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time SilkRoad
  • Male
  • Malacca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itime SilkRoad'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INGENIUM
  • Paetiyo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瑪琳娜
  • 李蕙佳

Gifts Received

Gift

Maritime SilkRoad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itime SilkRoad'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2)

河西詩群:主要成員有林染、孫江、謝榮勝,胡楊、倪長錄、妥清德,等,他們以敦煌為自己創作的形象依托,以河西為自己的創作基地,以西部詩歌為自己的創作旗號,以《陽關》與《西涼文學》這兩大忠實的文學刊物為自己的根據地,近年來取得了豐碩的成果,是甘肅詩界一支陣容龐大的生力軍。此外還有隴東詩群、隴南詩群、甘南詩群等,主要詩人有陳默、姚學禮、第廣龍和小米、老蓋、毛樹林、南山牛和波眠及阿信、桑子、紮西才讓等。另外,部隊詩人張日堂和王久辛,定西詩人牛慶國和杞柏及崔俊堂等,這些地區的詩人雖然不如蘭州、河西、天水等地人多勢眾,卻個個身懷絕技,出手不凡,均為甘肅詩歌界耀眼的明星。由於本人注意范圍有限,上述羅列中一定會疏漏了其他重要的詩人姓名,也就是說甘肅詩歌目前的陣容,肯定比我剛才敘述的還要強大。總之,通過甘肅當代眾多詩人的努力,不僅其自身的詩歌藝術得到了完善與發展,同時還有力地影響了當地的詩歌後進,形成了甘肅詩歌目前以蘭州為中心,西有河西詩群,東有天水、隴南、隴東詩群這樣一虎數翼齊頭並進之格局並呈現出蓬勃發展的強大態勢。甘肅詩歌群體的崛起,與甘肅省文聯的機關刊物《飛天》多年來一以貫之地對詩歌創作的重視、引導…See More
Apr 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雪瀟·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1)

一、引言好多年前,當時還健在的甘肅詩歌評論家孫克恒先生,曾和唐祈、高平聯名發表了《西部詩歌:拱起的山脊》一文,第一次明確提出了做為“西部文學”之重要組成的“西部詩歌”概念。盡管他們一定也很想在《甘肅詩歌:崛起的詩群》這個題目下做一番痛快淋漓的文章,但由於當時甘肅詩歌創作的實際條件,我想他們最後還是一忍而再忍了。他們將關注的詩歌范圍擴大到整個西部而普泛言之,顯然是覺得甘肅自己的詩歌多少有些勢單力薄。多少年過去了,當我們跨入這個嶄新世紀的時候,甘肅的文學創作終於迎來了一個空前的盛況,雪漠的長篇小說《大漠祭》轟動之外,年初短短的幾個月里,才華橫溢的蘭州作家葉舟,就在《人民文學》、《大家》、《創作》、《飛天》、《山花》、《莽原》、《天涯》等全國著名的文學大刊上爆炸般發表了他的一系列中短篇小說。而甘肅的詩歌更是捷報頻傳,取得了有目共睹的驕人成績。僅以最近的兩年為例,繼“1999年度星星跨世紀詩歌大獎”被陽飏摘取之後,2000年第1期《詩刊》以頭條位置推出了古馬的大型組詩,緊接著娜夜、陽飏、高凱又在每月《詩刊》“每月一星”欄目上光榮亮相,同時,雪瀟、欣梓、汪渺分別在《十月》上發表了他們的組詩。在2…See More
Mar 2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下)

生活在十六、十七世紀之交的康帕內拉在《太陽城》中曾經提到,“這一百年來所出版的書籍,比五千年來出版的還多”──根據國際圖書學研究所的一個統計,1436年至1500年印30,724種;1500至1600年印285,824種,1600至1700年印972,300種。(《太陽》,第134頁,注[96])在英國書籍印行的數量先是以百計,後來又以千計,而在1500─1640年間,該國印行的書籍已達兩萬種。據估算自1724─1757年,倫敦的印刷機約計從七十台增加到近二百台,“在不停地被使用”,一百年間出版量則增加了四倍。日報與期刊的興起,《閑話報》與《旁觀者》的創辦,使散文隨筆的創作空前昌盛,接著便是小說的逐漸興旺發達。隨著讀者隊伍的不斷擴大,閱讀取向的轉變,使得諸如報紙和小說這兩種十八世紀興起的更為容易讀懂的文學消遣形式受到最廣泛的認同與歡迎。到1781年,約翰遜已經談到了一個“讀者的國度”,這倒真應了英格(Inge,William…See More
Mar 23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中)

