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time SilkRoad
  • 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itime SilkRoad'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突然突闕起來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瑪琳娜
  • 李蕙佳
  • se.gamat
  • Récupérer

Gifts Received

Gift

Maritime SilkRoa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itime SilkRoad'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下)

這些以我屬的、主體性的語氣表達出來的個體經驗,同時也在傳達具有普遍意味的、對詩歌寫作的位置的理解。詩歌寫作不再是懸空和透明的,而是糾纏在各種復雜而危險的力的關系中。在語詞與語詞的意義和所指、詩句與詩句中所表達的感受和領會之間直接的、清晰的對應關系,那種通過字典和文學欣賞課來繁衍和復制的暴力關系,對詩人而言,意味著詩歌的死亡和墳墓。因此,詩歌寫作首先是對那種普遍的意義交換關系、因而也是對使這一交換關系得以系統地維系下去的權力關系的反抗。然而,抗拒的姿態是多樣的。其中最典型的姿態有兩種:第一種是對交換關系的拒絕,在這種姿態里,詩人的寫作成了完全意義上的“洞穴寫作”,寫作的目的主要是為了給閱讀設置障礙。各種私人意向、甚至連私人也不曾有過的意向以及因語病而生的意向充斥在詩句里,好象要向讀者表明原來詩可以比世界本身更險惡。一個將私人意向堅持到極端、並用詩歌寫作構築其洞穴的外殼的詩人,仍然在其特定的結構位置上發揮著作用:他在為那個因暢通無阻而不斷加速的意義交換過程制造生硬的阻塞,使那個正在耗盡(以規范化的名義)人的思維和想象能力的交換系統的表面出現裂痕,給那個日漸單薄和透明的語詞世界多少添加些阻擋…See More
Frida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上)

作者簡介:北大哲學系教授,剛從美國柏克利大學做了一年訪問學者回國如果說內心深層的刺痛是詩人走向詩歌的原因,那麽對這刺痛的回應就成了分判不同類型的詩人的尺度:是選擇活在傷口里,用傷口的開裂來喧泄和冷笑;還是選擇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憫這因貧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閉式的躲閃中將怨恨進行到底;後者則在不可遏制的憤怒中隨時準備寬恕。選擇成為詩人,究竟意味著什麽?隨著這一追問而來的反問是:這樣普世性的提問姿態,其正當性何在?也許我們只能就某個詩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對某一具體的寫作提問?或者,我們還缺少更清楚地提出問題所需要的支點:在謎面的構成中,還缺少關鍵詞?就視線所及,我們開始尋找有望開啟問題的鑰匙:關鍵詞我的影子很危險/這受雇於太陽的藝人/帶來最後的知識/是空的  那是蛀蟲工作的/黑暗屬性/暴力的最小的孩子/空中的足音  關鍵詞,我的影子/捶打著夢中之鐵/踏著那節奏/一只孤狼走進  無人失敗的黃昏/鷺鷥在水上書寫/一生一天一個句子/結束這首詩的作者是流亡中的北島。由於詩的標題的先行限制,整首詩的理解方向是相對確定的。閱讀中的滯留感將題目“關鍵詞”…See More
Jul 1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下)

楊:當代詩歌實際上並不一定是在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念上與傳統對抗,更多的只是藝術反叛,反對傳統文化中那些腐朽的東西。詩人希望不斷給已有的寫作注入新鮮的元素,對經典進行挑戰。雖然權威話語的由來也經歷了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可能以前也年輕過、新鮮過,然而經過了長久的積澱,慢慢凝固了,不再促進藝術的流動反而起阻礙作用,就變得腐朽了。謝:比如朦朧詩的產生,當時恰恰迎合了意識形態的某種需要,那是文革之後,第一次發生的個人籲求與政治需要部分地相重疊的現象。程:在80年代,主流意識形態與知識分子是合謀的。人們曾將朦朧詩稱為現代派的詩,其實,朦朧詩呼喊的是"人"的聲音,是啟蒙的聲音,是面對原有的世界說"我不相信!"那時,詩人、文人與主流意識形態反叛的,是同一個東西。張:當代其實也是合謀的。比如,在一個“眼球經濟”時代,詩人們迅速與市場的要求一拍即合了。楊:對!關鍵是在美學趣味上分歧,不僅詩歌如此,比如繪畫,一部美術史,當某種新的繪畫手段或方法產生時,新銳畫家的畫作往往不被權威畫展接受,這里邊更多的談不上邊緣跟主流在意識形態相互沖突,而是老藝術家和新藝術家之間美學趣味的相互拒絕。在所有文學藝術形式中,詩歌更叛…See More
Jul 10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上)

