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突闕起來
  • Female
  • Taipa
  • Maca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突然突闕起來's Friends

  • SRESCO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Spratly Island
  • 瑪琳娜
  • Gai Lan Fa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垂釣 尼亞河

Gifts Received

Gift

突然突闕起來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突然突闕起來's Page

Latest Activity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納西人,如何再創今日的納西文化魅力?

千百年來,納西古王國以它博大的胸懷和文化包容力,廣采博納各種外來文化,使麗江成為一個多元文化相融共存的樂土。但它又絕不輕易趨同於一種文化,而是堅定地守望著自己的精神家園,依仗著它強大的本土文化的力量和善於學習的開放精神,使納西家園成為一個既融匯大千又卓有個性的文明之邦。 如今,物換星移,月升月落,社會與文化發生著越來越大的變化,麗江也出現了一種逐漸向強勢文化、主流文化趨同的趨勢,這在麗江古城及周圍的壩區表現得最為突出:一方面是旅遊的繁榮,每年上千萬名遊客湧向納西人的聚居中心麗江;而另外一個具有悖論的現象是,受惠於本族文化的納西人的傳統文化卻正處在衰落之中,包括納西人的語言、民俗、宗教、藝術等。 旅遊使麗江古城成為最熱鬧的風景名勝區,也大大地提升了古城的房價,麗江古城大研鎮的原住民逐漸把自己的住房租給外地商戶,搬遷到郊區現代化的小區裏居住,現在依然居住在古城的納西原住民已經所剩無幾。納西人的離開,也帶走了他們傳承的一整套鮮活的文化體系,使古城的各種納西民俗沒有了依附之體。 古城納西人的外遷主要是受到經濟利益的驅動,當然也有人想要躲開旅遊的嘈雜和喧鬧。失去了過去那種生活的大環境與格局,納西…See More
Tuesday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塔城鐵橋思千載

玉龍縣塔城鄉是我研究納西文化的田野調查點,去過很多次。這是個神奇的山鄉,納西民間有人人都知道的一句諺語,納西語叫做“咪根塔展祖”,意思是“女人之星落到了塔城”,指塔城鄉美女多。塔城鄉納西藏族傈僳族等雜居,各民族相互之間通婚也多,所以相貌姣好的女子確實比較多,難怪有這樣的民諺。歷史上塔城著名的東巴也層出不窮,比如清代有東巴王之譽的東五就是塔城鄉巴甸村的人。著名歌手也不斷出現,現在活躍在雲南歌壇的幾個納西著名歌手,也都來自塔城。塔城鄉位於玉龍縣西北部,離麗江古城145公裏,是納西族最早的居住區之一。它在中國西南史上聲名炫赫。隋朝時,有個叫史萬歲的將領受命南征雲南土著首領爨翫,史萬歲在現在塔城鄉的塔紮村境內修建了一條橫跨金沙江的鐵索橋,以利軍隊行動和軍需往來,歷史上稱“萬裏長江第一橋”,指的是這座鐵索橋是長江上的第一座橋。我每次到塔城,有空都要去史上有名的“萬裏長江第一橋”遺址去看看,憑吊千年前納西人歷史上一段悲愴的史事,也憑吊這座聞名遐邇,如今沈默江底已經千年的鐵索橋。1989年我第一次到鐵橋遺址處考察時正是深秋,墨綠色的金沙江水平靜地流著,發出那種只有大江才會有的沈靜但蘊藏著無窮力量的水…See More
Jun 4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4)

