互根互用的辯證關係。…

Continue

Added by Host Studio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3pm — No Comments

納塔莉•沙鷗·欲望倫理:拉康思想引論(2)

杜小真·恰當的“入口”——寫在前面的話

法國巴黎第八大學教授、精神分析學家納塔莉•沙鷗女士的《欲望倫理:拉康思想引論》一書,是她2011年秋在北京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舉辦的拉康系列講座的記錄。首先要感謝人民大學吳瓊教授(還有他的大作《雅克•拉康,閱讀你的癥狀》,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1)、張旭博士和北京大學及人民大學的相關師生,他們為促成沙鷗教授在中國的學術交流活動以及本書的出版起到關鍵作用。還要感謝國內外的中文譯者們無功利目的辛勤工作,嚴和來博士以及沙鷗教授在巴黎的其他多位學生為本書的翻譯、校訂和成書所做的努力。還要特別感謝漓江出版社,沒有出版社的學術眼光和誠懇支持,這部如此有價值的作品難以問世。…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1pm — No Comments

付東流:骨折

深夜,那盞燈那一年的春天,我被一場飛來車禍軋斷一條腿,造成粉碎性骨折。醫生說,治愈的希望很渺茫。除了整天瞪著天花板捱著以淚洗面的日子,還能做什麽呢?在小學教音樂課的姐姐給我抱來了高中課本,默默地放在我枕邊。我怒氣沖沖,一古腦兒地將它們撒了一地。姐姐彎下腰,一本一本拾起來,大滴大滴的淚水從她眼睛裏湧出來,我忍不住失聲痛哭。

一天夜裏,姐姐突然推門進來,把我扶起,指著對面那棟黑黲黲的樓房,激動地說:“弟弟,瞧見那扇窗子了嗎?三樓,從左邊數第二個窗戶?”她告訴我裏面住著一個全身癱瘓的姑娘,和她的盲人母親相依為命。姑娘白天為一家工廠糊鞋盒,晚上拼命地讀書和寫作。才17歲,已發表了十幾萬字的作品……看著那扇窗子的燈光,我臉紅了。…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1pm — No Comments

麥家《捕風者說》家有書鬼

一個不會從生活中尋找並發現樂處的人,生活的意義就丟掉了大半,這樣的人得到的再多其實都是最少的。這樣的人,往往也是自私的、幹巴巴的、不為人喜歡的。相反,有一種人,他們常常可以在困難和苦楚中找到你意想不到的樂處,並由這種樂處悄悄地滋潤著他們的生活、心靈。對我來說,這種樂處多半藏在書本中,也正因如此,我對書籍的愛變得越來越深刻。愛到深處人孤獨。越是孤獨的感受,顯出幾分怪誕是不足為奇的。…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李慶芳·知識的展演歷程:敘說的力量 (上)

敘說產生力量,知識得以展演!

「知識」是什麼東西?「學習」又該如何進行?「如何開發我們腦袋裡的能量?」這些疑問是我最近期一直存在內心的「研究問題」。今天,我想寫下一些素材,以說明知識產生模式(KPM, Knowledge Production Model);其實,當我寫下KPM時,我腦袋中又浮現另一個概念,「知識展演模式」;縮寫一樣是KPM(knowledge Performative Model)。於是,我想把腦袋中雜亂的思緒,透過寫作呈現、具像出來,所以我又問一個問題,「知識該如何展演呢?」(Schultze & Orlikowski, 2010)?

當我給自己這個問題時,腦袋啟動運作的機制。或許有人稱之為「設定目標(goal…

Continue

Added by Marketing Link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9pm — No Comments

于堅:獨家巴黎筆記

2010年秋天,我住在巴黎,一法國朋友的家裏。他在楓丹白露買了房子,老宅就空著。房子在共和國廣場附近,那是拿破侖時代以來陸續建造起來的老宅中的一間,巴爾紮克或者左拉住過的那種,其實從前左拉就住在這一帶,只隔著四五條街。

房子在頂樓,就是六樓,沒有電梯,木質的旋轉樓梯環繞著一個陰暗的小天井上升。是不是桃花心木的?我不知道。我總覺得那就是桃花心木頭的,青年時代看了許多法國小說,裏面經常說起桃花心木。文學是一種語言創造的現實,語詞的故鄉,尤其是青年時代的閱讀,小說裏的事情、地點那就像是真地發生過一樣,那時我是一個"外省生活之場景"的沈默的旁觀者。讀了許多巴爾紮克,雨果,大仲馬、莫泊桑……的小說,而且,十九世紀的小說寫得就像電影一樣,那時候沒有電影,作家描寫現實,都像紀錄片,場景寫得非常精細。…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7pm — No Comments

(美)福克納:兩個士兵

陶潔 譯

我和彼得常去基爾格魯老人家聽他的收音機。我們總是等到晚飯以後,等到天黑,然後我們就站在基爾格魯老人的客廳窗戶外面,我們聽得見因為基爾格魯老人的妻子耳朵聾,他總把收音機的聲音盡量開大,因此我想,我和彼得跟基爾格魯老人的妻子一樣能聽得清清楚楚,盡管我們是站在外面,而且窗戶是關著的。

