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突闕起來
  • Female
  • Taipa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突然突闕起來's Friends

  • SRESCO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Gai Lan Fa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突然突闕起來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突然突闕起來's Page

Latest Activity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3)

那麽,長城是否長得超出了它自己呢?長城無疑是一個龐然大物,長城也無疑是中國歷史的一個文化遺跡,長城在中國歷史上還確實有它的地位,但是,如果把長城說成是美的象征,我卻無法認同。因為一個美的建築應該是有精神的高度的。看一看西方的教堂,不難發現,它就象芭蕾舞一樣,是直聳雲霄的,它那直聳雲霄的尖頂就表示:它在精神上已經長得超出了它自己。因此,我們可以把教堂看成是人類的精神高度。但是,我們也可以這樣來看待長城嗎?顯然不可以。因為長城是貼著地面爬行的,長城就象一條蛇一樣,是貼著地面爬行,盡管蜿蜒萬裏,但是卻始終像一條長蛇一樣,沒有離開地面。在長城的背後,顯然並不存在任何的精神追求。它所昭示的,就是頑強地活著,就是好死不如歹活。所有,魯迅才會說,“這偉大而可詛咒的長城!”魯迅還曾經提出,應該準確地將“長城”改稱為“長墻”。這是一個非常睿智的提示。因為當你把它叫城的時候,已經形象化了,你就有自豪感,當你準確地說長墻的時候,立刻就清楚了。不就是一個院墻嘛,每個人家都要弄個院墻,實在不好看,那一個國家的院墻就好看了嗎?一個國家的圍墻有什麽好讚美的,不就是一堵墻嗎?何況,長城只是一家一姓的圍墻。它是統治的象…See More
23 hours ago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Tuesday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1)

最後再談談我近年來一直生活於其中的兩個城市吧。其中一個是澳門。我從2007年開始,在澳門科技大學任兼職教授,每個學期去七周,從2010年開始,擔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副院長,也就是開始改任全職教授,除了回南京大學上課,其它時間基本上就完全呆在澳門了。也因此,對於澳門的關註就逐漸多了起來,2012年,還完成了一個450頁的關於澳門的策劃項目《策劃澳門——澳門文化產業發展戰略研究》。。關於澳門,人們一般的看法是“賭城”。有兩個很典型的故事,很能夠說明問題。一個是,有一位我請來上課的著名教授,我一再推薦他去大學對面的威尼斯人去看看,他都不去,後來我在對面的新濠請他吃飯,飯後我跟他說,你去威尼斯人看看嘛,礙於我的面子,他就順便過去看了來看,可是後來我一問,他卻只去了一層。我問他為什麽不上去看看,他說,都是賭場,看一層就行了。於是我立即拉著他去了威尼斯人,而且去了二層,結果是他大吃一驚,原來二層是幾百家時尚商店。後來,他幾乎天天都過去散步過去轉轉,非常喜歡。我必須要說,這個故事絕對不是個別的,在我請來的著名教授中,在第一次來澳門的人中,一半以上都犯過類似的錯誤。還有一次,我到青海去做報告,遇…See More
Aug 11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0)

下面再簡單舉些例子,來看看旅行中易於出現的歷史的錯誤。去敦煌旅行,無法回避道士塔的問題。道士塔的故事,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已經講過了,王道士的一生也已經為很多人所熟悉。王道士是湖北麻城人,流落到敦煌的時候,發現這個地方非常值得保護,就自願留下守護敦煌。我們一定要知道,他並不是被派去的,他是自願留守的,守了多少年呢?四十年。  在這當中,1900年6月22號,這一天是王道士生命中最最精彩的一天,因為就是在這一天,王道士在敦煌的一個洞裏發現了大量的宗教經典,應該說,這是他為敦煌文明所作的巨大貢獻。在莫高窟的16號窟,高只有1.6米,寬只有2.7米,如果按照面積來計算,只有7平方米多一點,但是裏面裝的書籍之多令人震驚。不知道什麽原因,莫高窟的僧人在九百年前把很多重要的書籍都放在那裏面了。然後,歷史就沈寂下來,再也不為後人所知。當然,這也並不奇怪。西安的法門寺,唐朝的皇帝都是三十年去進貢一回,所謂進貢就是到寺裏去朝拜,然後就把全國最好的東西送進去,再過三十年,再去一次。可是後來因為戰亂,皇帝就沒再去了,當時就把這個洞給封了起來,一下子就是千年。直到前幾年,才偶然被再發現。當時是因為地下突…See More
Aug 9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9)