時間:2001年11月22日 地點:廣州 主持人:程文超(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 參加者:楊 克(詩人,《中國新詩年鑒》主編) 謝有順(文學批評家,《中國新詩年鑒》編委) 張 檸(文學批評家,《中國新詩年鑒》編委)…See More
Jul 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下)

17. 匈牙利情侶菲波那契流傳下來的畫像很像拉斐爾, 他常常以旅行者自居, 人們喜歡稱他是“比薩的萊昂拉多”, 而把《蒙娜麗莎》的作者稱為“芬奇的萊昂拉多”。應該說我與菲波那契頗有緣分, 在我出世的那年, 一群熱衷於研究兔子數列的人成立了國際性的菲波那契協會, 並在美國出版《菲波那契季刊》, 三年前, 我又有幸在同一期雜志上兩次露面。我試圖在地圖上尋找菲波那契的故居, 但卻沒有成功, 我知道探聽的努力會是徒勞的。隨著黃昏的臨近, 遲來的遊客已開始往外撤, 他們中的大部分今晚離開這座城市, 我宿夜的地方有三個選擇, 里窩那、佛羅倫薩和比薩。這時候斜塔旁邊的一對匈牙利青年引起了我的注意, 他們是美麗的海倫和他的男友霍華德, 我們一開始交談, 就成為了朋友, 這可能與東歐的社會主義歷程有關, 但並非全部原因。以往在北美遇見的匈牙利人給我的印象不深, 他們說英語時總帶有濃郁的口音, 而霍華德和海倫沒有開口, 我們就有了一種默契。這對年輕人在布達佩斯從事信息產業, 他們剛剛在撒丁島度完兩個星期的假, 來比薩換乘火車順便看一下斜塔。看來他們遊覽名勝古跡的方式和我的一樣, 就是找一塊石頭靜坐下來,…See More
Jun 2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中)

9. 初到威尼斯穿過一條寬闊的大堤, 就進入威尼斯島, 聖露西亞車站到了。走在廣場上, 隨即被撲面而來的歡樂氣氛感染, 大運河上船只穿梭往來, 人們習慣把它們叫做水上公共汽車。遊客們個個興高采烈的, 仿佛是在歡度重大的節日, 威尼斯真是個人間天堂, 即便巴黎的塞納河畔也無法相比, 那兒堤岸和水面的差距造成一種疏離感。米蘭遇見的那位巴里少女說得沒錯, 威尼斯的船票不菲, 可根本沒有人查票, 碼頭上雖有警察, 其職責卻是攙扶遊客。我乘坐逆時針方向行駛的船只, 二十分鐘後到達了科德卡島, 全城惟一的青年旅店坐落在此, 我幸運地獲得一張靠窗的鋪位, 躺在床上就能眺望對岸的聖馬可廣場。島的外側是亞德里亞海, 不遠處還有一座利多島, 一年一度的威尼斯電影節在那里舉行, 這一點已無秘密可言, 拜倫勳爵稱讚該島的沙灘是全世界最迷人的。需要一提的是, 德國小說家托馬斯·曼年輕時曾旅居此島, 並完成了最出色的小說《威尼斯的死亡》, 這部作品代表了他早年的主題: 想像的人與現實生活中的人的對比。主人公阿斯欽巴赫是一位成熟的作家, 在他前往威尼斯的旅途中, 遇到了一位美艷絕倫的波蘭姑娘,…See More
Jun 1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蔡天心·四城記: 從雅典到羅馬(上)

第一天·米蘭1. 巴爾干半島在現代漢語里, 歐洲各國的主要城市名字大多采用音譯, 雅典是僅有的少數幾個例外之一, 雅典與希臘語 (Athinai)或英語 (Athens) 里的發音有著較大的差異, 可以說中國人把最高貴的名字留給了雅典, 而把最美麗的名字留給太平洋彼岸的新世界。上午十點, 我搭乘民航班車前往愛琴海濱的雅典國際機場, 這座白得像天使一樣的城市即將從我的視野里消失, 可她仍會留存在我的記憶深處, 就像那些流傳了幾千年的奧林匹斯神話。科林斯灣在機翼下方一閃而過, 接下來是光禿禿的品都斯山脈, 干燥炎熱的天氣使得巴爾干的內陸荒蕪。我原以為半島的右側是愛琴海, 一看地圖著實嚇了一跳, 它一直延伸到黑海之濱, 也就是說除希臘和阿爾巴尼亞外, 還囊括了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前南斯拉夫和土耳其的歐洲部分。這個半島的人民英勇不屈, 當年成吉思汗的遠征就止步於此, 如今它又陷於一場前所未有的連連炮火中。在飛臨沿海的平原以前, 一個小小的湖泊隱約可見, 臨湖的城市愛奧尼納曾是七世紀伊斯蘭教第四任哈利發阿里的國都。這位帕夏是教祖默罕默德的侄子兼女婿, 卻缺少前任的才干和威望,…See More
Jun 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古馬的詩·油燈