一本書,如果不把它當成一種物,那會是什麽呢?一種絕對精神創造的體現嗎?所謂絕對精神指的就是上帝,那麽在某種程度上或許只有《摩西十誡》才算得上是這樣一本“書”,雖然它同樣不得不借助於某種物質外殼,《舊約》上明白地交待了它的“字是神寫的,刻在版上”,天主耶和華在西奈山親手把它交給了摩西。在回教徒們看來,《古蘭經》也正是這樣一本天賜之書,它是在七世紀時由一個叫穆罕默德的人根據上天的啟示斷斷續續地口授,並由他的門徒記錄下來的。但即使連這樣的一本“聖書”,也還有人管它叫《讀物》(又譯《閱讀》),意思是指每一個穆斯林“要讀的東西”。並且事實上跟《聖經》一樣,它們都是人類歷史被最廣泛地閱讀的書,雖然不能隨便把它們跟通常所謂暢銷書混為一談。可讀性無疑是書作為讀物的一個最起碼標準,但具體落實到像《古蘭經》這樣的書,仍有見仁見智、難以把握的一面。文化背景的不同,心境的差異,對於不能夠閱讀原著的人,甚至選擇何種譯文都有可能成為影響閱讀效果的因素。即以《古蘭經》為例,從它問世到現在的十幾個世紀中,一直是作為占整個人類種族五分之一的人的宗教和生活指南,據卡萊爾《論英雄和英雄崇拜》一書介紹,在世界上所有的清真寺里…See More
Mar 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漫流·讀物的時代(上)

書寫來就是被人讀的,這幾乎是天經地義的事。單就這一點來說,書籍存在的價值就是被閱讀,世界上沒有一本書不可以被當作讀物,一本書如果不能成為讀物,也就難稱其為書。將書稱為讀物,既是對可讀性的強調,也是對書的物質實體本身的強調。但在一個讀書人眼里,書卻不宜跟一般意義上的物混為一談。暫且勿論一本書必不可少的物質軀殼,──請試想一本用天鵝絨作為封面裝訂,並帶有白銀搭扣的羊皮紙抄本的神奇手感──一本書,一直是作為一種精神產品。甚至在我們不得不動用“產品”這樣有物化嫌疑的字眼時,仍盡量避免使用任何容易讓人跟物質生產相比附的說法,而總是樂於選擇諸如“結晶”或“凝結的光的滴狀物”之類美麗詞語來稀釋物質,凝聚精神。普魯斯特曾表白,我們至少堅信一本書的內容,“我們寫出的句子的內涵應該是非物質性,不是取自現實中的任何東西,我們的句子本身,一些情節,都應以我們最美好時刻的澄明通透的材料形成。”同樣,貝葉經之引人摩挲當然不僅限於一片貝多羅樹的葉子,──雖然,一種非同尋常的物質載體本身已足以構成某種精神的象征。另一方面,對書籍外觀美麗的強調難道不也正代表了對內在品質的格外重視嗎?──而主要是其中以血、以淚寫成的文字…See More
Feb 2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下)

這種深度主要是感受的深度,輔助有思考的深度。感受是人類與世界相互體驗的唯一方式,感受本身有層次之分,有淺薄和深刻之分,同一樁事情,有人可能麻木不仁,或者流於客套般的認同,有人卻能感受到悲憫,關切、疼痛、顫栗或幸福。請看師江的《黑夜》:(5)[p41]有一種聲響像宿命一樣來臨那是鄰居的作愛聲驚憂於我長久的,斷續的,噪動的呻吟——為什麽別人的幸福總會破壞我的幸福那是再婚的作家和年輕的妻子他們長久以來的第一次作愛他性格溫和,作品沈著優美他身上有些疾病作一次愛不容易我的聽覺陪著他們就像陪著作家溫良的秉性他們在某個時刻收場而我的眼睛睜到天亮這是一首深度感受,深度敘事的典范之作。一種作愛聲驚憂了他,他嘆息:為什麽別人的幸福總會破壞我的幸福。他的感受沒有停留在這個平面上,或者像通常作者的敘述會煩躁不安,輾轉反側。如果這樣,那將是淺薄的,停留於事物的表象。作者的高明之處在於,他的感覺向深層次開掘,他理解了,再婚的作家和年輕的妻子,“長久以來的第一次作愛”,師江能夠設身處地的理解別人:“他身上有些疾病,作一次愛不容易”,由此寫出了深層次的感受。意義更深廣。這種對世界的深度感受的楔入方式、姿態,感受的向度…See More
Feb 19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中)