又次,我們來看圓明園。在旅行的時候,風景名勝往往都是被某種框架事先限制了的,所以當我們一旦接受了這樣的框架,旅行也就不成為旅行了,甚至,去旅行還不如不去。因為這樣的旅行反而會把自己弄得特憤青、特無知。在這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圓明園。一般而言,圓明園被認為是西方列強欺辱中國的證明,圓明園也因此而成為中國人心目中的最為理想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勿忘國恥”。所謂的“落後就要挨打”,是我們在面對圓明園的時候必然會頻頻提及的,而且也是都心以為然的?可是,圓明園憑什麽就竟然成為“西方列強欺辱中國的證明”?難道就因為那裏有“價值連城”的珍寶?難道就因為它是皇帝私家的“萬園之園”?因此,這實在是一個完全已經被臉譜化了的故事。首先我一定要說,西方列強燒毀圓明園無疑是必須譴責的和詛咒的,也無疑是非常不應該的。同時我也還一定要說,當時的中國其實也並不落後,它的GDP在當時是高踞全世界的前列的。那麽,為什麽會引發戰爭爭端呢?無非是西方逼著我們做生意,可是我們並不情願。要知道,當時的世界觀念已經大變。英國法律就規定,從事國際貿易不需要經過國家特許,經濟自由化是所有人的神聖權力。因此,當時英法要求我們續約,所謂“北…See More
Aug 7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8)

其次,我們來看長江。在旅行中,遇到江河湖海,往往也未必就能夠真正讀得懂。比如長江,因為蘇軾的那首詩:“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在中國的大男人的心目當中,看到長江,每每想到的就是千古的英雄。尤其是三國的英雄。但其實,三國卻是我們中國的一段痛史,中國的三世紀,我經常說,是一個最為慘痛的世紀。中國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三國演義》為什麽就從這裏開始?就是因為要認真地去反省三世紀這個歷史的第一個巨大的隱痛。本來,三國無義戰,無非就是你死我活、你有我無,“成者王侯敗者賊”,三方血拼,去搶那把被叫做朝廷的椅子。可惜的是,在蘇軾的眼睛裏,這都是值得肯定的,顯然,他是站在有限資源的爭奪的角度來看問題的。在他看來,爬行中的雄性動物自天地肇始以來就是如此的,適者生存,弱肉當然就該被強食。而那些為此樂此不疲、不惜以陰謀詭計而致人死地的要遠比雄性動物高明無數倍的男人們也就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因此,在他看來,長江就是這些英雄的長江,長江裏流的都是英雄血。然而,中國人都熟悉《紅樓夢》,那裏面有一個小美女,薛寶琴,在她的的眼睛裏,長江的一切都全然不同。 請看薛寶琴《赤壁懷古》中的長江:…See More
Aug 6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7)

去山東旅行的時候,因為我以前在電視上說講過《水滸》,因此到了武松的故鄉,當地的公安局長就說:我一定要請你吃飯,並且還帶了幾個刑偵隊長來,局長告訴我,看,它們都是當代武松。第二天,到水滸山寨去參觀。很有意思的是,山坡上有一個淺淺的坑,導遊很興奮地說,你們知道這是什麽嗎?這是當年的孫二娘一腳跺下去的結果啊,是她一腳跺出來的坑。於是大家就圍上去拍照留念。坦率地說,這樣的旅行真是很沒有意思,不但沒有意思,而且真是勞民傷財。風景名勝都被形形色色的故事包裝起來,供導遊劈裏啪啦說上一通,以博取旅行者的關註,可是,歷史的真相早已經不存在了,盡管旅行還存在,但歷史真相已經不存在了,一切都被臉譜化了。下面,我想舉一些具體的例子。…See More
Aug 5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6)