季進:您的影響可未必全是因為這個牌子噢。 李歐梵:90年代以來文化界的一些論爭,本身就說明了傳統本身,包括知識分子傳統總是不斷地在受到挑戰,將來對於知識本身的定義可能都要改變。知識分子本來是和知識有著密切關系的,可是中國的傳統裏面很少為知識而知識,大部分知識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為了社會,而不是為了知識本身;在西方的傳統裏面,知識就是知識,我可以為了保護自己的知識獨立而死,這和宗教是一樣的。你看王國維是不是為知識而死的?他即使真的是為了一種知識情操而自殺的話,別人也不會這麽想,就因為中國沒有這種傳統。所以,有時候我也想,當一個人為知識著迷的話,我也會很尊敬他,如果他真的對學術非常精深的話,不管他研究的是國學還是西學,象錢鍾書這樣的人,我都很尊敬他們。 季進:那麽在解構了傳統知識分子之後,您對新型的知識分子有什麽希望呢?或者說,您認為當代知識分子應該走一條什麽樣的路呢? 李歐梵:指路我不敢,要那樣的話,我不是又重新陷入了傳統知識分子的泥潭了嗎?但我想當代知識分子可能會向兩個方向分化,一些人以專業知識為主,更加專業化,在自己所從事的學術專業領域做得非常好,達到很高的水平。還有一些人可能會…See More
May 10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3)

 季進:自從1898年“德雷福斯事件”之後,“知識分子”(intellectual)作為一個歷史概念第一次在西方出現,關於知識分子的論述就不絕如縷。馬克斯·韋伯把知識分子界定為掌握文化成果並領導某一文化共同體的群體;曼海姆把知識分子稱為“漫漫長夜的守更人”,他們以知識為依托,保持了對歷史和社會最為清醒的分析與判斷,認為只有知識分子才是站在最合適的立場上來理解由社會結構、實踐和期望所決定的思想意識;福柯則認為知識分子不能再幻想成為社會的自知先覺者,只有正視“知識/權力”覆合體系在現代社會中的具體作用,進行具體而微的體制內的反體制抗爭,文化評論的工作才能產生真正的效用,還有葛蘭西、薩義德等等。從他們這些人的論述中可以看到一個基本的共識就是,知識分子的精神本質就在於他的“批判精神”。這種批判可能又有兩個層面,一是專業層面的知識的形成與增長以批判作為自己的內驅力;二是社會層面,在各自的專業之外,為社會主持正義、傳播真理、抵抗權勢。這兩個方面顯示了知識分子存在的批判本質。然而,真正把這種批判精神與自己的生命相融合的知識分子並不多見,而薩義德恰恰做到了很好的融合,值得我們每一個知識分子細細品讀。 …See More
May 9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2)

季進:可是,這種知識的工業化、專業化或體系化,使得人文精神變得越來越遙遠,知識分子的社會承擔變得越來越無足輕重。 李歐梵:問題的嚴重性就在這兒。在美國大學任教的一些人文學科教授,一些大學裏面的知識分子,也對美國大學的制度、對人文學科產生了很大的焦慮,開始進行一些反思和批判,我們所熟知的法蘭克福學派以來的批判理論,象後殖民理論、性別理論、種族理論等一系列後現代批判理論,基本上都是大學裏面的人文學者提出來的。如果用一種歷史的吊詭來看的話,這種情況剛好發生在亞洲各個大學都積極模仿美國的時候,中國的大學、香港的大學都正在從英國制走向美國制,註重學科、註重研究、註重文章發表的數量,整個的一套方式完全是學美國的,尤其是香港已經逐漸放棄了當年英國貴族式的人文主義教育。當年在牛津和劍橋,就是一種貴族式的教育。你作為一個人文學者可以和老師一邊喝酒一邊面談,然後回家寫寫論文,談莎士比亞,談但丁,談柏拉圖。這種教育基本上訓練的是一種品性,一種個性,強調古典的訓練,有了古典的文化,才能夠訓練出個人的道德品性。可惜的是,這些人到了18、19世紀以後變成了殖民主義者,到印度、到香港、到上海,去實踐他們的人文理想。…See More
May 8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1)