艾略特的敘事技藝給當代詩人很大影響。特別是他以意識流手法寫的《普魯弗洛克的情歌》,直接處理日常事件。詩人成熟的心智使一個事件轉化成了經典性的、對人具體生存情境的分析和研究,它承擔了比此事更深重的負荷。詩人既是冷靜客觀地敘事,又是戲劇性獨白和深刻地命名。他將克制、戲劇獨白、沈思追問扭結為一體,寫作者的態度因事件本身的復雜性而變得遲疑,構成了詩歌巨大的包容力。這使用詩的敘事依恃的不再是單維的時間鏈,而成為各種聲部間的爭辯;詩具有了打動人心的生存力量,而不是情感力量。詩人的敘事不再是因果關系的交代,他與事件拉開了足夠的距離,一邊敘事,一邊分析自己的敘事,寫作成為朝向精確的摸索。這首詩對敘事性反諷同樣具有啟示。它的整體運思是在反諷一面,但不像我們在敘事反諷中慣用的那樣,簡單地說反話或揭示事件乖張一面,而是以復雜的立場展現事件內部糾葛中不為人知的方面。這使我們當代詩人意識到:在詩中滲入一定程度的敘事性,有助於我們擺脫絕對情感和箴言式寫作,維系住生存情境中固有的含混與多重可能,使詩更有生活的鼻息和心音,具有真切的、可以還原的當下感,使我們的話語保持硬度並使之在生命經驗中深深紮根。(三)對現代詩歌史…See More
Feb 8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張軍·當代詩歌敘事性的控制(上)

(作者單位:深圳市社會科學院,廣東省深圳 518031)[摘要]當代詩歌的敘事性形成一種新的寫作潮流,但由於詩人們對敘事手段的競相運用,出現了過濫的現象。這就需要對敘事運用有所節制,有所控制。探索敘事性、抒情性、意象性的綜合運用。當代詩歌的敘事性,已形成一股寫作潮流,引起了業內詩歌同仁的廣泛關注。有的把它稱之為又一個美學原則的崛起,有的認為是對處於低迷的當代詩歌打開了一條新的通道,有的則認為豐富了詩歌的表現手段,總之有廣泛的認同感。我亦如此,敘事性的重新引入,為新詩創作注入了新的活力,但敘事性的濫用,必然有害當代詩歌的健康發展,必須有所節制,有所控制,與其他詩歌表現手段有機結合,綜合運用。一、敘事的觀念及特質詩歌的敘事性有別於敘事詩,是沒有情節只有細節、只有日常生活場景和微妙心理闡述的敘事,是傾向於復雜、也傾向於單純的敘事,是一種對自身生存體驗的顯示方式,是有意味的敘事。王小妮的一首《白紙的內部》[1](P193)就是很好的詮釋:陽光老在家以外家里只有我一個心平氣坦的閑人。一日三餐 理著溫順的菜心 我的手…See More
Feb 1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潔岷·湖北現代詩歌片論(下)

張執浩的詩歌形象部分地是一個滿頭白發騎著瘦馬的翩翩少年。“……她的甜蜜,就是全人類的甜蜜”(張執浩《糖紙》)。張執浩的早期詩歌明澈而抒情,有軟、甜、糯的口感,如《糖紙》、《蘋果堆》,得到一部分讀者的喜愛。他在1990年代中期努力對自己的詩歌進行了較大的變構,加入了敘事乃至對話,因而擴大了詩歌的語境空間和精神容量,如長詩《美聲》,如“……晨風吹拂著曖昧的星空,也吹涼了/我遞給朝霞的雙手。我看見她們/一張張禮貌的臉,在人海中鳧遊。/‘而這並不是今天的全貌,我也看見了/陰溝里的老鼠。’”(《見習護士走過大街》)除詩性“敘述”外,張執浩詩歌的語言方式仍是在一個場景中聚焦某個意象或核心物象,然後通過隱喻推動語境嬗變展示心靈世界。這種方式在現代詩寫作者中如今已不常見。我以為方式不會過時,關鍵是要找到托馬斯·特朗斯特羅默提到過的“某個開關”,它一經觸碰語言之墻便打開了,詩歌的花園就在眼前。“三十三年前,我在花香中出生/母親說她生下我,太陽剛上樹梢/老家門前的梔子又開出幾朵/我是一出生就嗅到花香的人……”(柳宗宣《嗅著梔子花香》)。柳宗宣是個地地道道農民的兒子。我曾搭乘卡車到過他老家的農場,在那兒,我…See More
Jan 29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潔岷·湖北現代詩歌片論(中)