我有一把  黃金的鐵鍬  在我淚水的陰影里  我徹夜挖掘我尋找一粒豆子  它如何忘了發芽  我詛咒一粒蓖麻  它偷走了我紅色的毒藥我把這  黃金的鐵鍬  深深踩進黑暗的土壤里我要翻出點什麽  我要在我彎腰勞作的灰燼中  發現一兩粒哪怕是星星的  早已冷卻了的遺骸 古馬的詩·黃昏謠 小布谷,小布谷  水銀瀉進了麥地See More
May 2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古馬的詩·蒙古馬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青稞換鹽  銀子換雪走馬換磚茶  刀子換手血換親  兄弟換命  石頭換經  風換吼鷹換馬鐙  身子換輕大地返青  羊換的草呀古馬的詩·草籽把一句話埋在地下  埋在青銅之前或公元之後歷史的空闊處一匹追根問底的瘦馬  刨沙刨雪的前蹄此刻是略有點憂郁和遲疑的夕陽麽 古馬的詩·大雨 森林藏好野獸  木頭藏好火  糧食藏好力氣  門藏好我  閃電  為啥藏不好美麗而痛苦的臉大雨半夜敲門  大雨要我潑出燈光  給你騰個藏身的地方See More
May 2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古馬的詩·羅布林卡的落葉

羅布林卡只有一個僧人:秋風 羅布林卡只我一個俗人:秋風用落葉交談 一只覓食的灰鼠 像突然的楔子打進談話之間 寂靜,沒有空隙 古馬的詩·青海的草 二月呵,馬蹄輕些再輕些 別讓積雪下的白骨誤作千里之外的搗衣聲和巖石蹲在一起 三月的風也學會沈默而四月的馬背上 一朵愛唱歌的雲散開青草的發辮青青的陽光漂洗著靈魂的舊衣裳 蝴蝶干凈又新鮮蝴蝶蝴蝶 青海柔嫩的草尖上晾著地獄曬著天堂See More
May 2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下)

他也描述乃至歌頌肉體、自然和世俗生活,但決不像惠特曼那樣豪邁的歌頌。他注意的主要是市井生活中那些平淡而有趣(你也可說是“無趣”)的東西,並且用一種自嘲和無奈(你同樣也可說是“無賴”)的方式表達出來,比如說城市的喧囂,地鐵的擁擠、無錢的窘況、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快意,與各種女人們的關系,和老鄉、大媽、大嫂的交往。這些生活的場景有賭場、澡堂、賓館,而尤其是街道:你的四周每天都出現街道 進口的高速車開不快排隊等路 旁邊的自行車道卻一片小腿亂蹬 遇紅燈不耐煩更不耐煩罰款 地上的痰比監察痰的人漸少了 站台等車人煩時也圍圍瞎二胡 有時摸半天也不是一個子不扔他有一些全景似的敘述,有時也只寫一件事:明晚去他家聚會邀你也去 要你帶個漂亮姐或者肥母雞 你問人難看雞瘦各帶一半行不 他說人若難看雞就得更肥才行 你買了兩雞又想起一個小甜臉 出來開門的她竟是一個大肚子 她抱歉說年初結婚也沒通知你 又問干嘛這麼客氣給我買雞吃 你噢噢著只說讓她補養補養 丟了雞趕緊找上月才見的她 她肚倒沒大長得大方多於美麗 聚會的路上見別人不是拎著雞 就是挽著人,他們都一只手忙 拎雞挽人只有你兩手都沒閑著 雞沒吃完,跳舞時女的多一位阿堅的…See More
May 2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何懷宏·市井與高原——讀阿堅的詩稿(上)