季進:90年代以來,“知識分子”問題舊話重題,尤其是知識分子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作用、知識分子與現代化想象的關系等問題,越來越受到大家的重視,也引發了一些討論。大概是在1994年,王曉明、陳思和等學者在《讀書》、《上海文學》等刊物上連續發表了好幾篇文章,發起了關於“人文精神”的討論,這些討論涉及到思想史、文學批評、文化批評甚至哲學領域,成為90年代思想界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其實,知識分子與人文精神在任何時候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它直接關涉知識分子的身份定位,以及知識與權力、與意識形態之間的覆雜關系。我知道您對這個問題相當關心,想聽聽您的一些看法。李歐梵:我記得當時關於人文精神失落的討論持續了有兩年吧,後來好像就沈寂下去了。從1994年到現在也快十年了,我覺得它今天依然有討論的必要。為什麽有這個想法呢?因為大概幾個月以前,香港的城市大學請我去做演講,我當時就想講什麽好呢?我在香港一個感覺就是人文學科的危機太重了,象我們教中國現代文學的人,或者整個的教文學的人,好象都沒有任何地位,香港的年輕一代對文學完全沒有興趣,所以講文學的話聽的人可能很少。我就突然想出來人文有什麽用,人文學科有什麽用?我用…See More
May 7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祝振強:警惕朝鮮成公款“農家樂”旅遊新熱點

《人民日報》的女記者們,近日很是出了風頭,這緣起於她們撰寫的一篇有關朝鮮觀後感的文章。文章稱:朝鮮兒童得到精心呵護,一天吃5頓飯。該文引發網絡大噪,人們由此開始熱議吃五頓飯的朝鮮兒童以及他們的真實福利狀況。這篇文章的開頭是這麼寫的:“經過900多公裏的飛行,由人民日報女記者組成的代表團來到平壤。正值金達萊盛開的時節,整齊幹凈的街道兩側、綠意盎然的丘陵山岡上時時現出一叢叢絢爛綻放的粉紅花束,給本報和朝鮮《勞動新聞》女記者間的交流增添了一抹亮麗的色彩……平壤五日,我們走廠礦、看學校、觀市容……所到之處,近一二十年朝鮮在各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盡收眼底。而身為女性,我們對朝鮮婦女、兒童的狀況更加關註,對平壤產院、萬景台少年宮和蒼光幼兒園的訪問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後就水到渠成地勾引出了“孩子們每天在這裏吃5頓飯,有專業營養師負責調配營養”的句子。雖然這篇文章過於文藝唯美腔、過於浪漫抒情範兒、過於粉飾讚嘆、張冠李戴狀,但是,出於現實情境的考量,基本上也還是可以理解的。從大的方面說,如何真實定義朝鮮、朝鮮的意識形態及其“特色”,本身就是個難題,尤其是有了我們自己非驢非馬、困獸猶鬥的兩相比照,就…See More
Apr 24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楊福泉:麗江目標應為高品位的旅遊地

麗江已經成為中國的旅遊名勝地,每年有四五百萬遊客前來,在國內外很多人的心目中,麗江是最有希望成為“高端遊客”喜愛的地方、第一流的進行生態旅遊和文化旅遊的理想之地。所謂“高端遊客”,一般指那些收入高、消費高、素質高、樂於深度旅遊、樂於從深層次來解讀旅遊地的歷史文化、民俗、地理等的遊客,有時甚至為自己動手來促成本地文化和環境的保護等。我自己曾應邀給類似的一些來麗江的旅行團講過關於雲南和麗江的歷史文化等方面的課,如世界商界青年總裁代表團、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代表團、美國教授代表團、歐盟青年經理培訓團、還有美國大自然保護協會(TNC)、野性中國(Wild…See More
Apr 19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當代中國文化的現代性和後現代性 (下)