“晚風很輕 夜空很藍/河谷里一只獸淒厲地叫著/家庭正在身後長毛/河谷是一些湧動的酸水/我上路了 我不願回頭……”(黑豐《離家》);“村子那邊的七月黃了…See More
Jan 26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劉潔岷·湖北現代詩歌片論(上)

摘 要:詩歌作為純個體的創造性藝術活動,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創作風貌與其所在地域的關系是微妙而復雜的,難以用簡約的方式歸納。湖北新時期以來的詩歌創作,特別是自1970年代“歸來派”詩人曾卓以降,承襲、偏移甚至反叛“朦朧詩群”創作走向的具有一定現代傾向的詩歌創作群體在湖北詩歌陣營中起到了舉足輕重作用。通過對他們階段性創作成果的掃描和細讀,有助於我們準確把握當代湖北詩歌的流變軌跡,進而洞悉其豐贍瑰奇的全貌。一個行政區域的歷史沿革、文化背景、地理位置乃至環境氣候與其詩歌創作的關系是非常復雜而難以用簡約方式歸納的。而且文學作為純個體的創造活動,一個人或一群人的創作風貌很可能與上述因素沒有必然關聯,或者說未必有可加以運算化地推論出的結果。然而,出於人們的思維慣性和對相關命題天真的好奇心驅使,在涉及到地域的詩學論述時,往往不會刻意去避免落入此類窠臼。就湖北而言,它的“關鍵詞”與“內容摘要”句子應該是這樣的:京廣樞紐南北貫通,黃金水道東西穿越,九省通衢,千湖之省,四大火爐之一,琴台,屈原故里,香溪,鐵血首輔,“惟楚有才、於斯為盛”,辛亥首義,將軍縣,“百萬雄師”,葛洲壩等等。每當我們手指祖國的中腹之中相…See More
Jan 2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繆克·城市詩:對城市的多元體認(下)

這首寫城市早晨太陽升起時的景象的詩作,最能體現張健桐的母性情懷。詩人的愛與太陽一樣,遍灑城市的角角落落,讓希望遍地生長。你所看到的城市,正是童話中的城市模樣,溫情脈脈、生生不息。詩人在此,倡導的是一種健康的生活方式,“抖落昨夜的憂傷”樂觀向上。這是一種多麽可貴,又是一種多麽需要的品質啊!張健桐是一位女性,情感細膩、溫潤、充滿母性慈愛,另一方面,她從小生長於這座城市,對這座城市有著先天性的精神印記,即無限感激著這座母親一樣的城市。從這一點出發,我們便不難理解,張健桐詩作中所自然流露的情感了:棲滿鴿子的廣場 需要一方溫情脈脈的天空這些可愛的小公民 你要善待它們就像善待自己的理想和我們的母親城市——《廣場鴿》不管真實的城市應該是怎樣的,我一直認為,張健桐的詩歌就如她謁普希金銅像的那首《詩歌以什麽方式彌漫》的詩中所寫的:“穿過廣告牌與鋼鐵的撞擊/在城市灼熱的河床上/流成一脈清涼”。這一脈清涼有著夢幻般的美麗,同時也使張健桐在城市詩人中成為獨特的一位。下崗這一題材,在不少城市詩人的詩作中都有涉及,如在米福松那里,下崗者是“隨著整齊的步伐…See More
Jan 24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繆克·城市詩:對城市的多元體認(上)