我自己到現在還沒有讀過阿堅在報刊上公開發表過的詩,我所讀的只是手頭一些他自印的集子,他那時贈詩時多自署“大踏”,未看到署名前卻聽成“大塌”。但這里還是循例叫他較響亮的名頭“阿堅”。 我手里有的這些詩稿一共有21輯,印在便宜的泛黃的白紙上,最早的一輯是87年6月《多余的日子》,收詩32首,如果加上“代序”是33首,最晚的一輯是91年5月的《自然的風》,無序,也是32首,標明是第41輯,也就是說,我手頭有的21輯、600多首詩,只是從87年到91年中印出的、他的詩歌的大致一半。阿堅這位自認的“懶人”,實際上夠高產的了。 阿堅詩的藝術性或者還有思想性自有行家評論,我這里只是想說一說我自己的一點閱讀印象。第一個印象是很好讀,所以,我還以為阿堅的詩早就可以像王朔的小說或王小波的雜文加小說一樣流行了,因為,在我看來,他們仨在某種意義上是可以歸為一類的,而阿堅也自有他的天份,他的詩挺有趣,平易近人,不怕往下流,也不是只寫了一首兩首,我,還有我的不少朋友從讀他的詩中得到過許多快樂。但情況看來並不像我以為的那樣,這大概不是那個詩人的命運不濟,而是詩的命運不濟,詩的形式確實不再行時了,即便是好看的詩,也不…See More
May 16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波佩·在路上的重慶五詩人(下)

歐陽斌:通靈者與變臉人歐陽斌的詩歌生活始於八十年代中期,因為一貫的內心堅持與反叛造成這樣一個寫作者在眾多詩歌中的不群。但他是狡猾的,一方面用本名在一些傳統文學刊物上發表讀者和編者所需要和認同的東西,一方面用多個化名創作出了大量與時代寫作趣味相悖的詩歌作品。他離開大城市,孤獨地在一個小城生活了若幹年,過著不被人(甚至同類)理解的生活,他並不打算將那些已發表的、令自己不滿意的詩歌一票否決。另一個時期,歐陽斌在神秘主義的詩歌路途上樂此不疲。他在《廈門文學》於1998年二月舉辦的“走向新世紀中國詩歌大展·重慶專輯”中,以黑巖為署名發表了《通靈者》組詩。在其“詩論一”中說道:“現代漢詩依據神秘的特質而存在,廣大的神秘成就了更為廣大的詩境。神秘,漢詩解構的第一元素。”同年的《詩刊》和《十月》分別於第一期推出了其帶有神秘傾向的組詩,《詩刊》在新辟的欄目“世紀之交·詩的盛會”中首次刊登了張新泉、簡寧、伊沙和歐陽斌等詩人風格迥異的組詩。我們在歐陽斌詩歌中首先看到了對通向神秘(神性、詩性、史性、血性)道路的執著,在這個執著中所表現的是作為一個個體寫作者的探索——他力圖通過打破夢幻與現實之間的障礙和展示奇妙…See More
May 1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波佩·在路上的重慶五詩人(上)

開篇詞如下文字請勿修改和曲解。這里談及的五位重慶青年所涉及的話題,僅僅是對在成長中的詩人們的討論。這些在他們各自生活中或步行、或小跑、或狂奔的現代漢詩寫作者,與各位編者和讀者的生活並沒有什麽兩樣,他們不過是在各自的生存空間里加入了另一種烏托邦生活、他們說出的不過就是一些個體心靈史片斷而已。在觀察他們每一個人時,我遵循的是英籍德語作家卡內蒂的話:“在文學中留下許多未說出的事物是重要的。這樣才有可能辨別在多大程度上一個作家(詩人)所知道的多於他所說的,這樣他的沈默就不是陰郁的而是智慧的標志。”重慶作為上個世紀尤其是七、八十年代的詩歌重鎮,湧現了諸如傅天琳、李鋼、王川平、梁平、柏銘久、華萬里等一大批優秀的詩歌寫作者,他們在各自的人生空間里抒寫心靈經驗,這也是一批具有良好天資的詩人,諸如《藍水兵》、《夢話》等業已成為當代詩歌名篇。他們的成名或許與其所在的時代和歷史機遇有某種聯系,但我們更多的是見到了這樣一群人的另一面——作為詩人所必備的心靈能力。就如我所喜愛的法國詩人洛特雷阿蒙說過的:天資保證心靈的能力。他們用這樣的能力維持了在時代生活中一閃即逝的臉龐。我所理解的九十年代重慶青年詩歌,主要指向…See More
May 1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李德武·詩在哈爾濱(下)