山,就是要靠它的高度,靠它的驚、奇、險來取勝。所以,登山一定要登到上面,最好不要動輒坐纜車。有些人在山腳下溜了一圈,然後說,你們爬吧,我不想爬了,然後在賓館裏關起門來,打上幾圈牌,等登山的人回來,就一起打道回家了。那就更不可取了。又如,看水要看什麽呢?當然要看腳。這也就是說,看水不要到處跑。有些人在河邊像在山上一樣轉來轉去,爬高上低的,這就是不知美的表現了。在將近20年前,有一個朋友,是一個喜歡寫散文的業余女作家,她到南京來,一天下午,她說要去玄武湖,我說需要我陪你去嗎?她說不用。晚上一起吃飯的時候,我就問她,今天去了玄武湖的什麽地方呀?她說,我就在玄武湖的一個我認為最好的地方坐了一下午,聞言我就在心裏驚嘆,這真是一個愛美也知美的人啊。為什麽呢?因為水是要“品”的。看水千萬不能跑來跑去,而要坐下來靜靜去品。人們常說,“遊山玩水”,山要遊,水卻要玩,這實在是很有道理啊。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看亭子要看什麽呢?不少的人出去旅遊,看見一個亭子,就會說:太好了,進去乘乘涼、歇歇腳吧。可是,中國的亭子主要卻不是用來歇腳的,那麽,亭子是什麽呢?中醫有穴位,對吧?中國的一個亭子其實也是景點的穴位。…See More
Aug 4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5)

下面我來給大家做一個簡單的說明。前面我曾經講過,人的眼睛在看對象的時候,只要是上下兩等分的,就一定是符合黃金分割的,才會看上去舒服,也才會被稱之為美,其實,人的眼睛在看對象的時候,只要是左右兩等分的,就也有一個特殊的要求,就是一定存在著一個十度的夾角。這正是人類眼睛的進化。所以人的眼睛和動物的眼睛有一個很重要的區別,人的眼睛喜歡看曲線,而動物的眼睛喜歡看直線。由於進化的原因,人的眼睛看見彎曲的東西就很舒服,可是看見直直的東西就很不舒服。所以我們才說,曲線是美的,對不對?我們經常說,“曲徑通幽處”,這就是說,只有“曲徑”,才能“通幽”,也就是通向美啊。顯然,東施所遇到的問題,無非也就是一個“曲線”“通幽”的問題。 而東施的“顰”也就在這裏。人家西施也沒有學過美學,但是她有愛美之心,而且她的形體也很幫她,她的容貌更是很幫她。那一天,她的身體不好,應該是心口疼吧?於是,她不知不覺地就一邊走一邊捧住了心口,所謂“西子捧心”,當然,這樣的動作可以減緩她身體的痛苦,但是,在無意之中,她也就給我們擺了一個最標準的“S”造型。你們可能都應該很熟悉,對於女性來說,她的姿態如果能夠給人以美的印象的話,那就…See More
Jul 31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4)

當然,我們今天都知道這很醜陋,可是,在古代卻未必啊。看看有關的書籍就知道,在長達幾百年的時間裏,中國有很多很多的女性,或者說絕大絕大部分的女性都是主動的、自覺的、非常自願地去接受這種摧殘的。男性也一樣,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嚇一跳,你們現在看到的中國文學史都是我們刪除得非常乾凈的文學史,是我們挑選出來的“文學”的文學史,可是,這個“文學史”實際上是很靠不住的。現在如果回過頭來去看看沒有被刪除過的原生態的文學史,就不難發現,在很長時間內,在中國的文人的日記裏面、散文裏面、小說裏面、詩歌裏面,對小腳都是普遍非常喜歡的。喜歡到什麽程度呢?在古代中國社會,一個女性漂亮不漂亮,首先不是根據容貌決定的,而是小腳。揚州在歷史上有一個土特產,當然現在沒有了,就是“揚州瘦馬”。揚州過去是鹽商聚集的地方,類似於現在的上個世紀90年代的深圳,也因此妓院就比較多,妓院多,需要的妓女也就必然多,所以,當時的很多家庭都會養一些小女孩兒,以便長大後賣出去,這些女孩就被叫“揚州瘦馬”。而這些“揚州瘦馬”又是怎樣去招徠客人的呢?有這樣一句揚州的口頭禪,“先露腳,後露首”,古代不是有門簾兒嗎?“揚州瘦馬”就是本人自己站在門簾裏…See More
Jul 30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3)

