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19 Blog Posts (441)

袁昌英·行年四十(中)

前些時,我在某大都市路過,與她盤桓了數日數夜。第一件事她使我驚訝不置的是她對於服裝的講究,容顏的修飾,比以前更來得注意。從前的她衣飾,和她整個的人一樣,只是嚴肅整潔而已。近來她的一切都添上了嫵媚的色彩!她的住室和從前一樣舒適,可是鏡臺上總是供著一瓶異香異色的花,書案上總是擺著一盤清水養著的落英。她同人說話的時候,兩隻眼睛不息地盯住瓶里的花和盤里的落英,像佛像整個的神思都由這花與落英捧向另外一個什麼地方去了。



頭一天,我只覺得奇異。這位闊別並不多時的朋友,怎麼變得這般兩樣。我起先疑心她家庭里發生了什麼齟齬,可是細心現察之後,只見她的丈夫及兒女對她還是和從前一樣體貼,一樣溫存,即她自己的行動,除了這種失神及心不在焉的神氣以外,與從前也沒有什麼分別。原來是極幸福的家庭,現在仍然是和氣一團的生活著。那末,這失神的癥結到底是什麼呢?…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31, 2019 at 11:10am — No Comments

袁昌英·行年四十(上)

四十大約是人生過程中最大的一個關鍵;這個關鍵的重要性及其特殊刺激性,大概是古今中外的人士同樣特別感覺著的。我國古語有,“行年四十而後方知不足”,“四十而不惑”,“四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矣!”等說法。《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在自序里也把四十的重要寫得轟轟烈烈,亦可說是痛哭流涕,中有“四十不成名不必再求名”,“四十不娶不必再娶”等句。就今人而論,胡適之先生過四十那年,寫了一篇洋洋數萬言的大文,紀念他所經過的一切。最近錢乙藜先生也出版一本珠玉奪目的小詩集,既不命名,也不署名,只是贈送親友,紀念他的四十生日。…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31, 2019 at 11:10am — No Comments

洛夫的詩《裸 奔》

之一

自成形於午夜

午夜一陣寒顫後的偶然

他便歸類為一種

不規則動詞,且苦思

太陽為何堅持循血的方向運行

窗外除了風雪

僅剩下掛在枯樹上那隻一瘦

再瘦的紙鳶…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January 30, 2019 at 11:25pm — No Comments

羅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 回到塵寰

天空澄碧無雲,流水在光滑的地方猶如一面鏡子反映出河岸與天空的影子。洗衣的婦女笑著向我們招呼;樹木的沙沙聲與河水的嘩嘩聲在它們順流而下的時候是我們沉思的伴奏。

河流巨大的體積和它不倦的精力緊扣我們的心弦。它現在似乎確信它一定能達到它的目的,舉止是那麼安詳有力,像一個果斷剛強的成年人。拍岸的驚濤在哈佛爾的沙灘上為它而咆哮。

至於我,一邊在我小提琴盒似的遊艇里沿著這條運動著的大道滑行,一邊也感到對我艇下的一片汪洋厭倦起來。對已經習慣於文明生活的人而言,必定會,不論遲早,產生一種對文明的渴望。我倦於在水中蕩槳,倦於在生活的邊緣上過日子。我願重新投身於火熱的生活之中,我願去工作,我願跟懂我話的人們見面,而且他們也用同樣的方式跟我見面,以一個人的身份,而不再是一件罕見的奇珍異寶。…

Continue

Added by Uta no kabe on January 30, 2019 at 9:06pm — No Comments

卡里·紀伯倫: 永在愛中成長

艾爾梅特拉再度開口問道:大師,和我們談談有關婚姻的事,好嗎?