桑克:豐富的學識,厚重的語言功底、銳利的探索鋒芒和一顆充滿浪漫情懷與歷史責任感的心靈使得桑克在當今的詩壇上格外耀眼。他對象征主義和意象主義的回避與對浪漫主義的倡導反映了桑克更重視詩的人性要素,而不是修辭的要素。但是,基於漢語詩歌語言的粗糙和薄弱,桑克敏銳地意識到提升漢語言在當代詩歌中的成熟性和活力已經成了必須正視的技術問題。詩歌語言的成熟性並不是體現在語言穩定、普及而持久的交流,恰恰相反,而是語言的個性化和無所不能的靈活性。這個時代的詩歌語言不成熟在於語言模式化、雷同的東西太多。為此,桑克是朝著提純個性話語的方向努力的。我們註意到他提倡的所謂技術主義實際上是給自己的語言建立一種原則和尺度,譬如:他用日常講話的語氣寫作,包括他的語調和語速都體現了桑克本人的特征。接觸過桑克的人都會記得他說話時語速較快,語調短促、低沈,但有時卻含有活潑的頑皮。不僅如此,他還自覺不自覺地在他的詩歌語言中納入了自己諸多語言習慣,譬如方言、口頭語、民間俗語等,包括語句的停頓、語氣的輕重都越來越桑克化。桑克倡導浪漫主義並不是強調單純的抒情,而是更尊重人富有理想和幻想以及人歸結為情感的動物這些人本事實。在他的詩中,我…See More
May 1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李德武·詩在哈爾濱(上)

我不知道詩歌的興衰多大程度上取決於地域性,或者一個詩人的寫作多大程度上受地域性影響,探究這些也不是我寫作此文的意圖。說詩在哈爾濱並不是強調哈爾濱詩歌的中心地位或重要地位,而僅僅是基於以下的事實:1、在我了解的詩人中,不存在以地域性特征標榜自己詩歌寫作的現象,即所謂的“北方派”、“黑土詩”、“冰城詩歌”等等。2、哈爾濱的詩人也少有熱衷於流派運動的,詩人之間除了友情上的親密交往之外,在寫作上基本保持著以個人寫作為基礎的獨立發展格局。3、詩人的集中出場與其說要展現哈爾濱的詩歌寫作陣容和實力,不如說在比較中呈現個人之間的寫作差別更為合適。因為,這裏的集結並不是一種“武裝總動員”,也不含有任何“對外作戰”或“較量”的動機。那麽,我們將在此面對個體以及個體之間的差異,我們將在這些差異中感受寫作的可能性和豐富性,感受審美趣味的多樣性,感受人與人之間的不同。張曙光:一個富有激情,卻又自制力極強的詩人。他不是采取心靈扭曲的形式來實現抒情上的變化,而是從語言規約中限制情感的濫觴。體現這一規約的有兩點,一個是語言表現上的敘述性,一個是語言肌質上的經驗性。敘述性對情感的制約在於它讓當事人克服了“陷入其中的盲目…See More
May 11

Maritime SilkRoad's Photos

Loading…
  • Add Phot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Blog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上)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44am 0 Comments

作者簡介:北大哲學系教授,剛從美國柏克利大學做了一年訪問學者回國

如果說內心深層的刺痛是詩人走向詩歌的原因,那麽對這刺痛的回應就成了分判不同類型的詩人的尺度:是選擇活在傷口里,用傷口的開裂來喧泄和冷笑;還是選擇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憫這因貧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閉式的躲閃中將怨恨進行到底;後者則在不可遏制的憤怒中隨時準備寬恕。

選擇成為詩人,究竟意味著什麽?隨著這一追問而來的反問是:這樣普世性的提問姿態,其正當性何在?也許我們只能就某個詩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對某一具體的寫作提問?或者,我們還缺少更清楚地提出問題所需要的支點:在謎面的構成中,還缺少關鍵詞?就視線所及,我們開始尋找有望開啟問題的鑰匙:

關鍵詞…

Continue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44am 0 Comments

楊:當代詩歌實際上並不一定是在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念上與傳統對抗,更多的只是藝術反叛,反對傳統文化中那些腐朽的東西。詩人希望不斷給已有的寫作注入新鮮的元素,對經典進行挑戰。雖然權威話語的由來也經歷了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可能以前也年輕過、新鮮過,然而經過了長久的積澱,慢慢凝固了,不再促進藝術的流動反而起阻礙作用,就變得腐朽了。

謝:比如朦朧詩的產生,當時恰恰迎合了意識形態的某種需要,那是文革之後,第一次發生的個人籲求與政治需要部分地相重疊的現象。…

Continue

古馬的詩·蒙古馬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8:56pm 0 Comments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

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

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

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