那天晚上我說:“什麽?日本人?什麽珍珠港?”彼得說:“噓。”

於是我們就站在那裏,天真冷,聽收音機裏那個人說話,只不過我怎麽也聽不明白他在說些什麽。後來那人說眼下他就說這麽多,我跟彼得就上路走回家,彼得告訴我這是怎麽一回事。因為他快二十歲了,去年六月已經讀完聯合中學(註:consolidated…

Continue

Added by 中砂礁群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7pm — No Comments

房龍《人類的故事》16 古希臘人的生活

古希臘人是怎樣生活的

我想你們會問,如果古希臘人總是一聽到召喚,就趕去集市討論城邦的事務,他們怎會有時間來照顧家庭和自己的生意?在這一章,我會給你們解釋這個問題。

對於政府的所有事務,希臘的民主制度只承認一類市民擁有參與的權利,那就是自由民。而每一個希臘城市都是由少數生來自由的市民、大量的奴隸和零星的外國人組成的。只在少數時候(通常是發生戰爭,需要征召兵員時),希臘人才願意給予他們所謂的“野蠻人”即外國人以公民權。但這種情形純屬例外。公民資格是一個出身問題。你是一個雅典人,因為你的父親和祖父在你之前就是雅典人。除此而外,無論你是一個多麽出色的士兵或商人,只要你的父母不是雅典人,你終其一生都只能是住在雅典的“外國人”。…

Continue

Added by iPLOP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7pm — No Comments

(德)米歇爾·恩德:奧菲麗婭的影子劇院

在一個古老的小城裏,生活著一位名叫奧菲麗婭的老小姐。很久以前,當她剛剛出生的時候,她的父母便說:”我們的孩子將來會成為著名的大演員。“因此,他們給她取了這個名字——這是莎士比亞戲劇《哈姆雷特》中那個著名女主角的名字。

除了對詩人偉大語言藝術的讚賞,奧菲麗婭小姐的父母什麽也沒有給她留下。她沒能成為一位著名的演員。而且,她的聲音太小了。但是,不管怎樣,她還是希望自己能獻身藝術——哪怕是以一種最卑微的方式。

在這個古老的小城裏,有一座非常漂亮的劇院。在最前面靠近舞台背對觀眾的地方,有個隱蔽的箱型小房子。奧菲麗婭每天晚上都坐在裏面,當台上的演員忘了台詞時,她便小聲提示他們。奧菲麗婭的聲音很小,幹這個工作再合適不過了。因為她的提示是不能

讓觀眾聽見的。…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6pm — No Comments

茅盾·旅蹤屐痕 海參崴印象

當我們和蘇聯外交部代表喀爾斯托可夫先生巡遊海參崴市街的時候,喀先生笑著對我說:“這是您來參觀的第一個地方了!"

“不!"我回答。"我所參觀的第一個地方是輪船斯摩爾納號!"當然,斯摩爾納號是可以視為蘇聯領土的一部分的—-無論在事實上或理論上。

海參崴的名聲很大,為了它在蘇聯極東邊疆的戰略地位。在十日上午,"斯摩爾納號"駛近港口的當兒,我曾懸想港口大概泊有艨艟巨艦,而天空大概有飛機翺翔。可是進了港口以後,出乎我的意外,港內竟那麽平靜,但見一片澄碧的海水和金黃耀眼的陽光。…

Continue

Added by 文學 庫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5pm — No Comments

楊盛龍·極致的夏日壯美

臨近夏至,從炎熱的北京起飛,到達涼爽的哥本哈根。我們乘坐大客車出丹麥,經瑞典,到挪威,穿越北緯61度,一路向北。臨近北極圈,領略到地球北端地區蒼茫大地翠綠的森林,蔚藍的天空,壯美的日落日出,不怎麼天黑的準極晝天。

春到雪山



車過熊鎮,繼續西北行,挪威的森林越來越茂密,路旁的河流嘩啦啦歡歌。海拔漸漸高,植被逐漸變化。北半球絕大部分地區已經是濃郁夏日,這一帶明顯感受到春的氣息。樹葉才萌發沒多少天,大片大片嫩綠,好一派春光無限。

再越過幾道山灣,山坡上樹叢剛開始萌發,有的嫩葉綻開,有的含著芽苞,花開燦爛,讓人平生新奇。…



Continue

Added by Pei Shu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4pm — No Comments

戴望舒·詩人瑪耶闊夫司基的死

像在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俄羅斯大詩人賽爾該·葉賽寧(Sergoy Essonin)自殺的消息之使我們驚異一樣,本年(一九三○年)四月十四日同國的未來派大詩人符拉齊米爾·瑪耶闊夫司基(Vladimir…

Continue

Added by C'est la vie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3pm — No Comments

柏強·吃醋

愛吃醋的夫人對丈夫說:

“不錯,我在你那兒沒有找到情書,

在你的手絹上也沒找到唇膏的痕跡。

但按汽車前座上的安全帶的使用情況估計,

那女子的身段比我苗條一倍。”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3p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近視眼的故事