我先前講到,上海的世界一面是大馬路、外灘,一面就是弄堂。她為什麽要從弄堂的角度來勾畫老上海,這是非常有趣的。在這部小說中,她把弄堂的世界用非常詩意的文字描述出來。第一章有五個小節:“弄堂”、“流言”、“閨閣”、“鴿子”,直到最後一節才把女主角王琦瑤帶進來。從文學立場講,她顯然受到張愛玲的影響,張愛玲的小說就是弄堂世界,而弄堂世界中最重要的就是女人們嘰嘰喳喳的講話,即“流言”。但是,如果更加仔細地審視這部小說的語言,就會發現其中多多少少帶有感傷的意味。為什麽一位生活舒適、備受文壇重視、具有國際知名度的作家會對上海抱有感傷的情緒呢?這裏引用其中一段文字,可以與茅盾《子夜》的開頭一段作對照。《子夜》開頭描述的是日落時分,汽車從外白渡橋馳來,沿途所見的現代化事物的震撼,即茅盾用“light、heat、power”三個英文字所代表的東西。而王安憶對於上海的描寫是這樣的:現在,太陽從連綿的屋瓦上噴薄而出,金光四濺的。鴿子出巢了,翅膀白光白亮。高樓就像海上的浮標,很多動靜起來了,形成海的低嘯。還有塵埃也起來了,煙霧騰騰。多麽的騷動不安,有多少事端在迅速醞釀著成因和結果,已經有激越的情緒在穿行不止了。…See More
Mar 30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當代中國文化的現代性和後現代性 (中)

後現代和現代的關系是怎樣的呢?是否後現代可以繼承現代性計劃所未能完成的那些步驟呢?我們可以看出一些征象,比如中國都市文化的覆蘇,中國民族國家的模式過去未能做完的現在似乎又重新做下去,諸如此類。另外一方面,就傑姆遜的理論來說,現今所謂的“後”至少有兩層意義:第一層意義是時間上的先後;第二層意義是後現代在質和量上與現代性是有沖突的,是不同的,甚至是對抗性的,如我前面提到的後現代對於主體性的摧毀等。這樣看來,中國目前的狀態就比較覆雜了。 由於傑姆遜教授的影響,一些學者最近一起出了一本論文集,美國的學術雜志BoundaryⅡ(《界限2號》)為此刊出專號,1997年秋出版,編者是張旭東與土耳其學者Arif Dirlik。其中收錄的論文作者除張旭東之外,有王寧、盧曉鵬、劉康、陳曉明、戴錦華、唐小兵,還有兩位台灣學者廖炳惠、廖朝陽和一位美國女性學者Wendy…See More
Mar 29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李歐梵:當代中國文化的現代性和後現代性 (上)

內容提要:本文系作者1999年5月26日在北京大學為文科學生所作的演講,主要介紹美國學者傑姆遜關於“後現代”文化研究的方法、觀點及其對西方社會的認識價值,並借助其理論來觀照分析當代中國(包括大陸和台港地區)的一些文化現象,文章提出了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中國當代文化是否已經進入傑姆遜所稱的“後現代階段”?作者認為中國的現代性建構事實上並沒有完成,同時試圖解釋“後現代”問題何以在中國引起熱烈爭論的原因。“現代性”和“後現代性”相互交融的狀況,正說明了中國當代文化的覆雜性。1985年秋天,美國教授弗雷德裏克•傑姆遜(Fredric…See More
Mar 28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楊祖陶:1972年一次不叫做“旅遊”的旅遊(下)

我們從火爐的武漢一下子來到了海拔1000多米高的廬山清涼世界,好不自在。廬山頂上還有一個牯嶺鎮,有一條較平坦的牯嶺街,街上有一些商店、旅社。這時,一般的旅店也住滿了,幸運的是,我們住進了一家比較好的帶餐廳的旅館,當時算是價格比較貴的。雖然沒有現在的幾星級、標準間、豪華間的概念,但有公共的衛生間就很不錯了。我們誰也沒有經歷過這樣好的生活,兩個孩子更是高興的不得了。當晚在餐廳吃了廬山特有的石魚炒蛋(石魚是一種生活在廬山石澗縫隙裏的小魚),石耳,還有炒雙冬(冬筍、冬菇),實在是太鮮美了,以至幾十年後還記得。這麽多年來一家人沒有這樣從容、親切地在一起,我莫名地感到是不是來的有點突然和奢華,經歷過多少年來急風暴雨的洗禮,我們好像置身於另一個世界了,雖然它是那樣的短暫。在廬山住的一周是非常有意思的,以住處為基地,除了在這裏一日三餐吃飽了上路,沒有“小賣部”之說,沒有任何食品可買,景點也就不存在現代垃圾的汙染了,廬山完全不用買門票,也就沒有多花一分錢。遊人不多,大多數時候就是我們一家人而已!這一場驚心動魄的廬山大遊歷對我們的意志與體力都是一場極難得的鍛煉與考驗。除了長途車把我們帶到目的地外,就再也沒…See More
Mar 26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楊祖陶:1972年一次不叫做“旅遊”的旅遊(上)