我們看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在征婚廣告裏,我們經常會看到一個關鍵詞,那就是“身高”。從80年代有了征婚廣告開始,尤其是90年代整整十年裏,在所有的征婚廣告裏,如果做一個數字統計,那一定就會發現,在征婚廣告的前面三條標準裏,肯定就會有一個標準會出現,什麽標準呢?身高。很多女孩都毫不留情地在征婚廣告裏要寫上對於身高的要求。令人非常沮喪的是,南方人的平均身高是多少呢?平均身高,按照專家的統計,是1.68米。可是,我們南方的女孩,對我們南方的男士的身高要求是多少呢?各位一定都知道,有一個“二等殘廢”的稱呼是送給身高多少的人的呢?…See More
Jul 25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2)

要想在旅行中審美,並且起碼做到知其然,其實並不容易。因為,我們很多人對於審美的了解,其實都是耳濡目染的結果,而且,是錯誤的耳濡目染的結果。“愛美之心,人皆有之”。…See More
Jul 23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

要討論旅行與美的關系,無疑應該從“熟知非真知”開始。“熟知非真知”,是德國的一位大哲學家黑格爾的名言。他發現,在生活中我們往往好象知道某個東西是什麽,但是實際上我們卻根本不知道。比如說,有時候我們是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有的時候,我們是甚至連知其然都談不上。在旅行中更往往如此。由於旅行看似簡單,似乎是只要背上行囊上路就可以開始,因此往往會被認為是“生而知之”、“不學而能”的。遺憾的是,對於旅行與美,我們實在是“愛”得最多,卻又“知”得最少。而且,即便是“知”,也往往是連“知其然”都談不上,或者是僅僅在“知其然”方面有一知半解,而不知其“所以然”,更不要說在知其“所以然”方面的頗有心得了。因此,讓旅行者中愛美的人更“知”美,讓知美的人“知其然”,而且在“知其然”的基礎上更知其“所以然”,就是我們首先要面對的問題。下面,我想先講講“知其然”的問題,關於知其“所以然”的問題,放在下一講再談。  第一節…See More
Jul 18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黃果樹瀑布:生命的啟迪——貴州遊雜記之一

黃果樹瀑布是貴州第一風景名勝,幾次有幸到貴州開會講學,卻沒有一次遊黃果樹瀑布的沖動。這倒不是我看厭了瀑布,而是不少名勝讓人十分沮喪,有些“名勝”酷似某些“明星”,電視上看看還十分動人,親身接觸就大煞風景。前年到江南一水鄉旅遊,給我留下的印象至今還讓人反胃,花了一個星期時間,賠了一筆冤枉錢,流了一身臭汗,最後只看到幾溝臭水。據說,黃果樹瀑布群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群之一,還被列入了世界吉尼斯紀錄。正是由於自己太喜歡瀑布了,我才不敢去看黃果樹瀑布,怕看後同樣也叫人大失所望,我想一直保持著對它的美好印象,一直保留著對它的無限神往。今年,我又參加了“爽爽的貴陽文化周”活動,這次的文化周由貴陽市政協和貴陽國學大講堂聯合舉辦。貴陽國學大講堂創辦人是貴州省作協前主席李寬定先生,李先生有才,有學,有情,有趣,大會結束後的遊覽考察路線是他一手安排的,一路上還有貴陽市政協副主席杜正軍先生陪同。黃果樹瀑布是我們去威寧草海和石門坎途中遊覽的第一站,這次我當然只好隨大流了。到達黃果樹瀑布時已經十一點多,我們在風景點附近的餐廳吃過午飯,遊黃果樹瀑布時已十二點半了。以過去在國內旅遊的經驗,名勝越是有名就越難副實,一路上…See More
Jul 12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台南市:傳統文化的積澱與現代文明的交融——台灣紀行之四

今天是台灣2、28四天長假的第三天,校方把大陸和日本專家送到台南市旅遊。2005年本來要來台南成功大學參加學術會議,不巧碰上我們大陸官方通過“反分裂法”,陳水扁當局拒絕像我這樣的“敵人”入境。2008年大陸海基會副會長張銘清參訪台南市時,被一群深綠市民推倒在地的視頻還歷歷在目。由於自身的經歷和電視上的新聞,讓我對台南市有幾份遺憾,有幾份好奇,有幾份神秘,也有幾份戒備。這次肯定不想再與台南市“擦肩而過”,…See More
Jul 10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佛光山上的憂思——台灣行蹤之三