中國從來沒有過本質意義上的城市詩。我們有理由認為,燎原先生講過的這句話是不錯的,原因是我們不具備文本意義上的《惡之花》或者《荒原》;但在另一方面,我們卻又不得不對這句話提出質疑,何為“本質意義上的城市詩”?按照燎原的觀點,城市詩“絕不只是城市場景和生態的一般性描述,而是城市日常生存中內在的心理體認,是詩人與城市生態的相互容納中,一種城市化了的情感立場、藝術方式和審美趣味。體現了城市文化與詩人的心靈疊合後,一種獨立的精神文化生態單元。”(《城市詩與智能信息空間》,星星詩刊1998.7)即使照此理解,這種本質意義的城市詩也並非匱乏。給一種事物下定義,本身就是一種冒險的行為。但為了表達,我們必須屢屢作出這種冒險。在燎原給城市詩的定義中,我們可以看出“城市詩”含義的寬泛性、含糊性。我們首先需要理解何為“城市化”,何為“城市文化”,“城市化”與“城市文化”本身具備的多層意思決定了城市詩的多元性質。不過,這樣的定義仍不失獨到之處,我的意思是,它基本廊清了城市詩的涵蓋范圍。按照我的理解,城市詩是指詩人在城市生態中的精神活動所化作的詩行。這個概念選定了城市詩寫作者的地域:在城市中;框定了描述的范圍:城…See More
Jan 22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鄔蘇·當代詩歌的南京場景(下)

記憶的細節與現實的情景融為一體,跳躍的幻象與可感觸的具象交錯呈現,某種難以言述的痛楚彌漫其間。代薇同時是一位寫散文的能手,與她的詩歌相得益彰。因而從總體上來說,盡管她的文字是細膩的,卻顯示了與陰柔的南方氣息並不一致的女性特點。即使表達愛情的詩篇如《早晨》,歡愉中的抑制和微妙的分寸感是一般女性詩歌少有的:在鄉間醒來是多麽美妙的事情陽光照射進來像一杯剛剛擠出來的泛著泡沫的牛奶還帶著牛棚和干草的氣味睡衣的顏色身體像鏤空的花邊一般單純正如我對你的想念它已沒有欲望我會想念你但我不再愛你今年9月,在南京出版了中國第一部網絡詩歌結集《中國網絡詩典》,書的編選者就是馬鈴薯兄弟。他既是以於奎潮之名、在出版這部詩選的出版社任職的一名編輯,又是近年來在各大詩歌報刊、網站上十分活躍的一位詩人。也許少有人知道,馬鈴薯兄弟是一位已有二十余年詩齡的詩寫者,同時是一位十分難得的持嚴肅態度的高產詩人——據說有時他一天能寫十來首長短不一的詩,但這些詩都不是隨意寫成的遊戲之作。他本人在內心里對詩歌懷抱著很強烈的虔敬和很高遠的理想,這些年他一直在苦苦地思考和探索詩歌的變革之路,而他的寫作實踐也不斷向更高的境界邁進。馬鈴薯兄弟…See More
Jan 20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鄔蘇·當代詩歌的南京場景(上)

1.南京詩歌的當代背景自80年代以降,南京一直是中國詩歌的重鎮,這一點毋庸質疑。在整個80年代,南京詩人以非常活躍的姿態參與了當代詩歌的進程,那些風起雲湧的詩歌社團可以被用作重要的佐證,如韓東、小海等人發起的“他們”,海波、葉輝等人發起的“日常主義”,朱春鶴、趙剛等人發起的“新口語”,以及“超感覺”、“東方人”、“闡釋”、“呼吸派”、“色彩派”等等,這些都是參加了1986年“中國現代主義詩群大展”的詩歌群體,後來還有周俊等人發起的“對話使節”和車前子、黃梵等人發起的“原樣”等等。在這些熱烈的詩歌群體活動中,湧現出了一些獨特的詩人個體和新鮮的詩歌觀念與手法。在某種程度上,南京詩歌的狀況構成了當代詩歌變遷的一個縮影。如果說80年代南京詩歌群落和詩人個體的蜂起,在當代詩歌具有一定的普遍意義的話,那麽進入90年代以後,南京詩歌社團的趨於瓦解和詩歌面貌的混沌無序,也打上了當代詩歌嬗變的烙印。可以看到,就當代詩歌的整體格局而言,90年代詩歌與80年代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異,與後者的基本有序形成鮮明對比的是,90年代詩歌處於一種無序的各自為陣的狀態。80年代盡管所謂“第三代詩歌運動”帶來了喧嘩與騷動,…See More
Jan 15
Maritime SilkRoad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少詠·以自己的方式獲得世界——近期河南詩人創作素描(下)