1972年距今已過去38個年頭了,這一年文革還在進行,好像相對比較平穩。基辛格、尼克松相繼訪華中美建交是最大的歷史性突破。就我個人而言,這一年我們全家4…See More
Mar 25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憑什麼主宰別人的生命和生活?——柬埔寨旅遊雜感之二

我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混過來的,一提起那場“史無前例”的荒唐運動,我至今仍然本能地反胃。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天天以野菜充饑,但在外面必須口口聲聲說自己“長在紅旗下”,聲稱日子像“倒吃甘蔗節節甜”;正是求知的時候,天天只能看那種“一句頂一萬句”的“紅寶書”,還時不時批鬥給自己傳授知識的老師——我的肚子和腦子長期處於饑餓狀態,生理和心理上都嚴重營養不良。當然,在所謂“三年自然災害”中沒有成為餓死鬼,在文革中沒有成為刀下鬼,我可能要算是那個歲月裏的幸運兒。那時候,解放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類最讓我們掛心,中國是世界革命的中心最讓我們自豪。我們的偉大領袖不斷向世界輸出革命,柬埔寨紅色高棉的“偉大領袖”波爾布特,就是中國人民偉大領袖的“好學生”。波爾布特這個柬埔寨的“大救星”,也讓柬埔寨人民有幸分享了共產主義革命的“幸福”。七月三號,我們旅遊團參觀了位於金邊市郊的監獄博物館,這個監獄博物館就是波爾布特留給世人的“傑作”。1975年,波爾布特的衛兵占領金邊Tuol Svay…See More
Mar 19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誰偷走了孩子們的“童真”?——柬埔寨旅遊雜感之一

暑假和太太去柬埔寨玩了一趟,旅遊歸來仍覺得興猶未盡,柬埔寨這個國家給我最深的印象是:吳哥窟讓人震撼,監獄博物館讓人恐怖,海關人員讓人厭惡,旅遊點所見到的兒童讓人痛心。今天先聊我接觸到和見到的那些柬埔寨兒童。由於是跟團到柬埔寨旅遊,旅行社沒有安排參觀柬埔寨的學校,我對這個國家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情況一無所知,但就在每個旅遊點所見到的兒童來看,我寧可做七八百年前修吳哥窟時的苦力,也不願意做現在柬埔寨的兒童。人們常說美國是兒童的天堂,我覺得柬埔寨可能就是兒童的地獄,那裏的生存環境在摧殘大多數兒童。導遊告訴我們說,許多柬埔寨小孩沒有進過學堂,他們打從會說話會走路時起就“自力更生”,旅遊景點周圍的小孩謀生的方式就是一種變相的乞討。我們每到一個景點,馬上就有許多小孩圍上來,不是向遊客兜售旅遊紀念品,就是纏著要遊客賣水果之類的東西,要不就是直接就甜言蜜語地討好遊客。即使像這樣五十多歲頭發白得一塌糊塗的爺爺級人物,小孩們一見面就對我說:“哥哥,很帥!糖果。”我太太也是五十出頭的人了,小孩們一見到她就討好說:“姐姐漂亮!糖果。”他們都懂得人們害怕衰老,所以投其所好一律喊那些爺爺奶奶和叔叔阿姨們為“哥哥”…See More
Mar 18
突然突闕起來 posted a blog post

戴建業:鎮遠:不遊也罷!