說實話,這個題目讓我久費斟酌:“參訪佛光山”傲慢而又不準確——上佛光山去參訪誰呀?“遊佛光山”對佛祖又未免失敬——讀者可能要笑我一張嘴就佛頭著糞。“參仰佛光山”也不太符合我的心境,我對佛祖並沒有什麼敬畏之情。“佛光山敬佛”或“佛光山禮佛”更不符合事實——我對任何一種宗教都沒有虔誠的信仰。在佛光山看到天上的佛祖,我想到的是人間的罪惡,“佛光山上的憂思”也許更切題一些。2、28是台灣的法定假日,從今天開始到28號連放4天長假,校方特地安排校外專家到佛光山和台南市旅遊。一聽說要去佛光山旅遊,我就想起了在大陸遊道觀寺廟的不愉快經歷,直到出發前還在猶豫到底去不去?雖然我對星雲大師心存景仰,但對於去道觀寺廟老是提不起興趣。大陸那些道觀寺廟都分別定了什麼廳級、處級或科級單位,相應的道長和主持也有不同的行政級別,更可笑的是各級地方政府,全將寺廟古剎當成當地的搖錢樹,有的甚至承包給公司來經營,因此在大陸不管是上道觀還是上寺廟,不是去拜神而是去拜官,不是去敬香而是去送錢。看到其他幾位專家興致很高,我一人不去有點掃興,這才決定和大家一起去佛光山“隨喜”。校方租用旅遊公司的旅遊車,但同車的只有校方的客人和陪同…See More
Jul 8

突然突闕起來's Blog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3)

Posted on August 3, 2017 at 9:57pm 0 Comments

那麽,長城是否長得超出了它自己呢?長城無疑是一個龐然大物,長城也無疑是中國歷史的一個文化遺跡,長城在中國歷史上還確實有它的地位,但是,如果把長城說成是美的象征,我卻無法認同。因為一個美的建築應該是有精神的高度的。看一看西方的教堂,不難發現,它就象芭蕾舞一樣,是直聳雲霄的,它那直聳雲霄的尖頂就表示:它在精神上已經長得超出了它自己。因此,我們可以把教堂看成是人類的精神高度。但是,我們也可以這樣來看待長城嗎?顯然不可以。因為長城是貼著地面爬行的,長城就象一條蛇一樣,是貼著地面爬行,盡管蜿蜒萬裏,但是卻始終像一條長蛇一樣,沒有離開地面。在長城的背後,顯然並不存在任何的精神追求。它所昭示的,就是頑強地活著,就是好死不如歹活。所有,魯迅才會說,“這偉大而可詛咒的長城!”…

Continue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2)

Posted on August 3, 2017 at 9:54pm 0 Comments

第三節 審美的錯誤

下面講第三個問題,審美的錯誤。

常識,是旅行中的慣性;歷史,是旅行中的背景;審美,則是旅行中的關鍵,有無審美的能力,直接關乎到旅行本身的成敗。…

Continue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1)

Posted on August 3, 2017 at 9:53pm 0 Comments

最後再談談我近年來一直生活於其中的兩個城市吧。

其中一個是澳門。

我從2007年開始,在澳門科技大學任兼職教授,每個學期去七周,從2010年開始,擔任澳門科技大學人文藝術學院副院長,也就是開始改任全職教授,除了回南京大學上課,其它時間基本上就完全呆在澳門了。也因此,對於澳門的關註就逐漸多了起來,2012年,還完成了一個450頁的關於澳門的策劃項目《策劃澳門——澳門文化產業發展戰略研究》。。…

Continue

潘知常:旅遊:“熟知非真知”——漫談旅遊中的美學(10)

Posted on August 3, 2017 at 9:53pm 0 Comments

下面再簡單舉些例子,來看看旅行中易於出現的歷史的錯誤。

去敦煌旅行,無法回避道士塔的問題。道士塔的故事,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已經講過了,王道士的一生也已經為很多人所熟悉。王道士是湖北麻城人,流落到敦煌的時候,發現這個地方非常值得保護,就自願留下守護敦煌。我們一定要知道,他並不是被派去的,他是自願留守的,守了多少年呢?四十年。 

 …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05pm on November 17, 2016, Anne Anne said…


Hello dear am Anne i will like to get acquaint
with you please contact me here Anne27frank@hot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