於是,他回答道:

你們一同出生,也將長相廝守。

當死神之翼驅散你們的日子時,你們也應在一起。

即使在上帝的記憶中,你們也將始終相守,但是請在你們彼此的世界中保留一些空間,好讓空中的風在你們之間舞蹈。

彼此相愛,但不要讓愛成為束縛;讓愛成為奔流於你們靈魂海岸間的大海。注滿彼此的杯盞,但不要只從一隻杯中啜飲,要將自己的麵包贈與對方,但不是享用同一塊。…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January 30, 2019 at 9:04pm — No Comments

黃復彩《禪的故事》雪峰義存

義存年輕時在洞山良價的門下做著一名掃地抹桌子的小和尚,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委屈。然而他自是明白,正如儒家的孟子所說:天將降大任干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說起來,義存初參洞山時,也是有過出彩的表現的。當時洞山良價問義存從何處而來,義存說:“從天臺山來。”

天臺山是當年智者大師的所在地,於是洞山良價又問:“見到智者大師了嗎?”

這實在是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若說沒見到,那你去天臺山做什麼呢?若說見到了,天臺智者大師早已是作古的人物,你又如何見到呢?於是,聰明的義存便回答說:“義存我自有吃鐵棒的份。”義存的意思是說,我是見與未見,看你如何處理我。…

Continue

Added by Kaki Bukit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7pm — No Comments

中國寓言·濫竽充數

古時候,齊國的國君齊宣王愛好音樂,尤其喜歡聽吹竽,手下有300個善於吹竽的樂師。齊宣王喜歡熱鬧,愛擺排場,總想在人前顯示做國君的威嚴,所以每次聽吹竽的時候,總是叫這300個人在一起合奏給他聽。

有個南郭先生聽說了齊宣王的這個癖好,覺得有機可乘,是個賺錢的好機會,就跑到齊宣王那里去,吹噓自己說:“大王啊,我是個有名的樂師,聽過我吹竽的人沒有不被感動的,就是鳥獸聽了也會翩翩起舞,花草聽了也會合著節拍顫動,我願把我的絕技獻給大王。”齊宣王聽得高興,不加考察,很痛快地收下了他,把他也編進那支300人的吹竽隊中。

這以後,南郭先生就隨那300人一塊兒合奏給齊宣王聽,和大家一樣拿優厚的薪水和豐厚的賞賜,心里得意極了。…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6pm — No Comments

《陳東東詩選》煉丹者巷22號(4)

於是我歌唱受辱的青春

那也是甜美中發育不良的

受控的青春。一隻手怎麽能

如一柄利斧?破開內心悠久的

冰海;一隻手以它色情的撫弄

在走廊暗角,采擷少年的

向日葵童貞。流動的大氣

又梳理出一個短暫的晴夜…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6pm — No Comments

邱峰·杜威的經驗教育核心元素(4)

(二)教育的認知方法論啟示…



Continue

Added by 家就在这里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5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動機

不過,到了第十一天,正當萊德蓋特要離開四通,科爾特的時候,溫茜太太讓他告訴自己的丈夫,說費澤四通的健康有明顯好轉,希望那天他能來一趟。萊德蓋特本可以來庫房一趟,或者從記事本上撕下一頁,寫個便條,留在門口。然而,這些方法他顯然沒有想過。因此,我們可以判斷出,他肯定願意在溫茜先生外出的時候去拜訪,親自把消息帶給溫茜小姐。男人嘛,無論出於何種動機,均不會輕易與別人拴在一起。然而,即使是聖人,如果沒有別人掛念的話,心里也不會痛快。羅薩蒙德這個人反對鋪張,喜歡吃長齋,就連好聽的話說多了都認為是浪費。對於她這樣的人,調侃調侃,開開玩笑,倒也未嘗不可。有了新的愛好,舊的習慣也不能隨隨便便地扔掉。同時,必須承認的是,有關巴爾斯特羅德太太暗示的原因的種種推測,有些哪怕是瞬間的,此時,也都交織到了一起,正如把散亂的碎發網成發髻一樣。