這幾年陸續遊過幾個古鎮,如江南的周莊、西南的麗江,但沒有一個古鎮給我留下好印象:周莊亂而又臟,麗江花哨艷俗。更糟糕的是這些地方人擠人,肩擦肩,臉碰臉,所到之處,見到的全是遊人,聽到的全是吆喝,走進這些古城古鎮就像走進了大集貿市場,大家也好像不是在旅遊而是在趕集,購物、叫賣、爭吵、討價、推擠……古鎮既無那種古樸幽靜的氣氛,遊人也沒有多少從容悠閑的心境。回到家中身心交瘁,一邊叫苦不疊,一邊後悔不已。這樣的風景名勝真是“只可百聞,不能一見”——與其跑到實地去“看”風景,還不如坐在家中“想”風景。五天前,“貴陽國學大講堂”主持人,原貴州省作協主席、著名作家李寬定先生,邀請南北各大學曾在“國學大講堂”作過演講的學者,到“爽爽的貴陽”避暑。並承蒙李先生的美意,讓大家暢遊貴州東南邊的千年古鎮——鎮遠,他要我們“到那裏好好放松放松”。太太一聽說要遊古鎮就兩眼放光,我由於上過幾次當倒沒有她那麼興奮。但是,從網上看到有關鎮遠的介紹,連我也想立馬就坐火箭飛到鎮遠去:“鎮遠是中國山地貼崖建築文化博物館。城內古街古巷曲徑通幽,石橋城垣錯落有致,碧水晨霧姿態萬千,春江漁火詩意盎然,有雄偉奇特、蜚聲中外的國家級重點…See More
Mar 16

突然突闕起來's Blog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4)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11:13pm 0 Comments

季進:您的影響可未必全是因為這個牌子噢。

 李歐梵:90年代以來文化界的一些論爭,本身就說明了傳統本身,包括知識分子傳統總是不斷地在受到挑戰,將來對於知識本身的定義可能都要改變。知識分子本來是和知識有著密切關系的,可是中國的傳統裏面很少為知識而知識,大部分知識都是為了國家,為了民族,為了社會,而不是為了知識本身;在西方的傳統裏面,知識就是知識,我可以為了保護自己的知識獨立而死,這和宗教是一樣的。你看王國維是不是為知識而死的?他即使真的是為了一種知識情操而自殺的話,別人也不會這麽想,就因為中國沒有這種傳統。所以,有時候我也想,當一個人為知識著迷的話,我也會很尊敬他,如果他真的對學術非常精深的話,不管他研究的是國學還是西學,象錢鍾書這樣的人,我都很尊敬他們。…

Continue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2)

Posted on May 6, 2017 at 5:02pm 0 Comments

季進:可是,這種知識的工業化、專業化或體系化,使得人文精神變得越來越遙遠,知識分子的社會承擔變得越來越無足輕重。…

Continue

李歐梵:關於“人文精神”的訪談(1)

Posted on May 6, 2017 at 5:01pm 0 Comments

季進:90年代以來,“知識分子”問題舊話重題,尤其是知識分子在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作用、知識分子與現代化想象的關系等問題,越來越受到大家的重視,也引發了一些討論。大概是在1994年,王曉明、陳思和等學者在《讀書》、《上海文學》等刊物上連續發表了好幾篇文章,發起了關於“人文精神”的討論,這些討論涉及到思想史、文學批評、文化批評甚至哲學領域,成為90年代思想界文化界的一件大事。其實,知識分子與人文精神在任何時候都是非常重要的問題,它直接關涉知識分子的身份定位,以及知識與權力、與意識形態之間的覆雜關系。我知道您對這個問題相當關心,想聽聽您的一些看法。…

Continue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05pm on November 17, 2016, Anne Anne said…


Hello dear am Anne i will like to get acquaint
with you please contact me here Anne27frank@hotmail.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