艾米卡.卡拉格還很年輕,也不缺錢,沒有物質方面或者非物質方面不切實際的野心,所以看上去沒什麼能阻止他享受生活。但是這些天來,他慢慢有種感覺,那就是他有點對生活提不起興趣了。比如,以前他會貪婪地註視大街上的姑娘,但現在她們激不起他的任何反應,也許現在他還會本能地擡起眼睛看一眼,但馬上又無動於衷的垂下,就象好像她們只是匆匆經過身邊的一陣風。有一陣子,陌生的城市會讓他振奮——他是商人,經常旅行——現在他只感到惱火和困惑、找不到方向。過去他獨自生活,每個晚上經常去電影院,不管放什麼電影,他都樂意看。一個人要是老是看電影的話,其實就象在看一部特別長的電影,一集一集,沒有盡頭:他認識所有的演員,甚至包括特型演員和群眾演員,每次都把他們辨認出來,本身就挺好玩的。現在可好,他再回到電影院,所有那些熟悉的臉都變得乏味和呆板、缺乏差別;他厭倦了。…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2pm — No Comments

黑大春詩選·每天每一醉

Every Day Drunk All Day [每天每一醉]



1




Mama, I'm going.


I'm going to ride the soaring immortal crane of white lightning,

and go to the Big Dipper Tavern where lights burn bright all night, and drink deep!

Mama, look at that…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2pm — No Comments

雷蒙德·卡佛:大眾力學

那天一大早就開始變天了。雪融化為一股股臟水,從那對著後院的齊肩高的小窗上流下。街上,一輛輛車子駛過,濺起片片泥水。外邊越來越暗。裏面也越來越暗。

她來到門口時,他正在臥室裏,朝箱子裏塞著衣服。

你要走,我太高興了!你要走,我太高興了!她說。聽見了沒有?

他繼續往箱子裏放東西。

婊子養的!你要走,我真是太高興了!她哭了起來。你甚至都無法正視我,你行嗎?

隨後,她註意到了放在床上的孩子的照片,將它撿了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 庫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0pm — No Comments

家明·烏克蘭淘金夢

這個半月來,新加坡博物館真是黃金熠熠,金光閃閃,皆因為在低層的展廳有一個公元前8世紀黑海遊牧民族的黃金展。古物被挖掘出來的區域現屬烏克蘭,趁著今年是與我國建交20周年, 烏克蘭才慷慨地把寶物借給我國展覽兩個月。 根據我約略的估計,連同本地的展品在內,展出的各黃金飾物、武器、馬轡、用品等等,至少有16 公斤以上。怪不得博物館這次的守衛特別多,幾乎是每10步一崗,崗崗視線相連。

記得當年中三上化學課時,林金登老師教了我們“元素氧化活性表”口訣:“嫁那個美女,今天去天津,同共飲北京”(鉀、鈉、鈣、鎂、鋁,鋅、鐵、錫、鉛、氫,銅、汞、銀、鉑、金)。那是我第一次從科學角度接觸黃金,也認識了黃金的穩定性、軟度、可塑性和韌度。記得我們算過,1 立方公分(如尾指的指甲般大)的黃金,可以被拉成500公尺長的金絲,或被碾成一張長、寬各1公尺的薄金片。當時也沒特別去註意這些東西,倒是這次卻在展覽裏感受到了。…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50pm — No Comments

弗蘭西斯·培根·我們的科學要來一個偉大的復興

弗蘭西斯·培根(1561——1626),英國哲學家。生於倫敦一個新貴族家庭。12歲進入劍橋大學。1576年任英國駐法國大使隨員,後當過律師、國會議員、國王顧問、大法官等。1621年脫離政治生涯,潛心著述。他是英國經驗主義哲學的奠基人,認為感覺是一切知識的源泉,自然界、物質是科學研究的對象,提出「知識就是力量」的口號。著有《學術的進展》、《新工具》、《論說文集》、《論古人的智慧》等。

當前知識的狀況並非繁榮昌盛,也沒有重大的進展。必須給人類的理智開闢一條與已往完全不同的道路,提供一些別的幫助,使心靈在認識事物的本性方面可以發揮它本來具有的權威作用。 …

Continue

Added by kkogdugagsi 小木偶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49pm — No Comments

蘇煒《走進耶魯》第10章 校園思見 (9)

“傻眼”之一

從網上接到耶魯法學院一封邀請信:邀我出席下周四上午一個名頭陌生的會議,語氣鄭重,並要求明確回覆。查了查日程表,發現會議時間恰在我周四教課之前。虛榮心作慫,沖著“耶魯法學院”的面子,也不問個子丑寅卯,就回信答應了。

“名頭陌生”者,是因為在熒屏文字的一片混沌中,沒有來得及仔細讀懂“Malaria”這個關鍵字就敲了回覆鍵。到了會議現場,幾個對話來回中連猜帶蒙,我才開始傻眼:“Malaria”就是瘧疾——俗稱“打擺子”,一種憑借蚊子傳染而卷土重來的古老疾病——原來這是一個關於“打擺子”的全球性的視頻聯席會議!“Why…

Continue

Added by 心勢 紀 on December 31, 2016 at 9:49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