喬治·艾略特《米都馬奇》(一八七一)…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30, 2019 at 8:22pm — No Comments

楊子《中國碎片》我看見

我看見一個幽靈,

一個與我酷似的幽靈,

在冰凍的黑土上耕耘。

我看見更多的幽靈,

與我們酷似的幽靈,

在馬車上,在硬座車廂裏,

在輪船和飛機的三等艙裏,

在親人拒不開口的骨灰旁,…

Continue

Added by 堅硬如水 on January 30, 2019 at 4:00pm — No Comments

原田玲仁《每天懂一點色彩心理學》暖色與冷色

心理上感覺暖與感覺冷的顏色

顏色有讓人心理上感覺暖與感覺冷之分。不過,這只是顏色所具有的心理效果中最普通的一種。紅色、橙色、粉色等就是"暖色",可以使人聯想到火焰和太陽等事物,讓人感覺溫暖。與此相對,藍色、綠色、藍綠色等被稱為"冷色",這些顏色能讓人聯想到水和冰,使人感覺寒冷。

順便說一句,在四季分明的溫帶地區居住的人們,能夠更好地運用暖色與冷色。例如,他們可以根據季節的變化調整室內裝飾品和服飾的顏色。即使很多人並不知道什麼是暖色與冷色,但卻可以感覺到不同顏色的溫度差,從而更好地調節自身的溫度。…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anuary 30, 2019 at 3:56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3)

光芒與霧氣騰騰的暈著,什麼都只剩了輪廓了;所以人面的詳細的曲線,便消失於我們的眼底了。但燈光究竟奪不了那邊的月色;燈光是渾的,月色是清的,在渾沌的燈光里,滲入了一派清輝,卻真是奇跡!那晚月兒已瘦削了兩三分。她晚妝才罷,盈盈的上了柳梢頭。天是藍得可愛,仿佛一汪水似的;月兒便更出落得精神了。岸上原有三株兩株的垂楊樹,淡淡的影子,在水里搖曳著。它們那柔細的枝條浴著月光,就像一支支美人的臂膊,交互的纏著,挽著;又像是月兒披著的發。而月兒偶然也從它們的交叉處偷偷窺看我們,大有小姑娘怕羞的樣子。岸上另有幾株不知名的老樹,光光的立著;在月光里照起來。卻又儼然是精神矍鑠的老人。遠處—快到天際線了,才有一兩片白雲,亮得現出異彩,像美麗的貝殼一般。白雲下便是黑黑的一帶輪廓;是一條隨意畫的不規則的曲線。這一段光景,和河中的風味大異了。但燈與月竟能並存著,交融著,使月成了纏綿的月,燈射著渺渺的靈輝;這正是天之所以厚秦淮河,也正是天之所以厚我們了。…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45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2)

從東關頭轉灣,不久就到大中橋。大中橋共有三個橋拱,都很闊大,儼然是三座門兒;使我們覺得我們的船和船里的我們,在橋下過去時,真是太無顏色了。橋磚是深褐色,表明它的歷史的長久;但都完好無缺,令人太息於古昔工程的堅美。橋上兩旁都是木壁的房子,中間應該有街路?這些房子都破舊了,多年煙熏的跡,遮沒了當年的美麗。我想象秦淮河的極盛時,在這樣宏闊的橋上,特地蓋了房子,必然是髹漆得富富麗麗的;晚間必然是燈火通明的。現在卻只剩下一片黑沈沈!但是橋上造著房子,畢竟使我們多少可以想見往日的繁華;這也慰情聊勝無了。過了大中橋,便到了燈月交輝,笙歌徹夜的秦淮河;這才是秦淮河的真面目哩。 …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44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1)

一九二三年八月的一晚,我和平伯同遊秦淮河;平伯是初泛,我是重來了。我們雇了一隻七板子,在夕陽已去,皎月方來的時候,便下了船。於是槳聲汩—汩,我們開始領略那晃蕩著薔薇色的歷史的秦淮河的滋味了。 …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43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旅行雜記(2)