杜涯的哀傷是外在的,附著在那些孤獨的花草樹木鳥獸蟲魚以及古老的城鎮鄉村原野庭院上,而扶桑的幽怨與哀傷是內在的,是與詩人的內心甚至靈魂直接相通的。蘆葦和風 相對起伏。 它們是分不開的,就像 蘆葦和秋天——大地上的。 和一個人心里的秋天。在風里 時光里白了頭—— 也在你內部,一點一點 落著雪……一點一點成熟這是扶桑《這一片茫茫的白蘆葦》中的句子,內在的哀愁,通過樸素、簡潔的語詞的對比組合,從字里行間一點一點彌散出來,其動人心動魂的力量,一點也不亞於杜涯感人至深的“白楊是世界上一棵孤獨的樹”的泣訴。明亮,清麗,脆利的語言,是扶桑詩歌語言的最大特點。無論是為她贏得相當聲譽的《光芒素描》(組詩)、《親愛的名字》、《我崇拜的事物》還是《玫瑰紅色的毒液》、《清晨之歌》、《我的花兒還不開放》等,都具有這種明亮、溫暖的光彩色澤。在光芒的照射下,有力量在風中一絲不亂 有力量寧折不彎 有力量使黑暗隱退 像一把自動出鞘的長劍 這還不夠, …… 你的眼睛爭奪光芒一如光芒爭奪天空 而光芒除了對光芒的傳揚就一無所求即使是“毒液”,也是溫暖的甚至灼熱的玫瑰紅色的。痛苦不曾殺死我 盡管它手握一把刀 愛情來了——高舉玫瑰…See More
Jan 4

Maritime SilkRoad'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aritime SilkRoad's Blog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上)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44am 0 Comments

作者簡介:北大哲學系教授,剛從美國柏克利大學做了一年訪問學者回國

如果說內心深層的刺痛是詩人走向詩歌的原因,那麽對這刺痛的回應就成了分判不同類型的詩人的尺度:是選擇活在傷口里,用傷口的開裂來喧泄和冷笑;還是選擇刺痛中的完整,在完整中悲憫這因貧血而日益冷酷的世界,就成了根本的分野。前者在自閉式的躲閃中將怨恨進行到底;後者則在不可遏制的憤怒中隨時準備寬恕。

選擇成為詩人,究竟意味著什麽?隨著這一追問而來的反問是:這樣普世性的提問姿態,其正當性何在?也許我們只能就某個詩人及其作品、甚至只能對某一具體的寫作提問?或者,我們還缺少更清楚地提出問題所需要的支點:在謎面的構成中,還缺少關鍵詞?就視線所及,我們開始尋找有望開啟問題的鑰匙:

關鍵詞…

Continue

程文超等·是民間保存了詩歌的火種——廣州四人看詩歌的民間沈浮(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30am 0 Comments

楊:當代詩歌實際上並不一定是在意識形態或者價值觀念上與傳統對抗,更多的只是藝術反叛,反對傳統文化中那些腐朽的東西。詩人希望不斷給已有的寫作注入新鮮的元素,對經典進行挑戰。雖然權威話語的由來也經歷了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可能以前也年輕過、新鮮過,然而經過了長久的積澱,慢慢凝固了,不再促進藝術的流動反而起阻礙作用,就變得腐朽了。

謝:比如朦朧詩的產生,當時恰恰迎合了意識形態的某種需要,那是文革之後,第一次發生的個人籲求與政治需要部分地相重疊的現象。…

Continue

楊立華·闡釋的深淵(下)

Posted on July 8, 2017 at 10:30am 0 Comments

這些以我屬的、主體性的語氣表達出來的個體經驗,同時也在傳達具有普遍意味的、對詩歌寫作的位置的理解。詩歌寫作不再是懸空和透明的,而是糾纏在各種復雜而危險的力的關系中。



在語詞與語詞的意義和所指、詩句與詩句中所表達的感受和領會之間直接的、清晰的對應關系,那種通過字典和文學欣賞課來繁衍和復制的暴力關系,對詩人而言,意味著詩歌的死亡和墳墓。因此,詩歌寫作首先是對那種普遍的意義交換關系、因而也是對使這一交換關系得以系統地維系下去的權力關系的反抗。然而,抗拒的姿態是多樣的。





其中最典型的姿態有兩種:…



Continue

古馬的詩·蒙古馬

Posted on May 24, 2017 at 8:56pm 0 Comments

埋進土里的落日 

茂盛的青草是誰從地底下返射出的光線

青草中的野花哪一片是滲透出時間表面的人的鮮血 

(具有落日的味道)

蒙古草原 

一匹垂首於蒼茫的蒙古馬 

被風吹動的鬃毛 

像成吉思汗的頭發

古馬的詩·倒淌河小鎮…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