到了會場門首,早已停著許多汽車,馬車;我知道這確乎是大典了。走進會場,坐定細看,一切都很從容,似乎離開會的時間還遠得很呢!—雖然規定的時間已經到了。樓上正中是女賓席,似乎很是寥寥;兩旁都是軍警席—正和樓下的兩旁一樣。一個黑色的警察,間著一個灰色的兵士,靜默的立著。他們大概不是來聽講的,因為既沒有賽瓷的社員徽章,又沒有和我一樣的旁聽標識,而且也沒有真正的席—坐位。(我所謂軍警席,是就實際而言,當時場中並無此項名義,合行聲明。)聽說督軍省長都要駕臨該場;他們原是保衛兩長來的,他們原是監視我們來的,好一個武裝的會場! …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39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旅行雜記(1)

這次中華教育改進社在南京開第三屆年會,我也想觀觀光;故不遠千里的從浙江趕到上海,決於七月二日附赴會諸公的車尾而行。





殷勤的招待…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38pm — No Comments

朱自清·旅行雜記(3)

 第三人稱

七月A日,正式開會。社員全體大會外,便是許多分組會議。我們知道全體大會不過是那麼回事,值得注意的是後者。我因為也忝然的做了國文教師,便決然無疑地投到國語教學組旁聽。不幸聽了一次,便生了病,不能再去。那一次所議的是采用他,她,牠案(大意如此,原文忘記了);足足議了兩個半鐘頭,才算不解決地解決了。這次討論,總算詳細已極,無微不至;在討論時,很有幾位英雄,舌本翻瀾,妙緒環湧,使得我茅塞頓開,搖頭佩服。這不可以不記。…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30, 2019 at 3:30p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純真博物館(30) 芙頌從此消失了 (中)

有那麼一會兒,我們跳到了備受歡迎的專欄作家的邊上,他正在和一個可愛的深膚色女人跳舞。我對他說:「傑拉爾先生,愛情不像報紙的文章,是吧?」跳到努爾吉汗和麥赫麥特身邊時,我做得就像他們早就是情人那樣。看見祖姆魯特女士祖姆魯特女士,我用法語和她說了幾句話,因為每次來看母親,她都會以不讓用人明白的借口不時說上幾句法語。但是讓人們髮笑的並不是我的詼諧幽默,而是我的醉意。茜貝爾也不想和我跳一段難忘的舞了,她輕聲告訴我,她是多麼地愛我;喝醉的我是多麼可愛;如果做媒的事讓我不開心了,她向我道歉,但她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們朋友的幸福;不可信的扎伊姆扔下努爾吉汗,又纏上了我那遠房親戚的女孩。我皺著眉頭告訴她,其實扎伊姆是個非常好、非常值得信賴的朋友。另外我還告訴她,扎伊姆好奇她為什麼不喜歡他。…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January 30, 2019 at 12:24a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偶爾遠行》在納爾遜島上

納爾遜島是喬治王島東南方的一個小島,島上有一個小小的捷克站,住著三、四個捷克人。前些天,我們曾去訪問他們,意外地發現島上還有一個中國避難所,居住條件尚可,周圍風景極佳。今天天氣晴朗,經站長同意,我們去那里住一夜。

上午,橡皮艇把我們送到島上。看著小艇離岸,我們都有一種自由了的感覺。

立刻開始安家。收拾屋子。把十多年未用的被褥拿出來,晾在石頭上。何搬來幾塊石頭,在屋外搭了個小竈。我和邵在灘上挑選一個地方,是融雪水流的交匯處,在那里挖了一口小井。劈柴,生火,煮面。開飯了,都覺得這面特別好吃,其實只放了些鹽和方便面調料。…

Continue

Added by Kolkata Bachcha on January 29, 2019 at 9:33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